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草app麻豆

      青月思索着,老眸放光的望着坤天,不时的点着头,道醏“就单单你这领悟,倒像是真的明白方向,明白剑的本质了,不过说说倒是没用的,还需要䔥练到实处,才能看的出来,这一个月的时间看看你《青云剑法》练得如何吧。”

      坤天点头称是。

      ……

      青云剑法。

      地阶下品剑法。

      神剑宗入门弟子皆需要练得剑法,也是最为基础的剑法。

      坤天看了看剑法,招式有二十四式。

      主要就是讲述运用的剑势剑煮招。

      倒是没有什么困难的,无非就是㔏与境界灵气相结合,使出剑招。

      这剑法讲究的是连绵不绝。

      这剑招要占得一个先机,那絼威力连绵而下就会变的越锎来越强大。

      坤天挥动了挥动手中的长剑,练习了一下。

      招式早已融会贯通了,这不过几天的时间,仅仅以招式而言,对于坤天还是非常轻松的。

      坤天手里的长剑是一把地阶上品宝器,作为亲传弟子也是应得的。

      按뎹照青月而言,每个峰每位拨亲传퉙弟子的ৢ宝器,也不会低于这个品阶,有更好的都有天阶的宝剑了。

      坤天一直坚信一点就是,所有的东西,都是灵感,也就是顿悟!

      有的人一朝顿悟!

      有的人多年ୟ,千百年才顿悟!

      有的人一生修行从未顿悟!

      悟的是什么?

      悟的是道理,悟的是明白,悟的是切身体会。

      只听只看而没螫有切身体会,那是无法悟的!

      所以悟的前提엊就是去做,做的多了自然就悟了,只不过在于每一个人所做的多少而悟罢了。

      坤天也一直坚信这个쑭道理,没有悟到那就是做的不够多。

      那就继续做。

      千遍万遍不够,那就十万遍百万遍。

      十万遍百万遍不够,那就千万遍푽万万遍。

      总会悟的到。

      坤天也不管悟与不悟,每一天只是练这二十四式青云剑法。

      就是不断的去练,不断的感受,不断的去运用,身体自然而然就会本能的去找寻漏洞,找寻一切可以弥补的漏洞。

      所谓的基础剑法,就是在打下基础。

      只需要不断的去练就可以了。

      琞 坤天也不需要修行,有次命魂不断在修行,而他就不断的在练习这些剑招壼。

      越练越多越练越快,越练越熟。

      青月看到了眼里,感叹道“原来他早已明白。”

      就这样,坤天每天都在练剑ϗ,几乎无时无刻的在练剑,一个⾼月的时间下㕐来,早不知道练就了多少次。

      数以百ﶢ万计?

      数以千万计?

      早便是不知道了,只是现在他手里的剑已不再感觉是剑。

      用剑如臂使指,如同身体一部分。

      坤天不知道什ꂟ么是剑意,只是冥冥感觉一种身䨚体之中多出了一种意识,一种灵魂,这种灵魂锐利无边,锋利无匹,这或许就是剑意!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拜师大典也已来临。

      坤天早早回到房间进行了休息,让身体恢蘫复到最佳的状态,恢复到最精神的面貌,毕竟拜师大典虽像青月师傅说简朴进行,但是坤天明白,这种大典也是极为郑重的。

      为了让媷青月师傅颜面有光,他要早保证自己以最佳的状态,最好的面貌去面对众人。

      拜师大典到了。

      大殿古朴,到来的人并不多,但是气息都极为悠远,年纪也都老迈,坤天望去,各鹒个峰的峰主都已到来了。

      各个峰的弟子却是没怎么前来,每个峰主身后却是都有一个或两个人站立,有男有女,年纪均是不大,气度样貌均是不凡,坤天明白,这些人大概都是亲传弟子了。

      亲传弟子肯定是不止这些人,但这些人一定都是佼佼者,每一人彼此认识也有所交谈。

      青月师傅也겅是忙着和众多ꩁ峰主叙旧。

      青月坐在了正位之上,其余各个峰主都坐在两旁侧位,还有一人也坐在了正位与青月并排,仙气淡然,뼅微微笑着正与青月交谈䢝着。

      那人应该就是掌门峰主了吧,坤天暗道。㭻

      “时辰到!퐛”

      拜师大典正式开始。

      “拜师,入礼瀅。”

      آ䅧坤天恭恭敬敬的向着青月师傅拜了三拜。

      “奉茶。”

      坤天恭敬请茶,奉到青月ꍘ师傅手中。

      青月接过茶,喝了一口,开怀大笑,道“好茶,我的好徒儿。”

      坤天恭敬道“徒芼儿坤天,拜见师傅。”

      礼成!

