和草莓社区一样的app

      黫 王姑姑和小稷曼走后,嫱儿才发觉天色已经很黑,屋内几乎看不清物影。点燃油灯,屋中豁然明亮。一床一柜一几一案,皆是深色格木雕制,几案均配相同木质的矮脚鼓凳,造型工整,高矮适度。另有铜镜妆台摆放窗前,女饰物用一应俱全。案上备有竹简骶笔墨,是嫱儿恳求王姑姑私下购置,以供抒怀消遣。

      嫱儿自小入塾从师,养就舞文弄墨的习惯,虽被召进宫来,亦从未搁弃荒疏。当됑下睹物生情,便踱至案前,研墨提笔,展卷手书,片刻清秀如莹的篆体即跃然简上。嫱儿览卷轻吟,却是一首寄调乐府韵律的诗辞。文曰:

      “罗衣轻拢玉袖,展红妆酥肌,黯然消瘦。撻念关山万里,梓园霜尽,惜堂上椿萱雪满头。莫恋争红斗艳,知履銮殿高寒,覆水难收。数青春如驹,芳心难主,随他一枕相思付水流。”

      正赏析间,忽然听得窗棂轻响,一物飞入室中,落于地上。嫱儿拾起细看,见其是一ḣ个小小的布帛锦囊,内中放置三寸玉笛一段,上面刻着一行隽永小字:“亥时柏梁台会”。嫱儿看毕,刹那心神激荡,红晕盈颊,喜上眉梢,赶忙将锦囊玉笛藏入衣怀,草草涂去简中诗文,佯作无事。

      入夜,宫女、仆妇用完晚膳,各归其所。嫱儿独个儿呆在住室,候至更深,等旁人尽皆睡去,周遭万籁俱寂,便将熌室门掩上,下了门栓,吹息灯火,装作已上床歇息。黑醄暗中却从댙柜子隐秘处取出一袭黑色夜行装束䞙,借着夜光换上,静听四下里无任何异状,即轻轻推开后边窗户,从偏僻处跃了出去。

      柏梁台位于未央宫的西北角,原是武帝时修筑的一处高出宫外城墙数丈、长宽各数十丈、底宽基厚的瞭望台。台分三层,各层均建有供皇上、妃嫔游观、远眺、闲歇的亭榭楼阁,最上面一层还建有宫室、大殿,以备皇上随兴举行朝会、庆典之用。立台西望툄,若踏浮云之上,城郊的建章宫、上林苑、昆明池胜景尽收眼底。更有横空复阁✼甬道,如长虹吸水,跨越宫墙、城墙与城外的苑囿相接。帝子妃嫔往来其间,如从仙界俯瞰都市繁华,却不受百姓干扰,乃是一个赏心悦뗜目的极佳去处。可惜建成刚满十载,便被一场大火焚毁,仅余一方巨大的夯土高台。后世君王因匢工程浩繁,一直未作修复,只稍事整饬,栽花种草,平日里给宫人ᮣ游玩消闲,晚间罕有人至。

      嫱儿避开更夫、巡防,专拣僻静路径,隐匿行踪来到柏梁台下。窥看四下里无人,展开轻功,几个起落,悄然迅捷到得土台顶端㵨。此时夜风徐徐袭来,甚是清寒,宫里宫外全城点点灯火,尽在脚下,仿若旷野萤光。

      嫱儿脚步方停,不远处一个男子低声唤道:“嫱儿,过来。”嫱儿循声望去,惊喜非常,激动的⪏叫道:“师父,是你!”当即快步上前跪拜叩见。

      夜色中只见一名身形飘逸、腰佩长剑的长者迎风而立,精神矍铄,正气凛然。待嫱儿礼毕,长者将嫱儿扶起,前前后后端详了一番,目光慈爱,形容肃穆,良久叹道:“两年多不见,嫱儿长大了!”

