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奶插阴

      “如果我弟回不来,我一定会杀了你!”

      岸上,白玲珑焦急的走来走去,恶狠狠对王二狗说道。

      王二狗忐忑不安的看着水潭,白雪楼是救他爹唯一的希望,如果白雪楼因为救他爹而死,他自己也会内疚不已,加上丧父之事。

      王二狗的眼中逐渐出现一股绝望的死意。

      “姑娘放心,如果白大侠因我而死,我也不活了。”

      他这句话话音刚落,水面忽然泛起波澜,一个白影从水下快速浮起。

      “小白!”白玲珑惊喜道。

      “哗”

      先是两个昏迷的鱼人被丢上岸,白雪楼运转真气化开身上的水汽,轻轻跃上岸边。

      三人看见那只只剩鱼尾的鱼人,切口触目惊心。

      “抱歉,我没有找到你爹。”白雪楼对王二狗说道。

      白雪楼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想解开自己心里的疑惑,帮王二狗找爹只是顺带,现在没有找到,自然也要和他说一声,算是完成了一个任务,也不枉王二狗告诉自己鱼人的藏身之处。

      可是,白雪楼说完,王二狗却没有如他所想的沮丧绝望,他呆呆的看着地上一只穿着人类衣服的鱼人,神情恍惚。

      “……爹?”

      白雪楼几人立刻愣住了。

      王二狗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冲上去一把抱住了那只鱼人。

      “爹!这是我爹啊!”

      猛然间,似有一道闪电从脑海击穿而过,白雪楼仔细看着两只鱼人的面孔,它们脸上长满鱼鳞,猩红的鱼鳃一张一合,可是如果抛开这些,这完全就是两张人类面孔!

      一下子,白雪楼好像知道了什么,那天夜里,死去的鱼人为什么要把自己的血肉喂给王二狗,甚至告诉他鱼人的藏身之处。

      “王二狗,你疯了?这怎么会是你爹,这是一只怪物!”陈立在一旁满脸疑问,他还以为王二狗想爹想疯了,居然把怪物错认为爹。

      “不会错的!这就是我爹,我爹我还会认错吗?!”王二狗朝着陈立大喊,激动无比。

      他们父子相依为命几十年,朝夕相处,怎么可能认错?虽然爹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鱼怪,但一看到这张脸,王二狗就知道这是自己的爹!

      白玲珑小声对白雪楼说道:“小白,这个人好像疯了。”

      白雪楼知道她的意思,走上前,一掌将王二狗也拍晕,陈立把他背上,白雪楼提着两只鱼人,一行人往村里走去。

      白雪楼有了些猜测,但还不确定,几人回到村里,村民们全都聚在祠堂,没人敢独自一人回家睡觉,全部都害怕,在祠堂里靠着墙就睡着了。

      白雪楼提着两只鱼人回来,引起了众人一阵惊慌,但他们很快就惊喜的拿出绳子,把两只鱼人绑在祠堂的石柱上。

      没过一会儿,两只鱼人悠悠转醒,一睁眼就看到一双双害怕又好奇的眼睛直勾勾看着自己。

      “呀!这怪物醒了!”

      村民们惊呼,齐齐后退了一步,举着锄头害怕的看着两只鱼人。

      本该惊恐害怕的应该是鱼人,眼前的这一幕却让它们一怔,旋即笑了。

      “人类,恐惧吧!害怕吧!鱼人战士会把你们都吃了!嚼碎你们的骨头!狂饮你们的鲜血!哈哈哈……”

      它只剩一条尾巴,因为兴奋,竟然像狗狗一样左右摇摆,它的话果然让村民们更加害怕了,有几人胆小的甚至直接脸色惨白的跌坐在地上,浑身颤抖,锄头都拿不稳。

      “啪!”

      就在这时,陈立一巴掌盖在它脸上,直接把这只肆意狂笑的鱼人打蒙了,呆呆的抬头看向他。

      “大家别怕!”陈立看向害怕的村民,道:“这怪物被绑住了,一人一锄头都可以打死,况且还有白大哥在这里!来,一人来给它一巴掌,看它还敢不敢嚣张!”

      说完,陈立啐了一口在鱼人脸上。

      而这个时候,众人也反应过来了。

      是啊,我们人多!

      怕它作甚?

      这一下,鱼人看见,那些上一秒还害怕自己的村民,眼中闪烁出现跃跃欲试的光芒。

      “啪!”

      终于,有一个人鼓起勇气,忐忑的走了上去,狠狠的给它来了一个大嘴巴子。

      有人带头,后面的人也就更不怕了,一个个挥着巴掌冲了上来。

      “啪啪啪……”

      只要不恐惧,没有还手之力的鱼人只有挨打的份,而且,因为它刚才的嚣张,村民们下手也更是没有了心理负担,之前有多害怕,现在就打的有多狠,一个刚刚吓得跌在地上的人,兴奋的跳起来给它来了一下,声音清脆响亮,久久回荡。

      消除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恐惧。

      等到所有人都打完,村长才点头对白雪楼确定说道:“没错,看这怪物的脸就是我们村前天夜里失踪的人,它旁边那个,长得也和王二狗他爹一模一样。”

      白雪楼思索点头,到这个时候,他才彻底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这些鱼人怪物,从种种迹象来看,很有可能就是从人变成的怪物,而且就连意识也发生了改变。

      想到那天鱼人要喂食王二狗自己的血肉,白雪楼猜测,这应该就是人为什么会变成鱼人的关键。

      “你口中的海神到底是什么东西?”白雪楼向那只两边脸颊明显肿了一圈的鱼人问道。

      “愚蠢的人类,你也配知道海神大人?!”鱼人吐着泡泡,依旧嘴硬,面露不屑。

      “啊!”

      白雪楼突然割下鱼人手臂上的血肉,丢给旁边一只汪汪汪的黄毛土狗。

      土狗立刻兴奋的跳起来,一口咬住,仰头吞了下去。

      白雪楼看着土狗,只见,土狗的动作突然顿住了,双眼无神,紧接着就开始滚地惨叫,吓得周围的人们急忙后退,让开一圈。

      在白雪楼的注视下,土狗的身体肉眼可见的膨胀,黄色的毛发脱落,墨绿色鳞片如同雨后春笋似的冒出,脸颊裂开,猩红的血肉蠕动扭曲,最终定型,缓缓的一开一合。

      双爪伸出,血肉膨胀成一对利爪,土狗从地上站了起来,鱼尾左右摇摆,眼中闪烁出智慧的光芒。

      “哗!”村民们惊恐哗然一片。

      眼看着这只怪物就想逃跑,剑光一闪,没有人看清是哪里来的剑,可是很快他们就看见,本想逃跑的怪物,迈出的脚步顿在空中,轰然倒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