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集评论>

      五天后出发吗,那时莹儿应该也学会买来的法术了,到时候多少也能帮乯上忙,餥不至于拖带领她的师伯的后腿。

      冰儿本来就学会法术,这五天正好可以和白羽扇磨合下,战力应该低不了,看来可以让她俩出去实战磨炼一下。

      让陈羽最放心的是由一个实力不俗的师姐带队。

      ꯿“嗯,我知道了,出去执行任务时小心点。”

      陈羽这㋮么直接干脆的答应,让陈冰有些惊讶,在㙤她的认知中,这刦种时候男生不也应该挽留她,经过她慢慢的安慰,再来一个充ꋾ满安全感的拥抱,男生才答应的吗。䕧

      不过这种小事陈冰并没有在意,她相公与其他男生的不同点太多,嶕她都习惯了。

      这样也正생好省她安慰陈羽。

      陈冰告别陈羽,返回她和陈莹的住处,在出发前,她要多练习法术几次,争取更加熟练一点,现在还有陈羽给她的白羽扇,需要练习使用,她这几天更忙了。

      陈冰临ୀ走时,陈羽把他买的飞行法术给了陈冰,怎么也不能让这一块灵石白花了。

      陈羽等陈冰走远,乘上叶云飞走,᮫他关上门,修炼起来。

      现在他境界不够高,也没有自保的手段,不能跟着她脮们一起出去执行任务。 憶

      他只能努力修炼,用境界差来弥补缺少的自保手段,到时候才能跟着出去宗门执行任务。

      陈冰回到住处,远远的就看见她炉们房子外陈莹在修习法术。

      她走过去,等离陈莹非常近后,陈冰右ˋ手挥动白羽扇,挥动的速度不快,慢慢的一上一下扇动,似乎故意显摆一样。甊

      陈鼹莹注意到陈冰手里的扇子,她和陈冰都是辟谷境初期的修为郷,也发现了扇子的异样,停下修习法术的进度,问㕽道。 퀅

      “姐,这是,宝器吗?”

      陈冰嘴角往上扬了扬,说道。

      “嗯,这是相公给我줶的。”

      在说后面那句话时,陈冰故意比前面那ᝍ句话声音要大很多说出。

      不过陈莹似乎早就知道一样,没有什么反应,简单㼲的“嗯”了一声,埋头继续修习法术。

      表面看陈莹没有在意,可陈冰知道,陈莹就是恰恰太在意了,才会有这样的行为。

      陈冰嘴角又笑䜞了笑,也同样埋头去练习法术和白羽扇。

      这个外出任务可岔是쾩她们师父好枍不容易才欤给她们争㜦取来的。

      本来这个任务师伯带的两人不是她和陈莹,而是师伯她好友的两个弟䦤子,可惜那两个弟子其中一个修习法术时受了伤,短时间康复不了,这才让她师父把名额争取过来。

      所以她可要努力练习,不能白费了她师父费劲争取来的名额。

      。。。

      五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在宗山门口,陈羽送别陈冰陈莹。둈

      在陈羽回到苍云峰三十二层,离他房子还很远的时候,白子涵的舔狗四人组突然出现在陈羽面前。

      自从那天埋伏失败后,四人就一直在暗中找机会接触陈羽。

      这时候秋爱设的法术陷阱就起了作用,四人第一次靠近陈羽的房㹹子时,被脚下突然激发的陷阱炸了一身土。

      陷阱的威力不怎么大,炸在四人身上也仅仅让四人感到一点疼痛而已,连衣服都没有炸坏。

      这是一个示警型的陷阱,威ⴢ力不大但声音大,늽可以提醒布下陷阱的人,有人闯入,四人正是被爆炸的声音吓跑,头也没回的跑出苍云峰。

      陈羽因为集中精力修炼,外面陷阱激发产生的爆炸声他并没有听到,就这样四人组第二次行动失败。

      낡在一天晚上,四人组又来到陈羽的房子外,这次她ℓ们没有走房子的正뺼面嵿,上次就是在正面踩中的陷阱,这次四人准备在后面킧走。

      四人蹑手蹑脚的靠近房子,突然脚下一亮䓯,从脚下生成的蓝圈中发出雷电电到四人。

      四人中其中一人被电的腿脚抽搐,朝蓝圈左面迈去,又触*发了上次的爆炸陷阱。

      四人又被炸了一身土。

      四人来不及处理身上的尘土,手脚还在抽搐的就逃走了。

      她们怕惊醒陈羽是其次,主要怕惊动苍云峰的巡山弟子。

      不管白天黑夜,都有巡山弟子时刻在注蓳意着苍㙠云峰,夜晚巡山弟子更加敏感一些。

      舔狗四人逃回碧玉峰鯺,恰好被白子涵见到,白子涵见四人慌里慌张的样子,以为四人得手,教训了陈羽一顿,急忙开心的问道。

      “怎么样,教训的如何。”

      四人中其中一人喘着粗气说道。

      “没成功,他在房子周围设了法术陷阱,没法接近。”

      白子涵听到没成功,脸色沉了下来,气愤蜑愤的呵斥道。

      “几天了,教训一个刚入门没多久的新弟子都这么费劲,你们还能做些什么!”

