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强人意的婚姻番外

      “蓉儿?”

      贾赦不解道:“他能做곐甚坏事,惹得祖宗发怒?”

      不是他觉得贾蓉是䆏好孩子,而是觉得这个废物点心做不出能惊动先人的大事来。

      Ӯ 贾珍悲痛解释道:“不是这个孽障,是贾蔷,蔷哥儿。侄儿我当初见他老子娘都死了,吤才四五岁的孩子孤苦无依,我是族长,见他可怜见的,这才收养他入府胛中,待他当亲骨肉……不,真真比对亲儿子更好啊。两位叔父都知道,侄儿管教繜蓉哥儿从不留情,只怕他学坏,可因为溺爱蔷哥儿,从未动手打过他,谁知道,竟养的骄蛮不知礼。퐨他以为我打蓉哥儿,멮啐他骂他,就是厌弃这个儿子,所以,所以前儿夜里,竟想对蓉哥儿媳妇下手!”

      此言一出텔,贾赦和贾政都震惊了,简直不敢相信他们的耳朵。

      贾政颤声问道:“蔷儿我也认得,虽不好学,可也不像能做下这等畜生行径的孽障,他果真敢如此?可是误会了?”

      贾珍看起来满쥿面痛苦,几不忍言,挥手指了指身后的贾蓉,道:“叔父若不信,只管问蓉儿……”

      贾蓉听闻他老子的话身子一绷,抬⦩起头看向贾政和贾赦,语滞道:“两位太爷,那蔷哥儿……瀦”话没说开,见贾珍愤怒的握拳在地上捶了一拳,顿时打了个激灵,큌语速也顺畅了,大声哭骂道:“两位太爷,七月二十三夜里,老爷让我和那畜生一起吃酒,吃到一半,那畜生借口说吃多了要去更衣,便离了席。开始老爷和我都没䎛当回事,只是过了足有一柱香功夫,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老爷担心他莫要出事,就亲自带着我还有赖总管去寻。只是前后寻遍了也都没寻着,不想路过我院子时,听到了秦氏在里面哭求救命,䕱瑞珠和宝珠两个丫头也被打了,老爷觉得不对,赶紧踹门进去,就见,就见那ꍪ畜生按着秦氏,欲行无礼㍒之事……呜呜,畜生,那个狗畜生!!㦎”

      䓥  贾蓉一边大骂,一边大哭捶地。

      前面他老子贾珍塛的脸잆色却变得稍微有些不自然起来,回头喝道:“行了,两位老爷跟前,푷你胡吣什么?”

      待贾蓉立刻收声啜泣时,才转过头来对气的面色煞白的两人道:“侄儿当时气极,恨不能生撕了他,只是这孽畜见事败跑的快,一溜烟跑᦭出了府……”

      贾赦激动问道:“怎不使人拿回来打死了账⡎?”

      ᄉ 贾珍哭道:“叔父,这等丑事,굷侄儿遮掩都来不及,如蓝何㾟还敢大张旗鼓?不为蓉哥儿这畜生考虑,也要为蓉哥儿媳妇﮼着想啊。远近里外,阖族上下⻠,旆谁不知我这媳妇比我这儿还强十倍?若是丑事外扬,侄儿这家如何还撑得住?”

      贾赦和贾政闻言,都觉得有些诧异,至于么……

      不过也没多说什么,因为在西府管家的也是个女流之辈,他们的愾儿㙭媳、侄儿媳妇……

      贾赦轻捋胡须,小指微微上翘,咬牙慢语道:“如此说来,便是那个畜生做下的坏事,惹得祖宗恼怒?唔,如㡆此一来,就更不可放过他。这等畜生,请出家法来杖毙了才能平息祖宗之怒。”

      贾政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可ꋇ是他本非有捷才者,只是微微摇头道:“到底没酿成大错,还是个孩子……而且闹大了,也让人多嘴,蓉哥儿媳妇那里容易出事。”

      ͆这件事果真广流传出去,秦氏唯有一死了之。

      贾珍感激不尽쬠道:ꉲ“二叔父所言极是。”

      贾赦哼了声,道:“那就收了他侹的房子,把那畜生赶出去,再打二十ࡂ大板,让他自生自灭去。让人濱告诉他,敢往外乱说半个字,打烂他的狗嘴!”

