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APP清爽班

      无人机收到了来自控制中心的信号,ai自带的导航系统,让它在极ⷸ短的时间内确定了目标,如果作战需要,它们可以组成一支庞大的蜂群向目标发动狼群战术,用恐怖的数量淹没对手。

      而在非集群作战模式下,它们一般使用点巡航的模式,现在离事发最近的无人机已经赶到了出现新型怪物的地点。畄

      一个看上去像是放㡇大了蚁狮制造的捕猎陷阱,不过那些沙苘子好像性쭫质被改造了?

      无人机传送过来的影像前,一个军官率先打破了⚠指挥존中心砩的安静。

      “之前从未见过这种变异吗?”

      “我们之前才确定过能够飞行的那玩意,不是么?现在又来了ᅢ个可以钻地的,这算什么东西,七十二变吗?”

      男人自嘲的说道,“郑明将军,不要说和现在状况无关的话,时间宝贵,要立刻确定应对的方法。”

      “我说参谋长,这些东西根本没完没了,不停的毫无征兆的冒出来,而且现在还打욋越肐多,越变越诡异,这样下去我们根本没办法安心的控制好后方,谁知道它们哪天会不会突然又冒出来攻击我们设立的聚集点,特别是军❚工生产基地,那后果是灾难性的。”

      “郑明,你说的我们都知道,但是你想怎么做?现在除了尽量控制브还有什么好的렭解决䄟办法吗?”

      㦝 “我申请立刻启动那个大净化法阵,让这些怪物彻底消失在我们控制的区域上,参谋长,没有一个绝对稳定的后方根本无法安心的打仗,我要对我胧的士兵负责,哪天他们老家丢了人还在前线呢,这是要我们前线变游击队么?”

      㽸“胡闹,你对你的士兵负责,那我们就是送士兵去死的刽子手么?”

      “可是明明有一劳永逸的方法解决他们,为什么不用?”

      飴一直在端坐的中年男人无奈的叹了口气“郑明,你只负责军队的事,灧和星宗派他们接触的不多吧,事实上,很多证据表明了,那些咒术都不是没有代价的。”

      您是什么意思?

      参谋长已经稍显浑浊荜的眼中突然迸发出了精芒“很简Ⰸ单,所谓的魔咒还有其他的东西,都是从“神앺”那里借遮来的力量,又怎么可能没有代价呢?” 젠

      星宗派茓是一个十分隐秘的宗派,和原先华夏大地上成名已久的那些艘修炼门派不同,星宗派是个完全隐世的宗派,它们的驻地在峨眉山的深处,布下了层层的迷踪大阵,修士们过着完全隐居的像是桃花源里一样的生活,一般只去外面的世界采集生活所必要的物资。从西汉末年天下大乱开始,一直保持着这种状态,直到大灾变的发生。

      殜这个宗门从嚣成立开始,就一直守护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他们的门人像玛雅人一样建立了巨大的观星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观星,并且记录着观星的日志,而他们所修炼的力量,按照典籍的记载,似乎也来源于苍穹之上。ᛂ

      䪦罗天洪的真实年龄似乎是一个谜团,至少按照星宗派现在弟子的记忆这位宗主的年龄至少也有70岁了,可是除了他的一头白发以外츖,他看上去和一个30岁左右的男人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气质上还要更年轻一点。

      如果说是修炼了星宗派法术的原因,但历代宗主在外貌上似乎和普通人的年龄变化也没什么不同ॉ。

      臻罗大殿是星宗派宗主才ꪪ有资格进入的宗派圣地붚,这里也守护着星宗⮻派几千年以来鄨的秘密,或者说,也是整个华夏修士组织中最大的秘密。

      罗天洪盘坐在大殿的中央,微微闭着眼睛,面对着空无一物的穹顶,星宗派的弟子们只要来到臻罗大殿,几乎每次都能看到宗主大人这幅样子,仿佛永远在闭关中一样。

      今天似乎有些不同,罗天洪仿佛一成不变的像雕塑一样的脸上终于动了动表情,纯白的,看上獣去仙风道骨쪻的眉毛也跟着皱了起来。䰫

      厒“万物皆有终末,万物皆有劫数。”

      猛的,他睁开了眼睛,目光如炬,望着大殿眼前的一片虚无。

      ᒯ“但人不能坐以待毙。”

      罗天洪站了起来,就在此时,大殿外也响起了求见的声音。“宗主,有弟子来报。”

      “让她进来吧。”

      ——

      啭 罗捻天洪知道来的人必定是陈玉菁,罗天洪痂也知道陈玉菁非常在乎他的弟子云连,而云连的妹妹就在联合军中服役,廱虽然不是一线的前线战斗人员,但也可以说是十分危险的搜索队员,要和那些从异世界来到这个世界的怪物们作战。

      宗主大人。

      身着一身简练戎装的女孩快步走进了大殿,然后径直走向了罗天洪所在的大로殿中央,但一般来说,弟子求见宗主,应该站在⺁门口禀报缘由,然后经由宗主同意,才能接近獦臻罗大殿的中央位괡置。

      陈师姐!不得对宗主无理。

      见到陈玉菁根本没有㉔向罗天洪行礼,就踏进了大殿中央,两个星宗派的弟子立刻上前拦住她。

      宗主大人,玉菁不明白!女孩被护发弟子拦住后,也并没有再挣扎,只是低头抱拳向罗天洪行礼,걶“韬宗主大人,您为何不ᘮ出手呢?您明明有办㗬法阻薬止那些魔物肆虐。”  ⴏ 女孩低下头,向着宗主行礼,随机她直接单膝跪了⿥下来,“宗主大人,师傅!玉菁请求您出手,阻止那些魔物的继续蔓쇅延。”

      罗天洪叹了口气,但还是背对着陈玉菁,他沉默了一会才賺开口,“玉菁,你可知道本宗创立至今的意义吗?”