      嫱儿激动道:“师父知道徒儿身处禁宫,也不肯来探望,想煞徒儿了。”长者道:“为师研习典籍,需闭门静修,平日里只能托你欧阳师哥前来探望。”嫱儿略含羞涩道:“欧阳师哥只能代表他自己,不能代表师父。”

      长者意味深长笑道:“代表得了。当然代表得了。你们师兄妹两个本就是为师的爱徒,多多见面切磋,彼此都得教益,不管是谁见谁,都可代表为师。至于师父本人嘛,当然是要睁一只眼찖闭一只眼,莫管你们兄妹之事了。”

      嫱儿娇嗔道:“师父莫笑话徒儿了。师哥那般受师父器重,见了面肯定会欺负我。”长者乐呵呵道:“怎啦,方才他欺负你了么?”嫱儿道:“他都没露面㆞和我相见哩。只在我房中留下锦৩囊玉笛,说知亥时到此相会。挨到时辰我就自个儿来了。”

      长者微觉奇怪,道:“哦!你没见着他?那你怎知是他留下的物件?”嫱儿道:“他留下那玉笛……玉笛……我识得是他的。”长者善意逗乐道:“那是你们俩的定情信物?”嫱儿把话当真,既暗怀喜悦,又有些局促不安良,话音低低的道:“师父您也来欺负徒儿了。”

      长者开怀笑道:凔“师父不当问,你就当师父没问。”转而问起他事:“师父交待你查找的那本典籍有眉目了么?”嫱儿道:“还没有找到。宫中的藏ࡋ书太多,石渠阁和天禄阁又日夜有돴人监视,不易进入查找。”长者思索片刻,道:“你欧阳师哥八成遇到了意外之事,我们且在此地等他。”

      嫱儿关切问몶道:“师父是不是急着让欧阳师哥找那本典籍去了?会不会有危险?”长者道:“我没有让他撇开你单独去找。不过以为师之见,他应是发现了查找那本典籍的线索,故而迟迟未到。”

      长者姓阳,名在天,法号剑牍先生,是楚国后人,当代奇宿,归隐于巫山巴峡一带,收徒讲学,游侠济世。嫱儿家住南郡秭归县宝萍村,自小喜爱琴棋书画、文章诗赋,嫱儿之父王穰因仰慕剑牍先生之名望,素与相交,便让嫱儿拜其为师,学习髓文章武艺,直至两年前在采秀中被选入宫内待召。

      在剑牍先生门下,嫱儿是众弟子中ﯗ唯一女流,既天生丽质,更是聪敏过人,剑료牍先生疼爱有加,悉心栽培。弟子欧阳华붃敏与嫱儿年纪相仿,又是同乡,两人情投意合,甚是相得,遂生爱意,同门、乡邻皆知。两家父母也均属意,只等两人学成师满,便择媒选日,成全两人百年之好。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嫱儿从师未满三年,适逢朝庭挑选秀女。因嫱儿容貌出众,艺压群芳,官府强命其入选,王穰只得忍痛割爱把女儿送入宫中。是以自嫱儿选入皇宫之后,欧阳华敏便常常往来京城,潜入宫中探故望。剑牍先生对欧阳华敏的心意当然一清二楚,遂命他和嫱儿一起暗中查找一本收藏在皇宫之内的旷世奇书。

      嫱儿在宫中想尽办法查找有年钪,始终未得那奇书的一丁点儿蛛丝马迹。后来她托小莽子遍抄宫中的书目,正是想借助这个当今皇后的侄儿ኤ之手帮忙查找,此等触犯宫禁之事,当然是只能榄暗中行事,不能告诉小莽喌子真相了。

      哪知此次剑牍先生亲自前来,多少出乎嫱儿的意料。师徒二人在柏梁台上等得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便听见宫内传来刀剑格斗之声。师徒二人面面相觑,均觉情㟲况有异,不由得暗替欧阳华敏捏一把冷汗。嫱儿想前去看个究竟,被剑牍先生连忙止住,示意不可轻举妄动。两人在高台䖪上躲到隐蔽处,紧紧地盯住宫中骤然之变。

      顷刻宫中火光四起,巡卫警号吆喝大作,与刀剑相搏之声夹杂传来。先是在天禄阁方向,俄而由远而近。渐次又分作两路,一路往北阙门,一路渐往柏梁台方向。

      剑牍先生放心不下,对嫱儿道:“你留在此处。为师前去打探打探情况。”嫱儿道:“徒儿和师父一起去。”剑牍先生道:“不可!你如今是宫女,切不可贸然暴露身份。”说罢,按剑从高台上飞跃而下,转瞬间已消失在黑夜之中。

      嫱儿留在原处焦急观望,等得一会儿,往柏ⓗ梁台这边的刀剑交斗声响嘎然而止。又过了一小会儿,夜光中隐隐约约有两冄条黑影从宫室屋宇间闯出,踏着屋脊瓦楞向柏梁台迂绕遁来,片刻到了高台之上。嫱儿瞧清楚该二人的身形,迫不及待从隐蔽处奔出,压低嗓音招呼道:“师父,欧阳师哥!”

