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包女王

      陆绪回到家已经快11点了,陆峻同志大概是不放心陆绪同学,还在客厅里看电视,至于林大医生。陆绪看老陆졐电视声音放得这么小,若有若无,也知道老妈已经睡了。

      林大医生每天工作很㘏忙,又要早起。

      玜  放下手里的譕遥控器,陆峻问:“今天怎么这么晚?騛”

      “晚上吃好饭祧,我一个同学的钱包不见了,䦎报㳖警,翻了半天监控,发现是被隔壁桌的人顺走了。”陆绪找了个借口,安晴的事他不打算和家里说。

      陆峻点了点头,关掉电视,对着自己儿子道:“早点睡吧。”

      “好”

      陆绪故意打了麫个哈欠,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茍。

      洗漱了一番后,陆绪穿着睡衣坐在自己的书桌前,书桌上又是一粒小石子。陆绪正在回想几个小时前面对子弹的那种状态,他知道那并不是一种错觉。

      紧紧的盯着面前的这粒小石子,凝神集中注意力,渐渐的陆绪再一次感觉ݤ到了那种状态。不敢松鰂懈,陆绪用意念想着有一股力推动石子。

      忽然,书桌上的石子尛,在毫⋡无뇴外力触碰的作用下,忛往前移动了一厘米。

      精神力一松,陆绪笑了,他知道他的感觉没有错。

      这可是个大挂,很大很大的那种。

      ------

      翌日,11点,正在家里看书的安晴突然听到门外一阵熙熙攘攘,隐约还夹着陆绪的声音。

      安晴放下书,起身打开了门。

      “来来,师傅,就是这,你们看看没问题吧,这扇门能安装吧。”陆绪站在门外,指挥着几个工人抬了一扇门过来。

      “陆绪,你这是?”安晴对着陆绪疑惑的问道。

      陆绪看了一眼安晴,一边继续指挥着,一边回安晴道:“你这扇门,小孩子都能一脚踹开,不安全,所以我给你重新装一扇新的防盗们。”

      “啊,哦”安晴起乎先惊讶了一下,不过看到陆绪忙碌的身影,又轻轻应了一声➱,然后静静的站在那。

      “可以,可以安装。”安装师傅量了一下尺寸,正好和陆绪报给他们的一样。

      “好,那开工吧,装ॱ一下很快㺢的吧?”陆绪问道䕝

      安装师傅利索的掏出各种工具,回道:“2个小时吧,差不多。”

      ㄥ “好勒”陆绪高兴的回了声,然后又转头对着安晴问:“午饭吃了没?”

      安晴愣楞的看着陆绪,摇了摇头。

      “走,和我去吃饭。”陆绪上前一步,拉住安晴的手,就要往外走。

      “但是,这里…..”安晴㘷指了指在安装的师傅们,犹豫的缓了缓脚步。

      “没事啦,快点吃完回来就行”

      “嗯”㻄

      这老小区附近,确实没什么好吃的东西,陆绪找了半天也只有一家馄饨店看上去还可以。于是陆绪便带着൅安晴,进去点了两碗馄饨。

      ἣ 今天早上陆绪一大早就去找防盗门经销店,给安晴弄一个新门,破天荒的没有进行锻炼,所以这会倒也不饿,一碗馄饨够了。

      蝦 这一碗馄饨12个,这个年代只要4块钱,这物价ூ相对于陆㐚绪上一世来说可谓是便宜到家了。

      馄饨上来后,陆绪看着安晴吃了一口后就拨弄着碗里的馄饨不在下口믪,问道:“怎么了?不好吃啊”

      “啊,不是,有点多。”安晴抬头看了一眼陆绪,轻轻回道。

      犷 安晴不记得她已经多少年没吃过馄饨了,这一碗馄饨4块钱,自己在家里随便吃点,大概1块多就够了。偶尔隔壁大娘、她姑姑阿姨们还会送点饭菜来,就又刻能剩下一顿了。

      “尽量吃,吃不下给我。”陆绪一口吃了一个馄饨,口齿꬝略微不清的说着。

      安晴看着吃相不太好看的陆绪,心里一阵开心,立马舀起了一个馄饨朝陆恛绪碗里放。 䓶

      멪 “那我先给你吧”

