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龄童捡瓶筹医疗费

      “围囵天神拥有创世的伟力,她右手拿着马鞭,每蒗一次挥动,就创造一个事物,先是赤阳,后是青阳,再往后,是月亮,山河······”老矸萨满喋喋不休的讲述着游牧民族共同信奉的传说,骥津津有味的听着,听到最后,骥问道:傽“那围囵天神从何而来呢?”

      老萨满一怔,思푋考道:“这,我认为,那个······对了,围囵天神作为至高无上的存在,一定是在万物伊始之时就已经存在了,是一切的本源,或许是一道光,不对······是从黑暗,嘶,好像也不对,那就是······”

      骥看着老萨满盬激动又困惑的样子,不自觉的摇了摇头,突然低声说了句:“难道······”

      “呼阳,莽天大떬人召唤二位觐见。”兽皮帐篷外传来了中年男子的声音,所谓ﵡ呼阳,是草原人对于莽天之子的称呼,而莽天,则是大草原上公怹认的王,当然葪,草原柤也是纷争不断,现今存在着大大小小十几个莽天렌,骥的父亲正是飞马部及依畧附飞马部的其他部落的大统领,所谓莽天,意思是天之下最伟大的人。

      骥当然不敢怠慢,答道:“知道了。”然后也没有管正在沉迷的老萨满,就要离去,这时,外面的人补充道:“神使大人也同样有请。”

      骥楞了一下有些不解。老萨满虽然贵为神的使者,但听说他已经有十几年没有见过머自己的父亲了,只不过知道一些传闻,好像是老萨满和莽天之间有什么恩怨,但是真实情况却是不得而知。

      老萨满也明显感到十分的意外,片刻后摇摇头道:“苍原大人这是准备见我了么,也好,也好。”说罢缓缓起身对着ఞ疑惑的骥说道:“虽ᛔ然别人称呼我为神使,但我终究还只是个人啊,人就难免经历一些事情,只不过不凑巧聴,和尊贵的人发生了一些事情,这就未免有些麻烦啦。”

      펩 骥点点头道:“哦,但是师傅,您不穿鞋就走了吗。”

      汔老萨满恶狠狠地看着骥道:“你个臭小子,刚刚心里是不是想穦着什么神使,明明就是个要入土的老头子啊?”然后顺势蹬上了鞋。

      骥摇摇头道:“那是自······岂敢,我一向十分敬重师傅。”

      老萨满:“你······”

      ……

      飞马部的正中就是主帐所在,并没有与其他的帐篷有什벡么区别,充其量只是大了一点。椒骥走了进去直接看到了他的父亲苍原,这个草原人已经不复当年的雄风,满头的白发与脸上的皱纹告诉别人他已经垂垂老矣,但是脸上纵横交错的伤縮疤与衣服下不断隆起的肌肉,让人依稀能够察觉到他传奇的过往。是的苍原已经接近百岁了,年轻的时候,他叱咤整片东部草原,肆意驰骋,一把斩马刀令敌人闻风丧胆,一手开创了今天的飞马部。但人总ᙳ有老去的一天,虽然苍ꬷ原的威风依然传唱于东部大草原,但他本人已经早已不复当年勇了。

      骥在看着苍原,苍原也在看着骥看着自己十三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当然还有他身边的老萨满。他没有表示什么,也没有人能够猜透他的想法。

      骥行了草原礼,道:“父亲大人ᾁ,十三子骥觐见。”

      苍原点了点头,并没有表示赞扬,也没有因他的身体问题而表示厌恶,就这么简单的示意䏟了一下。骥起身走向了末位,老萨满也没有行礼,就直接站在了骥的身后。

      㽈苍原看了一眼老萨满,终于开口:“神使大人十几年不见,连站的地方都不清楚了吗,神的使者,自然是要站在天之下。”

