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本强奸中国妇女电影

      “说什么?”张任眉头一皱。

      张瑞在张任的耳边轻轻的说:“说这是圣意!”

      “圣意?这是什么意思?陛下让他不让?不对,陛下管这事情干뮡嘛?对了,下午陛下就出皇宫了?”张任回忆了一下,感觉像,桓典和袁艺不ﳹ是被招走了吗?“微服私访”四个字出现在张任的脑海里,这皇帝要微服私响访?张任深吸一口气,呃,不会吧ﯢ,天子刘宏人生第一次“微服私访”第一站就是自己这里?这得多“ゃ荣幸”啊饰!想到这,张任把张䜯瑞叫道角落里。

       “待会你到前头去,看着四个或者五个人,注意点,领头的一个贵气十足的,算了,我自瞑己去!你见过子龙吧?还认识蔡邕对吧?他们到了쨬,把他们领꓃到一个合适的地方,或者⽌这后院,让人通知我!待会高山流水不需要人⫽招츘待驷,你亲自伺候,另外,将旁边几䩇个包间的预订人᤻名单给我!还有……评书讲少年天子除奸臣,九月政变,还要让店里的伙计外鱪松内紧ᐳ!”

      ﱛ “少主你的意思?”张瑞看到自家少主安排,好像也有些紧张了。

      “我告诉你一个人,这是我的猜测,未必是真的,或ୟ许天子要来我们店!不켑准告诉其他人。”

      “什么!”张瑞手和声音都有点襢颤斆抖了,天子的威严自己不是不知道,当初在德阳殿内自己就知道,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个不小心就是掉脑袋的活。

      “急啥还没来呢,可以仔细⛜关注大堂的地方在哪里?带我去,我估肄计天子来,必定会听九月政变!”

      諵 “是!”

      张瑞关上后院大츺门嵦,带着张任进入二楼的一个包厢,这个包厢有扇窗正㒽好可以看到川红花芬늲正门苭,斜着还能听到将说书人的人评书,张任找ឧ了个位置,闭上眼ꆞ睛,听觉延伸㳯出去,注意的倾听着。

      张瑞的步调快了,赶到服务台位置,跟张羽商谈了一下,张瑞走出来,看说书的人忙着喝茶,ⰰ张瑞示意了一下,那个说书的正是川红花芬的王牌评书人,胡海。 눭

      胡海这段日子过的可滋润了,以前只有地⡍摊ग़上跟小朋友讲故事,吃点小朋⧺友剩余的东西,랋现在不同庶了,在这雒阳城里最大的酒店,川红花芬,最为中心的位置,说书,ࡘ可受到大家的欢迎了,没看到,外面还站着一伙人,听他吹牛,以至于他没有说书的时候,出门,很多人见到他,都点头称呼他一声“先生”,这年头“先生”二字可了不得,胡海自己都觉得身份高了얐很多,更加觉得来这儿是来对了。

      죀胡海看到张瑞的示意,找了个机会,走过来,张瑞在他耳边悄㦪悄地说了几句话,胡海一抝直在点头,这䠿九月政变被改动了,说明少年天子刘宏登基之初,借着宦官除掉权臣窦武和陈蕃收回大权,也说明窦武和陈蕃推举之功,꾏掌費握大权后权倾朝野,为所欲为,改变的就是少年㹳天子如何英武的故事。这改编没有鏑影响到现在的世Տ家,也就没有人对着有异议,喧更没有人点穿。崛

      张瑞交代此瞆事之后,就到川红싮花芬店门等候着蔡邕一行,当然,他免不了注意一下每组四五四、五人一行的人群,猜测着。

      当这胡海讲到夏门万寿亭外接驾时,张任突然睁开眼,走到包间的窗边,从这窗户的缝隙中正好可以菚看到川红花芬的正门,只见五个人一行进入川红花芬正门,领头的是一个翩翩公子哥,像某个世家公子哥,䭑锦衣玉缎,目光内敛,却没有朝堂之上那种威严,负手慢慢走入川奙红花芬正门,这不是当今天子刘宏是谁? 篫

      刘宏进来之后正好听এ到万寿亭琀外接圣驾怆,微微的笑了笑,示意뾩一▵下,往角落的桌子坐过去,紧跟着的两个,一个穿着朴素,不仔细看都发现不了,这不是帝师王越?王越一进来就往张任藏身地瞟了一眼跟着刘宏后面坐进角落里,当䶺王越坐⛓到刘宏身边,䔠刘宏的面相o倒是看得不是很清楚,就好像那个角落光线不够亮一样。另外一个娘里娘气的,又老又丑,就是被刘宏䄍称为“阿父”的张让,张任可ޢ不敢轻푅视这个老太监,能鞙让少年蟾天子一直尊称“阿父”,岂是无能之辈?就算无能,他也有滔天权力,要知道除掉窦武陈蕃的曹节做了大长秋,他们都没有张让显贵,再后面两个气宇轩昂,个子七尺半,羽林军出鴕身的一眼螺都能看出,两人虽然武人打閤扮,腰间的长㣳剑挂着,但神色却很紧张,两셁人都没坐下,只是站愂在刘宏身后,正是羽林军中郎将桓典和羽邑林左监袁艺。

      “二位,坐下吧!不然朕……真看不见全部地方了!这小子可真会折腾啊!”刘宏示意桓典和袁嗇艺坐下。

      两人愣了一下,还是坐了下来,柞但没有心情听评书,左右观看,以防不④测。

      张任看着,心里想ះ着,这曹孟德还是注意了自己的行踪的,虽然是他安排的,但不是他带人来的,张任示意一下,㥎旁边㠂的服务员,这个服务员是张瑞特意交代在这个房间,听从少爷的话的,“让张瑞来一下!”

      ꊈ 张瑞经过大堂彦之时,扫了一眼大堂,没发现异样,㑓迅速上楼来到张任的包间。

      “张瑞,等一会说书的把这段说铕完瘊,将퐻那一桌人。”张任指向刘宏所在的角落。 

      䫜 张瑞看过去,居然只看清了桓⭕典和袁艺的容貌,其他三奇人,他怎么认真看都看不清楚容貌。

      “少主,我看不清楚啊!”

      “对,那蒺桌五个人,有三个看不清楚就对了!”

      “曹司马没来?” ᔤ

      “没有,待会等这一段结束,将䌛他们引入高山流水!就说,曹司马交代的!对了,对中间的韛少年恭敬点㶭!不要在大庭广众行跪拜之礼,别出差错,张羽亲自带高山流水的服务员去!”

      “少主,这张羽去,是不是不好?”张瑞常听说这少年天子刘宏荒淫,怕自己的张羽出事。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