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观看直播缴情影院

      雷长威早就接到鞸宋大钱要来的消息,此괄时他正着急䚈的等在宸星府门口,当然,还有李蓉蓉,因为宋大钱的囀车队里,还有华悦。

      虽然山岩关已经战备戒严了,但李蓉蓉的身份可不是普通民众,她绝对是有资✎格留在山岩关里的,自从雷长威对她说了眼前的情况后ﯻ,李蓉蓉就没有一刻不在担心张家的处境。

      当看到一辆马车在数十名黑衣护卫的拥簇下向宸星府走来的时候,李蓉蓉已经忍不住快步朝马车跑了过去,她真的很担心,很担心华悦。

      :“夫人,上官小姐,是冷랫夫人来了﮴。”一直ჹ守护在马车旁的陈地对车内的华悦通报了一声,宋大钱可是ླྀ对陈地交代过,如果他和华悦两人同时遇到危险,无需犹豫,先救华悦。

      尽管宋大钱的这个决定已经颠覆了陈地心中那个无比坚定的信念,但他还是遵照了宋大钱薩的吩咐,因为,宋大钱就是他的全部。

      :“是到地方了吗?”华悦虚弱的声音从马车内传出,稍后,她在岃上官柔儿的搀扶下,艰难的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干娘……”李蓉蓉快步跑䥶到华悦身前,잝一把抱着华悦后就哭웗个不停。

      :“好孩子,不用担心,干娘没事。”华悦轻轻拍着李蓉㑠蓉的后背安慰道。

      䢊 从华悦뾐怀中抽身出来,满脸泪水的李蓉蓉看到了华悦一脸憔悴的颜容,顿时心疼得再次Ƅ哭了起来,此刻,她终于能明白,那份要提前做好的,承受伤痛的准备,到底是有多大Ὤ。

      㗴 :“蓉蓉,我们先陪干娘进去休息吧。”上官柔儿帮李蓉蓉擦了擦脸上的泪痕。

      :“对对对,干娘,快进屋休息吧,”李蓉蓉醒悟过来,连日赶路,华悦必定很疲累了,她赶紧走到华悦身边抱着华霊悦딿的手臂,说道:“我熬了鸡汤,饭菜也全都准备好了。”

      :“夫人,一路辛苦了。”雷长威也在这时走了过来,对华悦行了一礼。

      蚏 对雷长威轻轻摇了摇头,华悦并没有再㓍说什么Ἄ,在上䳧官柔儿和李蓉蓉的陪伴下走进宸星府,雷长威张了张嘴,他本是想对华悦说썞声“节哀”,毕竟玥꟔风和玥云已经……

      但话到嘴边,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雷长威只能低头轻叹一声。

      一双大手伸了过来,拍了拍雷长威퐯的肩膀,雷长威转头一看,是宋大钱,他们是老相识了囎,因为宋大钱一直都有给前线的军队捐赠物资。

      但从这一刻蛂开始,宋大钱在雷长威心里,已经从一名爱国商人,变成了值得信任的朋友。

      :“雷䚭将军,山岩关现在情况如何?”宋大钱对雷长威问道。౐

      :粙“因为三殿下与草原人有约定,所㙌以他们只是保持日常操练,并没有对我们出兵。”雷长威答道。

      Ⱈ :“雷将军잚,有没有办法让他们出兵?”宋大钱对雷长威问道:“最好你们双方能打起来。”

      :“打起来?”雷长威疑惑的看着宋大钱,一时间,他没明白宋大钱话中的意思。

      浰:“打起来,才能将夫人送进草㏋原啊。”宋大钱压低声音,对雷长威说道。

      :“你是说……ឲ”雷长威似乎已经明白逍了瑤什么。

      :“是的,”宋大钱对雷长威说道:“据我所知,草原人在山岩关外的统帅是来自孛尔斤部的赤扎德将军,也是紫鹿公主的舅舅,而孛尔斤部的族长就更是紫鹿箵公主的外公。”

      :“三殿下有对我提过,他们进入草原后,应该是赤扎德负责接应的。”雷䇲长威也没打算隐瞒宋大钱࿪什么,事到如今,宋大钱能冟办到輌的事,陉他办不到。

      :“所以,赤扎德需要再帮一次忙。”宋大钱意味深长的对雷长威说道。

      :“我明白䤢了,交给我。”雷长威对宋大钱说完,转身离去。

      覾 宸星府外是有卫兵驻守的,但他们并没有阻拦宋大钱等人进入宸星府,尽管山岩촜关目ࠡ前还很安全,但陈地依旧将那数十名死士安排下去,将整座宸星府戒严起来。

      ⋊ 雷长威前脚才刚刚回到自己营帐中,高星后脚就跟了进쉽来。

      :“将军,军部急报。”高੫星一脸沉重,将手中的一分急报递给雷长威。

      :“你应该也看过了,念吧,我懒得看。”雷长威对高星说道,走到犕案前便坐了下来。

      :“朝廷的军队已经开始攻伐齐商和西夏了,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这两国的抵抗非常微䮜弱,怕是要不了多久,他们就要㈌彻底沦陷了。”说罢,高星轻轻摇了摇头。

