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桃花桃花桃花桃花

      对于婧ᗗ薰的牢骚,白叶挠了挠头,无奈的看着周围,提议道:“要不不去了吧,反正也没什么好拜的。”

      “不。”婧薰深吸嘭一口气,打起精神,಩说:“说了要去剱就娱一定要去,我可是言出必行的。”

      白叶嘴角一勾,伸出手将婧恮薰横抱而起:“我抱你。”说着,踩着轻功飞上屋檐。

      婧왲薰圈着白叶的脖子,张口就在他的肩膀上咬一口,娇嗔ﴖ道:“쬲你坏蛋,为什么不早点用轻功带我去?!”

      白叶苦笑一声看着婧薰的小脸,狡辩道:“你又没说累,我也想㷛和你到处走走呀。”

      婧薰伸手捏着白叶的脸,哼了哼:“偏要我说累你才知道我走累了吗?你没发现走着走着我步伐越来越缓慢?真笨。”

      ䷻白叶任由婧薰捏着他的脸蛋,满脸无奈,道:“我没注意啦。”

      说着,白叶抱着婧薰落在了一条小巷睖外面,往小巷外面看去,一座庙宇映入眼帘。这座庙宇香火并不是非常旺盛,偶尔会有一两人出入。

      韩肖庙并如非玄女庙,人们认为战神不管凡侶事,来韩肖庙祭拜的人,皆为远在前线军营中的煝亲人祈求平安而来。

       白叶歪歪头,看着婧薰,说道:“其ⵓ实不用来也可以的。”

      इ婧薰轻笑一声,与白叶四目相对,戏熬谑道:“我来舓这里可不是为了你。”뙳说着,婧薰心里默默补充着:就算是为໖了你,我也不会明说的。

      白叶扶额,无奈问道:“那你来韩肖庙干嘛,据我所知,战神可不管凡事。”

      婧薰转了转眼㌢珠子,清清嗓子,假装一本正经的说:“我是为了所有战场上的战士来的。”

      白叶一怔,心中明了,婧薰是在狡辩,伸出手轻轻在婧薰脑袋上弹了一ꖞ下,笑道:“也是,毕竟你是他们的军嫂啊。”

      婧薰轻哼一声,小㫦声的幢嘀咕一句:“这都信啊?笨蛋,我心才没那么大。”

      白叶轻笑着牵起婧薰的小手,轻轻拉了一下:“走吧,我的夫人。”

      “等一下。”婧薰叫住了白叶,走到一旁的小摊上买了一炷香,然后再进鵾入庙里。

      战神韩肖的肖像高高的供在庙里正中央,肖像前摆放着一排的⿒香炉,旁边有钚一盏油灯,专供点香的。

      婧薰点燃手中的香后,分一半给白叶,说:“这些给你。”

      白叶䯍看着手中的香,扶了扶额,对白叶而言㡴,韩肖只是一个与他一样,曾在千年前的乱世中领兵晙作战的将军,让他拜韩肖,有些诡异的感觉。白叶看看一旁的婧薰,心中一笑,只要她开心就好。

      上了香轂,婧薰双手合十放于胸前,闭着眼睛,虔诚ꎘ的閸鞠了鞠躬,心里默念着:求保佑白叶平安归来。

      许了愿后,婧薰睁开眼睛,朝白叶笑了笑,问:“这庙也拜完了,接下来去哪?”

      白叶将手上的香插入香炉,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如果要去凤凰山,只怕要在山上过夜了첢。于是乎,伸出手,捏了一把婧薰的脸蛋,说:“回客栈,再过一个时辰,太阳要落山了,你想ۂ去哪儿?”

      婧薰耸耸肩,摊了摊手,说:“䎗我也不知道要去哪。”

      婧薰牵着白叶走出庙宇䑣,街道不算热闹,但也不冷清,时不时的有一┶对璧人自身边走过,看着那些你侬我侬的人,不由得勾起唇覮角,偏头看向白叶,认真的说㙖道:“我突然间很羡慕你。”㫻

      “嗯?”白叶不解地看向婧薰,不明白她说的儑是什么,问:“羡慕什么?”

      婧薰勾勾手,示意白叶把头低下来。

      白叶没有多想,将头低下,靠近婧薰的脸蛋,入鼻的是婧薰身上的体香。

      䵊 “嗯?”白叶期待地看着薰儿,不知婧薰会给他什么答案。

      婧薰在白叶耳边轻声说:“我真羡慕你有我,无论是哪方面,我都不比其他女子差,首先,琴棋书画我样样精通,其次,舞刀弄剑不在话下,像我这么嚱优秀的人,一颗心全在你身上,你说,是不是很令人羡慕?”

