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界潜规则

      人人都说雨雪过后,上山容易下山难,这话没错,不信你看那青衣白衫的读书人。

      龙牙从三足峰借小道下山,直到现在已经跌倒不下10次了,一声白衫也满是泥浆渍。

      当他快接近村子时,迎面走来一女子,两人互视一眼,便匆匆擦肩而过。

      观其模样,应是二八年华,不过紧抱在胸前的右手似是受了伤,她的面容惨白,估计受伤不轻。

      刚来这世界,龙牙本不想多管闲事,可多年的军伍生涯培养出来的使命和责任感,却又令他想插上一脚。

      毕竟在他眼里女人依旧是弱势群体,是需要被保护的哪一类。

      “姑娘,需要在下帮忙吗”?龙牙无奈地掉头看向那个踉踉跄跄的背影淡淡说道。

      那背影先是一愣,便也立即开口回道:“先管好你自己吧”。

      额?

      龙牙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那件快成破烂的长衫,而后摇摇头。

      是啊,自己都管不了还管别人呢,呵呵~

      两人背道离去,身上的伤不小心碰到,疼得他直咧嘴。

      可还没迈出50米,迎面又来了一群人。

      一群舞枪弄棒的江湖人士粗鲁地推开了龙牙,险些又要让他摔跤。

      “这女子如何逃生‘’?龙牙眼从后瞟去,若有所思。

      八个人,有老有少,环肥燕瘦啥都有,就是没有女人。

      这些人一看就不是善茬,身上自带的杀气龙牙能清晰感知,因为当龙爪杀红了眼也会有这股子令人不舒服的感觉,为此龙牙不止一次嫌弃了他。

      女子显然已筋疲力尽,无力地摔倒在一旁,看着渐渐逼近的追杀者,她似乎已经认命。

      龙牙犹豫再三,还是选择遵循心里的想法。

      “武灵儿小姐,您还是乖乖跟我们回去吧,省得动起手来对你我都不好”。

      为首者是个老头,念过七旬都绰绰有余,一双眼睛凹陷,脸颊清瘦,下巴较长。

      尖嘴猴腮,这老头不像好人呐!

      “呵呵,要杀要剐任尔便,皱一下眉我就不是‘暗夜’大小姐”!女子倔强地仰起头,头颅高高抬起以表明自己的立场。

      “岂敢岂敢,送小姐回家”!

      老者脸色极为不善,若非‘夜王’交代不得伤其性命,他现在真想过去一巴掌拍死她!

      两个手下刚伸出手还没碰到女子衣服就被莫名其妙的攻击惊得一跳。

      “我去,那个倒霉催的丢雪团在劳资背上,怕是不想活了吧”。

      不远处的龙牙正咧着嘴,露出一口大白牙看着他们笑,手里还有两个已经成球的雪团。

      “你这书生赶紧离去,否则别怪劳资不客气”。

      “今天劳资有正事做,便不同你计较,速速离去,免得悔之晚矣”。

      一胖一瘦的两人大刀阔斧地向龙牙走来,伸出手就想推攮他,既然已经有了救人之心那就只能先出手。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踢裆,插眼,一耳光!

      速度快到现场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两人完全处于懵逼状态,只知道自己后半生的幸福怕是没了。

      哇!

      JJ可危!

      危在蛋夕!

      两个惨叫声此起彼伏,各不服输。

      斜靠在地上的女子也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她觉得这个书生挺有意思的。

      “你们去把他处理掉,我带武灵儿先走,免得再生事端”。

      老头拉起地上女子就是一阵乱点,而后女子便不再动了,被老头扛起就向山边走去,她的眼神一直停在龙牙身上,她示意让他快逃,可这家伙似乎会错了意。

      咧着嘴,露出一排洁白牙齿,对着慢慢包围上来的人笑着....

      我去!什么时候书生都这么叼了,敢这么不要命?

      这人莫不是个傻子吧?哎,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傻子,如果这事要是被传了出去,以后我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那什么,你们两个去把这小子收拾了,记得别弄死了,收拾收拾就差不多了”。

      其他人似乎也是这么想的,于是大家都站一旁抱着手看戏,让一个刚加入的新人出去锻炼锻炼。

      大家都是江湖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实在是有些丢不起这个人!

      根据多年当兵的经验来看,眼前这个人简直就是个新兵蛋子,扭扭捏捏像个大姑娘似的。

      当然,面对的对手即使如此不堪,龙牙也从未掉以轻心过,因为他曾亲身经历,右肋处也留下过

      曾经轻敌的教训。

      “年纪轻轻不学好,学人打架,你爹妈知道非得打死你个逆子”。

      一个看起来也就十三四岁的小孩,龙牙实在是不忍动手,毕竟君子动口不动手嘛。

      男孩没反应,只是脸抽了抽,不知是不是被龙牙说到了心坎上。

      咦~看来还有救!

      “你跟哥哥说是不是这帮坏人强迫你的,是不是他们以你父母做要挟,要你屈服于他们的淫威下,如果是,你告诉哥哥,哥哥帮你出气”。龙牙YY着,自言自语。

      男孩脸又抽了抽,这次脸抽了三次,眼神里多了些许怒气。

      嗯,不错,看来这孩子有了悔改心,再加把劲,或与就能拯救一个处于青春叛逆期的孩子。

      “一个人走错路不可怕,可怕的是明知这条路走不通还要硬着头皮一路走到底,就像现在,我明知劝不了你回头是岸,可我还在骗自己你是被迫的,呵呵......告诉我,手上沾了几条无辜人的生命,也好让我杀你的时候没有心理负担”。

      龙牙突然收敛了笑容,转而替代的是愤怒和自嘲。

      这股气味真的很令人恶心!

      “呵呵,算上你刚好凑足十十之数”!男孩眼中尽显邪恶,嘴角的笑意令人心惊。

      “既然这样....那么我便不客气了”!

      龙牙迅速取出三棱军刺上前冲击。

      一旁的六个吃瓜群众惊得目瞪口呆,难道现在天下的书生都开始习武了?

      几人交换过眼神,一股狂热在他们之中响起....

      有趣啊!

      书生对不老童,前所未见!

      如果此刻可以赌上一局,那他们可得好好斟酌一下,到底压谁赢!

      “哎,瘦子,你说这一局谁会赢,我压这个书生”。

      “那你肯定输,这不老童威名远播,岂是一个毛头小子可比的”。

      “哎,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劳资现在还蛋疼着呢,劳资赌五十两这小子赢”!

      “我尼玛,这我就不服了,劳资五十两压不老童胜”!

      正在气势上的龙牙被地上躺着的俩二货给逗笑,匆匆卸了劲。

      “瘦驴,劳资跟着你压不老童,五百两”!

      “胖虎,兄弟一场劳资压八百两在这个小白脸身上”。

      “不老童,一千两”!

      “书生,一千两”!

      好吧,好好的拼斗战场硬生生被地上这对活宝变成了赌博现场。

      龙牙心里苦。

      不老童心里更苦,凭什么这小子比劳资多三百,就因为劳资是新来的?!

      一想到这里,不老童手中的动作就快了起来,他迫不及待想灭了龙牙来证明不压他的人都是瞎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