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影音资源悠悠

      此时尤好琼只有头部露出,她眼眸迷醉,胡言乱语,“抱紧我,亲我!”

      她竟然吃吃而笑,“少年郎,人家让你快完事,才抹你脖子......”

      “如何,窒息之间,快不快活?”尤好琼不时挣扎,容颜扭曲,“你是,第三百,零一个......”

      无名无语。

      花魂愣住。

      片刻后莫名异香散逸开来,花魂靠近尤好琼,废去其人一身修为。

      尤好琼自低哼苦吟中惊醒,惨呼之后眼眸里怨毒旋转,“杂总,野人,混蛋!”“卑鄙,无耻,下流!”

      “狗男女,我要杀了你们!”她失声痛哭,当真梨花带雨,盏茶时间意识再次沦陷。

      “好了,解毒,会有人找寻她。”无名轻轻摇头,“我去看看君如岚。”

      君如岚浑身就如冰冻,寒气散逸,昏迷中还不时颤抖。

      无名眉头紧锁,花魂心有伤感。

      “有没有办法?”无名怀抱君如岚,“我对不住她。”

      “我可以压制,但不能彻底解决。”花魂轻叹一声,眼眸幽怨,“相思自断肠,相合情人亡。”

      “若是她心有所恋,我能解开吗?”

      “只要相思就是自残!”

      无名双眼略有迷惘,“可是,这不是她的错!”

      言说之间,花魂已给君如岚服下丹药,随后也取出两粒递给无名。

      “这是我在裂谷里炼制的还阴丹,可以增加命元。”花魂心底悲伤,“若按爷爷所说,你时日不多。”

      “以后我怎么办?”

      无名扶额,“什么时日不多。”“我不需要,还是留给君如岚,未来想法给她寻找解药。”

      “当真?”花魂心神诧异。

      无名点头。

      花魂满心欢喜,伸出双手就拥抱过来。

      无名只有闪躲。

      “你对她又抱又背,我拥抱一下都不可以?”花魂既尴尬又生气,“没良心!”

      无名咳了咳,问道:“我身上还有空地?”

      花魂神情古怪,眸光凝聚,“你有大秘密!”“那秘密连我都看不出来!”

      无名沉默思索,神情暗淡,自己命元大损始于胎腹之中,如今存活下来并且还能修炼,可能是因为天佑圆珠!

      “我没有秘密!”

      “未来还能活下去,因为我获得大地源气!”无名迷惘双眼看向远方,“不知道,爷爷是否安好......”

      “胡生叔叔,胡尔姐姐,他们还好吗?”

      花魂心有担忧,“我也想念他们。”

      一声轻叹之后,君如岚幽然转醒,寒意内敛体温回归,觉察身在无名怀中,她身躯微颤,唇边再次溢血,眼眸随之暗淡。

      “你醒了?”无名轻声而言,“现在感觉如何?”

      花魂笑意上浮,“你后知后觉,她醒来一会了。”

      君如岚不说话。

      无名身躯颤了颤。

      “不好,有强者到来!”花魂有警觉。

      君如岚缓缓起身,手中红白双剑悄然浮现。

      “是敌是友?”无名看去深空。

      咻咻!

      四名强者飞掠而来,为首之人,竟然是皇者!

      他们缓步朝无名三人靠近。

      花魂高悬之心回落,无名神色宁静,君如岚依然紧张。

      来人竟是百灵兽族族长宛月,宴小玲,尚红,还有唐非!

      轰!青狼最后到达,却是最先靠近无名,它眼中有疑惑回落,异常兴奋。

      之后是唐非,他飞奔而来将无名紧紧拥抱,“大哥!”“真的是你?”

      “你,你,你没死?”“呸!”

      “太好了,我太想你了!”

      君如岚瞬间傻眼,花魂轻轻摇头。

      无名轻拍唐非肩膀,“我很好!”说完将唐非扶正,“你怎会在这里?”

      唐非仔细查看,“好,好,完好无缺!”

      “大哥,说来话长,多亏族长!”

      这时,族长宛月,宴小玲,尚红三人已然走近。

      宛月眼眸微笑,瞧见花魂之时却是极其诧异,而后看去君如岚心神异样。

      “无为......无名拜见族长!”无名朝宛月行礼,“感谢族长多次援手!”

      宛月微笑道:“我只觉惭愧,你若心怀感激,就多念百灵之好吧。”

      无名点头,而后朝宴小玲,尚红示意。两女微笑不语。

      “百灵?”君如岚双目明亮,瞧去族长宛月,心底只觉惊艳,想不到百灵兽族族长如此之美,那百灵也一样吗?

      唐非早已盯着花魂,清秀之脸极其意外,“大哥,她难道是那只......她是花魂?”

      “那只?”花魂眼眸郁闷,“你还记着我打击你的事情?”