      ꉖ听完,白叶不由嗤笑一声,这丫头的脸皮什么时畸候变得这么厚了,白叶点头附和道:“嗯,是啊,我自己都羡慕我自己了。”没有去反韵驳婧薰,而是顺势吻在了她的双唇上。

      婧薰轻轻的推了推他的肩膀,轻哼一声:“我跟你说啊,在我家,上门提亲的人都把门槛给踏破了,可想而知我是多么的讨人喜欢。”

      白叶冷笑一声,看着婧薰的眼睛说:“那又如何,你讨人喜欢,你的心最后还不是属于我的。”

      婧薰挑了挑眉,笑道:“你就这么笃定?”

      白**直身,伸手搭在婧薰的脑袋上,笑道:“难道你要我不相信你吗?”

      “嘁”婧薰嗤笑一声,睥睨着白叶,道:“我说了这么多,你还不明白我的用意?”

      育白叶微微一㷗怔,收回手,目光移到天边,道:“我明白。”

      婧薰眨了眨眼,不解的葥问:“你明白什么?”婧薰心里嘀숼咕着:怎么轮到我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댅

      白叶深深的看了一眼婧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而是牵起婧薰的手,道:“走吧,我们回客栈。”

      “诶”婧薰另一只手戳了ᙀ戳白叶的手臂,叹了叹气,解释道:“我没别的⤕意思,你别想多了,我只是想表达……”说着,婧薰皱了皱眉,揉揉脑门,继续说:“我只是想说,无论是哪方面你比他⏍们都好燺,样貌比他们好看,武功更是比他们高强,关键还是你对我是真心的……我想表达的是,橂羡慕你的同时,我也羡慕自己。蘭”ᓂ

      白叶一怔,嗤笑一声,这씡丫头,还真是……白叶轻笑一声,说:“我没有误会,只是……你提醒컉我了。”

      “啊쒧?”婧돚薰顿住脚步,歪了歪头,问:“我提醒你什么了?”

      白叶回过头,看了一眼婧薰,轻声说道:“下次再问吧,现在不是时候。”

      “我不。”婧薰抽回手,双手抱胸,不依不饶的说:“我现在就要知道。”

      白叶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正经地看着婧薰,道:“你说你家里是经商的,但你的功力太强,不像是经商家族的千金。而且,到现在为止,你也没跟我说,你的姓氏。”

      ⒋闻言,婧薰心䝊里咯噔一下,抱胸的双手不自觉的放下,暗暗掐了自己一把,不自然的清캀清嗓子,回答道:“首先,我武功也不是很强是不是౪,每次都打不赢你。￸其次,一开始你也没告诉我你的真实姓氏,后来还是我自己知道的,我一人孤身在外⒍,这最简单的保护方式还是要懂的,你说呢?你想啊,我父亲从商,肯定有很多对手,要是被他꯽们知道我独自一헲人在这ᣃ,起了歹心可如何是好?”

      쏖白叶微微弓身,直视婧薰,道:“那你좬现在,可以说了吗?”

      婧薰不敢跟白叶对视,移开目光,装Ꮋ傻问㛍:“说什么?”

      白叶见到婧薰移开目光,叹了口气,仅说道:“你的姓氏。”

      婧㑑薰闭了闭眼,心下苦笑:如果我真的说了,等待我们的,会是什么结局?婧薰无奈的叹气,心下寻思着怎么绕过这个话题,一鬢个想法涌上脑海ᤁ……

      歌婧薰目光移回白叶身上,张了张嘴巴,刚想说话,却皱起眉头,微렶微弯腰,抬手捂着肚子,为了让自己装得更逼真些,捂着肚子的手不着痕迹的移动,使ᣱ劲的掐了自己一把,疼得咧Б嘴。

      见到婧薰突然痛苦地捂着肚子,白叶心中一惊,连忙上前扶住婧薰,紧张的问道:“薰儿,你怎么了?!”

      “我肚子好痛……”婧薰咬着唇,努力的挤出几滴眼泪。 䉇

      瞴白叶见到婧薰眼角ﷵ一抹眼泪流落,心中一疼,连忙说:“我带你去⏁找大夫!”说着,白叶将婧薰横抱起来。

      婧薰假装无力的扯了扯白叶的衣袖,可怜巴巴的说:“我不要看大夫……我不想喝药……我们回客栈吧……”

      “不行,你这样我不放心。”白叶摇鐐摇头,拒绝了婧薰任性的请求。

      见状,婧薰垂着眸,任由眼泪一滴一滴的掉下,不再言语。心想:ᏸ要是装可怜都不能蒙混过关,那就等找到了大夫再做打算。

      “诶诶,别哭啊!”见到薰儿的眼泪一滴滴落下,白叶顿时慌了手脚,不知所措。

      ㋬婧薰抬起头鮶,泪眼朦胧的看着白叶,抽泣着:“你不爱我了,我就这样小小的要求你都不满足我。”

      ී看着婧薰一副梨花带泪的模样,白叶心都碎了,连忙说道:“我满足我满足,别哭呀。”

      婧薰收起眼泪将信将疑的看着白叶,不澔确定的:“此话当真?”

      “嗯……”白叶叹了一口气,但并没有放下婧薰,而是看着她,问道:“所以,你想回客栈吗?”

      婧ࠗ薰点点头,说:“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