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波漫画

      东海临界,一千三百万里,共有一百一十八个关隘。

      其中,陈塘关便是较大的一座。

      一切处理完毕,出了东海后䴹,叶辛等আ人回到大军驻扎之地。

      随后带上䬹三十万大军,押上奄奄一息的哪吒,便朝陈塘关而去。

      陈塘脫关坐落东海边缘,内有四百万百姓生活,算是一州之地,而陈塘州牧,就是世袭的李氏家族族长,李靖!

      李靖身兼数职,陈塘州牧、陈塘关总兵、陈塘关大军主帅,地位超然!

      而且李靖平日里勤政爱民,颇得百姓陈ɘ塘百姓爱戴。

      不过这뱫一切,在他的第三먶个儿子哪吒出世后,就改变了。

      哪吒因怀胎三年零六个月方才出世,囟此事在陈塘䋖关人尽皆知。

      所以,哪吒一།出世,便被视为怪胎异类,不仅百姓们平텕日用异样的眼光看待,就是同龄的小孩子,都没有一个人愿意凂跟他玩的,反而一见了面就叫他“怪物”。

      长此以往,便养成了哪吒叛逆顽劣的性格,平时李靖不让他做的他偏要멨做,惹出了不知多少祸端。

      前些年还好一点,只是一些小打小闹,但近几年来,哪吒更是变本加厉。

      杀人放火这些触发大商律法的罪孽,对他而言,完全是家常便饭。

      比如有一次,因他玩心大发,抢夺一个小女孩的糖果,但那小女孩不但不给,还联合其他小孩儿用石头扔他,叫他怪物,他一怒之下,竟是将那一行七个ሃ小孩全部杀了!

      绷 还有去年三月,一头海妖误入陈塘关,被他发现,他自告奋勇要去抓捕妖兽,让百姓改变对他的看法,谁知不但妖兽没抓到,反而点燃了멆数十户人家的房子,成片的房屋被烧至一空峼。

      鞙 后来那些房屋的主人前来讨个说法,还被他拦在李府之外,一阵戏弄,又误杀两人。

      ै类似这些事件,这些年来屡屡发生。

      陈塘关上下,不管是大人小孩,对ꚨ哪吒都是又恨又怕,Ⲷ平日里避如蛇蝎。

      偏偏哪吒的生母殷夫人对哪吒又是宠爱有加,不管他闯了多大的祸,百姓前来问ᴥ责,也只是以㸗一句小孩子不懂事给搪塞过去,最多就是再赔点钱财了事。

      焐 而李靖又是个惧内욇之䎥人,哪怕心里对这逆子再如何不喜,可碍于殷夫人在中间哭闹,最后也只能无奈地给哪吒擦屁股,对受害百姓赔礼道歉,然后便是不了了之了。

      长此以往,百姓也看出了李靖夫妇二人的駻处事态度。

      ၱ 慢慢的,所有人都死心了!

      只能每日将自家孩子关在家中,尽量离那魔头远一些,就算平时看到也立即躲避,若是不小心招惹上了,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而因为此事,李靖在陈塘关的威望也是大不如前걕,私底下人家甚至给他起了个“气管炎”的쬢外号。

      百姓看到他,也早已不再像往日一般尊敬,反而充满了厌恶和仇视,如同看岝到杀父仇人一般!

      面对这般局势,李靖心知肚明,可他衪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那逆子还在母胎,便被圣人道场玉虚宫门下太乙真人收为弟焦子,出世后那太乙真人再次前来,教了这小畜生不少术法ᆘ,短短罳七年时间,这逆子竟然已经修至躤金仙境界,已经远远超过他这个当爹的!

      虽然平日里那逆子对自己还算恭敬,可有些时候,李靖竟是从那逆子眼中看出了对自己的杀意!

      脖这根本不可能会是一썖个七岁小儿该有的眼神!

      从쟙那以后,李靖便知道,这逆子眼中,根本没有녨自己这个当爹的。 陒

      他的眼ꛂ里ꤢ,只有对他无尽宠溺的母亲。

      所以,李靖也不敢太过逼迫。

      万一惹急了那小畜生騯,还不知他会惹出多大的祸事来!

      也幸亏是这几年,人皇久居朝歌틌,听说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豪情壮志,大商各地如今也是罎乱象四起,无人理会这东海边缘的陈塘关。

      否则,就哪吒ͺ做这些事,按照大商律法,砍头都是轻的。

      若是严重一些,恐묑怕就连他这个当爹的也要受其连累,株连九族!

      愆到那时,他的好日子可真的就到头了!

      而今日。

      那小畜生趁自己不备,又跑出뼏去了!

      李靖面无表情地站在府邸门口,看着远处天际,目光阴沉无比。

      他已经数不清,那个小畜生,从出生到쎩现在,到底给自己惹了多少麻烦!ꤣ

      几日前他刚刚拿震天弓射死了骷髅山白骨洞石矶娘娘的童子,惹得石矶娘娘前来问罪,差点就要斩了自己。

      同时还让三支震天箭憬丢失了一支!

      而今日,銴他竟又偷偷的跑出了李府,如今已然不知到哪里去闯祸了!

      “겺逆子!逆子啊!”

      疒 李靖心里阴ነ郁至极。

      若是以往,他还能对这逆子纵容一些。

      可是最近,開中域各城传来消息,人崹皇带领大军御驾亲征,前往各地平反了。

      若是不来这里还好,若是到了陈塘关,听ᰡ到这逆子犯下的罪过。

      身为陈塘关总兵,这让他如何自处?!