      唐非神情古怪,“不敢,不敢。”“你,你怎么变成这样?”

      其花气道:“不可以?”

      唐非尴尬,“可以,可以。”说完,转向无名道:“大哥,这位是?”

      “寒潭女,我们的朋友!”无名只觉头大。

      唐非笑道:“那好,我们一起回去。”“对了,胡生叔叔,胡尔姐姐也在地下城。”

      无名略有迷惘之眼瞬间清明,而后环顾茶山,目之所及遍地狼藉,他神情顿时落寞,故地被毁,家园已失。

      “谢谢族长!”无名已然通透,茶山之人应该已安全转移。

      “族长,百灵她,她还好吗?”无名眼眸期待,毫无内敛。

      宛月容颜微笑,“百灵还未出关,应该快了!”

      “好!”无名心有释然,神情就如初恋中的少年。

      宴小玲,尚红两女抿嘴而笑。

      唐非靠近无名,眼眸期待,“大哥,我很想见见嫂子!”说完笑道:“地下城,太美妙了!”

      “不过,还是跟着大哥好,喝酒煮茶,闯荡天下!”

      听见‘酒’字,青狼双眼明亮起来。

      花魂瞧见无名神情,眼眸幽怨,“走吧,去地下城,要不你也不安心。”

      君如岚身躯微颤,悄悄抹去嘴角之血。

      无名看去君如岚,“你,还好吧。”

      君如岚轻轻点头。

      地下空间,茶山离地下城不远。

      胡生在族长宛月帮助下将茶山完全搬迁至地下城,古茶、龙相茶虽然有损失,但绝大部分都移植过来。

      易慕老人,无名居室就如复制,所有物品一件都没有落下。

      胡生已是人王大圆满,胡尔为人王中期。

      唐非让人意外,他已是人王大圆满,并且还是压制自身的缘故,否则完全可以突破人皇!

      见到无名,胡生神情安稳,“孩子,你成长了。”他轻拍无名肩膀,目露微笑,“我心里高兴!”

      胡尔为几人煮茶,宁静斯文,比大家闺秀还多九分美艳。

      无名心里暗道,看姐姐煮茶,真是享受!

      倒茶之后,胡尔瞧着无名,美目不移眼眸有湿润,“无名,你不知道,父亲和我都很担心你。”“之前听说你......”

      无名略有迷惘之眼已有迷蒙,“姐姐,对不起,我经常让你们担心。”“我也很想念你们。”

      “想不到,花魂还能变成这样。”胡尔瞧着花魂,意绪莫名。

      花魂眼眸微笑,“我会看好他。”“不过,不一定看得住。”

      “这次,我要和无名一起,一起杀敌。”胡尔言语轻柔。

      无名扶额。

      君如岚双目明亮,沉默不语。

      唐非不喜欢如此氛围,不过安静喝茶,不时和胡生交流。

      胡生闻香品茗,对女儿茶艺非常满意,不过情感方面,他只是轻叹,女儿啊,开个口流露真情,有那么难吗?

      胡尔瞧着君如岚,心里只觉异样,那是一种无名会被抢走的感觉。

      “无名,你还没有介绍呢。”胡尔斯文喝茶。

      无名并未闪躲,平静道:“寒潭女,我们的朋友。”

      君如岚端茶之手抖了抖。

      胡尔笑了笑,“这次回来,要等到百灵出关吗?”

      无名苦笑,“姐姐,百灵无事,叔叔和你都好,我就心安。”“我们很快就要离去。”

      胡尔眼眸幽怨,“我们总是聚少离多。”

      无名看着远方,无奈叹息,“我很想长居地下城,可是现在还不能。”

      “宴小玲刚收到蔡阳叔叔消息,和风口已被攻破,敌军再次挺进!”

      花魂神情宁静,“无名,落野山茶山已毁,另外你......”“你完全可以置身事外。”

      “我做不到!”“我必须离开。”“有些事情我一定要去完成。”

      “我留在这里,会给地下城带来麻烦。”

      “如果月牙湾帝国破灭,那么地下城也会遭受波及。”

      无名眼眸决绝,气机起伏不定,“无论如何我都要阻止它......阻止它!”

      “你没事吧?”

      “孩子,还好吗?”

      “没,没事!”觉察失态,无名心里也有古怪之感。

      喝茶两口,无名平静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就是修炼者本分。”“守护亲人,守护家园,这是我的初心。”

      “好!”族长宛月缓步走来,眼眸尽是笑意,“百灵没有看错人,我知道未来她一定会幸福。”

      宴小玲,尚红也跟在身后。微笑示意。

      几人起身行礼示意,而后族长宛月,宴小玲,尚红三人安然落座。

      “你有什么打算?”族长宛月看着无名。

      无名平静道:“目前帝国境内还有不少敌方袭杀者潜伏,我们主要针对他们。”

      族长宛月点头,“你还未回来之前,茶山就多次遭遇袭杀。”

      宴小玲插话,“上次济阳城城主府之人被击退后,我们就和帝国皇室沟通,最终茶山搬迁至地下城。”

      “搬迁程中还遭遇圣剑宗强者,族长因此受伤。”

      胡生心怀感激,“孩子,九尾狐、血狐、火狐,青狼一族全都转移到地下空间了。”

      无名行礼道:“谢谢族长!”

