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汗

      ꞛ“如何?了解了这么多,想要加入我们的商业帝国吗䎫?”纳兰若初知道龙尘越是聪明人,也不拐弯抹角,便直接开口问他。

      “没问题,这对于我죸们只有好处,为什么不加入呢?”能坐上太子之位的人果然不简单,一句话就说到重点,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ﹾ“好,干脆果决,值得结交୽,幻日,我去定了,等商业帝国筹备开业后我们就出发。”纳兰若初也很干脆。

      龙尘越没想到她说的需要帮忙的事情竟是这样的,也很高兴的说䭏:“好,就⤒这样定了,这中间有什么需要我出力的地方,直接告诉我便可。”

      ᦲ 这下,几大国都齐了,于是几人ભ又谈了下合作细节,并签下了合作协议,李只等资金到位,商业集团便正式成立,纳兰若턌初的商业帝国也就此开启。

      在几人的坚持下,纳兰若初最终还是做了董事长,其他几个董事都定了职责规范,慕容曦也㰤参与了进ഡ来,这样的事情纳兰若初一定会拉上他的,理由很简单,有了他,很多事情好办的多,那几位也都是各国皇室中人,咱늈们天元国怎么可能没有皇室中人呢? 

      礤按照计划,他们要建一栋楼来做商场,纳兰若初便把水利的改进放在了第一位,还有粉刷的涂料也要弄出来,她要设计一个古今结合的楼房。 䓞

      整整一个月,纳兰若初都在忙೚,把后山训练的事情㡖交给了哥哥纳兰逸辰,而她一心忙于商业集团的丂事。

      生产机器喽的事情,几位股东全部参与了进来,各显其能的帮纳兰若初弄材料、找工匠。

      水利和涂料成功出台的労同时,生产机器的材料和工匠也都到位ꄿ了。

      这天纳兰若初和慕容曦一起去宫里给矲太后诊脉,完了䙤还给太后变了魔术,调制了果酒,陪太后用了午膳才出宫。

      鋫 马车里,慕容曦用手捧着纳兰若初的小脸뒘儿,很是心疼,“初儿,看你脸都瘦尖了,要不……”

      䰏纳兰若初的脸櫼本来还㺋有些婴儿肥,这段时间好像抽条儿了,个子长高了些,脸也瘦了些。

      她不等慕容曦说完巳,便用食指腮放在慕容ᖜ曦的嘴唇上认真的说:“子煜,你知道吗?刚开始我想的很简单,就是好好活着,这个好好活着单纯指不能被皇权所左右,随时随地都被赐死。”

      纳兰若初想起初见慕容曦的场景,再看看现在的慕容曦,说起来都是因他而起,“而通过这段时间我所做的和所发鰆生的一切,已经升华了我的初衷,人活一世,就要活翰得精彩,活得有价值,这是我想了好久才想明白的,我不想如行尸走肉一般活着,你明白吗?”

      ユ她䕥说的慕容曦当然明白,但他依然心疼,拥着纳兰若初叹了口气:“唉!我当然明白,怪只怪我䉖的初儿太能干了,我只能惯着,宠着。陪삮着,还能如何?”

      怀里的纳兰若初听着他的话,心里一阵感动,这个男人对她还真是惯着,宠着的。

      “子煜,我有一个建议,你可说于皇上去听,以户部的名义开一家钱庄,户部占六成,拿出四成用来吸纳初始资金。子煜你自己留一成,狖剩下的三成分别卖걕给宗室权贵,一成卖个一百万两,准许他们펅多人共买一成,按出资膹比例分红,能让国库进钱的事情,皇上一定会支持。”

      纳兰若初把ꨫ现代银行的运作方式和慕容曦细说了一遍,慕容曦觉得甚好,“皇上一定会答应。”

      一切都在按部就Ɫ班的进行着,好在他们这个班子够强大,都是身崗份高,能力强的人物,办起事情来褟快得多。

      “你们听说了吗?那个慢慢竖起来的白色高楼,是建什么商场来羅着?”

      “这楼房怎么堘看起来怪怪壤的?从没见过呢。”

      “听说那是昭王的ၒ地界,皇上特别赏赐的。”

      텞 “昭王战功赫赫,赏赐块地럱也是应该的。”

      “昭王不光战功赫赫,那天皇上的寿宴,你们没见輱着天上的烟花么?那也是昭王的手笔,还有字儿呢,太神奇了。”

      能放出字儿的烟花以前还真没见过。

      踋不光老百姓八卦着,就是㎽京中商业圈里ꆜ的大佬Ꞇ和高官즲大臣们,都在好奇昭王的那块地上正在建的白色高楼,听说是什⭭么商场?那是什么險玩意儿?没听说过。

      继纳兰若初존听了那些议论就有些舼想不明白了,什么高楼?明明才建到了二层,就让这些人给夸张的说成了高楼,什么白色,涂料都还没上呢,一定是谁提前知晓了这楼房的最后成形,才传成䇄这样的。

      还真不能小詢看八卦者的力量,就如现代的小报记者,无孔不入。

      ……

      㯎 皇宫御书房的偏殿内,慕容曦正与皇上ꨋ下着棋,他今日廡来就是把开钱庄的计划按利纳兰若初的说法说给了皇上漘听,皇上把户部的几人叫来一商量,都觉得可行,此䦨事便定了下来。馴

      “曦儿,这南宫锦是你师兄,你把鯹那块地给了他,朕不说什么,但你就没和他提什么条件?”

      “皇叔,南宫锦说了,您如此支持他这个商业集团,曦儿名下八十万大军的粮草供应以后都由他来提供,而且,他在天元国的所有生意,全部按律纳税,皇叔可知这个数字是多少?”只是养军队是纳兰若初ꥼ承诺的,皇上不缺钱,季但他一样会看中利益,养八匡十万军队可不是个小数目,

      皇䌥上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利益捆绑,纳兰若初只是换了一种方式。 ᵽ

      “皇叔可让户部给您픰算쭠出来看看,应该是多于您国库的봉一半收入鱫。”慕容曦不紧不썐慢的落下一子。

      “这么多?”数量之大让皇上꽩吃了一惊。

      “当然,这也是侄儿为什么要您鳡支持他在天元的生意,不能让他把这笔税收银子交给其他国家不是?”慕容曦嘴角微勾了勾,初儿把什么都算到了,不怕皇叔不钻套。

      鏃 ౏ 壃 ⩒“传户部尚书。”皇上也没有ᄎ下棋的兴致了,他急于想篑知道这个数字到底是红多少,再次传户部尚书过来。 졘

      慕容曦从宫里出来直奔相府而去,他要龫把结果ǒ去告诉初儿,这小丫头,什么都在她的计算中,明明知道纳税的数字,却偏不告诉皇上,᩼让他找户部去计算,嘿嘿,叫她小狐狸没叫错㋶。

      慕容曦每次来相府都是高走低飞不走正门,此刻悄然进了“冰心园”也没人发现,只是他顿住了进入纳兰若初寝殿的脚暇步,看着那个被从窗外뙪洒入室内的暖黄的阳光镀上一层金光,映着白玉一般无暇的肌肤越发清贵圣ᅎ洁的倩影鵫,不由⎏呼吸一滞,眼眸不移不动,就那样呆在了门口,他಩怕再向前一步就会破坏了这美好恬静的气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