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穿心箭

      “向总,这是去江宁䳈市考察药田的名单。”向יִ阳看着洛泱递过来的名单皱了皱眉,看着名单上扎眼的朝曦,秦宇。向阳有些气不打一处来,怎么这个秦宇阴魂不散呢,“秦经理也去?”“是的,那片药田如果集团确定收购的话,秦经理就要选址建仓库了。”好吧,确实有些道理,向阳想了想也没办法阻止秦宇过去了,“药品部没人了吗,怎么苲派陈朝曦过去,她好像刚入职不久吧。”嵬洛泱看着向阳越来越觉得向阳可能是精神有点问题,怎么最近总找自己的茬呢,“药吂品部的决淴定,我也无权干涉呀,而且这个项目也并不复杂,朝曦是帝都䛱医科大学的高材生,去跟个考察也没什么问题吧,而且큲带队的是药品部的王经理,朝曦跟着去最多是涨涨经验,当个助手。”向阳恨不得用眼神杀死面前的洛泱,这家돽伙怎么脑袋该灵光的时候不灵光呢,沉吟了片刻,向阳决定只能出下策了,既然不能阻止他们过去,那就,“王❧部长带队?他走了公司怎么办,药品部还有ᱭ那么多事呢,王部长还得在药品部主持大局呢,换个人带队。”“换人?经理级别的行程都是提前敲定好的,一时之间也没办法找人带队啊。”洛泱真是快疯了,就是个小小的考察,为什么要几次三番的找自己麻烦,难道是因为自己几天前骂了他?向阳居然这么记仇。没人带队?向阳要的就是没人带队,“确实有点麻烦,未来一个月我有什么大的行程吗?”“大的行程倒是没有。”“那只能鋄我ᔜ亲自带郎队了。”洛泱感觉自己要崩溃了,他亲自带頖队,那不是自己也要跟他下乡?而且完全没必要啊,“㠙向总,䤛这个项目好像还没重要到需要您亲自带队的地㦌步吧。”“这不是情况特殊吗,不用说了,你准备准备,明天我们一起走。”说完向阳쾤就接着埋头工作了,洛泱只觉得自己一腔怒火无棝从发泄,王经理走不开?你就走得开是吧?但她能说什枦么튔呢,她只能灰䍘溜溜的出了办公室带着满腔的怒火做出差的准备了。

      “朝曦,来我这里坐。”朝曦上车就看到了热情招手的洛泱,她只能一演脸疑늀惑地坐在洛泱身边,“你怎么来了?”洛泱一脸无奈,“谁知道向阳那个家伙什么意思,非要自己ረ带队。”“是向阳带队吗?不是王经理带队吗?”朝曦也是搞不清楚向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洛泱无奈的摊了摊手,“不说了얨,我也不懂,反正已成定局了,我劚都要陪他㺽下乡,可能是他脑子有点问题,最近特别奇怪。”“谁奇怪?”덵秦ⴱ宇一上车就看到了聊得火热的洛泱和朝曦,菱依旧是一脸和善的笑容,虽然表白失败了,但是此刻和朝曦她们搭话确是没有一点尴尬的神色,倒是朝曦,看?到秦宇之后也顾不뵺得和洛泱说话了,把꣗头偏向了一边不想和秦肄宇对雍视,洛泱也是感到了尴尬的气氛,也没有回答秦宇的ᐩ问题,秦宇也是没再횏追问,只是在朝曦前面的座位坐了下来,除了他们三个诡异的陷入了沉默,这次参与考察的其他人在大巴上还是聊得热火朝天,直到向阳上车,所有人都没想通向阳怎么滢会出现在这里,向登阳扫视了一圈车内的情况,还好洛泱和朝曦坐在一起,洛泱也算是干了件好事,“大家不用拘束,这次由我接替王部长带队ꐴ考察,这也是我第一次和촡大家一起出差,希望能够和大家合作愉快。”ᆠ在热烈的掌声中,说夥完了场面话的向阳也是施施然的坐在了秦宇的身边,秦宇向阳,后面坐着洛泱朝曦,鴦这个诡异的座位,导致了一路上将近十个小时的车程,他们四个居然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秦宇到底还ᅱ是憋不住了,“向总?李不知道ꯓ您怎么会突然决定带队呢?”向阳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我䆕的决定,有必要向你解释?”碰了一鼻子灰的秦宇也不再招不헴痛快了。倒是洛泱冲뚯着朝曦一挑眉,那样子好像在说,“看吧,我就说了他最近精神有问题。”倒是朝曦,心里有了一些别的感觉,她是真的觉得自己犯贱,靼明明已经被伤过无数次了,可是在得知向阳要亲自带队的时候,他⥘还是觉酃得向阳是因为自己来的,这种鶾感觉很nj怪,但是在她无数次的⎹否定自己之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珜了,她太了解向阳了,了解到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对䭲向阳有一种近乎恐怖的直觉。

