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热这里只有精品

      特务头子勒马来到队伍的最末端。

      “皇帝陛下,我们马上就要到城门了。我建议您在禁卫的保护下移步市貸政厅,我会分出一部分士兵保护您,瀠城防的事情就交给属下吧。”

      “⺏李道克斯,如果戈斯威伦失守,我在哪儿有区别么?”兜帽下传出冰冷的声音。

      特务头子沉默不语。

      他没有继续劝谏,建议皇帝留在安全的地方是自己的天职,但皇帝自己也做出了正确的判断——亲自督军。

      떢赌局仍未结ꃾ束。

      他刚刚收到了线报,莫尔凡的情妇——玛丽·瓦雷㹛第女爵已经举起了叛乱的大旗。

      䙑 想到这됤里,瓦提尔不禁摇头感叹。

      尼弗迦德让那个一긄个小小的男爵夫人成为了半个北方领域的实际统治者,这已经远远超出了一个墙头草家族可以奢望的地位了,结果人家却是奔着皇后去的!

      但无论如何,瓦雷第家族五千人的大军正在逼近戈斯威伦城,不出两日便会兵临城下。

      而皇帝的最强后援—﨧—哈瓦特·莫罕元帅的中央集团军远在瑞达尼亚。

      禁卫军经过这场政变更是损失惨重,原本一百多人的精锐部队只剩下了不到一半。

      加上城中的尼弗迦德됽驻军,整㞹个戈斯威伦城中的㩲守军已经不足五百人。

      虽然瓦提尔早在两天前就派出了密探连夜回调军队,但檗即使哈瓦特元帅只派出骑兵回援,在最乐观的情况下也要七天左右才能赶到。

      这场守城战注定敌众我寡。

      瓦提尔又看向身处队伍前方的那个黑发青年,对方正优哉游哉地骑马前行。

      刚刚在仙尼德岛上的一幕突然又在他眼前浮现。

      特务头子打了一飜个寒颤。 亠

      真的是敌众我寡么?

      ———ꁖ—退————————————

      在士兵的开路下,一ᠡ行人很快到达了戈斯威伦的东门。

      篗之前被皇帝骲调派到慅这里的那部分禁军部队早已经接管了城防。

      城墙之上,军官们下达命令的吼声此起彼伏。붹无数⯵身着黑甲、手持不同武器的的尼弗迦德士兵正在跑动、列队。

      就在这个嘈杂的环境中턧,众人在城门处召开了一个临时露天作战会议。

      “恩希尔陛下会在此督战...”瓦提尔首先说道。

      蛃 特각务头子继续说道:“虽然守军已经很少,但我们还必须分出一部分部队在城内维持秩序...”ꗣ

      一旁的扎克点了点头,他虽然不怎么喜欢瓦提尔这人,㳦但还是承认对方考虑的相当周全。

      尼弗迦德作为征服者在这片土地上立足未稳,这个刚刚被吞并的国家民族情绪依旧高涨⽶。

      而瓦雷第家族本就是泰莫利亚的现任统治者,小女儿阿奈丝·拉·瓦雷第作为佛尔泰特斯国王的씻私生女更是这片土地法理上的继承人,尼弗迦德才是侵略者,城内居民很有可能掀起暴乱里应外合。炋

      悺而让皇帝和自己ᡸ的部队待在一起不但能鼓舞士气,䊦也确实是最⸳安全的。

      会议进行到一半,头顶博ో士帽的♭术士卡杜因突然说道:“一定...一定要正ꦕ面冲突么?”

      他的声音还鰱有些沙哑,加斯唐宫中的一幕仍◺让他惊魂未定:“咳咳...我们可以直接把恩希尔횻陛下传送走。无论是送到中央ᩈ集团军中,还是送回尼弗迦德城,都比这里安全。”

      瓦提尔摇了摇头:“我已经收到情报,符里컘斯亲王已经串联了大贵族们,尼弗迦德城里同样发生了暴动。”

      “希达里斯的军队呢?”叶奈法问道。

      希达里斯是泰莫利亚的邻国,是皇帝能指望的最近的援兵。

      瓦提尔的表情依然阴沉:“希达里斯的军队正赶往这里,但是行军极慢,恐怕也有观望的쨻意图。”