      “本宗创立的,意义?宗主您这是何意?玉菁不明白。”

      “那就说说你是怎么想的吧?”

      蟰“铲妖除魔,修道求真䶧。”

      那确实是星宗派一直以来的行事准则,虽然隐于俗世,但星宗辔派一直会派出弟子协助那些入世的修炼宗门解决那些危险的魔物。陈玉菁这么说,当然也没错。

      “你可知我宗为何叫星宗派?”

      “日月星辰,ꕎ包罗万象,蕴藏大道至理,参星辰之玄妙,窥万物之演化,可求天地至理。”

      “玉菁,那你觉得쇮这天地乾坤的至理是什么呢?”

      说着,罗天洪转过了身,直面着他的弟子陈玉菁,这位ﺩ看上去已经和嘄几年前完全不同的女孩,“感애悟宇宙洪荒之变煋化,以求得大道至理,噡没错,这确实是我们星宗派立派之本,这对也不对。”

      “㼿宗主,玉菁实在不明,而且玉菁今天是来求宗主出手,消除那些魔物軉的繁衍环境的,꟬宗主可犎知道那些魔物在最近几个月内,已经发生了大量的变攆异,造成了很大的人员伤亡,而且其中还有我宗弟子,宗主,ʧ这些怪物消灭的再多,它们还能从各地涌出来,我宗之前布下的阵法的压制镕力越来덽越弱了,现在我们只能不断收缩阵法封䰭印它们产生的面积,留出了大量籅的不稳定区域,这样下去,后果会非常严重。这样的暂时压制不能解决问题,我请求宗主出뒯山,启用我宗的镇宗法器,彻底镇压那些魔物。”

      걪陈师姐,您在说什么呢?镇宗法器是守护山门用的,怎么可能拿出去用。

      襋 两个护法弟子,被陈玉菁的发言震惊了,镇宗法器一旦脱离,维持星宗派的护山阵法也会消失。

      “如今的世界已经变成了这样,留着护山法阵又有什么用呢?唇亡齿寒的道理,宗主大人和你们不清楚吗?”

      “可是师姐...”

      嗴 好了,你们别说了,你们先下去吧,我和玉菁单独谈谈。

      “是,宗主”

      陈玉菁看着消失在了大殿里的护法弟子的背影,有些不解的问道,“师傅,您到底是何意?”

      “玉菁,你到底是为了联合政府来的,还是为了云连来的呢?”

      罗킗天洪盯着陈玉菁,虽然脸上什么表情볚都没有,但是却给了她巨大禀的压力,“师傅,您怎可如此看玉菁,玉菁承认的确蟼关心云连师兄还有他的妹妹,但是玉菁的请求恆实在是为了苍生大义,难道师傅还不清楚丨那些魔物的귽威胁到底有多大吗?现在联合军要对吸血妖物发起总攻,如果这些魔物在后方肆虐,那后果不堪设想。”

      “那你是代表联合政府来请我的了?”

      “是的,弟子正是嫅为此而来,㦆请师旦傅出山。”

      굶“玉菁,和几年前比起来,你变的干练多了。”罗天洪看着自己的弟子,现在她身上的衣服正是联合军的军装,与此同时还有一件披风,表明着她在联合军的特殊地位。

      属于星宗派的弟子。

      “弟子不敢忘记师门,但既然已经成为了联合军的军人,就必须对联合政府和百姓负责。”

      罗Ӵ天洪观察着自己的弟子,以他的眼里自然能够看得出来,셤他的弟子确实并没有说谎顶多说的不完全是自己的本心而已,看来玉菁到底是长大了啊,罗天洪心里倒是有些欣慰,但如此一来,玉菁到底也并虚不是真正合格的人选。

      “玉菁,师傅问你,你觉得魔物到底是什么?”

      “魔物不知其来历,在整个世界的大灾难发生的时候,它们也从世界各处毫无征兆的出现,世界上各大的魔法组织和吸血랾妖物都把它们叫做约翰四骑士,玉菁认为魔物乃是天外邪魔,乃是当ꘓ世大劫。Ὁ”

      “天外᩺邪魔么,玉菁啊,你可知道天外为何物?”

      宗主为什么要为自己这些问题?陈玉菁在心里想着,她⮦的师傅罗天洪,她还是十分了解的,从来都是一个言语很少的世外高人,但今天竟然和她说了这么多话,难道是有什么别的深意么?

      “天外乃宇宙,⟴日月星辰生生不息之处。”

      罗天洪点了点头,对着自己徑的徒돿弟说道,“玉菁,你随我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