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人格姐妹爱日日

      古特力也许不是一位出色的将领,从他的种种表꧃现中,䰭看不到他对战争胜利的欲望。

      又或者是他太出色了,对自᠃己有几斤几两相当清楚,几百年来草原的军队都寸步难进,山岩关更不可能破在他的手中,除非是䷨有什깨么契机吧。

      不管古特力姺是抱着什么样的态荚度来到山岩关⩰,至少在打完第一战后的三天里他都没有再次对山岩关发动攻击。

      这三天也给了驙山岩关守军一个喘息的机会。

      颒 倒是第一战场的北燕关和第二战场的烽火台打的那是一个激烈,双方在短短的数天内就已经连续∶爆发好福几场的大战。

      特别툍是北燕关,在全军统帅张傲的指挥下,这已经是第五次派出数万军峉队出城作战了。

      草原派往北燕关的统帅是乌察勒富那.阿鲁木,这段时间阿鲁木已经够憋屈的了,尽管草ऀ原的重骑兵优势明显,可这几场大战他并没有拿下什么优势。

      相反,张傲指挥的军队总能非常有效的遏制他的重➞骑兵军团,圆阵,方阵,散阵,火阵等等,各种ꮴ阵法变幻无穷,把阿鲁木军队的进攻气焰灭了ऑ一次又一次。

      身为草原的统帅,阿鲁木对张傲使䳋用的这些阵法是相当的了解,数百年来两国交战遗留下来的各种对策对于战争的剖解是彻彻底底的。

      什么样的阵法应该怎么样应对,用何种方法破解,阿鲁木心里清清楚楚,可他就是憋屈,往往看到张傲变阵他都能及时作出针对性的破解。

      可他的命令刚传下去,军队的阵型还没来得及改变呢,张傲又变阵了。

      战争可不是几十人的游戏,而是数万灝人的厮杀,阵容的改变不是说调整就调整的,特别是重骑兵,本身甲胄就笨重,变阵就更加困难了。

      那为什ĸ么张傲的阵容就能调整的那么快呢?这根本不难理解,双㎣方本就不是拉开架势相互对杀的。 

      张傲是守方,防守的一方永远都比攻击的一方걱更能掌握主动权。 㕰

      草原的重骑兵军团战力天下无双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什么样的军队才可以正面抵挡得住你数万重骑兵的冲锋呢?这不就噻等于以己之短挡敌之长ጿ吗?这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作为守方䪔,我根本就不需要和你对拼,只要针对你的重骑兵军团作出相应的调整,彻底压制你的重骑兵这场仗就等于赢一半了。

      再说了,张傲身后还有整座北燕关要塞呢,进可攻退可守,不管用什么方法打,䴴只要能击退敌人쨐守卫家园ퟛ,那这个方法就是好方法。

      至于第二战场的烽火台,虽然没有北燕关杀得那么激烈,可在짮惨烈程度上就比北燕关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因为草原的军队已经连续两天两夜冲击烽火台了,烽火台的城墙下已经再一次堆满了高高的尸竞体。

      骠骑将军楚江河这个人性格还真不好说,你说他龟缩嘛,他可是实实在在的跟你摆兵指将打了好几场,可你要ᴒ说他敢冲敢战嘛,他又缩在城里随便你怎么邀댪战,你就是把战鼓给擂破了他就是坚守不出。씭

      要攻你来就是,我想出就出,出了你也占不了我便宜,可我要不想出你能奈我何?

      对৴于楚江河的这种行为你根本就不能用任何词语来褒贬他,身为烽쇉火台的守将,他不但要迎ꀰ敌守楄城,他还要肩负北燕关和山岩关的调度支援,你让他怎么办?

      出战嘛,又不能放醱手施为,也许下梩一刻求援信就到了,不出战嘛,别人站到城墙下辱骂就算⿀了,还有损国家声誉。

      所以张傲曾经对楚勬江河说过一句话,那就是,烽火台的事你看着办就好。

      以至于草原部派往第二战场的统巾帅特贝达伊奇.火烈根本就蚘摸不透楚江河到底在想什么,对火烈来说,往年都没裌摸透了,更何况今年?

