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下黄瓜观看的网站直播app下载

      帝国有一个传闻。

      ꀗ传闻说,皇宫内住着一位血腥玛丽姬。

      ឆ 蒙眼槛,无视。

      面容精致,仪态动人。

      举手投ꨙ足之间,血腥玛丽姬便可迷人于地,让人着迷热爱,欲罢不能。

      꾽可每腯每到了这时,血腥玛丽姬,就会掏出自己的利刃。

      一刀,一刀。

      ꨦ一片紻,一片。

      缓缓的将人分尸,任流鲜血。

      起初有人声讨,有人剿ౄ魔。

      ᕶ쁤可都被有心人给阻止了。

      所以,血腥玛丽姬一直存活到如今,直到….

      “咔嚓,咔嚓。”

      “啊!!罗姆尼你别吓我!”

      格瑞斯·艾玛坐在漆黑的房ﺿ间内,被突然出现的惊悚쇈磨刀声吓到,瞬间挤进罗姆尼的胸膛。

      “哈哈哈哈哈!”

      “亮灯!”

      罗姆尼哈哈哈大笑,很开心自己可以吓怕格瑞斯·艾玛。

      笑着抱紧格瑞斯,罗姆尼大喊一声,周遭㔕的灯光便齐齐的亮起。

      “啊,这是,声뛁控帛的?”

      格瑞斯·艾玛被灯光的突然大亮再次吓到,片刻后突然醒悟那是罗姆尼声控亮灯,不是凭空出现。

      삔“是啊,忘了吗?”

      “这是我设计的声调魔力控制系统,很实用吧?”

      “可惜太贵,一个系统一个月要消耗掉一颗下等魔晶,寻常人家是用不起了。”

      罗姆尼抬头看了看四周亮起的魔力灯具,有些可惜的说到。

      “已经很了不起了。”

      格∥瑞斯·艾玛被罗姆尼转移了一下注意力,一下就不那么害怕了。

      来了皇宫一个多月,住下来之后,格瑞斯·䉴艾玛确实时常感受到罗姆尼᪨的与众不同。

      帝脉的亲和力不去提它,只说罗姆尼处处改变着皇宫的种种划时代科技和魔法结合的道具。

      就让格瑞斯大开眼界。

      声控灯具只是其中之一。

       她还见过自动跑步的魔法机械猫。

      虽然퍔只有一只,而且只会做几个动作。

      但这就是Ʃ人工智能的雏形啊!

      攈 格瑞斯没想到魔法世界还能看到如此尖端的科技产騛物。

      魔法世界倒是有魔力㌌傀眝儡和魔法装甲的研究,但那种靠人的意念和魔力控制的。

      跟罗姆尼装上魔晶就自己行动的魔法机械猫,那是两种产物。

      格瑞斯畅想着,罗姆尼突然继续说着。

      “我的理想是变革整个时代,让魔法ꬰ世界繁荣昌盛起来。”

      “这些技巧,发明,不过是再基础不过的。”

      “我还需羀要做更多改变,创造和改变更多!”

      “努力提升更多的社会生产力,培养更多人蟮才,塑造更多先进的思想。”

      “只有这样,时代才会被推进,我的理想才能够实现⾎!”

      罗姆尼罕有说起自己的理想,此时因为格瑞斯的疑问,却是引出了自己的渴望,并将之宣诸于口了獜。

      “这就是你的理想吗?”

      “真的很宏大呢!”

      格瑞斯看着此时发光发亮的罗姆尼,心下迷醉。

      ᳱ 恍然像꠬是看见嬼了未来的某쮼个伟大的存在,正在慢慢的长成。

      “是啊,宏愿高远,我才퓓要一刻不停的向前䁁。”

      “今天你不在场,没看到大臣们惊讶的表情。”

      “我把魔力轨道车的发閫明展示出来,还给出了记忆水晶的影像战士。”

      “那些大臣真的是惊了。”

      ⅷ淢“父皇即刻下令,全帝国开始建立统一的魔力轨道车系统。”

      “另外,那些缺陷也被我改进了。”

      “如果没有鱣以外,三到五年以后,整个帝国的交通,都会因为魔力轨道车的出现而大变样。”

      “若是时间拖久一点畓,멕十年内也必然能够建立起连通全帝国的交通线路。”

      “这样,以后就不用苦哈哈的坐着马车到处来去,葕只需要如同前世一般,买张票,就去到另一个极远的城市。” 貁

      “这种运力的提升,带来的生产力飞跃和经济效应埪增长,是巨大的!륅”  鶢

      “如果一切顺利,甚至,我们还可以将魔力轨道车出口到别的国家,改变整个神圣大陆的嫖交通情况。”

      罗姆尼说起自己኶在意的事情,跟自己理想有关的内容,两眼放光,口若悬河。

      格瑞斯痴迷的看着如此有神的罗姆尼,才惊觉原来自己的枕边人,脑海中一日日想着的狡,䀰都놏是改变整个世界的渴望,都是一步一脚印走出来的实践。

      这种认真做事、志向宏大的男性魅力,这一刻被罗姆尼激发到了极致。

      以至于,以至于,格瑞斯翻鏑身一压,一口就吻上了罗姆尼的嘴唇。

      “关灯!”똘

      “别说话!”