      族长宛月微笑道:“无需客气,百灵和你......”“未来,地下城可能也需要你们守护。”

      无名双眼清澈,“我义不容辞!”

      花魂眼眸微笑,“对了,圣剑宗几名强者已被我们击杀。”“另外,和你们相遇之前,尚云堡贝达,荒域尤好琼也被我们废了。”

      “总算出了一口恶气!”

      什么?族长宛月神情诧异,初见无名之时,他还未曾修炼。

      余下几人只觉震撼。

      唐非猛喝两杯茶水,激动道:“大哥,你开始坑杀皇者了?”“这次,我一定要和你一起。”

      “残月崖那次,我只想活着为你报仇,否则我也随你去了!”

      “大哥,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咳咳,无名被呛,其余人微笑不语。

      族长宛月看着无名,眼眸微笑,“你们什么时候出发?”

      无名笑道:“族长有何吩咐?”

      族长宛月美目不移,“不是吩咐,是托付。”而后慎重道:“很久以前,妖兽联盟和人族有过大战,后来我们就极少接触外界。”

      “不过唇亡齿寒,若是月牙湾帝国破灭,地下城也有危机。”

      “百灵兽族包括地底兽族都愿意支援。”“我们愿意出兵八十万,全部都是精锐部队!”

      “你若是去往前线,就随大部队一起。”

      无名神色平静,“族长若有此意,我尽快联系帝国皇室。”

      族长宛月疑惑道:“你,不愿意领兵?”“还是嫌少?”

      她顿了顿,无奈道:“百灵兽族也无办法,族中男性太少,这次百分之七十都是女战士。”

      无名愣住,心神震动。

      宴小玲笑道:“你看不起我们女战士?”

      无名扶额,平静道:“不敢。”而后思索而言,“族长,行军打仗我不擅长。”“我们现在都是化整为零,实施袭杀。”

      “族长挑选部分修为稍高者给我,我再整合月牙湾一些宗门强者。”

      “我们分化为多组,潜伏境内和前线,可实施保障、护送、袭杀等任务。”

      “至于部队,由族内将领配合帝国军队作战。”

      “我们这次的目标是韦易。”“如果有联合行动,那么效果会更好。”

      宛月诧异,“灵境帝国主帅韦易?”

      “孩子,这,这太冒险了!”胡生拂去衣袖上的茶水,神情担忧,“韦易可是人皇中期。”

      “而且,周身防卫一定很严密。”

      胡尔倒茶之手顿住,“无名,我和你一起去。”

      无名无奈而言,“叔叔,姐姐,这件事我会谨慎去完成。”

      胡生轻叹一声,胡尔眼眸幽怨。

      “确实冒险。”族长宛月平静道:“袭杀小队,我尽快安排。”“部队就按你所说,不过你有指挥权!”

      无名点头,而后看去花魂,“你留在地下城。”

      “不行,我要跟着你!”花魂神情坚决,“就让大头和小头留下。”

      族长宛月目露意外,胡生神情怪异,胡尔意绪莫名,君如岚眸光闪烁,唐非见怪不怪。

      宴小玲和尚红容颜微笑。

      无名万分尴尬。

      花魂取出两卷新本,分别是丹方,炼器之术,竟然还有破军图,她双手递给族长宛月,随后笑道:“族长,这次出兵,我们要有所准备。”

      “另外也为未来储备。”

      族长宛月接过后大致浏览一遍,眼眸震撼玉指微抖,片刻后看着花魂,“这,都是皇级以上!”

      “这破军图,太过精妙!”“太好了,谢谢你!”

      花魂笑了笑,“族长无需客气!”说完轻声道:“大头,小头,出来喝茶。”

      众人纳闷之间,两头高矮狮猿浮现,瞧见陌生人,两者抓耳挠腮。

      族长宛月容颜惊异,“狮猿?”

      无名神情认真,“族长,大头和小头现在可以独立炼制皇兵。”

      大头小头听闻,相互击掌瞬间精神,而后朝族长行礼示意。

      “皇兵?”胡生诧异,“要炼制皇兵,至少也得大师级。”

      无名笑道:“就让他们留在地下城协助。”

      族长宛月看着无名和花魂,眼眸微笑。

      诸事细议,时至夜晚,大家把酒畅谈而后安顿下来。

      一时无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