      你既然不出那我也只焆能强攻,草原的勇士可ﵣ以◵战死,对他们来说死在战场上是最好的归宿。

      但要说就뉲打这么随随便便打几战就整军回去,就算火烈愿ဵ意,他身后的士兵也不一定愿意。

      㐄 别的战场打的轰轰烈烈,先不轮输赢,双方都打了几百年了还在意输赢备吗?但至少他们表现了战斗民族该㻰有的英勇啊。

      我们倒好,十万人来烽火台观赏?把粮草吃完就回去?那不࿼是让整个草原都笑死?垀

      对于一个民族的信仰有时还真不能评判对错,但正是草原人这种不知道该称之为愚蠢还是勇猛的行为,让烽火台在这两天两夜间成为三个战场中死伤最多的一处。

      뉋 你要是倒在了城墙上,那么祝贺你,是的,可以用上祝贺这个词,因为你会得到淤救助,哪怕你牺牲了,军队也会收殓你的尸樔体㥾统一焚化。

      可你要倒在城墙下,对不起了,只刬能一把火烧了,最后统计伤亡人数的时候再从营帐中收些你的个喍人物品以示代表吧。

      掽 或许这样的做ቌ法真的有失人伦,但这是战争,战争有太多的残忍,也有太多的迫不得已,根本不允许你有悲汘伤的时间,这一把火带来的是喘息的机会,而这一个难得的喘息机会很有可能拯救更多的人。

      ı

      每一座要塞ɠ都有一个神圣而孤寂的地方,这个地方只有一座石碑,上面刻着“英雄园”痛三个大字。

      英雄园里埋葬的是这数百年来保家卫国战死的将士,能收敛的收敛,不能收敛的就拿些生前的衣物一统焚化,焚化后,抓一把骨灰撒在英雄园。

      没有单独的墓碑,没有个人的名字,甚至那一把骨灰中有没有丝毫尘埃属于你都不能确定,这……是一种悲哀。

       휰 山袱岩关城墙上驻守着第二军团的一倏万士兵,他们衣不解带,武㓫器不离身,不管是吃喝还是休息都要在城墙上,这是他们的责任。

      雷长威从第三军团中抽调人手重新整合了第一军团准备随时迎战,因为不管是战还是守他都必须要做好全面的准备。

      촚 从军部传来的消息中,雷长威已经知道北燕关和烽火台战况惨烈,身为山岩关的守将他非常明白,山岩关如果出现问题根本不可能马上得到增援。

      :“草原人今年这也太疯狂了吧忔。”高星看着手中的战报忍不맄住哀叹道,伏国有多少战备军队他心⦞中清楚,毕竟伏国裂土封疆ꂃ的时间太短了。

      尽管每年已经增加募兵的次数,可伏国底蕴太差了,这要换作从前?帝国的军队粮草早就分别进入三大要塞了,可现在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虽然近年来伏国大力发展军力,쾔战备军队增加了不少,ォ可也不能全部调来前线吧,如今的前线就已经布置了伏国将近一半的军队了,可不要忘记,伏国两边还有两个虎视眈眈璢的诸꛹侯国。

      :“草原人疯狂不疯狂的张傲元帅自有打算,我们就不需要操心了,”雷长威淡淡的说道:“我们的任务就是守好山岩关,而且我已经作好没有增援的打算了。”

      :“将军,其实我们也不用那么担心,”第二团的统领杨彪对雷长威说道:“古特力不会像阿鲁木和火烈那样猛攻的,那老小子可没有那么勇猛,我看啊,他心里怕死的很。”

      :“他那不是怕死,是聪明,而且聪明中带着谨慎,”文正对自己的老㿎搭档说道:“他知道决定胜负的关键不在山岩关。”

      :“就凭他那几万人就想攻破山悬岩关?我看他是痴心妄想吧。”陈强接过文正的话,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멅所以啊,”文正转过头看着陈强说道:“他崺的任务瘓就是牵制好山岩关,当然了,仗还是要打的,不然他回去没法交差。”

      :“老文啊,你的伤势怎么样了?”雷长威对文正问道。

      :“伤口还有点疼,医师交代不能乱动,避免伤口再次裂开。”文正⽺轻描淡写的说道,根本就没把这点伤势放在眼里。

      :“那你可要注意点了。”萸雷长威对文正叮嘱道。

      ӧ:“没事的,不就是几道伤吗?”文正摆摆手,对雷长威说道:“将军,他古特力要是来了,我还会上去杀他个髠痛快。”

      :“就是,”杨彪毫不在意的说道:“这些年来咱们身上的伤还少諮吗?他❞们要敢来,我爬都爬出去迎战,早就够本了不是。”

      :揃“胡闹,ꑙ”雷长威对两人厉声喝道:“是鲁䘞莽的时候吗?”퍓

      :“你们两的官职跟人家高星陈⪬强一样,怎么就不能学学人家呢?”雷长威指着高星和陈强对杨彪和文正说道:“咱们一起守这山岩关那么多年了?要说够本我不是比你괔们更够本了?按你这么说我就该扛着刀直接冲到古特力的营帐得了,兴许还能杀多几个呢。”ꅳ

      :“嘿嘿……“杨彪摸着后脑勺嘿嘿直笑,也不敢接雷长威的话。

      :”行了,受伤了就回去养着吧,该让你上的时候,ペ只要你还喘气我都会让你上的,”雷长威对文正魛说道,转而对高星和陈强吩咐道:“你们也准备准备吧,我估计古特力也等不了几天了。”

       :“是……”高星和陈强同时遵令,转身离去。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