      坤天轻呼䈴一口气,这流程并不复杂,就是这气氛极为压抑郑重壮大,这些人的实力也压的坤天有些喘不过气来,毕竟都是各个峰主。

      就连他们身后的弟子也都是亲传弟子顶尖之辈。

      青月笑了笑,环顾大殿ཟ四周,道“我这亲传弟子坤天,也是刚入师门,以后也请各个师兄弟多多照顾,多多照看了。”

      各个峰主也是彼此说着‘师兄严重了’‘师弟说笑了’等等䞺。

      寒暄过后,这时‘丘叶峰’的峰主青叶开口道“师兄,你看是不是可以让门下弟子切磋切磋了?”

      青月笑了笑,道“请大家移步后山,那里可以切磋鐾。”

      说着众人起身说说笑笑的前往后山,坤天老老实实的跟在青月的后面。

      这样的大典竟然连林大、雪无遮他们都无法参加,整个山峰似是沉험静了一般,皜一个弟子都见不到,坤天也是瓛很是惊异的。

      也就是说真正能入了法眼的就只有各个山峰的亲传弟子可以有幸跟随了。

      不过片刻之后,众人已到达了后山。

      众人后撤远离,空出了偌大的ꗑ场地。Š

      此刻,青月老眸一眯,微微侧身说道“天儿,去吧,莫要堕了我‘月林峰’的威谠风。”

      坤天会意,率先到了空地中央等待。

      Ⴍ‘丘叶峰’峰主青叶也是侧身对着身边的青年道“言生,你也去吧,点到即止,莫要做的太过了。”

      青年眼眸一闪,嘴角一扬,点头应是,很快也饞是到了场地中央。

      青年眼眸锐利,身姿卓卓,极为傲然,开口道“在下陈言生,前来讨教。”

      쒌 剑气凛然,锐气十足。

      坤天看着陈둔言生,感受着全身似有隐隐迸发出锋利的气息,心콽中了然,这人的剑法毕竟十分高超,r怕是以有了剑意的雏形了。

      坤天抱拳开口道“在下坤天,师兄请多指教。”

      陈言生淡然一笑,道“指教不敢当,就是怕误伤了师弟,我这近期对剑法刚刚有了突破,还不能收放穜自如,届时比斗之中,师弟若是不敌,还请一定提前言明,ᑽ我怕真伤到了师弟,懊悔不已,对我修剑不利。”

      听ᒿ这话语,坤天皱了皱眉,这人傲气太盛了,怕是年少得志没遇过挫折,“师兄请。”

      坤天比了一个뱊‘请’的手势,随即将身上的长剑缓缓拔出,长剑出鞘。

      陈言生轻哼一声䌑,“那我就先攻了。”说罢,拔出长剑飞身直向坤天刺去。

      很快两人的长剑便激烈的碰撞了起来。

      而于此同时,丘叶峰的峰主青叶看着打斗,悠悠而道“我这徒儿言生,天生剑骨,对剑有着执着,最近剑法境界又是提升了很多,已悟出了一些剑意,真怕是伤到控制不住,伤到了师兄的徒儿,那可真是罪过了。”

      ⍜ 青月老神璹在在的看着场中央的打斗,道쑪“怕不尽然啊,师弟,你这徒儿如此高傲,怕是要吃大亏了。”

      “那就拭目以待。”青叶回答。

      青月笑笑,没有再做言语,只是目光又转到了场中的打斗中。

      铛!铛!铛!

      铛!铛!铛!

      坤㮻天快速以剑对剑,青云剑法已成了本能,身体反应也非常敏锐,毕竟已是万䮓象境界了,身体的速度比出剑란还要快。

      铛!铛!铛!

      坤天剑剑相对,不时抵挡着,挡不住的快剑,身体反应就避了开去。

      两人对了数十剑,竟是连对方的衣襟都碰不到。

      坤天倒是非常感叹对方剑法的高超了。

      而陈言生却是脸色变得沉默了起来,随着再次出了数剑之后,两人分了开来。

      陈言生看着坤天,剑芒正盛“师弟剑法如此了得,难道就只会一个青云剑法吗?”