      老萨满只好摸了摸头走了出去,答了句:“是,莽天大人。”然后就径直走向了苍原右手首位。

      苍原这才点了点头,依次看了看自己的儿女不禁产生了时间飞逝的感觉,想想也是,自己的长子已经接近ᓸ半百,现在是战部的头目,已经和自己当年一样四处征战了,而自己的幼子虽然成就不高,但也为ﴋ了部落在努力着,或许不久的将来,这个偌大的ꐦ部落就将要交给自己的㑓儿女们᪡了。

      “好啊,好啊。”苍原感ૐ慨道:“作为草原,㞿更是我苍原的儿女,看到你们意气风靓发的样子,我就看到了我们飞马部的未来。来,你们说说部落的马鞭该指向何方啊。” ␬

      老萨满早就觉得不对劲了,现在听到了苍原这样发问,就惪大概明白了苍原的目的。说实话,在大草原上,就算是莽天─也少勉有活过百岁的,而草原的规矩是啻贤者继承,苍原这样问,是想考验考验自己的儿女们啊。想到这一层,老萨满不留痕迹的看了苍原一眼,又看向了他的儿女们,自己也想看看这些年轻人的抱负。

      大哥作ﹱ为战部的头目,久经沙场,考虑也是最深,一番思索后,答道:“父亲,儿子希望先稳定周边껣部落,然后长时间的发展,在东部草原与其他莽天抗衡。如今的草原,大小部落林立,唯有惊呆时变,囤积力量才是正途。”

      覉 苍原没有表示什么,而是看向了二哥。

      二哥血气方刚,腾地一下就起来了,道:“父亲,儿子愿意现在就出征,一统东部草原。”

      苍原也没有表示什么,直接看向了三姐。睦

      三姐起身道:“这些烞打打杀杀的我也不懂,就希望能帮助父亲安度晚年。”

      之后옘的儿女回答也都差不多,最后轮到了骥,骥也没思考什么就说䓋:“我是不能帮助哥哥们什么了,但是我想继承神使的职责,为部落贡献智慧。”

      苍原又再陸一次看了一郋遍自己的儿女,道:“围囵天神的意志,就是贤能的人统治草原,你们的父亲我可能也时日无多了,我就是想看看我的儿女们能不能担当重任。你们的想法,我都已经了解了,但是作为草原人,只有战争才是真正的试炼,不日,我飞马部将北讨回玉,那里才是你们大显痀身手的地方。好了,你们都退下吧,神使大人还请留下来。”

      十三个儿女依次离场,骥有些担心的粺看着老萨满,老萨满对他笑了笑,骥放下心来塩,也先行离去了。

      “老不死的,今天终于过来了。”没想到众人刚刚离去,威严的졠苍原竟以这种口吻向神的使者说话。老萨满呵呵一笑,回道:“我老不死,你就老的死了吗。”䢣

      这要是被别人听到,非吓死不可,但苍原却并不生气,对老萨满道:“你觉得我的这些儿女们说的如何。”

      老萨满漫不经心的说:“嗯,不错不错,都有远大的志向솼啊,你看那大姐,还有一片孝心呐,还有那······” 鞬

      苍原冷冷一笑道:“放屁,别人看不澠透,你还看不出来吗,他们根本不行。我纵横草原数十载靄,别人眼里那是威风,只有我ꛤ自己知道其中的原因。偌大的草原难道就出不来一个击败我끧的人吗,不是,而是出来了不一定能成长起来,要问为什么的话,还不是ኢ因为部落林Ⅎ立셦,战争不断,多少英雄豪杰还没成长就已经夭折了。”

      老萨满道:“想当年你当ຨ上大莽天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那股劲恨不得自己天下第一呢,怎么,ㇻ晚年终于开窍啦⧰。大草原千百年来一个样,你打我我打你,我看未来也不会变,你当年不也和퉧他们一样,梦想着一统大草襁原并当上了大莽天,所以,你的那些儿女们也不能要求太多。”

      苍原不屑道:“那我统一大草原了吗,埾其实我就是希望看到自己的后代出现一个可以完成我的,甚至是每个痤草原人的梦想的人。到了你我这个年纪,都知道怎么做到这一点,无非就是互相联合,分化瓦解。然而我的好儿女们还没利用外面的资源呢,自己就开始分化瓦解了。”

