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狄仁杰3下载

      ￯ 荣国府Ƶ,荣庆堂。

      今日贾赦、贾政,甚至东府的贾珍、贾蓉父子皆在。

      至于宝玉、贾环、贾兰之辈,自然亦齐。

      看到贾蔷到来,诸䒺贾却多只当没看到␐……

      高台上,贾母拉着早已哭红眼睛的黛玉,哀ຨ怜道:“好孩子莫怕,有外祖母拎在,天塌不下来。便是有朝一日,连我也没了,你还有你两个舅舅在,还有舅母在。你不信就问问他们,看看哪个敢不把你当亲生骨肉?”

      贾赦忙上前赔笑道:“母亲ሹ哪里话⠥,外甥女是四妹妹㓞唯一的血脉,咱们家正ݱ经的血亲。都说天할大地大,娘舅最大。我们既然是最大的,若是连自己亲外甥女都护不住,也没面皮活在世上了毃。ท”

      贾政也颔首道:“自然是自家亲生骨肉,且我与如海,相交莫逆。他之女,便吾之女。宝玉再欺负你,直接打死。”

      贾宝玉:“……”

      落 贾珍也凑趣笑道:“老祖宗,林妹쳰妹不仅有舅舅,也有我等这些表兄在。这样一大家子,都是至亲,要是让妹妹被人欺负了去,就是列祖列宗也不答应。”

      贾母满意点头,待黛玉起身谢过诸亲后,才又拉着她的手嘱咐道:“此黴去南省,万事皆由䠌你̓琏二哥哥,还有你侄儿蔷哥儿去处置,你只管好好见见你父亲就是。但一定记住,要爱惜好自己的身子。外祖母年纪大了,身边只你一个亲外孙女儿,看得倒比孙女儿还重些。若是덶你只顾一味的伤心ﰐ,糟践坏了身子骨臇,可就辜负了这些年ᦩ我对你的˴疼爱了,也让你母亲在天之灵难安……记下了么?”

      黛玉哭的眼泪不止,起身拜道:“记下了。也盼老太太万勿挂怀,老繇太太春秋已高,养护好自己的身子骨为重,待孙女儿回来,再侍奉跟前。”骲

      贾母闻言大为感动,连连道:“好孩子,好孩子!听了你这擺话,我才算放心了!”

      又对身旁的邢、王二夫人并薛姨妈等人高兴道:“可见是长大了!”

      诸人皆含笑点头称是,王熙凤笑道:“有老祖宗日夜教诲,连我这等烧糊卷子也成了大家闺秀知书达礼了,更䴥何况林妹妹这样神仙一般的人物?”

      쭒 贾母绷不住笑道:“你这猴儿,也知道自己是烧糊卷子?你大家子出来的倒是真的,可你怎有脸子喹说自己知书达礼?”

      众人莠都取笑一阵后,贾母又叮嘱紫鹃道:“万勿照顾好你们姑娘,有半点闪失,回来我必是不轻饶的。”

      秭 决 正说话间,荣府大管家赖大自外进来,道:“船已经备好,船上嬷嬷也整理好哥蚓儿、姐儿们的卧房,厨房也从家里选了人送上去了,各色吃食米粮并瓜果,也都送进船舱。”

      王熙凤对黛玉笑道:“瞧瞧,老蹞祖宗这次可是掏出了压箱底的银子了,我都恨不能跟你走一趟。若不是林姑丈身体小有微恙,我必自己出银子,给林妹妹你请台戏班子上去。一天听一出戏,听༢个二十来天,正好到扬州。”

      众人皆笑쫧,黛玉也强笑了声谢过,贾母啐道:“这个时䎲候你也出来耍嘴,你真有这个心,就拿出银子耔来,去的时候看不得,回来的时候还看不得?”

      王熙凤一拍手高声笑道:“这有何难?琏儿,快把家里的银子都带齐了,不够就把平儿也带上,莋实在不行,就把她当了,无论如何,总也要寻个好戏班子,好给林㹒妹妹解闷儿៴!等ఔ林姑丈病好了,林妹妹高뤘兴起来,让她ꍑ吃好的喝好的,再看最好的戏,一道乘船回来!” 랋

      听她这般戏谑胡숚说,众人都绷不住覇笑出声来,连林湾黛玉心里的惶恐似都散了些。

      眼见时辰到了,贾母ੇ心里也起了不忍离别的凄然之情,不过面上还是堆笑,对眼泪又落下来的黛玉道:“好玉儿,莫要哭了,你虽没个姓林的兄弟手足,可这满屋子的人,哪个不是你的至亲?你甈两个舅母听说你今儿ﲭ要回南边儿,都连夜让人准备了好些吃穿用度,给你送上船去了,姊妹们也都牵挂着你……这一去,可万万记得保养好身子骨,莫要让家里人挂念啊。”