      咚咚咚,向阳睁开了眼,是谁这么早来敲自己的门,“怎么是你?曃”朝曦看着一副ⲃ睡眼惺忪的样子的向阳,不知为⛥何有些紧张,好像又回到阋了高中鿾时自己叫向阳起床上学的那个时候,来找向阳她也是下定了巨大的决心,自然是因为她特殊的感觉,是不是为了自己,试一试就知道՞。“向总,你来这不会真是来度假的吧,本来是王部长带队的,我给她当助手,现在取样调查的事情就落在我头上了,你只能屈尊您当我的助手了。”向阳看着一脸认真地朝曦,想不通她为什么会来找自己ს,是自己的目的ᓤ太明显了吗,她意识到什癴么了?还蒏是真的没办法了才找到自己当她的助手,“去找别人。”“对不起,我们没来闲人,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你以为有别的选择我会来找你吗?”朝曦尽量的保持着面色平静。好像是说的过去,向阳也实在是找不到朝䟓曦来找自己的原因,他自然是不明白,直觉对一个女人的重曖要性,“十五分钟,你在酒鮓店大堂等我。”向阳用最快的速度洗漱之后,他按时来到了酒店大堂,ꌗ朝曦已经等候多时了,他从没看到过这样的ㄕ朝曦,穿着一身鯻粉红色的登山服,依然熟吶悉的马尾辫,背着一个巨大的᫹登山包,和牧她娇小的身材很不相称,但是却分外的憨态可掬,向阳不由得笑了一下,然后就立马恢复了冷漠,走到了朝曦的背后,“走吧。”朝曦明摆着是㩬被他的神出鬼没下了一跳,嗔怒的看䒬了他一眼,就把登山包甩给了向阳,向阳᪐拿着登山包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我背?”朝曦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我忘了,您可ꀱ是身︾娇体贵的向总,不흥过我可以背,但是您懂取样볆吗?你要是懂,我可以给向总当助ꆂ手。”向阳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这哪里是助手,分멤明是苦力,不过感受着分量相当不轻的登山包,向阳当然不忍心让朝曦背着,既然有了Ṋ这么合适的理由,自己背就背了¤吧ⱁ,“走吧。”朝曦看着背着包走在前面的向阳,发自内﷞心的笑了笑,这家伙好像不是特榧别套讨厌了,走了不知道多久,向阳只觉得身上的包裹越来越沉,可是他当然不能在朝曦面前表现ቓ出来他湒的辛苦,作为男쳺人总是有这样奇奇怪怪的自尊心,倒是朝曦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开心的很,她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好ꮐ像自从高三的那个夏天,她就再也没有发自内心的快乐过,可是现在的她觉得很幸福,哪怕他依旧对她冷若冰霜,哪怕他们只能短短的相处这么几天,但是漙就只是和他走在山间的小路上,她就满足了,不管以后如何,起码现在的他在朝曦看来,和高中时的没什么区别。不管你之前是什么样子,之后恓会变成什么撳样子,但是只要此刻我能短暂的拥有你,那就够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