      踿

      坤天甩了甩手中的长剑,耸了耸肩间道“师兄严重了,我这入门太晚,就只会这入门的剑法,请师兄见谅。”

      “师弟说笑了。师弟能将入门剑法练得如此精髓,没有数年的苦功是练不到如此地步的。”陈言生皱了皱眉道。

      坤天叹了口气,道“我并不擅长用剑,师兄抬举了,这剑法我只练了一个月,也才入的门。”

       陈言生剑眸一凝深深的看了一眼坤天,哼道攇“师弟竟说些不实之话,既然师弟不쿏愿使出全力,那我便逼一逼师弟了,看剑!”

      陈言生说罢,随身又拿出了一柄长剑向空中一抛,长ᩢ剑竟停在了空中闪耀着光芒,同时紧握手中长剑,身形又是冲向坤天,同时天空中的长剑也直飞向坤天。

      这是什么?

      坤天都愣了,剑还能在空中?

      坤天来不及多想提剑阻挡昇,只是陈言生与他对剑,而空中的长剑也时不时的向他刺来,弄的坤天是措手不及,狼狈不堪。

      看着两人打斗,青月眉头一扬,疑道“御剑术?”

      青叶自傲而道“我这徒儿天资不错,入门不过几年,已是习得了‘御剑术’,如今运用也非常熟练了駛,不过师兄的徒儿也是不凡,青云剑法如果㓵是真的修习了一个月獽能修习的如此精深,那也真是个뛍剑道天才了。”

      “天儿不擅长用剑,他说的是真的。”

      青月老眸有些波动,也不知他的坤天该如何应对了,他倒是不担心坤天的实力,只是没想到这别人的天才弟子资质如此之好,隐隐也是有些羡慕的,不过想了想,有了坤天这个徒儿,羡慕的心情却是消弭了,有的只剩下了自豪。

      场地中央,坤天被逼得非常狼狈。

      本来仅ု仅是以剑对剑,坤天还能和陈言ベ生打的你来我往,现在已是不能了,天上还有一把剑时不ㅇ时的攻击,刺出。

      令的坤天心神疲惫,有时甚至是防不胜鴜防。

      坤天想收手不想再使用剑法,却是被逼得一点喘息都没有,只是鲀本能的在抗衡着以剑对剑。

      唰!唰!唰!

      破空声又是传出,坤㻞天低吼了一声“我不玩了。”

      说着却是不理空中刺向他的长剑,直接向着陈됬言生刺去。

      陈言生的剑术也是锋锐,他刺向坤天竟然发现这一次坤菫天没有躲闪,而是也刺向了他。

      以伤换伤?

      陈言报生立马变换了动作,手中长剑一转,将刺向他的长剑挡了下来。

      这只是一场比试,不能失手杀了坤天。

      只是这样却是陈言生的意识却是无暇控制空中的长剑,他反찂应过来,脸色一变,“不好!”

      陈言生连连向后退了几步,再次抬头看见坤天。

      空中长剑直刺的位置是坤天的后心,以往对战,坤天必然会躲闪的,但是刚才那一〢击坤天没有躲闪,这空中癳长剑不凡,陈言生脸色巨变的就是这个靈原因,他怕空中长剑直接一剑将坤ԑ天刺穿了,将坤天刺死了。

      只是,陈言生抬头看到坤天却是惊呆了。

      篳长剑似是刺中了坤天后心,并没有刺穿,但是也是从后心位置刺进去了不少⅗距离却是停止了。

      陈言生神念一动,空中长剑从坤天后状心位置拔出,࿂飞回了他的手中,他看了看长剑刺出的鲜血位置,不由的松了一口气ᯯ,不过一寸,并没有刺中心脏。

      随即他脸色有了些变化,变得쯈有些骇然。

      于此同时坤天低吼了一句,“好疼!”眼眸一抹红光而逝。

      䛸场地的另一边,青月本来轻松的脸色随着那长剑刺入了坤天的后背而大变。

      青月深深삞的望了一眼青叶,冷声道“师弟好本事,竟弄了一柄天阶宝剑给了你徒儿。”

      青叶一怔,叹了一口气道“师兄,我真的没有想到这一次的比试变成了这样。”

      各个峰主也只是看看笑笑,没有参与,因为这场比试是青月和青叶的门圏下比试,他们谁说话多说一点也并不合适。

      青月不再说话,再次转头望向中央,却见到坤天正在低吼,眼眸闪过了一抹红光,暗道一声“不好!”

      ꝛ随即身形瞬间闪动,到了坤天的身旁,朗声道“这场比试,我代徒儿认输了。”

      “不行!”

      坤天低吼了一声,体内戾气大盛,眼眸红光渐渐涌了出来。

      青月低喝了一声“天儿,静静心,沉静一下心思。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