      说着,到底落下两行老泪来。

      众人忙劝,又过了好一阵,待黛玉与诸亲并家中姊妹们一一뛔告别后,由两个嬷嬷护着,送上了门큜外小轿。

      一直到二门前,方下轿换上一架八宝簪缨马车,出了门,便直出城,往码头方向而䎢去。

      后面,贾赦带着轻蔑之薐气的看着贾琏,道:“此怸去南省,不要只顾着章台走马逛画舫青楼,丢了贾家的脸面,你也活不了。”

      䴬贾琏闻言脑门子见汗,连连躬身作保。

      렯 贾政则叮嘱道:“南省嬊多有老亲故旧,有机堧会还是Κ要去拜访一二的。旁的则罢,金陵甄家总要亲自过去一趟,给他家老太太请安。”

      贾琏又应下,一旁赖大接口补充道:“若是林姑爷有起靽色了,自不必多说。若果真有甚不好,二爷帮忙处理起家当来,也可寻甄家相助,在南省,没有他家处置不了东西。就是兑换成金银,也便宜些。”

      听闻此露骨之言,贾赦大䑆感满意,点了点头。

      贾政虽蹙起眉头来,可到底没说什么,给这老管家留了些体面。

      贾琏抽了抽嘴角后,点头道:盀“我知道了。”

      ︱ 最后,尽管诸人再怎︔么想忽略,可终究无法忽略过去一直在一旁,和两个长随站在一起,与贾家男丁泾渭分明的贾蔷。

      ള贾赦连正眼都不愿看,只轻蔑的哼了声。

      按照他的脾性,对于这种逆子,就合该打死。

      贾政皱了皱眉ꈻ头,却还是开口道:“蔷哥儿,去了南省,有事多与你琏二叔商议。”

      贾蔷微微颔首,应了声:“是。”

      贾政语竭溺,然而他身后一点站着的贾珍却突跢然起了笑脸,看着贾蔷问道:“听说你把生意都托䜫付给后廊下的芸哥儿打理ੀ了?他┞一个半大孩子,懂得什么经济营生?等你走了后,我就打发蓉儿去帮你,你放心南下就是。”

      핼贾蔷킯闻言,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淡淡道:“我与金沙帮合作,倒是能赚个三五两银子鄢,族里若是揭不开锅了,捐出来也无妨。和淮安侯府合作㱐,却是一文钱都不赚的。”

      贾珍冷笑一声,道:“真是笑话,一文钱不赚,那你和他们合作是为甚?”

      组 贾蔷目光清寒,语气淡漠道:“为了什么?我用一月几百两银子的进项,来结一份香火人情,以便来日有那不厺要脸챍的畜生贼人欺我时,我这无父无母的孤零之人,不至于毫无保全之力。至于那秘方,也与淮安侯府、熞怀远侯府、荆宁侯府、景川侯府和定远侯府五家侯府定妥当了,都中醠只他五家和金沙帮,共六彡家经营,再不多传一份。你若觉得底子硬,国公府的名头好使,大可去硬讨䦣要便是,看看你这宁国族长的派头,춻好㍴使不好使……呵。”

      说罢,发出一道极轻蔑的讥讽冷笑后,贾蔷也不再理会面色阴沉的走贾家众人,翻身上马,敃在铁头和柱子的护从下,快马加鞭往太平街金沙俾帮赶去。

      背后,贾珍面色一片铁青,看着問贾蔷远去的背影,眼神如刀,满是怨毒。

      贾政看到这一幕,飴虽觉得贾珍有些过了,却也不喜贾蔷ౢ咄咄逼人的态度。

      再怎么说,也当长幼有序才是。

      至于贾赦껞就更是破口大骂道:“这畜生以为傍上几家侯府,就敢目无尊长?等着,早晚揭了ꗲ他的好皮,打不死他˅个贱种!”

      贾珍倒吸一口气,ᮭ和贾琏对视了眼后,贾琏点了点头,打定主意若有机会必是要为难为难他,好给自幼顽大到的珍퍘大哥哥出口恶气。

      ꩅ 之后,贾琏不再多言,给贾赦、贾政磕了头后,亦骑马赶往码ꅄ头。

      ……

      PS:也是见鬼了,明明显示已经发布,可看不㥠到,重发一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