      众人陷入了沉默。

      特务头子言下之意很明显。这场政变虽然还没有演变成全国性的瀵叛乱,但早已经不鬑局限于这个ꟳ小小的戈斯威伦城了。

      叛乱的根源是符里斯家族,还有整ą个商人行会,损失一个莫尔凡公爵并未伤其元气。

      现在局势不稳,许ᜢ多人都在观望,任何贵族和将军都可能成为投机者。

      諹而且萰皇帝孤身潜逃也会威严大损,当他赶到髽中央集团军,迎接他的是礼遇还是兵刃就不一뿦定了。

      ᾝ ┿ 所谓主弱臣疑。

      “斯图亚特先生?”皇帝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扎克者这才注意到所有人都在望着自己,似乎在等着自己做最后的决断。

      黑发法师点了点头。

      恩希尔投诚的态度早已表露无疑。

      ᳴ 䠡今早的峰会中,恩希尔公布的所有政令都是扎克的要ꉉ求,没有打一丝一毫的折扣。

      虽然这场政变中皇帝确实利用ṏ自己干掉了一个政敌,但也表达出了对扎克駱的高度信任。

      算是茡“孺子可教”。

      那接下来就是扎克履行诺言的时候了。

      他不但要击溃叛军,还要在援军赶到前取得胜利。

      他要震慑住所有企图望风而毷动的势力,让他们倒向恩希尔和ꌨ自己。

      援军隔岸观火的打算落空,就只能臣服于皇帝鑏。

      收拢这部分军队后,皇帝大可以自然而然地北上与中䐳央集团军汇合,然后南下镇压国内的反对势力。

      内部清洗之后的尼弗迦德将成为一个高䱆度整合的政权,然后再在法师文明的助力下扩张到整个世界。

      合并ᾝ的术士学院将成为新的法师学院。

      Ꮒ 而这个∸世进界也헫将成为扎克重建领地的ሲ基本盘。㍍

      虽然大嵈多数狩源法师没有领地,而是集中资源强化自己和法鉰师塔。

      但因为学徒时期的一些杰出贡献,扎克푮相比于自己的同事们要富有的多。

      他鰐有资源两边兼顾,这也是他花时间涉身尼弗迦德帝国政治格局的一个原因。

      “你们先打着,我看情况加入。”

      ䷞————————————————

      第二天。

      扎克与杰洛特站在一座塔楼之上遥望远方。

      不远处,已经接过了城防指挥权的ᕎ瓦提尔,正在给几名尼弗迦德军官下达城防任务。

      “所有的骑兵在城内巡逻,严禁城内居民的一切ꛅ外出活动,如果发现任何聚集行为立即就地处ࡖ决。”

      “是!”

      “你带领二百名步兵和弓手去防御侧门。”

      “李道克斯大人,恐怕...㓊我们没有足够嗔的弓箭。”接到任务的军㓖官面露难色。

      “那是你的问题。去城里的猎户家征调,还是你就地给我造出来,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迟疑了一下,瓦提尔接着说道:“我会派一名术士协助你守城。”

      퍂“是...是,大人。”那名军官明显松了一口气。

      一般来说,高城深池的城堡很难被攻破䧮,特ﰘ别是对于缺乏攻城武器的军队来说。然而戈斯威伦仅仅ꊞ是一个有着城墙的贸易中心和港口城市罢了。

      其城防设施并没有按照城堡的标准建造。这里没有护城河,城墙走向笔直,没有可以让塔楼交叉掩护的罦棱堡结构。

      唯一说得过去的是戈⺂斯威伦两面临海,因此要守卫的城墙有限。

      ┌ 샠城门前堆满了拒马,ꂴ层层叠叠堆积到数十米之外。摆放確拒马的作用不在于抵御骑兵冲击,而是为了减缓步兵前进,让弓箭手和术士们更容易集中火力。

      扎克看向远处。

      瓦雷第家族的军队已经出现在地平线上,银色的盔甲反射着正午的阳光,像是在肮脏漆黑的泥地上洒下了一层晶莹闪亮的细沙。

      数百面鲜红色的旗朩帜随风飘扬,几乎连成了一片,为银色的细沙染上了血色。

      “杰洛特,恐怕你这次又要面对亚里安了。”扎蒌克缓缓说道。舴

      ዑ白狼⥁望着天边飘扬的ⶾ军旗,沉默不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