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就喜欢我站着弄你应用

      平安京以南,这里的治迭安环境可谓是这个世界最䚍差的Ġ地带,毕竟妖之四国就在南面。

      但被天照追杀了一路,裙直到天照消耗完能量后才消散,神乐才能停下来。

      “啧,还藏着这么一手牌。”

      神乐撇了撇嘴,以她那庞大到不可思议的灵力都被消耗殆尽,天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这下子倒不得不休息一下恢复状态,既然神奈川的底牌已经知道了,那也不必要那么赶时间,只要比那个天照强就好了。

      ȷ “超越这个世界实力上限,所以天照之ƭ类的神灵才很少现界。”

      砩 那么对于那个境界솇姑且称之为超脱好了,能够超脱一个世界的束缚,这个世界外还有别퉅的世界,但只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才能够穿皾梭世界,不然连世界边缘的界壁都没法ᬅ打穿。

      룫 经她这么一闹腾,要是最后成功的话,估计这个世界也不可能待下去了,到时候干脆躲到别的世界好了,就是쪮不知道别的世界平均武力什么样。

      “神乐大人,附近安全。”

      雪樱出现在神乐身뫸边똜,神乐休息的地方很随意,鞎就是找了块石头坐着。

      “辛苦了,雪樱,要不你去神奈川那里自首吧。”

      雪樱眨了眨眼睰睛,随即脸色立马阴沉起来,一旁的二哈默默捂脸,神乐又说话不经过大脑了。

      쓌“神乐大人,如果是玩笑的话,一点也不好笑。”

      “大概,不过结束这因果后,我们可能就要离开了。”

      这里的离开指的是什么,在场所有人都쟁清楚是什么意思。

      룕 “这也是我䛔不把狩魔众带着的原因,就算他们愿意,那也혪太ᜳ自私了些。”

      所以神乐把狩魔众留给了小宫里奈,想必有了这么一支部队,也没人闲的去找学院派的麻烦。

      “您去哪,我去哪,我本来就无家可归了。”

      神乐笑츤了笑,看样子㋺是真的甩不掉这家伙了,算了,要真的只剩自己的话,一定会很孤独的吧。

      “秘术·一夜筑城之术!”

      ﱁ 神乐双手结印,顿时周围风起云涌,石头、树木、泥土纷纷被卷起搭建成了一间两֍层小楼。

      这种术级别又高,涉及了精神观想、灵力微控制之类的尖端操作,关键是还用处不大,但神乐就是看上了它的便利性,朋毕竟谁픾受得了天天风餐露宿的? 暚

      ቧ“母上大人,你竟然学会了别的术?”

      笔컢童子一脸见鬼的模样,神乐不是除了炎界咒之类的破坏性阴阳术就不会别的了吗?这种炫技的术式怎么学会的?

      “想学就学会了,还有我没你这倒霉孩子。”

      神乐走进房屋,随便挑了个房间,一挥手把准备好的各种家具摆了上去,模样和九舞神社的房间差别不大。

      “笔童子,你要是敢把屋子炸了,我就把你烤了。” 싆

      这么豜规整的房屋引起了笔童子对‘艺术’的探索,不过思索룖了一下,还是算了。

      雪樱巡视了一遍房屋,眼爓睛一亮,东西都齐全,尤其是有锅!

      然而就在雪樱准备大显身手的时候,敲门声响起,雪樱立马去开门。

      但走到一半才反应过来,这荒郊野岭的哪来的人?

      “打扰㒀一下~!泋”

      门外响起的是个女声,下一刻漆黑的逆灵力冲天而起直接把屋顶掀了,神乐出现在墽半空盯着门外的那个女人。

      “你……为什么还没死?”

      “这么问真是失礼啊。”

      崸翠绿色长发加上淡绿色和服和金色眼瞳,这幅打扮没有几个,加藤清子就突然的出现了。

      “回答我。”

      神乐脸色冰冷,眼睛化为了纯粹的黑色,没有丝毫眼白,一切灵性之祆物飞速腐朽,房屋逐渐化为飞灰,天上的妖云唯恐웠避之不及。

      清子知道,在这么调戏下去,可能今天真的会死在这,神色也正经了些许,但仍然在微笑。

      “因为凤栖和我一命换一命耝,所귥以清子才没死啊。”

      漆黑的逆灵力冲击而出,清子身周涌㨆起金色火焰,不过刹那就被扑灭。

      紧接着逆灵力冲击入体,清子瞬间重伤,但仍旧站在原地笑意盈盈的看着神乐。

      “本来这条命௜就是凤栖救的,你要拿走也无所谓。”

      逆灵力停歇,神乐俯视賞的清子,刚刚清子说出来一个不杀她的理由。

      ʸ

      凤栖救的人,펵没理由被她杀掉。

      竭“啊啦,这么多吃的,那我开动了~”

      重新修复的房屋中,看着面前一桌子的饭菜,清子当숊即就毫无礼貌的趴在桌子上想要謺夹菜,结果쾭立马被雪樱死死的瞪着。仌

      “没事,你也坐下吧,总是侍奉我也该休息一下。”

      神乐神色淡定,雪樱张了张嘴还是没有提出异议。

      清子冲着雪樱做了个鬼脸,气的雪樱浑身直冒寒气。聟

      “果然是凤栖的妹妹,㞷不会在意这栗种小事。”

      ……鈔…

      “我吃完了。”

      饭后,神乐照旧喝茶,实力恢뗡复前她是不打算有什么行动。

      “神堰乐大人,为什么要收留加藤清子?쳙”雪樱开门见山的问道。

      “喂,我还在这里,真是失礼!”

      加藤清子被果断无视,而神乐不知不觉神游天外,没俞有给出回答。

      맏“当然是看ൿ上妾身美丽的身躯了呗!”

      加藤清子坐在桌子上,和服勾勒着那成熟的身材,修长大腿裸露在外,一副诱人模样。

      “壧别坐如在桌子上,下去。”

      神乐回过神鈸来,依䫛旧无动于衷,这种皃伎俩玉子用的多了。

      “喂,神乐営,我能砍她吗?”

      一直没有现身的绯云从房间里出来,锋㗼利的短刀握在手上洋,身上散发着危险气息。

      “还是不了巶,你打不过。”

      駞 不是假话,绯云真的打不过清子,甚至加上雪樱胜算都很小,那픗可是顀在场唯一的顶级大妖。

      绯云被噎的无话可说,坐在一边生闷气,㊏或者说和雪樱一样都在等收留清子的原因。

      “呐,你的午餐。”

      神乐丢出去一个瓷瓶,里面渗出丝丝鲜血的气味。 䭍 檰

      绯云疑惑挠头,自从嬻神乐舍弃㗔了肉身依靠纯粹灵体后,她䏬可就没吃过饭,不然那么多场战斗不可能缺席那么多。

      “你这种妖怪需要用人类的血肉才能正常消化灵力,不然实力会迅速退步。”

      ꮬ以她的能力,解决这个问题很容易,不过很难普及,她不可能给所有这类妖怪提供食物。

      “那么,清子的问题,我确实需要她的身体。”

      际咔擦——!

      雪樱手上的被子瞬间覆盖了一层冰晶,直接被冻裂了。

      神乐也不知道她误会了什么,不过清子是九御门专门培育出承载血祭的生命,身上一定残留着㪛一些术式痕迹。

      㚩要是解析一下,说不能能反推整个血祭术式,而凤栖就是插手ى血祭而死,应该能쒗找到什么有用的。

      刚才她就一直在想这件事,压根没注意雪樱的状态越来越不对。 

      廮 “竟、竟然是真的……神乐大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