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舰

      她刘长远敲响了四姨家的门,四姨将门打开,问他:“这下雨天来有事吧,快点进来,正好你四姨父回来啦,爷俩在一起喝点”。

      刘长远说:“这一天都掉〥酒缸里啦,头午和一个朋友喝的,中午又是一公司赵总的家宴,幸亏喝的是补䲺酒,一个人来了二两,要不然非得干哝多不可”。‍

      这时候四姨父也过来,对他说:“都说过门坎喝一碗,酒都给倒上了,陪四姨父쎶喝一枝杯,咱俩好长时间没喝洒啦”!様

      刘则长远也禁不住劝,坐下来又开始喝上,其实酒劲早就过去了,只不过不想喝,可是豄四姨两口子盛情难却。

      边喝着酒边说㧃道:“告擯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要到一个进一公司教育科的名额,打算让四姨你去。

      ʇ四姨父的事,和办公室肖主任也说了,他깻的意思是,想和四姨父见喣一面,然后再根据你的能Ꙡ力安排合适的工作,兴许能重用”。

      四姨父说:“人家又不㑃认识我,量体裁衣很正常。你四姨进了一公司教育科,䱟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事,要不然她总喊累,身体有些吃不消”。

      四姨为难地说:“我是一万个愿意,就怕惹你姥爷生气,他教了一辈子的书,当初让我接班,ḩ就是想让我继承他的教育事业。숽

      㷛况且我一时也离䛩不开,刚接手一圹个毕业班,学校也不能放我。我如果去了教育䢮科,晓旭怎么养办,这都是问题”。

      刘长獏远说쭔:“过了这긔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这是从赵总女儿手中要来的名额,多少人都钻着脑袋等着呢,我的四姨呀你别瞻꿴前顾后的啦”!

      四姨父说::“我上班的时候,小旭上托儿所让长江接送一下呗,你调到攄一公司,把这套房子退掉,咱们在隆兴申请一套,举家都进市里”。

      扛 刘长远说:“没房子不怕,我在公园쒼东面分了套平房,找找人将耿旭送入机关幼儿园,你们先住那里也行”。 ᇫ

      四姨父说:“有房子就好办了,我们大队成本员老冯,他老婆就在机关幼儿园上班,进个孩子应该不算事,我和老冯的关系又不错”。

      刘长远说:“ⵜ咱今晚上的酒适可而止,你们俩口子到校长ᑨ家走一趟,只要他(她)点头,别人还能说什么箌,时间不等人哪,再有三天就得报到”。

      四姨也下了决心,不管姥爷高不高兴,反正教育科也算教育行业퐬,让四姨ⶕ父快点吃,好到杨校长家串个门,平常走动很频繁,估计调动的事不会卡自己。

      由于要去杨ݐ校长家,这顿饭吃了半个小时,和四姨父一人喝了푳三两多酒,也就草草结束了刢,让刘长远在ꙑ家陪着耿旭,俩人去一会儿就벩回来。

      两枠个人趁着天色还没有黑,到刘长远的小店拿了点礼物,Ⴆ硬是给扔了二百块,说平常吃喝也就算了⚔,买东西到哪儿都得给邊钱。

      杨校长家在学校附近的楼上住,二人∸到她家的时候,也是刚吃完饭,丈夫在厨房刷碗,杨校长带韆着孩╢子在看电视。

      杨校长倒象个男人,长的很魁梧,说话也有些男子汉气慨,她丈夫戴着一副高度近视镜,啍长的很柔弱文质彬彬的,夫妻二人正堲好相反。

      见自己同事两口子到来,杨校长也是面上人很是热情,洗了一盘子鿤水果,又沏了一壶茶水,还拿来了香烟。

      四姨二人放下礼物,让杨校长别忙活了,让她坐下有点事向她汇报,两个人便将来意说了一下。

      ۃ ㇑那흑个时候的人真က是普实,杨校长说道:“这是好事,小邱你周一去报你的道,毕业班交뢌给王秋萍(蟓王艳霞的ዷ姑姑)鑊,这些年也把你累坏了,竟带毕业班啦”!

      四姨邱瑞娟忙说:“累是真累呀,但是这几年在杨校长的关怀下,也取得了很多荣誉,自己也觉得各方面有很大的进步”。

       杨校长很是受用,点点头微笑道:“对于每个辛勤工作的人,我都﹘是看在眼里的,以后就是鋥上级领导了,不訇要忘了常回来看絿看”。

      这೦时她丈夫收拾完餐具,他是初中老师,大家也᎗都是老熟人啦,相互间打了招呼ѧ,也加入到聊天当中。

      当听到两囗子的来意后,她丈夫是个书呆子型,心里想什么就皬会说出来,一点儿也不懂得藏着掖着。

      他推了옖推眼镜,给四姨父让了一根烟,点燃后즶说道쀽:“邱老师调动蜟很是突然哪,走的关系不一般,在这假日期间也能将工作菐调动成功”。

      四姨有些自豪地说:“我ջ也ꕟ没走动什么关湚系,我和杨校长说过,有个外甥在猪??当团斀高官,这小子今天从隆兴回来,说给我要个教育科的名额”。

      四姨父也说道:“这个小子现在핪很了不起,写小说登报,又见义勇为,受局领导的青⢫睐,参加工作坦不到一个月就转正了”。

      杨校长眼镜一亮၆,“居然还有这样的少年,肯定不象你们说的那么简긕单,有机会我得见见这孩子,看一下究竟是怎样一个才俊,能赢得大领导的赏识”。

      㵂四姨说㾫:“等我的工作安排妥当,安排个饭躳局,咱们在一起吃个饭,让你们娘俩认识一下,他在油田也没什么亲戚,当个亲人相互走动呗”!

      见天色也黑了下来,二人向杨校长夫妻告辞,猏说孩子冔刘长远在看着,不知⇨道听不听话,都打扰㽶你们半天也该回去啦!

      ꛢ杨校长两口子客气了两句,将二人送出门。二ﷳ人走在这细雨绵绵的大街上,心情格外的畅快,没想到事情办的这么顺༕利。

      回到家,刘长远徉看到二人的喜悦劲,就知道事情肯定没被阻拦,看来自己的心思没有白费,这个名额还是落在四姨的头上。

      正如他所料的那样篎,杨校长为人很是不错쭪没粃有阻挠,他便说:“后天还去电大上课,你们在十点左右在大门口等着。

      中午我安排肖春鹏和赵云琪你们见个面嫩,顺便吃个饭,让肖主任和四姨父认识一下,四姨的事还要靠这位赵大小姐帮忙”。

      四蘳姨两口子的意思是,这个钱由他们出,不能让㕌他欠了人情还搭钱,刘长远说咱们就不用客套了,谁花不都一ƒ样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