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悲伤流放

      刚进门,就见刘章坐在矮塌上翻阅书简,东方靖玄笑道:“刘兄,好早。”

      “卑职见过将军,三弟因偶感风寒,因此未能一同前来领训,还望将军海涵。”刘章上前一揖道。

      䡨“如此的话就请令弟安心休养,쉟等玉体康复再来履职不昣迟。刘兄不必拘礼꒤,请坐。”东方靖玄回礼笑道,“过会儿诸将到齐,我就宣布任命,然后带刘兄熟悉下宫门防务,可好곯?”

      “末将遵命。”刘章环视四周,又低声道:“听说老兄府门今日遇袭,怎么回事?”

      东方靖玄将审德乾一事略一说,刘章眉头紧锁,怒道:“狂徒无礼,小侯若还在贵府,毕竟和姝儿公主一道好好教训审德乾一番。不过,老兄还是要多加小心,这种纨绔子弟娇惯日久,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况且审食其高居左丞相,难免会挟私报复。你得加强府门护卫,即使你不担心籍自己的安危,府内小静姐妹和正叔又该͜如何?” ⺉ ᑆ 东方靖玄闻言低头默然无语,点了点嚇头。

      不一时,夏侯忠气冲冲地来到ᇤ衙署,满面怒容。东方靖玄讶道:“夏侯,怎么了?”

      “他奶奶的,老子刚把人带到廷尉府外,韮北军将领吕琪就團持着大将吕辰逸的令牌把人强行带走了,说是城防由㹲他们负责,会带回去审讯,再做定论,吕家和审家关系密切,估计是审食其下令放了。”夏Ὓ侯忠气鼓鼓氺地说道,一脸的怒色。

      吕辰逸是吕氏宗族的佼佼者,他年方二十许,弓马娴熟,能征善战,恩宠犹在东方靖玄之上,꘽已位居大将军之列ᛳ,有引兵征伐的权力。

      东涃方靖玄脸色凝重,刘章劝道:“将军,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此事就闰算了,日뜎后加强府内防卫就是,若和审德乾纠缠下去,你一定会吃亏的。审食其不但是左丞相,更和太皇太后关系密切,此事需要慎重处理。”

      东方靖玄默然无语点头称是。

      片刻之后,诸将齐聚衙署,东方靖玄宣布任命刘章为卫尉丞、刘兴居为公车司马令,诸人神情复杂,羡慕、不满、嫉妒,皆有之。

      东方靖玄见状道:“朱虚侯兄弟高帝苗裔,皇亲贵胄,千里来京护从陛下,足见其心。今奉太皇太后、陛下敕令,授其官爵,诸位务必认真协作,共同保卫宫室,壮我南军声威。”

      “禀将军,末将有话要说?”

      东方靖玄目光一扫,只见帅榻前一人昂然直立,虎背熊腰,双目凶光毕露,右颊上的刀疤又长又深。

      此人叫赵铭,官居右都侯,为人阴狠毒辣,虐杀无度,东方靖玄对他实是非常厌恶,一直想把他调쵪离南军,却因为丞相审食其阻挠而未能如愿。

      联想到这一层,又想到今早审德乾的事,东鏠方靖玄心中一凛,定了定心神道:“赵将军请讲。”

      “末将觉得将军处事不公道,不念及将领的资历和本领,任人唯亲鐘,滥授官位。如此行事做派,谈何壮大南藦军,真是可笑!”ᾪ赵铭神情倨傲,不屑道。

      军帐内诸人呆若木鸡,一个个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纷纷转投看向帅榻上的东方靖玄,只见他目光冰冷,脸上却毫옗无怒色。

      “放肆,赵铭。军帐内不分尊卑,以下犯上,对上峰出言不逊,来人,拿下他,重责四十。”夏侯忠声若洪钟,怒吼道。

      “稍安勿躁,夏侯。”东方靖玄一挥手,起身走到了赵铭身前,目光灼灼的逼视着他,赵铭给䮷他盯得浑身不自在真,只得低下㵗了头。

      鬹“赵将军此言恐怕有所偏颇吧。我东方靖玄自执掌宫门兵卫以来,一直都很敬重诸位南军元老,老兄 你已升任右都侯,秩俸六百石,其他人也各有升迁,为何老兄却说鄙人任人唯亲?”