      一名青年男子应道:“嫱儿!你已经来了?!”跃上台来的正是剑牍觤先生和弟子欧阳华敏。但见欧阳华敏身着水色夜行衣,手提三尺长剑,衣上有斑驳刀痕,显然是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打斗。师徒三人相聚,都是止不住的欢喜。

      嫱儿担心切问:“师哥,你受伤了么?”欧阳华敏顾不得师父在旁,一把将嫱儿搂在怀里,动情道:“你尽管放心,我好端端的没事。可惜只差一步,否则就能拿到师父所要的典籍了。”嫱儿惊问:“是么?彥在哪儿?”欧阳华敏答道:“在天禄阁。”嫱儿道:“我之前潜入过天禄阁查找,但藏书太多,宛如大海捞针。”欧阳华敏道:“我无意中听到了线索。这次应该不难找到。”

      两人自顾着说话。㯇剑牍先生仔细察看周遭,未发现有人跟来,便领其二人移步到隐蔽处歇下。欧阳华敏定了定心神,转而对剑牍先生道:“我离开嫱儿住处后,想去打探甘师叔的消息……”

      “甘师叔?”嫱儿插了一句。

      欧阳华敏道:“甘师叔就是去岁遣率西域城郭诸国兵马远入康居击斩匈奴郅支单于的甘延寿甘将军。师父该次亲自到京城来,䊙并非全是为了那本奇书《太公兵法》,主要是想弄清楚甘师叔的处境,看钸看能否助其摆脱困厄。”言毕,以目征询剑牍先生之意,欲知其是否准允更往下说。

      剑牍先生点了点头,欧阳华敏续道:“甘师叔这回引兵剿灭匈奴狂逆,虽取得旷世奇功,但遭朝中小人险恶算计鶍,被假以矫造皇命之罪,关进了廷尉诏狱。我从未见过甘师叔,不敢草率潜入张狱中打探。得知今晚皇上为庆贺铲除匈奴余害之功,在未央宫麒麟殿大宴臣僚。我便提早潜入大殿藏在飞梁之上,以期探知些许情状,好待下一步相机行事。

      “席间文武群臣对袭剿匈룒奴余逆之举均盛赞不已,认为远征将帅功大于过,不应拘泥于章法典规问罪关押,遂推举宗正刘向刘子政大人出面向皇上谏明甘师叔、陈将军等人的功过利害,恳盼皇上能将功抵过,一来释放甘师叔、陈将军等人,二来还应重重嘉奖有功将帅,以扬大汉国威。皇上颇为心动,似有采纳之意,此时却둚被一个形容猥琐、说话翁声细气的宦官扯了扯衣袖。皇上与ἁ那人对望一番,那人欲言又止,皇上似明其意,便避开左右,领着那人移驾后殿謏寝宫。

      퓴“我翻上屋面尾随而去,躲在寝宫上方透过脊缝窥听,但见那宦官对皇上道:‘……赏罚甘延寿、陈汤等人姑且可以推后一步,当务之急须得先查明他ࣈ们是否藏匿此次征战所缴获的财物。据臣所知,那郅支单于为霸西域十数年,远伐大宛鍀、乌孙等国,强迫四邻进贡,垒筑坚城数重,所搜刮的财物富累成山,然而甘延寿、陈汤等人上奏的收缴之数不足万一,所陈情由也不足信。由此观之,一者内中必有奸宄,二者容许此⇦般巨大资财藏匿在暗处,若他日为盗贼、敌国所得,或甘延寿、陈汤等人如有反心,即可用之招兵买马,供养大军巨万,岂不遗构我大汉腹心之祸!还请皇上明鉴。’

      “皇上听罢,犹豫不决,说道:‘石爱卿所言极是。寡人也深疑其中缘由曲折,但甘延寿、陈汤等在奏章中业已言明,由于此番西域各属国听命ꗹ派出讨伐之师,征战中功劳甚大,为犒劳其等,以壮军威,所缴获的大部分财物已分赏给各属国兵将,此举实属彰显我大汉恩德,如今若要再与各属国查对,既非易事,也不甚妥当⩚。’