      “好”

      一碗12个馄饨,安晴就吃了6个,剩下的一半都进了陆绪的肚子。陆绪又녚打包了2份馄饨后,二人慢悠悠的走回安晴家。

      癐 把馄饨给了还未吃饭的两位安装师傅,得噠到了两位安装师傅的一阵感谢,安装的进度也加快了不少。

      安装完以后已是下午1点,今天跫是周末,下午要回学校。陆绪可是答应了林薇薇要在3点的公交车上会和的,便和安晴告了别。

      “那我走了啊,我还要回去拿东西,这扇防盗门,应该能安全一点。”陆绪拍了拍刚刚装好的防盗门,“啪啪”的响耦声回荡在狭窄的小巷里,但门芃却纹丝不动。

      安晴心里猜测陆绪是去和林薇薇一起回学校,但她还是很开心。

      “喏,这把给你吧。”安晴拿出一把空余的钥匙递给陆绪。

      刚刚装好的门,连带着一把新的防盗门颡锁,一共有4把钥匙,安晴拿出了一把递给陆绪。

      陆绪看着安晴双手递过来的钥匙,愣了一下后,还是接过,道:“好,要是你以后找不到钥匙进门,记得打我电话,我来给你开门。”

      “嗯,好”

      安晴笑颜舒展,看着陆绪。

      下午和林薇薇一起回了学校后,生活곩,学习一切又回归了原本的节奏。那15万陆绪完璧归瘬赵还给了张朝,对于张朝问的那他晚上鑤有什么刺激的事情,陆绪闭口只字不提。

      很快,04年变成了05年,05年又过去了半个多月,明天就要期末考试了。

      “诶呀,明天就要期末考试了怎么办、怎么办?考砸了回家会不会挨揍啊,我可不想过年都过不好啊。”蒋书杰照常在那对考试烦恼,这大概是陆绪每次考试前一定会看到的场景。

      倒是张朝这넣回稳稳的坐着,前段时间的努力学习,让张大少对明天的考试充满了信心,发挥的好䡪说不定连绪哥都能干햯掉。

      好吧,这只是张朝的意淫,他也只是想想,理智告诉他,这辈子要在考试上超过陆绪肯定是不可能了。

      “绪哥,你说我们会不会分到一个祜考场,然后你正巧坐ㅇ在我前嘘面?”蒋书杰回过头看着陆绪,眼神里露出一丝希望,看官来他也在意淫。

      陆绪转了一下圆珠笔,无情的打击着蒋书杰,回道:“全校900多个人,要分到19个班级,那样同휸一个考场쎎的概率就是1/19;你又要坐在我前面这个概率是5/138,总的概率就是5/2622,不到千分之2.”

      莅蒋书杰俩耸拉下了脑袋,勉强自我安慰的说道:“这不是还有千分之2的希望么。”

      徐芳芳看着自己的同桌兼男朋友,嫌弃道:“是千分之零,没希望,你觉得你这么不争气绪哥会给你看么?就算给你看,你好意思么?”

      ⶨ 陆绪这段时间一直在用晚自习的时间给他们补课,张朝倒是挺认真的,成΃绩突飞猛进,蒋书杰就有点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了。

      为㤊了给他们补课,陆绪连林薇薇那里都冷落了不少,故此徐芳芳才说蒋书杰不好意思看。

      “我”蒋书杰提ૌ起ꚋ一口气想反驳徐芳芳,刚刚出口一个‘我’字,立马又低下了脑袋,自言自语着

      ꈠ“这不是绪哥要是能坐䮦我前面,我还能沾沾福气嘛。”

      “别贫了,赶快临时抱佛脚吧”班长李倩走过来,拍了拍蒋书杰的桌子㋱,然后又对陆绪道:“陆绪,班主任叫你去一趟办公室。” 뼢

      “嘿嘿,绪哥提前和你说一声,下䓅手轻一点,多给我留一分也是好的。”张朝突然抬头对着陆绪提了声,然后徐立东和蒋य书杰也在那附和。

      덮“班长荨,管管你家男人。”陆绪站起身留下一句话逃⽣也似的跑出了班级。只有后面컌李倩在那羞的跳脚,至于陆绪话里的男主角张朝,脸皮已经比城墙还厚了。

      㭉几分钟后,陆绪踩着上课的铃声进了教室。刚刚赵英找陆绪有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为了期末考试后的批卷工作,来拉陆绪做个苦力,陆绪深知逃不掉,只能答应。

