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很久 朴有天

      下午一点十分,默秋的大门再次被叩响,不用说,是肖申准时过来赴约了。

      “下午好啊。푪”默秋打开门,放对方走了进来,顺便还极其敷衍๮地道了句午安。

      肖申自然不会像他那样轻松,在确定屋内没有其他埋伏的人后,他靠㧌着墙站定,斟酌着开口道,“你早上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你想当死神吗’?”

      默秋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掏出了ṵ手机싱,给主办者的邮箱发了封邮件。

      不出三秒,一封回信就发了过来,而它的内容是:“塔:在死神降临时,可以选择加㜜入死神阵营,并与死神拥有相同命运,直到该名死神死去或淘汰。”

      “呵!二五䁽仔啊!”默秋在内心吐槽了一᜙句,办完这件事后,他终于是将视线放在了肖申身上,询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绲

      ㏗“我……我说你早上的话是什么意思。”肖申被他的态度弄得有些恼火,但在回想起昨晚的遭遇后郞,却也没敢发作。

      “就是字面氚意思啊,⒒你想当死神吗?”默秋說摊꾾开手,反问道。

      “那自然是想的啊,但我拿到的是大黿阿卡那牌,并不是死神的优先顺位……”肖申说到一半,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连忙压低嗓音藄,问道,“你这疯子不会是綦想要猎杀死神吧?”

      他是魔术师,是拥有着一次转移死亡的能力的,而这个技能并没有被加上什么限制,所以是可以直接返还给死神本人的!

      “你想利獺用魔术师的技能去对付死神吗?”肖申有了猜测后立刻飮问道,若是他能够利用技能干掉팅死神,那自然会成为新的死神!

      “但紬…这个技能是我的压箱底绝招,怎孚么可能就这么随意让你调用?”肖申的后半句话被他压在了内心。㽙老实说,跟默秋合作的他勯还没有得到过任何实质性的收获,而现在对方居然还要用他的技能,这让肖申很不满。

      默秋轻䃆声笑了笑,一把将一旁的椅子拖了过来,很悠闲地坐下鏀。튫

      “喂,你倒是说句话啊,现在该做什么?”肖申见对方笑而不语,只觉得自己像个小丑。

      鲇 “别那么聒噪,等着吧,死神应⛡该很快就到。”默秋闭上了眼,享受着只有下兯午才能射进客厅ᦧ的那一缕阳光。

      肖申安静了下来,周围的空气似乎也在这一刻凝固了,默秋的耳中只留下了自髩己的呼吸声。

      “来的真快啊,你֔果然也是异能者吗?”默秋睁开眼,却发现客厅内已经只剩下自己一个,肖申早就不翼而飞了。

      ⃲“亡使……真没想到你这么个毛头小子居然会是'嶙亡使',你来参加这个游戏做什么,寻贜找刺激吗?”一道黑白色的人形由默秋身旁的一堵墙内“뱖走出”,默秋一眼就认出了对方,这正是那位“八号”苄。

      “六世号呢,他去哪了?”㔐默秋倒是不慌不忙,反倒是跟八号提㉃了个问题。

      “告诉你也无妨,他此刻正处쟻于另一个‘平行客厅’内,而只有我才能随意穿梭这两个空韕间。”八号整个人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就好像一个从黑白电视内走出的人物一样,而这也算是为他的话作证了。 䉦

      “居然就这么告诉了我你的能力吗?制造平行空间……看上去瀹很漂亮但华而不实的能力啊。”默秋面无表情地评价了一句,接着道,“所以你打算在这里就杀了我和六号是吗?”

      在早上的聚会上,默秋就已经猜到了八号的身份。

      这是个利益至上的游戏,八号早上那种揭老底的行为无可厚非,但默秋捕捉到了一些平常人难以发觉的信息。

      ﹋ 在听到四号说自己բ认识二号时,八号的眼睛里流露出了激动的神色…这让默秋盯上了他。

      当然,这只是怀疑,还无法形成定论。于是,默秋在投票阶段试探了对方,而对方也确实鱞没让他失望。

      八号是个聪明人,当然会优先排除有威胁的敌人……默秋,显然是他的头号大敌!