      찑老萨满摇摇头道:“你不能这么说,想想我们当ଘ年的荒唐事吧······”

      “苍原,你已经无路可退了,当哥哥的我就送你去见围囵天神吧!哈哈哈。”一个健壮的草原人骑在马背上,看着紧握斩马刀的苍原,쾰肆意的大笑着。

      苍原突然收起了斩马刀,对那大汉道ﺯ:“是啊大哥,我确实没有退路了。”

      沞 詞 马背上的大汉又大笑起来:“怎么,放弃抵抗了吗,也好,兄弟们,给我杀了他!”

      뚦苍原冷冷道:“大哥,这是你逼我的。”说完,长啸一声,竟从周围的草丛中跳出了几十䟻名勇士,本来是他设计陷害苍原,让他孤身一人,所以自己也没有带什么随从,只有十几个贴身的卫士,眼看着几倍于己的敌人,马背上的大汉明显慌了神,大叫:“杀了他,杀了苍擎原,只要他死了我们就赢了。”

      苍原只记得,那是场血腥的屠杀,当最后只剩下他大哥一个人时,他依然记得他严重的绝望与憎恨。

      这一战后,飞马部大多臣服于苍原,而苍原也乘势排除异己,几乎到了疯狂的地步。

      氎 “苍原,你不能这么做,再这样下去,你会毁了飞马部的泌。”苍原定定的看着眼前的人,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

      兠“兀金,你难道没有看到,现在的飞马部是多么的强盛吗,这就证明,我做的是正确的,什么都别〧说了,神使他必须死!”说到最銶后,苍原的眉宇间充斥痮着难以挥散的戾气。

      “师父他没有错,错的是你,苍原。”兀金到最后已经近乎声嘶力竭的喊道。 ά 

      “来人,把他带下去,下쁃一任的神使大人ᑀ,可不能出现意外。”说完,兀金就被两个大汉架了起来,兀金虽然奋力挣扎,但怎么可能从两个如此强壮的草原人手上挣脱。

      苍原走出帐篷஽,深吸了一口气,他清楚的记得神使是如何替四弟求情的,这样的ꗵ嘴脸让他十分厌恶,没错,这个部落的首领只能是我。

      퇀 他走到神使的帐篷前,帐篷早已被他的亲᧵兵所包围,他站在帐篷前,等待着。不久,一个佝偻的老人走了出来,穿着神使流传下来的长衣,似乎早已料到今天将要发生的事情,也没有过多的表示,只是和苍原对视着。

      苍原突然觉得内心ꑝ有些震动,那个眼神,和大哥死的时候不一样,竟然透露着怜悯,是在可怜我吗,就算我已经成为了大莽天,依然觉得我······

      苍原努力想把心中的想法甩出自己的头쌊脑,故作镇定的说:“神使大人,想必你已经听到了围囵天神的召唤了吧。”

      觼 老人轻蔑的的ࡏ笑了笑:“是啊苍原,我确实该走了,但是记住,你永远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飞ᄖ马部Ⲽ在你的手中终将极盛而衰!”푶说罢,他竟不住地咳嗽了起来,不一会,就从口鼻处流出了黑色的鲜血,他竟然早已服毒。

      苍原只是静静地看着,看着倒下的老人,看着老人对他,ꢡ对世界的嘲笑······

      ꒱似乎为了证实老人的话,ﻄ飞马部在苍原的带领下一度称霸了东部草原,但也就在这时,他仅剩的三个兄弟却突然发难,飞马部陷入了长达十年的混战ꡝ。虽然最后,苍原最终战胜了所有的对手,但是飞马部也不得不缩小自己的地盘,向南部草原退去,直到今天才有了反攻的力量,但是苍原已经垂垂老矣了。

      콖苍原和老萨满都沉浸在回忆里,不自觉的已经日暮西沉펂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