      醘 第二件事是下学期省里的数学竞赛,之前已经提前报好名了,这会省里提前下发了通知,开学后没多久就要竞赛,让各位参赛的同学早做准备。

      赵英特别关照陆绪,省赛的一、二等奖在高考的时候是有加分的。

      期末考试很快就汛来临了,下午不上课了,赵英把每个人的考场和枧座位号的表格贴到了后面的宣传栏上,然后说了一下考试的注意事项。 蛼

      这些个注意事项对于高中的同学来说已经是老生常谈了,튷无非就是不要作弊、看清楚题目,准确的填好答题卡之类的。

      一天的考试很快就过去了,今天主要靠的是文科,上午语文和历史,下午英语和地理。

      晚自习的时候每个班级人都在不停的讨论着今天白天的考试,对着答案。

      原本一班的同学想对答案ވ直接问陆绪就行了,对于陆绪说出来的答案,全班没有人会怀疑。不过可惜的是陆绪不在,被拉去做壮丁;了。

      먥 晚自习这会,大家上课复习第二天要考的科目,尤其是数学,下课就在讨论答案。

      而糉我们的主角陆绪呢,面前放着一堆鵈试卷每一门课的都有。其中英语是最好批的科目,因为他选择题多,在一张答题卡上,陆绪只要扫一眼就能下笔批阅,不用像其他老师一样一个一个的去对标准答案了콝。

      所以英语课的老师抽了几张陆绪批好的答题卡检查确认无误后,索性把所有的英语试卷都搬到了陆绪面前,大概所有英语老师的关系都不错,然后整个高一的英语试卷都摆在了陆绪面前。

      陆绪抬头看着聊得十分开心的三个英语老师,聊天的时候时不时的飚出几句英文。쩑陆绪能理解为什么这几个英语老师的感情能这么好,完全是其他老师没法跟她们交流啊。

      囖 第二天上午考得是数学,然后是政治,下午考得是化学、物理和生物。考完的同学就可以回家了,后⓰面两天是周末,今天回不去的也可以第二天回去。

      쿃 等周一上来直接下发期末考试成绩和ꎥ布置寒假作业,就代表着寒假正式开始了。

      陆绪这一天晚上是回不去了,昨天的试卷都没批完,而且今天的考试可都是他批阅的重点。理科的题目不像文科那样主观性太强,理科的题目对就是对,错就是霨错,最多计算点过程分数。

      陆绪的任课老师们很放心的把数学、物৮理、化学和生物交给了陆绪。

      陆绪足足批阅到晚上9点半才结束。

      被老师们拉了苦力,陆绪也没办法陪林大校花回家,林薇薇对此倒是表示理解,只是和陆绪说,如果遇到了她的卷子帮忙딭少扣几分,然后成绩提前通知她一下。

      戴伟强也回家了Ꜹ,这两天晚上宿舍内只有陆绪一个人,这让他回想起了,前世自己上高中的时候因为离家太远,也经常周末一个人在寝室。첒

      其实也听舒服的,因为安静,自在,没有打呼声~

      这个周六陆绪没有回家,反正第二天又要回来,陆绪索性就待在学校了。因为陆绪的功劳,本来要加班批改试卷的老师们周六大部分都回家去了,周六的学校显得空落落的。뙉

      一个人볡待在寝室的陆㍗绪,唯一的活动就是看书,经历过上次枪击的事情,陆绪发现他的理解力有了很大的提升,看书的效率更快了。此时陆绪坐在椅子上,前面桌子上放着一本书,正一页一页自动的翻着。还好宿舍内没人,要是有人看见这一幕保准会打110报警说有鬼。

      这是陆绪刚刚适应的新能力,陆⍴绪叫这种能力为念力。用意念驱动物体的力量,初步的大概就只能拾⧐起一根针或者翻一页纸。

      陆绪也只有在没有人的时候才会使用、锻炼这种新能力,不然被人看到太过耸人听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