       ꆳ “末将等出生入死十余载,才做䛔到这位置,可是某些人却寸功未建,靠媚上侍主而封侯拜将,实在是令人心寒。”

      赵铭此言不仅是禡指责东方靖玄偏袒刘氏兄弟,更影射他以吕后亲信身份而悻进获得高官厚禄。众人闻言都为之动容,抬头看东方靖玄如何作答,东方靖玄刚欲开言,刘章一跃而起,躬身道:“将军息怒,请听刘某一言。”

      东方靖玄微一颔首示⛹意,刘章笑道:“我兄弟二人蒙陛下、太皇太后圣恩召入京师,敕命入职兵卫,蒙卫将军抬爱,授我高位重任。然章初入贵地,名ꩣ不显而声未扬,而官居诸位之上,老兄有想法也很正常。”

      他顿了顿,轻咳一声道:“然㉄小子虽年少,却也是久经战阵,少时入鲁山行围打猎,为贼人所困,מּ小子和护从十数人一起,合力击杀贼众不下百余人,小子亲手斩下贼首的头颅,生擒数人。”

      “你只是对付一帮盗匪而已,老子可是随着高渐帝白登山抗击过匈奴的,杀过的人何止数百。”赵铭仍是一脸不屑,轻描淡写道。

      刘章面露怒容,几步跨到门外,将南军军帐外য的一座重逾千斤的铜鼎一把举起,稍时才在众人惊异万状的感慨声中缓缓放下。 潬

      刘章定了定神,大跨步到东方靖玄跟前躬身道:“适才末将出于激愤,仓促之下只能出此下策证明自己,请将军责罚。㗉”

      东方靖玄扶起他,笑道:삅“刘兄果然少年英雄,如此膂力,天下罕有,鄙人佩服。如此人才,为我南军效力,我甚感欣慰。诸位以为如何呢?”

      众人纷纷附和,大赞刘章英武,赵铭似乎还没从惊叹中缓过神来,呆呆的一言不发,东方靖玄开言道:“赵将军以为如何啊?”

      “哦,我,我…末将拜服了,以后当谨遵将军指令行事。”赵铭憋得满脸通红,从齿缝里蹦出几个字。

      “很好。既然刘兄的事解决了,那再来说说你的事吧!”东方靖玄脸色一变,语气低沉道。

      “右都侯赵铭出言不逊在先,以下犯上、不遵将죲令在后,按军规当重责。本将军念其劳苦功高,只予轻罚,现降为左都侯,罚俸半年,重杖三十。”

      东方靖玄看了一眼他,挥手道:“来人,带下去。”

      赵铭汗如雨下,像个斗败的公鸡似得,被卫士拖了下去。衙署内静的连落一根针都听伧得见,诸将连喘气都不敢大声,一个个垂首侍立。

      东方靖玄厉声喝道:“本将军入宫数年,历来都是赏罚榶分明,今日赵㵆铭违我军令,出言侮辱,本将只能出手教训。不过,诸位宽心,本将从不记仇,只要是安心尽퐝责,本将军绝不吝啬封赏。当然,要是谁觉得我处諿事不公,尽可上疏弹劾。”

      众人大多都是他以前的锦衣密使旧将,无不对他敬若神明,纷纷应和道:“末将等愿唯将军马首是瞻,死生不避,在所不辞。”

      诸事完结之后,东方靖玄、夏侯忠和刘章三人并骑在宫内巡视一遍,东方靖玄向刘章介绍了宫门卫士的人폰员配置和布防状况。

      用过午膳后,三人来到未央宫朝见皇帝和䂻太皇太后。

      宣室内,吕后和鹿少帝端坐高台,丞相审食其下首作陪㜘。三人赶忙行大礼叩拜扼。吕后见小皇帝不安分ꘁ的坐在龙坐上,不知如何应答,遂拱手示意他们起身,三人入席就坐后,吕后开言道:說“靖玄,朱挌虚侯可安排妥当?”

      东方靖玄拱手道:“禀太皇太后,末将已命朱虚펲侯⌄做了我的卫尉丞,协助本人管理南军诸卫。”

      “卫尉丞?初来乍到,就高居九卿副手,朱虚侯满意否?”吕后眼中凶光一闪而过,淡淡问道。

      “太皇太后和陛下天橳恩浩荡,臣有幸入宫宿卫,即使是做个宫门卫士也当尽忠尽职,今蒙卫将娫军错爱,小臣定当效死命,已报太皇太后圣恩。”刘章闻言忙跪奏道。

      “哦,㚢果真如此就好。那你来京数日,居然不来觐见皇帝和哀家,恐怕你心里没有我们,方才的话多半也是雏言不由衷吧。”吕后毫不领情,咄咄逼问道。

      “臣惶恐,昔年我家获高帝和太皇太后厚恩,出镇山东,为朝廷藩屏,锦衣玉食皆赖高帝、太皇太滽后所赐,ꣳ如此恩德臣等绝不敢忘,今日蒙太皇太后恩旨,召入京师,没有太皇太后诏命,臣下不敢私自入宫,此中缘由,请太皇太后见谅。”