      㐬 到时候,恐怕他一家上下,性命难保!

      那逆子虽然拜了太乙真人为师,修行小有所成,可这里乃是溲大商领土!

      大商麾下,各种强兵y悍将数不胜数,还有诸多海外异人在大商任职。

      那太乙真人再强,还敢直接与大商作对不成?!

      “报~!”

      蓦地,就在这时,一道焦急的呼喊声将李靖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只见一个传令士兵匆忙走入府邸,噵单膝跪地,脸色焦急道:“启禀总兵大人,有急报!”

      说着,斩传令兵已然将手中的文书呈了上去。

      “急报?”

      看着传令士兵焦急的脸色,李靖心底忽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连忙打开薓文书一看。

      当看到文书上的内容,他先是神色一僵,旋即霍地起身,猛然一挥뭍手,将文书丢出,然后瞬间起身,往府褈外急促走去了。

      文书落下,只见那上面写着:人皇率军,亲临陈塘关!

      陈塘关前ᙤ,只见数千守城军士早已跪地,而在关隘前方,三十万大军密密麻麻伫立,煞气콏腾囁腾,꼹军威令人不可直视!

      叶辛坐⤸在紫玉麒麟上,立于军前,漠然地注视着前方的军城。

      而在他的身前㌾,今日的㕿陈塘关守将、副将,还有诸多偏将,则是惶恐不安地跪在那里,连身躯都在颤抖。

      除此㗋之外,城门关隘两边,还围着不少陈塘关外出务农㵧或捕渔的百姓,꽤一边神色敬畏地看着紫玉麒麟上的叶辛,一边则是对着叶辛身后的大军指指点点。

      因为他们都看到了,被蛟魔駔王洞穿琵琶骨,锁在马上奄奄一息的柉哪吒。

      “这魔头怎会落得这般下场?莫不是惹到了大王身上?”

      “以这畜生的性格,极有可能是如此!这次看他死不死!”

      “不好说!毕竟李靖那老东西掌管陈塘关多年,地位超然,若是不涉及一些重要的罪逆,只怕大王看在李靖的面上,会网开一面也不一定……”

      “绝不能让那小畜生再如此嚣张下去了!要不咱襖们壮䭉壮胆,直接向大王禀报这小畜生之前所犯的罪孽?”

      “嘘!你想死啊!万一最后大王不惩罚戒这魔头,大王走后,你还想不想在陈塘关活下去了?!”

      “唉!祸害遗千年啊!那小畜生此刻看起来像是没븟气了,ߵ希望这次真能受到恶报吧……”

      百姓议论纷纷。

      而叶辛、吕布等人,则皆是看向后面马背上的哪吒,目靂光冰冷。

      仅是从这些百姓充满怨念的话中,便可看出,这哪吒平日里在陈塘关是做了多少孽,才会如此遭人恨!

      씦 Ǽ 不过叶辛并未有其他动作,也没有上前去问百姓具体的详情。

      这些事,不急!

      等到李靖来了再说!

      “哒哒哒……”

      就在这时,城内忽然响起了急促的马ʞ蹄声。

      叶辛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穿黑色锦袍,束发戴冠的中年男子,脸色焦急地踏马而来。

      【姓名】:李靖

      【身份】:ꗁ陈塘关总兵(度厄真人门下)

      【体质】:凡躯神体

      【功法】:玄清道法

      【修为】:玄仙(肉身真仙)

      【法宝】:降魔宝剑、方天三叉戟、六陈鞭、降魔杵…

      【忠诚】:50

      李靖的修为,叶辛并䙀未放在眼里。

      他的目光,聚集在【쁦忠诚】一栏上,脸色微诧:“忠诚度还挺高……”

      “来了!来了!那个气管炎来了!”

      “你看他那狼狈样,像不像一条狗?”

      “我还以为陈塘关就他说了算呢……”桅

      此时,周围百姓看到李靖,再次低语起来,看向李靖的目光,毫不掩饰厌恶和鄙夷,更有甚者,直接旷露出了仇视之色。

      “气管炎?有意思……”

      叶辛听了,嘴角微掀:“没想到未来大名鼎鼎的托塔天王,就是此症的创始人……”

      “臣李靖,见驾来迟,还请大王恕罪!”

      这时,李靖纵马奔到叶辛嗤面前,然后连忙翻身下马,有些惶恐地行礼道。

      “李靖,李总兵?챞看来你很忙啊?竟让寡人在此等候如此之久。”

      叶辛目光微转,脸色漠然,看着下跪的李靖,声音淡然地说道。

      李靖闻言,脸色顿时便是一变。 輿

      他虽只在人皇登基时见过一面,可这些年来,人니皇的凶名,早已传遍天下!

      这可是一个暴君啊!

      一言不合,连上大夫都直接炮烙而死!蛻

      可如今,这暴君怎么就突然来到了自己駀的陈塘关?岯

       而且看他这意思,是因为自己晚来了片刻,怒了?

      想到这里,李靖更是心中벅发惧,连忙磕头,也不辩解,只是惶恐地道:“臣……臣知罪!”

      看着李靖谦恭的态度,叶辛的❒目光,却是陡然冷了下来。

      因为他看到,随着自己开口问责后,那李靖的忠诚度,忽然从50骻,㹍直接降㝮到了30。

      ……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