      “那石大人道:‘此前微臣听闻郅支单于虽然远避西疆,其居心仍望中土龙庭,所讹掠资财并非集于一城,而是分藏于举胡各处,以备他日率军收复旧地夺回龙庭之用。至于其在康居之城的贮积,止是当中的一小部分,另外那些分藏财物之处,均刻画地图标记,派驻心腹武士看守监护。完整的藏宝图仅有一份,由郅支单于随身携带,若无此图,即使是那些派驻看守的䫎武士亦无法尽知所有宝藏的具体所在。郅支单于被枭首之日,此图当在其身上,然则未ᄄ见奏报。故此以臣推测,或为甘延寿、陈汤等人收缴后藏匿,实未可知。’

      “皇上显然内心惶惑不安,问道:‘若真如此,如何处之?’那石大人异常谨慎地移步上前,凑近皇上的耳边说道:‘此事甚是机密,不可……’之后其二人说话的声音实在太뉪小,我竖起两耳也未能听清,只好眼睁睁看着,无法知悉下文。皇上与那石大人窃窃嘀咕一番,继又一同返回大殿而去。” 

      嫱儿道:“石大人所指的藏宝图,不知是否确有其事。若果纯属为陷害甘师叔、陈将军等人而故意捏造,教两位将帅百口难辩,实是可恶之极。”欧阳华敏道:“石大人神情自然,言之凿凿,明白具体,似难杜撰。”

      剑牍先生道:“此事真相不易查明,不可鲁莽行事,否则会弄巧成拙,于甘将军等人不利。你们两人务须严守口风,不得向旁人透露,待为师斟酌定夺应付之计。Ἆ”嫱儿和欧阳华敏不约而同应道:“徒儿谨遵师命。”

      剑牍先生改而询问欧阳华敏:“为师要칆找的典籍,⾽你怎知是在天禄阁中?”欧阳华敏答道:“所谓‘无巧不成谶’,此事鐥还得徒儿详细道来。皇上和石大人去后,徒儿正待抽身离开,却意外发觉有人正摄手摄足摸入后殿寝宫里面。徒儿细听脚步之声,似非寻常宫中之人,便静待不动,想看个究竟。

      “进来的是两个宦官模样的男子,他们先是轻手轻脚的在室内查找一番,而后显得颇为着急,竟胡乱翻腾起来。徒儿心想,若是宫中之人,哪来此等天大的胆子,究敢在皇上的寝宫无礼胡来?其间必有蹊跷,于是越看越想弄个明白。那两人细细翻找了一遍之后,似无所获,便从后门溜了出去。徒儿赶忙伏在屋面上跟随,却쯣见那两人故意避开热闹去处톃,专拣无人的旁道僻径行走,徒儿更觉得其二人的行踪可疑,遂继续隐藏身形,悄悄的一直跟踪在后。

      “那两人绕过了几条巷子,然后直往天禄阁方向而行。时逢深夜,天禄阁值守之人已经作息。那两人转到屋后隐蔽处的木窗下,环顾四下里无人,便轻轻撬开楼下的窗门翻越入内。徒儿在屋面上倒勾檐楞,小心弄开楼上的门窗跃了进去,躲在暗处窥察。那两人在漆黑中摸索着前行,似对天禄阁中的情状极不熟悉,好不容易才到得楼上,穿过几道回廊,在一个转角处停下。前面已无僱去路,角落的尽头是一扇巨大厚实的铁门。

      “那两人走近铁门借着夜光摸索瞧辨许久,之后其中一人道:‘“兰台御览库”,应该就是这里了。’另一人道:‘可有法子将铁门打开?’先说话的那人道:‘我从公孙大人那里偷偷仿制有钥匙,暂且试试看。’言毕,从衣袖内掏出钥匙来,尝试多次,方将门锁打开。然而就在门扇乍启的一刹那间,一股劲风蓦地夺门而出,扑向那持钥匙之人。但听得他低声惊呼‘不妙’,迅捷翻身后跃,腾空中‘唉哟’一声,似已被暗器之类的物事击中,落地时摇摇晃晃。

      “另一人闻声见状,急问:‘师兄有何不妥?’那持钥匙之人赶忙提醒道:‘师弟小心!铁门后装有机关,我已被内中发射的暗箭所伤,看来今日无法得手了。’那师弟立显戒惧,疑道:‘莫非是公孙大人故意设下的꥿圈套?’那持钥匙之人道:‘按理说不会,公孙大人与王爷的交情尽管不薄,但并不晓得王爷想要得到《太公兵法》,也不知道我偷仿钥匙之事。’那师弟道:‘若是这样,库门已经打开,我们可不能꼱白来一趟。’说着,就要闯入铁门里去。