      格瑞漾斯兴奋低吼,两句带着极致情绪的咬唇话语,一下就把房间内的气氛带进了某种极速升温的氛围内。

      ﺭ “啊,手太大力了。”

      “轻一些。”

      “我也轻。”

      “就在外面。”

      罗姆蛦尼感受ʾ到格瑞斯的热度,吃疼的说了ᙋ一句。

      格瑞斯,手劲放缓,又感受到罗姆尼轻柔抚上的热度,眼神迷离,殷红潮涌。 螜

      灯光在这时黯淡。

      瞬息之间,鲊手脚翻涌,热浪拥吻,声响惊魄。

      ݋ 旁边待着的小家伙们,不堪其扰。

      捂着耳朵眼睛,跌跌撞撞的跑出房间,四处瞎跑了起来。

      这一路瞎跑,不经意的就来到了一处敞开的祈祷室。

      祈祷室中间噟放置的,不是太阳神的信物,反到是一个十字架。

      十字架前,此时跪僯坐着一位少女。

      少女头戴着遮眼的金丝银线面罩,默然无声,静静的祈祷着。

      皮卡皮和小金鱼两个小家伙感受到某种低沉的氛围,刚刚迈进这个祈祷室就像翻身逃跑。

      ྫྷ可还没动弹,前面闭眼祈祷着的少女,突然侧过头来瘻,用耳朵看人一般,瞬间锁定了皮卡皮和小金鱼的位置所在。

      下一秒。

      舂ೝ也没见少女如何行动,皮卡皮和小金鱼,就突ᢐ然㘪出现在少女的面前。

      ˮ

      少女带着面罩,无法直视两个눺小家伙。

      可皮卡皮和小金鱼却感觉,面朝自己的少女面罩下,正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ߵ。

      猩红,血色。

      这种感觉一下就吓得两个小家伙腿脚发软,坐倒在地。

      “噢,你们是罗姆尼的⋻魔宠吧….”

      少女默⢠然看着皮卡皮和小金鱼一阵癀,突然想到了什么,噢了一声,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觉。

      “怎么瞎跑,跑落来我这里了?不怕我切片了你们吗?”

      少女想起这两只魔宠是谁的之后,歪了歪脑袋,疑惑的问到。

      可她的问题,哪里会有人回答。

      两个小家伙都吓死了。

      “是了,正好你们可以帮我给他送张纸条。”

      “数年未见,也不知道罗姆尼还是否记得我칀这个大姐。”䶳

      璻“是该警醒她小心父皇和母妃了。”

      “我这双眼睛,不能白白没了。”

      少女自言自语,说着便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纸条。

      纸条本身空无一物,在递出的瞬间突然显出了一行字迹。

      上面写着:“小心父皇和母妃,别去污秽之地,早点离开。”

      字数不多,纸张也不大。

      两츃个小⋭家伙颤颤巍巍的,接过纸张后,便没命的跑出祈祷室。  ৘ 当它们楤刚离开祈祷室的一刻,原本还在的祈祷室,突然凭空消失了。

      就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无影无踪。

      原地只留下一面洁白无瑕的墙壁,什么都没有。

      ䷷ 两个小家伙看到这一幕,再次吓得胆战心惊。

      回身奔跑,没命的逃离这处诡异的场景。

      很快,两锛个小家伙回到了房间。懬

      此时房间仍旧激情高温,扰人睡眠。

      可再怎样,騟都比去那个诡异的祈祷室要好。

      爛两个小家伙就这样躲在房间的角落,静静的窝在一起。

      直到响声结束,小家伙们,才悄然的出来。

      在两人穿衣准备睡觉的时候,递上ള了这张纸条。

      “咦?”

      “哪里来的纸条?”

      罗姆尼半敞开着胸膛,八块腹肌上还残留着些许的汗渍。

      “是纆啊,上面写着…”

      “小心父皇和母妃,别去污秽之地揠,早点离开?”

      “咦,什么意思?”

      格瑞斯衣衫稍微齐整,但可以看见额头的汗水。

      횀 接过纸条,格瑞麇斯替罗姆尼读了起来。

      쾷 话语说出口后,不仅格瑞斯不明所以,连罗姆尼也还是一头雾水㩑。

      “算了,可能是恶作剧,不管了。”

      沉吟半刻,两人相视一眼,没有任何头绪。 㙐

      웎 夜风习习,圆月辉光。뢻 㸥

      ˱狮心堡内静尢谧安详。

      帝都热闹了一天,再次迎来了安睡的时候。

      可有数位夜入帝都的客人,却是精神抖擞,情绪高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