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区二区三区免费福利

      퇽苍生左手驻地,黑石堡。

       “不好了,旗主,大事不好㕼了。”

      챿

      一个年轻人大惊着冲向旗主钟谬的房间。

      正ం在阅读兵书的钟缪,不满地看着冲进房间来的年轻人,“大呼奦小叫的,没个样子。”

      “旗主,大事不好了,钟叶的长生牌碎裂了。”年轻﫿人慌乱地说道。

      “什么?”

      钟谬例闻言大惊,一下从位置上站了起来,随后扔掉兵ᨕ书,急忙朝长生阁而去㉢。胅

      “弟弟啊,你怎么就走了,你不是说此次准备完全,必牙能功成,回来就能和我一样升任旗主了吗?你怎么就这样走࿖了。”

      钟缪跪倒在他弟弟钟叶碎裂的长生牌前,大哭不已。

      半天过둾去后,钟缪停止了哭泣,随后起身,表情严峻地自语道:“我要亲自去一趟苍溪镇,为我弟弟报仇。”

      苍溪镇,傍晚时分。

      “小云,你爹回来了,出来吃饭了。”

      曹芬呼喊道,房间内ܵ的张见云随即放下ᗟ秘籍,走了出来。

      此时,他的老爹张松放下装满草鞋的担子,嘴钟里不断嘟⢧囔着什么。

      “吃饭啊。”

      曹芬틔端起碗筷,朝张松喊道。张松放下担子后,拿貑起蜡绳编织起草鞋来。

      “我吃不下,你们吃吧。”

      原本张见云还想和自家爹妈分享获得秘籍的喜悦,但看着老爹模样,也不好开口了。

      “怎么了,又遇到地痞流氓了?”曹䐸芬担心地问道。

      “诶。”

      ऽ 张松叹了口气后摇了摇头。

      “不会谊是白虎帮又涨摊位费了吧?”曹芬一脸惊恐地问道。

      ʞ“梣还真被你说中了。”张늠松有气无力地说道,“今天白虎帮的陈老三来通知,从下个月起,摊位费ꓦ涨到一两银子。”

      曹芬闻言表情一变,钅“一两银쬜子,他白虎帮想钱想疯了吧,你卖草鞋一个月也才不到10两银䩱子的收入,他白虎帮就要1两的摊位费,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王法?你和这些江湖门派讲劳什子王法?”张松没好气댋地说道。

      “不给,前面还只是600文钱,这一下就涨到了一两银子,这可是1000文钱啊,坚决不给。”曹芬气愤地说道。

      隁 张松闻ꈡ言则低下头不说话了,默默地编织着草鞋。

      띈见着气氛有些沉重,张见云开口道:“先吃饭吧,不管啥事也得先把饭吃了啊,这一会儿菜都凉了。”

      釯“你们先吃,我过会儿吃。”张松说道。

      张见云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开즋口道:“咱家随大流吧,若是其他摊位的交,咱家就跟着交,若是他们怳不交,那咱们也不交。”

      첂 说完这话的张见云,萌生出了改变整个家庭命运的念头,他不想再看见自己的父母因为一两银子而担忧的吃不下饭。

      然而自己在九星卫每个月的俸禄也不过15两银子,又该如何去改变賦整个家庭的命运呢?

      拿起碗筷ᣤ,吃完一碗饭,正要起身添饭,恰在此时,张见云䑉手背的文络闪现。

      “速来驻地。”

      看着杨昌平的传㖁讯,张见云急忙放下碗筷。

      “我得去趟驻地。”

      说着,张见云就跑出了家门。

      “注意安全。”曹芬在屋子里喊道。

      来到驻祹地,径直走进议事厅,张见云看到杨昌平、杜仲和刘飞已经坐在了各自的位置上。

      见着张见云,刘飞急忙朝他示意,让他㑨做到身旁去。

      ํ 随后陆陆续续的,其余四个甲士也来到了议事厅。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甲士Ÿ都到齐后,一个中年男子疾步来到了议事厅。

      “这是参事朱一文。”刘飞在张见云耳旁小声说道。

      阁主杨昌平、参事朱一文、篿文书杜횥仲及张见云等六个甲士癸,苍溪阁所有人员到齐。

      “天黑了却把大家都叫过来,实在是有一件要紧的事。”杨昌平开口道。

      参事朱一文闻言眉毛动了动,“阁主,不知是何事?”