      “徒儿一听那两⽦人提及《太公兵法》,心头立马窜上了嗓子眼,知道他们必是潜入天禄阁来盗取此书。想到师父所要查找的典籍终于有了眉目,真是兴奋不已,赶紧盘算如何对付浚那两个盗贼,决不能让他们抢先将《太藞公兵法》盗走。正转念间,却见那受伤之人阻止其师弟道:‘铁门尚未完全打开,内中可能还有机关毒箭,师弟切不可硬闯。’言犹未尽,已站立不稳,跌倒在地。

      “那师꿖弟察觉其师兄伤势甚䱯危,无奈放弃破门之想,作速挽扶那受伤的男子,欲一同撤走。那师兄强行把师弟推开,催促道:‘暗箭之毒太烈,我已周身麻木,看样子是走不掉了,师弟赶快逃吧。’说罢,想自个儿翻身爬起来,可刚挪动一下身子,即又颓然仆倒。那师弟道:‘藏宝的地图查找不着,《太公兵法》近在铁门之内也拿不⴫到手,我们回去如何向王爷交差?师兄,我背你出宫去,找良医替你解毒,养好伤后我们再来。’那师兄道:‘祝你别管那么多了,我伤成这样子还能出得皇宫吗?你若不快走,뎈等到宫中卫士发觉赶来,就连你也只有束手就擒的份儿。’那师弟怆然道:‘师兄,我不能丢下你一个人不管。’那师兄犹豫片刻,忽然把铁门钥匙交给师弟,吩咐道:‘你先把铁门重新锁好,免得泄露我等行踪所图,断了下次机会。’那师弟依言而行。想不到那师兄却趁师弟锁门之时,竟然偷偷从嬅怀中拨出匕首,使劲往自己胸口刺了下去。那师弟回身发觉之时,那师兄重伤自绝,已经断气身亡。那师弟一时手足无措,痛苦万分,俯身Ꜿ抱住其师兄之尸只顾哀泣不止。

      “徒儿目睹此等惨状,瞬息之间起了恻隐之心,不忍趁人之危上前为难㵶。直等那师弟抱起其师兄的尸身准备离开之时,徒儿才从隐身处跃出,挡住去路。那师弟骤然见到我,不由得一惊,手一松,怀抱的尸身脱手掉落地上。他警惕闷声喝问:‘来者何人?’徒儿道:‘阁下请留步,在下有一事须得与阁下商量ꈸ商量。’他惶惑的盯着我,冷冰冰问道:‘何事?’徒儿道:‘你把“兰台御览库”的铁门钥匙留下,我便助你师兄弟二人逃出宫城。’那师弟诧愕的目视我有顷,却不搭话,决然从腰间的衣袍内抽出佩剑,抖开剑花向徒儿刺来。

      “徒儿被迫拨剑与他交手,原想尽快将他拿下,然而数个回合过后,发觉他剑法精妙,雄浑刚劲,非等闲之辈,不可轻敌,只得抖擞精神,与他鏖战。可惜相斗之声惊动了远近之人,顷刻宫中卫士似倾巢而出,奔跑杂沓之声猛向天禄阁涌来。那师弟心㚝中惶急,迅即抽剑躲避,寻求脱身之法。徒儿眼见一时奈何不了他,情知强行阻拦下去无非蒬是教彼此皆成瓮中之鳖,只好也停下手来。那师弟见机即速从脖颈下方拉起一块蒙面黑纱,将脸面罩住,挑开转角鋎处的一扇窗门,飞身跃出,单手攀住屋檐,一个鹞子翻身,便已上了屋面。天禄阁外的宫人卫士发觉有贼从屋面上逃走,当即分出人뤍手追了上去。徒儿本欲跟住那师弟逃走,待出得宫城再与他争夺那把铁门钥匙,但是宫中守卫来得实在太快,情势逼得实在太紧,人山人海从四面八方合围包抄,륒徒儿不得已弃那师弟先求脱身,待各自离开险地再说。其时已无㮠隐蔽出路可寻,唯有强行突围,与紧追不放的宫城卫士且战且走,可怕的是越逃局势越变得凶险,所到之处不仅前有堵截,后有追兵,更有许多武功高手死死缠住,舍命相搏。正在千뛚钧一发之际,幸得师父及时赶到相救,否则此番徒儿必定凶多吉少。”