      齐商和西夏本就经过内乱而分裂,对外的名声虽是堂堂诸侯国,但国力终究有限,加上鬲几位喊诸侯已经饮恨金銮殿,面对来势汹汹的朝廷大军,他们根本无法抵抗,也抵抗不了。

      :“接着说。”雷长威霖语气有┄些平淡。

      :“最多还緘有三日,朝廷的大军就能到达我国边境,”高星继续对雷长威禀报道:“领兵的统帅名叫韦天申,听闻是位颇有情义之人。”

      :“元帅已攭经派郑未缺将军率领山铁骑和两个重骑兵军团前往屯城增援了,”高星继续对雷长威说道:“我们是否要向元Ϫ帅请战?毕竟Ɨ有三殿下作保,今年与草原人的这一仗,怕是打不起了。”

      :“元帅将山铁骑派去屯城了?”雷长威抬头看着高星,疑惑的问道。

      강 :“是啊蘹,”高星答道:“这是军部传来的消息,准确无误。㩎”

      :“好,我知道了,”雷长威对高星命令道:“交个任务给你,我马上去办。”

      :“请将军下令。”高星单膝下跪对雷长威抱拳说道。

      :“去找赤扎德,告诉他,明天阵前来见。”雷长威的语气依旧平淡,但却蕴含着非常多的深意。

      :“将军,这……”高星面带疑色,外面可是驻扎着二十五万草原大军,不是说不打吗?怎么现在反而主动请战了?

      :“去吧,将我的壺话原原本本的告诉赤扎德就行。”雷长냬威对高星挥挥手,低下头后从案边厚厚的一叠书籍中抽中其中一本观阅起褸来。

      :“属下遵命。”高星对雷长威答道。

      雷长威不解释,馈他自然也不会问,身为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没有多说什么,高星命人牵来一匹战马,翻身跨上马背后,策马往城门所在䳼的方向快速奔去。

      閛草原帅营中,赤扎德已经在日前接到泰斯坦失踪的消息,粧这뚆对他넵来说,绝对是个好消失,只要泰斯坦不再出现,那科隆索部与乌察勒富那部就无需再假惺惺的进行这场政治婚姻。

      科隆索部终于将主动权再次握在镯手中,现在,就看汗王怎么安排接下来的事့了,毕竟中原政乱已起,日后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还需要时间去看清。

      썦但草原ﶽ必须要团结一致,绝不能再出现任何反对的声音了。

      :“将军,”一名亲卫走进赤扎德帅营,抱拳对赤扎德说道:“敌方将领前来下达战书。” ಌ

      :“下战书?”赤扎德皱着眉头,对这名亲卫问道:“人在何处?”

      :“正等在大营外。”亲卫回答道。

      高星可是雷长威带出来的兵,长年驰骋沙场,他可就没什么是怕过的,雷长威让他来给赤扎德带话,他单人匹马就来了。

      看到手执长戟的赤扎德从大揶营里策马前来,高星遥遥对赤扎德抱拳点了点头。

      :“何事?”赤扎德对高星问道。

      :“奉雷将军之命,邀赤扎德将军明天阵前一见。”高星朗声答道。

      :“好。”赤扎德回答道,转身便策马离开。

      草瘨原此战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赤扎德心里明明白白,他与佩博姆早就接到汗王命令,做做样子就行了,要保存完整实力,毕竟真正的战争,还是在草原綸里。

      既然如此,雷长威为什么还要主动和他约战呢?难不成是想假戏真做?要知道,在这个时候,每一位将士都是一份力量,对草原如此,对伏国就更是如此。

      可草原大部分将领也都知道,雷长威就是这样的性子,永远也不按常理出牌,赤扎德虽然不明白雷长威用意,但他能猜到,雷长威应该是有事要与他当面商议了。

      所以划,赤扎德毫不犹豫就应了下来。

      次日清晨,山岩关守将雷长威㕡一改往日作风ᵝ,竟主动集结七个整编军团,朝草原大玄营所在的方向进发,而且,还是他亲햷自统帅,看那样子,是准备对草原人主动出击了。

      草ሶ原人当然也不会示弱,毕竟他们可是有整整二十五万大军,所以,赤扎德很快也集结了䵆七个整编军团,手中长戟向前一挥,带着军队朝雷长威迎了上去。

      两军在中央区域遭遇,双方的气势都在不断的节节攀升,眼看着,大战一触即发。

      :“赤扎德将军,我是山岩关守将雷长威,”雷长威策马走出阵中,对赤扎德遥遥喊道:“不知赤扎德将军,可敢出来与我一战?”

      :“有何不敢?”赤扎德声如洪钟,手执长戟便朝雷长威策马奔来。

      雷长㹕威䵷也不含糊,将挂在马背上的朴刀拔出来后,策马ꞅ朝赤扎德迎了上去。

      “锵,锵,锵……”

      双方刚一照面,便你ꂙ来੶我往的互攻了数招,而就在这时,赤扎德听到了雷长威的声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