      “不,只是杀了你罢了……就在刚刚,你那位盟友已经背叛了你,㯀他答应与我合作。”八号一步一步ꈟ靠近着默秋,口中不断说着,“那家伙显然不想就这么用掉堪称神技的漢魔术师能力,他以此作为筹码,要求与我合作。”

      鲔“看起苒来,你很自信?”默秋的语气依旧平静。

      “当然,我的异能级别是‘线’,就算异能本㧝身并不具有攻击性,但ꕢ这身体素质可赑不是闹着玩的!”八号终于走到了默秋眼前,因为比默秋高了一头,所以居高临下地望着后者,自信道。

      “我再问一句,这里是平行客厅是吧?”默秋有气无力地询问道。

      “额,是的,怎么了?”八号微微挑眉,回道。

      “也就是说,不论发生什么,我真正的家具都不会被毁掉是吧?”默秋四下望嶶了望客厅内ﺖ寥寥无几的几件家具,很认真地问道。

      “你这家伙,是瞧不起我是吗?”听到这话后,八号只觉得有一股无名之火在内心升腾起来,他怒喝一声,同时右좿手成拳,就要砸在默秋那张欠揍的脸上。

      面对此等攻击,默秋依旧不錄慌不忙,甚至没有躲闪。

      “死吧!”八号一拳轰下,却没有砸到䢣血肉上的感觉,反倒是让他自己感到了些微的疼痛。

      “怎么回事,这小子的脸皮是钢板不成?”八号内心惊愕,忙抬手查看,接着就看到了匪夷所思的쭘一幕。

       在默ᆒ秋的脸餟前,不䀹知何时撑起了一面漆黑色的“핂盾牌”빹,将他的头颅保护了起来。

      “这是你的异能?但这和六号说的不一样……”八号略有些忌惮地后退几步,开口问道。

      “唉,他又知道什么呢,他都已经愚蠢的选了最坏的选项,你ﰧ还指㏿望他能帮你提供情报?”默秋终于站了起来,那面黑色“盾牌”瞬间消散。

      其实六号说的没错,在昨晚他受到默秋攻击前,默秋的异能还无法做到这一步。但就在他离开后,喝了半瓶可乐的默略秋坐在那感悟人生,才发觉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可以操纵自㳫身的死气形成很坚硬的物质了。

      默秋的原计划,是借用肖申之手,在这里干掉八号籌,让他当上死神,借此来接触主办方。

      但肖申在这种时候选择了八号,这导致멱默秋只能临时改变计划。

      “我们不是盟友,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罢了,你也看见了……这关系脆弱的很。”默秋一边走向八号,一边在右手掌心汇聚死气,形成了一൘把利刃,“被这东西刺中可不止䛺会留点血而已,你可荥要当心了。”

      “哈,不劳你费心,先前是我自大了,看来你确实是个难缠的对手。”八号咧开嘴,露出了一个阴森至极的笑容,继续说着,“你也不能怪六号,毕竟你没有给他任何有价值的承诺……而我,则承诺在繣完成游戏后,给予他十分之一的奖励去帮他还清债款。”

      “那你还真是慷慨。”默秋称赞了一句,随后便突然发难,手持利刃冲向了八号。

      八号早就有所防范,连忙躲闪,但因为默秋౓的客厅㇙实在过于狭窄,所以他还是不幸被那利刃擦伤了。

      “这是……”在刃尖划过他胳膊的那一瞬,八号发自内心地感ꋶ受到了“恐惧”。生命对于死亡的最原始情感,在那一瞬仿佛被从血脉深处拽了出来。 뀙

      这种感觉只是持⸮续了几秒,但对于当事人八号而言,这段时间简直漫长的可怕……那不是人类会想去感受的东西。

      “糟糕,这地方太小了,他拥有㪞这种攻击,对我十分不利!”八号瞳孔微缩,立刻意识到自己正处于劣势。

      ๥  默秋站定后,转回身来,将那利刃平ɥ举在胸前,好奇道,“感觉如何,老实说,我也不知浼道效果有多强。”

      “我确实小鄲看你了……”盯着默秋看了一会后,八号终于是完成了权衡利弊,决定先放弃这块难啃的骨头。

      想到这,他立刻后退几步,二话不说鿓就穿墙而过,离开了这间客厅。

      默秋显然也没料到对方会如此干脆的撤退,也是颇有些诧异。

      곸不多时,一阵重影在他眼前闪过,很明显,这是八号异能解除的信号。

      ᮜ 再看过去,客厅内已经只剩下默秋一人,以及散落一地的破⯿碎家具……

      “那家伙骗了我……跇”默秋面无表情的收起了漆黑利刃,盯着쿳满地的家具碎片,颇为心疼地自言自语了一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