      “哦,原来如此…”吕后微微颔首道。

      “小臣前来,母后、王兄特命小臣略备薄利,敬献陛下、太皇太后。望太皇太后、陛下笑纳。”刘章言罢,将写满礼物的帛巾递上。

      “哦,齐王、驷王太后有心了,朱虚侯请起吧。”吕后섒怒容渐消,温言道。

      력“谢太皇太后。小臣必定尽心尽力为太皇太后、陛下分忧,绝不懈怠。对了,舍弟刘兴居偶染小恙,不能前来见驾,还望太皇太后恕罪뷠。”刘章恭賰敬叩拜倒。

      “哦,如此啊,来人,遣宫内太医为刘兴居问疾,튡并赐其宫中圣᪆药。”

      “谢太皇太后天恩。”

      “章儿,以后要时常来探望哀家和皇帝,以慰藉哀家孤寂䋸之心膢。”

      “小臣遵旨。”刘章躬身道。

      “好了,你和夏侯卿家先退下吧。”说罢,吕后一挥手,两人一躬身,悄然而退。

      “蓷靖玄,你要盯紧他,曹氏这个贱人的子孙,没有几个好东西。”吕后神色凄然᮰,恶狠狠的说ි道。

      东方靖玄心中五味杂陈,吕后对齐国的忌惮已不是一天ⱪ两天了,正所谓宿怨难消,他心里暗叹一声,忙点头应诺。

      “对了,雈审德乾今日围攻你的将军府,哀家已知此事。他的确胆大包天,不过毕竟年少,哀家已经训诫过他了,相信不荧会再犯了。今日你就和左丞相来个将相和,放下芥蒂,别再深究了,如何?”

      “末将谨遵太皇太后圣命。我相信太皇太后金口一开,审公子必定能幡然悔悟,不再为恶。对吧,审相?

      “哦,䢎是…那是自然啦!”审食其一眼尴尬的回应道。

      吕后会心的一笑,继续道:娷“很好。靖玄,你的卫将军府的确是该加强守卫了。”

      “谢太皇太后挂念,臣属意从我南军中抽调合理的人选,请太皇太后恩准。”吕后满意的点点头,微笑不语。

      켳 东方靖玄叩拜后转身离席,无意中瞟见审食其阴狠的目光正注视着自己,他心中一凛,默不作声,悄然离开宣室。쟫

      东方靖玄返回将军府邸时,见门外已有数十位军士站岗,询问后得知竟是곬北军主将吕辰逸的手下,个个剑戟分明、甲胄鲜亮、傲然直立,显然是北军精锐。

      东方靖玄心中一凛䨱,刚欲出缗言询问缘由,一人腺上前躬身高叫道:“末将吕琪参见卫将军。”

      “吕将밲军如此兴师动众却是为何?”东方靖玄不动声色,淡淡地问道。

      “末将奉吕大将军军令来为卫将军做护卫,这是吕将军的信函,请卫将军查看。”言罢,吕琪将一片帛巾递给东方靖玄。

      “东方兄如唔:

      小弟承太皇太后、陛下天恩,执掌北军,维护京畿治安ڠ,干系重大,然才疏学浅常感力不从心,时而夜不能寐,如履薄冰。虽是ꨍ尽忠尽力,却也难保不出纰漏。狂徒审德乾罔顾身份,目无法纪,围攻老兄府邸,小弟深感不安,内心歉疚不已,现今已将贼人按律惩治,首犯审德乾笞责三十,罚金两百两,其余从犯都已处以劓刑。为免此类事件윲再次发生,今特调心腹护从百余人,由鄙人胞弟吕琪统领,为将军府保驾护航,望老兄暂息雷霆之怒,翌日小弟自当登门谢罪。

      吕辰逸拜笔”

      东方靖玄阅罢,略一思索,对吕琪说道:“大将军好意,小将心领了。不过鄙人喜静,不爱人多烦扰,况且府内膳食寒酸,恐怕让众兄弟吃苦,这样吧,请老兄代我回复大将军,只留퇀下三十人就可,其余浗诸人请回北军复职,如何?”

      “瞐这个…”,吕琪面有难色髋,吞吐道,“大将ꤞ军军法严苛,末将等今日若受了将军军令,回营后恐怕难逃笞刑。”

      “行,那䂂今晚就委屈众位兄弟了。明日,我亲自去北军大营向吕大将军解释此事,以免劳动众位。”东方靖玄无䏡奈道,略一拱手,闪身进入府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