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热血青春>

      “原来是柳村长,怎么你也需要这洗髓液?”胡子大汉皱眉说道。

      “镻呵呵,岐管家咱们价高者得!”柳村长似商ꏃ量的口吻看着那胡子大汉笑着说道。

      “哼!”岐管家冷哼一声别过头去,不再说话。他还想竞价拍卖的,只为那他看中的脸洲面。可他此次出门并没有带多少元石,而且两万元石都够他购买其他丹狦药让实力更进一步的了。

      “两万元石!有没有更高的?”一声清脆的妇女声从台上响起。

      台下有很多人想叫价拍下的,但是花几万元石去买十碗洗ꌕ髓液又很是不划算,所以都按耐住自己激动的手。

      蠮看着台下再无人喊价,那ě风闋韵妇女딃只好悻悻落锤最后这掫洗髓液由柳村长拍鮓得。

      “拍卖会到这里就结束了,下面有请我们的会长大人上来讲几句。”说着那妇人就退了下去,会长阔步走了上来,看着台下或坐着或హ站着쌃的众人笑着说道:“感谢各位的捧场,在这里我宣布一下我们总会的一⸄个收购决定‘未来十年地龙商行大量᳘收购魔兽内核’当然等级约高约好,价钱必定高于市场价。”说完吴会长㬙平静的看着台下的众人。

      “吴会长翨,1级魔兽颛的内核也要吗?”一位村长不确定的蘡问了问。

      ⤄ “要,各位,不管什么等级的,只要是魔兽内核就要。”吴会长自信的묳说道。

      퍦 “吴会长,我手里有Ⴉ有几颗魔兽内核,不知道现在你们可以收购去吗?”那个声音又问道。 㘂 摅

      吴会长略有深意的眼神看向那位뻌村长说道:“现在当然收,从我说了这个总会决定后就开始收购,在坐的各位,如果手里有՞魔兽内核的可以现在就拿过来,我们商行马上∨收购。”

      吴会长刚刚说完,便有几位村长上台将自己村的魔兽内核卖给了吴会长。看到此情景,有的村长悄悄离开,准备马上回村后拿上自家的魔兽内核去岐山城里的地龙商行。在柳村长他们￉离开的时候,真在收购魔兽内核的吴会长葥用带有深意的眼神看了䧘看他们离去的背펜影,摇了摇头继续开覆始收购魔兽内核。陆陆续续,所有的村都回到自己据点,收拾东西,带着收获的喜悦准备回村了。

      天快擦黑西王庄村口,柳村长一行人发ᆪ现꽭了等在这里多时뒠的白老头一众。

      ⻺“白老꜑头,等候多时了吧!”柳村长祏略带歉意的ట对着白村长뭁说到。

      “哼,柳老头,每次都是我等你,快点走,我这次急着回去拿魔兽内核,我寧们村⿃上次得了个3跣级魔兽的内核,等我拿去卖了,ᶃ就把欠你的那些元石还给你,免得我每次见到你就感觉⇹心里婂不舒服,有疙想打劫你的冲动!”白老头催促着,开玩Ψ笑的说扗道。

      就这样一行人踏上了回村的路途,路上二虎开口问道:湽“村长,昨晚你可追上那偷听我们说话的黑影了吗?”

      柳㮗村长示意白老头盥和二虎故意掉到队伍最后,小声的说道:“嗯嗯,菶追到了,并宰了他뎠。”

      “哦!昨晚有人偷听你们谈话,是什么人?”白老头问道껐。

      “是地龙商行的,准确的说是地龙商行的‘风卫’,一个ꤙ专门刺探情报的机⢵构。这些人很擅长隐匿身壼形,很难发쵈现,我怀疑咱们只要腮参加了这次交易会的村庄都被监视了。”柳村长说着自己的看法。

      “怪不得村长不袋让我在西王庄问起!”二虎庆幸的说道。

      “这可不妙,地龙商行웴这样做不知在图谋什么,我们快些回村,做下准备,免得无法应对。”白老头催促道。

      “好,白村长说得在理。”柳村长附和道。

      椼一路无፣话,各힔自快马加鞭,路上有惊无险的回到村庄。其他村庄也是很平安的枵回到各自的村䃤庄,묑这得益于地龙商行的有意为䮺之,帮他们໼扫煽除了一些障碍。

      …………

      次日,西王庄村口,一个穿戴甲胄的青年对着同意譅穿戴甲胄的中⣶年儒雅男人说道:“会长,属下럌以探察仔细,我们需要的东西在白家村。”

      㝐“可探察仔细了,确认无误?”

      ꏶ “在下派人仔细探察过,在交易会上他们还把那东西摆出来过,可无人识得,没有卖出去,现在又被他们待会村州去了。”

      “嗯嗯,不错!听说风卫29号已经死了?”会长平静的说道。

      “是的,轋被柳天河杀了。”

      “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死了뉏就死了吧!只怕白家村对我们已有防藽范了,29号怎么会被ꌴ发现?他隐匿起来就算是我也发现不了。”会长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㨕 “根据与他同쮓行的风卫20ຜ号报道,痤是柳天河说到他有3万元石的时候,29号情绪波动太大,这才被发现的。”青年鄙视的说道魫。

      “看来我们要跟总部建议加强他们的素质教育了,这次完事后给总部申请一位风卫替Ꚃ补29号。”㡐会长冷漠着说道。

       “是!会长䗰,我们罊为什么打不在路ㅍ上动手?”青年问道。

      ꁼ“有两点原因,第一柳天河跟묩他们在一起,路上动手难保༞他不会插手;第二,我们要做得干净利落,ᘻ不能让别人知道是我们地龙商行做的。事后世人只知道是西王山的流贼不甘地竞龙商ᐥ行的控樂制,流窜到白家村,残杀了白家村的所有人,最后这股流贼不知ˉ所踪᱃。”会长平静的述说着,看着青年接着说道:“出发吧!”

      ꩡ “是”青年大手一挥和会长带着身后的甲士向白家村方向赶去,身后带起一缕烟尘,那是西王庄燃烧出来ꠇ的烟尘,却不见西王庄里有一人出来灭火,大火之下ἐ平静的可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