      贾政心有不忍,真要狠打二十大板,再赶到外面去自㞯生自颎灭,以他想来,贾蔷뉚估计活不了三天,太过了。

      ᲆ只是他又不好开口,毕竟以贾蔷的“罪孽”,打死都不为过。

      팉幸好,贾珍叹息一声道:“大叔父,若如此,难免惹得族里物议……罢了,到底那个畜生没酿成大错,打就免了罢。先收回族里的房子,给蓉哥儿那些快要成亲的小叔叔们住。赶他出去,不准他以后再打国公府的名号行事痉。等到过年祭祖时,再削去他的族名,逐出家族便是。留他一命,是生是死,全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听说如此,贾政心里大聩为熨帖,只要能不出人命就好,他连圝声道:“如此方是家族长长久久之道,珍哥儿愈发老成了,快起来罢。”

      贾珍陪着笑脸,起身犹疑道:“只是若家族有人问起缘由来……”

      贾㢆赦哼了声繗,道:“就说那畜生忤逆不孝!”

      컘 站在后面的贾蓉闻딈言登时吸魂了口凉气,在这个连圣天子尚且要以孝治天下的世쬀道里,一个“不孝”就已经能让人永无翻身之地,再加上“忤逆”大罪,真较起真儿来,忤逆大罪仅次于谋逆大罪,要毬施以“剥皮揎草”、“磨骨扬灰”之刑罚。舘

      哪怕贾家不官告,可这个名声流出去后,不管是真是假,谁还敢沾贾蔷的边儿?

      前程什么的都不必去提,不流放三千里都是好事,只问往后谁还敢嫁给贾蔷为妻?

      便是能够娶妻生子,也只会让妻儿蒙羞,无人愿与其子女结亲。

      这真正是可以做到赶尽ャ杀绝的,让贾蔷饱受世间的羞辱和苦楚,步履维艰,活活被逼死。

      ⌜ 太狠毒了!

      贾政也觉得过了些,可犹豫了下,到底没再说话,毕竟⊨他也要顾及贾蓉的脸面。

      贾蓉为贾氏一族未来的族长,他的妻子被詾一个混帐按下强行无礼之勾当,他这个做祖辈的三番两次替混帐求情,却是说不过去了……

      ……

      距离贾氏宗祠不过一墙之隔的荣府손东北角,便是梨香謥院。

      梨香院西南有一角门,通一夹道,出了夹道便是王夫人正房的东边。

      平日里,王夫人都是在这三间耳房内歇息。

      中间耳房内临窗有一大炕,炕上铺着猩红洋罽,正面设着大红金钱蟒靠背,石青金钱蟒引枕,秋香色金钱蟒大条褥。两边设一对梅花式洋漆小几。

      左边几上文王鼎,匙筯香盒,右边几上汝窑美人觚内插着时鲜花卉,并茗碗唾壶等物。

      地下面西一溜四张椅上,都搭着银红撒花椅搭,底下四副呍脚踏。

      椅之两边也有一对高几,几上茗碗瓶花俱备。

      贾政妻王夫人面慈目善,坐在东向椅子上,与她并坐的,是其眢胞亲姊妹薛姨妈。

      在另一侧,则坐着嘻ꁂ嘻笑的宝玉,还有几个美颜如玉的女孩子。

      죪 堂正中肆,一身青素白衣的贾蔷静静而立,眸眼澄清的看着众人。

      原铏本依古礼,男女七岁便不能同席。便是至亲父兄,到了十岁后,諤也不能再随意进女儿、姊妹的房间了。

      뱶虽然贾家以武荫传䨦家,这方面没有궰那么严苛。

      但是,无论如何,等闲情况下瞧也不可能让家里女儿家见一十五䚟六岁的少年郎。

      不过,贾蔷的情况又不同,他鲊是“草”字辈……

      ⛙ 即使对贾家年岁最小的女孩子贾惜春来吾说,贾蔷连弟弟都不是,只是一个侄儿。

      在红楼䦽原著内,霸道如薛蟠者,都进不得大观园半步。

      元妃省੃亲后,贾政、贾琏、贾珍等年Ž长者亦等闲不得入。

      然而贾兰和贾蔷、贾芸猠之辈却仍可入内。

      С贾蔷比誆贾芸更近一些,贾芸入内,尚且要避讳着贾家姊妹,需要有嬷嬷引路。

      贾蔷却管着园子里的戏班子,还可直接出入ꘚ大观园,没有太多避讳,便是因为他是正派宁国玄燯孙。

      也因此,贾蔷有了机会,第一次近距离的观看金陵䂲十二钗中的大部分,并给她们见礼请安:ⷭ

      諉娇弱灵气的林姑姑林黛玉、端庄白美的薛姑姑薛宝钗、温柔可亲的二姑姑贾迎春、飒爽神俊的三姑姑贾探春、萌Ⲝ萌哒的四姑姑贾惜春,以及明㗹艳如神仙妃子的二婶婶王熌熙凤……

      似观一副红楼百䶫美图!

      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