      “陈老的孙子陈您涛,在红袖坊被人割了头。”杨昌平沉声道。

      “什么,居然뙚发生了这种事?”朱一文腾地一下站了起来,㻫满脸震惊。

      “陈老ꋭ是谁?”张见云小㛈声询问刘飞。

      “陈老是咱们镇上圍的陈正升,在尚书令的位置上告老还乡,半年前回了苍溪镇。他的孙子陈涛,今年还不到㦖二十岁。␫”刘飞说道。

      张见云闻言吸了一口气,感觉苍溪镇出现了一场大地震。

      文书杜仲也是一脸的震惊,“陈老的孙子不是通过了县城九星卫甲士的选拔么,没去报道?怎么会被人割头了?”

      “问题就出在这里,我还是接到县里的消息才知道陈涛被人割了头。县里说陈涛原本ጴ是明日去县里报道就职,却在今日被人隔了头,让我尽快查出原因。”杨ŏ昌平严肃说Ⓚ道。

      参事朱一文平息心情后重新坐下,“这寻常命案我九星卫如何插手调查,除非是有怪异~”

      比 朱一文的话戛然而止,说到怪䚳异二⁅字就猛然停下,随后睁大着■眼睛看向杨昌平。

      “我去现场看了尸首,刀痕极为完整,这种刀功不是普通武者能够拥有的。”杨昌平皱眉说道。

      朱一文闻ㇱ言ᜣ眼珠子转了转,“有可能是江湖门派中人动的手,又或者有人勾结怪异动的手,要不然怎么能做到这么突然。”

      杨昌平闻言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吩咐道:“朱兄,你带两个甲士走一趟青牙帮。杜兄,你带两闆个甲士走一趟飞龙帮。张见云、刘飞,你究们两个随我走一趟白虎帮。”

      ॐ“是。”

      随即,张见云、刘飞跟随着杨昌平往白虎帮而去。

      白虎帮驻地,会客厅。

      “今日什么风,竟然把杨阁主吹到我白虎帮来了。”白虎帮帮主唐关山大笑着招呼杨昌平一行人。

      “杨某无샫事不登厢三宝殿,陈涛之事,唐帮主可曾知晓?”杨昌平说着,紧紧盯住唐关山的眼睛。

      唐关山闻言一愣,“陈涛?陈涛是谁?他牮发生什么了?”

      看唐Ⰵ关山模样不似作假,杨昌平缓缓道:“陈涛是陈老的孙子,今日在红袖坊被人杀害。”

      唐关山一听ॳ‘陈老’二字,눷神情立马一变:“竟有人敢在陈老头上动土?”

      唐关山说着眼㫦珠子一转,揶駲揄道:“什么时候九星卫也管起命案了?”

      “一迗般命案我九星卫自然不会过问,若⌆是涉及怪异,可就不要怪我九星卫痗无情。”杨昌平说道。

      唐关山闻言表情一变,不爽道:“杨阁㵚主,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大௵晚上的来我白虎帮说这些话,是怀疑我帮勾结怪异害人?”

      “但愿是我杨某多心了。”杨昌平悠悠地说道。

      砰!

      唐关山一掌拍碎面前的杯子,綗“杨昌平,磸我白虎帮虽然只是个江湖小派,但也是知晓人族大义的。你若再敢往我帮泼脏水,说我帮勾结怪异,﨏那我唐关山拼了老命也要和你九星卫论个一二ᬈ三。”

      “唐帮主言重了,我杨某就没有诬陷白虎帮的意思。唐帮主能这样说,那今日我来这趟是多余了。唐帮主,这一杯,我杨某干了。”杨툶昌平说着,将面前杯中酒一饮而尽。

      “阁主好酒量,不知这两⨨位英杰是谁,为何一拴直不言语?”唐关山说着,扫视了眼张见云和刘飞。 

      “这两位是我苍溪阁的甲士,刘飞、张见云。”杨昌平介绍道。

      唐关山闻言打量냻了一下张见云,“我看这位很是年轻俊秀啊,不想也是苍溪阁的甲士。”

      “张见云是我苍溪阁新招录的甲士,今天䟔还是第一天入职。”杨昌平笑道。

      뛚ᙾ唐关山闻言举起酒杯,앶“真是年少有为,来,喝一杯。瀋”

      劳 “帮主抬爱,我观帮主也是豪爽之人,只是不知为何白虎帮会突然将凤凰街的摊位费提高到1两银子。”张见云不经意地说道。

      唐关山闻言眼里闪过一丝讶异,“你如何知道我帮涨了凤凰街的摊位费?”

      “家父正在凤凰街摆摊。”张见云说道、

      “哦,你爹叫什么?”唐䂌关山问道。 㴘

      “张松。”张见云回道。

      뫛“来人。”

      唐关山猛地呼喊一声,随后进来一个乌衣汉子。

      푯 孵“给我传话陈老三,免去凤凰街摆摊者张松的摊位费。”唐关山发令道。ꏌ

      张见云见状一喜聯,举起杯来:“那就谢谢帮主啦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