      襷 四人也很无奈。

      “实在是他房子周围的陷阱有᪵些多,不光房子前面有,后面也设⸚有陷阱ᐯ,我们四人靠近不了啊。”

      白子涵叹口气,他要是有比她们要聪明的忠实舔狗,早就不理他们了,可惜,像这样忠实的舔狗只有她们四人랎。

      做这事塍交给其她人去做他又不放心,怕被抓把他说出来,只㇇能交给她们四人了。

      “你ḓ们靠近不了房子就等他出来啊,难道他还能从不出门。”

      四人一拍脑袋,对啊,既然进不去就等럭他自己出来啊。

      白子涵安慰四人几句好话后,把四人又派벘去擝苍뫈云峰。

      等四人离开,白子涵脸上的笑意䬇才消失,露出厌气的表情。

      等他追到幽兰,就跟这四人撇清关系,每次故意对她们צּ说好话,露笑脸,让白子涵感觉十分恶心。

      。。。

      秋爱回到宗里已经五六天了,这几天她一直在想陈羽的身影,想的连ꏹ平常修炼静心都做不了。

      一回想១起陈Έ羽身上的异香,俊美ﭺ的面孔,光滑的手臂,纤细匀称的大腿,她就急火上腹,需要解决一番。

      事情久了她也感觉有些寂寞,今遪天正好一年前拿下的那稭个碧玉峰男弟子完成任务回宗,她终䄊于不用寂寞了。

      这位男弟子是第三十三代碧玉峰上的一个弟子,他因为长相有些出众,也曾受到过不少关注,不过某天晚上被不认消识的四个女弟子教训了一顿,之后才收敛风光,变得更加低调,逐渐淡出宗里女弟子Ꚓ的视野。

      后来他才知道,教训他的那四个人是被称为“宗内第一仙男”同为碧玉峰弟子的白子涵师伯指示的,他刚入崐宗门,人生地不熟的,尤其是对方是被称为宗内第一仙男的白子涵,他只能咽下这口气。

      令他ጵ没想到的是,淡出宗里女弟子的他,竟然被苍云峰王以欢王长老的唯一弟子看上。

      秋爱假借关心新弟Ị子,把她调整过的丹药给了这个男弟子,最后结甐果男颶弟子被下药,㘄被秋爱无耻的占有了。 ᆅ

      秋爱以名声威胁他,要懕他不许告诉任何人,要是他把这件事告诉宗里,她就把他被侮辱的事情告诉全宗里。

      在这个世界,男修炼者对自己名声很是看重䷟,在秋爱的威胁下,只能同意。

      这天夜晚,她潜入碧玉峰那个男篍弟子的房间,等㘃男弟子走进房间,秋爱突然从后面抱住了他。

      男弟子刚完成任务回来,身体累的不行,走入自己的房间后突然被别人从后面抱住,他马上挣歋扎起来。

      꼥他越挣扎后面抱住的力气越大。

      鉙 他假装镇定的说道。

      “你这么做不怕我告诉宗里吗?律殿的惩罚不ꙥ是说着玩的。”

      可听到身后回㣤道的声音,让男弟子万籁俱灰。

      “你就不怕我先告诉全宗你的身体长什么样吗。”

      这个声音,他在熟悉不过,一年前,就是这个声音的主人,夺走了他的元阳一身。

      明明说好只要他不说出这件事뺽,她就再也不见他,骗人!

      “你骗人,不是说好我不说出去,你就不在出现我面前吗!”

      秋爱抱着男弟子,鼻息里充斥着他身上的味道,道。

      “你这不没见到我吗,就着一次,一次就好。”

      说完不顾男弟子的反抗,秋爱强行把他抱到床上。

      。。。庱。。。

      第二天秋爱离开碧玉峰返回苍云峰,一个隐藏起来弟子৯看见后,把这个消息写到纸上,飞向律殿。

      。。。

      四人终于等到陈㬀羽离开房子,他离开时是和两个女弟子一起离开的꠼,她们为了隐秘,就没动手,打算等陈羽一个人的时候再动手。

      过了许久,四人终于等到摪陈羽一个人回来,四人立马欣喜的跳起,这几天的努力没有白费,走到陈羽面前,大声说道。

      “身䜢为一个新入门的弟子,你似ﺞ乎不知道什么是低调嘇,所以我们教给你什么是低调。”

      四人说完,一人就要动手冲陈羽脸上打来,陈羽当然不会等着给她打,脚下退后几步,躲开տ了打来的拳头。

      借着退后几步的距离,他马上转身向远处跑出,一窫边跑一边大声喊“抓流氓”。

      陈羽跑的虽然快,却怎么也快不过会飞行法术쎁的四人组,四人离地一米多飞行,很快就追让了陈羽。

      禁 眼看四人即将抓住陈羽,突然从上空冲下一个身影,冲进四人中间,拳脚几下就把四人뙬制服在地。

      陈羽吐口气,回过头正要感谢,发现抵冲下来的身影竟然是幽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