      剑牍先生听完成欧阳华敏所言,爱惜道:“华敏徒儿,往后千万不可像今日这般拼命。《太公兵法》固然重要,但为师决不愿拿爱徒的身家性命去做交换,如无万全之策,宁可暂缓以图后计。”嫱儿早已听得心惊肉跳,浑身直冒冷汗。此时接话更叮嘱道:“欧阳师哥,你一定要记住师父的告诫,只要知晓了《太公兵法》的所藏之处,我就有办法拿得到它,你大可不必豁出命根儿去取。”

      欧阳华敏担忧道:“此事只怕不宜拖延,若峔果那个师弟侥幸逃脱㟟,必定设齸法重潜天禄阁偷盗。”嫱儿道:“他要是死抱那贼心,也得熬上三五个月或者一年半载才敢再来。因有今日之盗,宫城势必加强防卫,近期内决不会稍有松弛。同样可知,我们要下手,也要等得合适的时机,否则无异于自投罗网。”

      剑牍先生陷入深思,良久才道:“嫱儿所言甚是在理。为师不过是想借《太公兵法》一阅,并非要据为己有,什么时候方便,就什么时候借,不必急在一时。眼下为师最为不解的是,那两个欲盗《太公兵法》之人是什么来头?他们冒死潜入ࣜ天禄阁为所谓的‘王爷’盗书,那个‘王爷’又是何方神圣?他为何也想得到《太公兵法》?这些疑问,倒是须得尽快找到答案。”

      欧阳华敏听明师父所言当务之急,即道:“徒儿适前心里面也有这些疑问。在天禄阁中,两名盗梪贼曾经提到一位‘嗔公孙大人’,说他与那个‘王爷’交情不薄㥰,找到这位‘公孙大人’,那个‘王爷’的身份便应当不难查明。而这位‘公孙大人’既有天禄阁‘兰台御览库’的钥匙,想来多半就在皇宫中担任要职,或者是朝廷掌管机枢秘库的大臣。”

      剑牍先生转问嫱儿:“你听说过宫里或朝廷中有这么一位‘公孙大人’么?”嫱儿仔细想了想,答道:“后宫里和朝堂上姓公孙的大人倒是屈指可数,不过从主事的职份与两位盗贼所言之情对照来看,有一位叫公孙旸的大人最是圊可能。这位大人专替皇上处理藩属事务,接洽各国使节,有查阅皇宫机枢秘库之职权。”

      剑牍先生道:“照此弶为师须得会会这位公孙旸大人,探探虚实。若是找对了人,其他疑问就有办法弄明答案了。”

      欧阳华敏道:“师父前去拜会公孙旸大人,至好有个恰当的由头,免令公孙大人生疑。”剑牍先生胸有成竹道:“此节为师已思虑ϼ周全,到时你随为师一同前去便是。”接着又交待嫱儿:“这两日宫里可能会有与那名已死盗贼相关的传闻或告示,你须多加关注,留心他是嬇何方人氏、何等身份,从中也应可推知其师兄弟是受了何人指使。”嫱儿欣然应诺。

      宫城因天禄阁遇盗彻夜扰攘,夜已澜而事未已。宫中卫士不断增加巡防,逐个搜查有可能隐藏盗贼之处。随后柏梁台下火光如织,皇宫卫士开始向柏梁台方向搜索。

      欧阳华敏和剑牍先生虑及嫱儿的处境安危,让她先行离开潜回住室。临别之际,嫱儿忽地倚近欧阳华敏,声音低低的问道:“师哥,你这几日还来找我么?”欧阳华敏尚未回答,剑牍先生趹已替他应道:“他会来的,到时有何信息,你让欧阳师哥转知给我便好。”

      嫱儿点了点头,又道:“欧阳师哥,这些日子皇宫守卫必定很严,你来时可要加倍提防,小心行事。”欧阳华敏信心满满道:“我往来宫城里里外外时日已久,处处防卫都已经很熟悉,若无今晚这等意外,决不会有碍。”

      嫱儿将那支玉笛塞到他手中,道:“这个你好好留着,是我送你的,往后要珍惜了,切莫摔ᶐ坏了它。”语柔声嫩,情甘如饴。欧阳华敏脸热心跳,心神激荡,呆呆的道:“知道了。”幸在夜中,两人均未知觉飞霞满面的尴尬。

      嫱儿走后,剑牍先生和欧阳华敏悄悄尾随其后,直至暗送嫱儿到了安全之处欧,方才另寻秘径潜出皇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