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骆雁

      密林深处,布姆坐在奇妙屋中修炼魔力,炽热的阳光被树枝分割成无数亮斑。小山村在经过佣쮞兵团事件后,也再次恢复如初。

      갳六花站在溪水边,有些出神地盯着那穿梭摇曳的小鱼。花瓣浮在水面,时而随着旋涡扭转,时而又被冲到岸边。

      在与布姆精神融合俅后,六花这些天总觉得自己哪里不对劲。这种感觉很奇怪,既不会难受,也不像那种饥饿感。

       퐳六花觉得自己现在˷就犹如一个迷路的盲者,能听到不远处的钟声,但却始终也抵达不了终点。

      扭头看了眼奇妙屋,六花今天不想独自离开,现在的飄她不是一个人。她有布姆,那个从自己诞生起就一直陪伴的亲人。

      解开陨铁双剑,六花的手幻化为短刃。至于她的皮肤,则从粉白变为了倣棕嵁褐色,这是她目前的最强姿态。

      “恩赐解脱,初舞,臮琴音!”六花垂着手臂,下一秒便仿佛ᮚ瞬移般来到小瀑布前,悄无声息묆,快似闪电。

      只见湛六花抬脚缓缓向前走去,幻化成短刃的双手不断高速舞动,将扶激流分解閻为无数小水滴。

      小瀑布再次恢复平静,六花此时站在山洞内,脸色极不好看。这里是她偶然发现的䩜地方,更是最近的剑术练习场。

      水珠顺着头发跌落在地,这表明她的剑术练得还不到家。在她看来,这些水珠就是一支支利箭,而身上的水渍则씗是낖未来某天的血。

      삚 䣝叹了口气,这恩赐解脱剑术的第一招来自胆小狮,是音乐与艺术饓的升华。贮初舞,初次登场的胆怯,流撇畅且致命的杀戮。

      六花的剑术以“快”为基础,因为她所要守护的人是个魔法师,而魔法师最致僶命的弱点,便是本体过于孱弱。

      “还是太慢了么?”六花坐在山洞里賽,缓缓闭上了眼睛。

      “喉ᶉ咙、脊椎、肺、肝脏、颈动맅脉、锁骨下动脉、肾脏、心脏。”六花抬起手,不断用刃尖刺ɥ着石壁。

      八个只有拇指大小的孔洞逐蹠渐显现,这是初舞琴音的休止符,更是令敌人昁丧命៏的最后尾音。

      六花不是㪛人类,没有所谓的斗气ꊍ招式可学,甚至连布姆都不如,手中也没有什么所褛谓䧉的空间系羊皮卷。萸

      以目前她的情况,恩赐解脱初舞的威力就是如此,想要再进♇一步,或者要等下一㽕次进化脱렢变。

      但在与在与布姆精神融合后,六花额头的花瓣魔纹却变緘为了永久烙印,好似胎记잭般再不会消븸退。

      静静地坐着,努力感受着굲布姆带来的温暖,从最初到前些天,从黑市的垃圾桶,到神迹平原的小㈴山村。

      时间一分一秒流萍逝,瀑布的水声依旧勉嘈杂,奇妙屋中的布姆依旧在修炼。而她额头处的花瓣魔纹坚,则缓缓散发着荧光。綄

      这光芒没有一丝斗气的味道,更没有任何魔法波动。它纯粹由六花的精神力凝聚,更像是种天生的印㘄记。 㧫

      然而一股恐怖的气息,却渐渐在橅的小山洞内弥漫。片刻钟后,这股威压透过瀑布,飘向了奇妙屋。

       正修炼魔力的布姆瞬间睁开双眼,他此时有种心悸的感觉蝶,好似一橄个溺水的人正沉入深海。

      但布姆却始终没有显露出惊䈁慌,因为他能觉察到六花的气息,这也是精神融合的最大好处,感知对方。

      这股威压越来越强,但最后却瞬间消失,好似不曾出现。而小山洞中的六花,则正将双手所幻化的短刃交叉于头顶。

      深吸一口气,她缓缓站起身,随即一跃跳出了瀑布。皮甲再次被水浸湿,一道彩虹隐隐浮ﱏ现。

      睘 柿空中的六花高速旋转,틏仿佛化身成了一道飓风。那股狂暴的威压再次出现,布婗姆也站在奇妙屋外,抬头望向了天空。

      “恩赐解脱,次舞,回旋!”六花的声音回荡在密林内,清澈而响亮。

      随着ꕟ这声呼呵,剑刃飓风棈逐渐开始向天空移动。待其化为一个黑点后,猛然极速朝着地面轰⻮去。

      布姆急忙跑出了密林,在他看来,六花这就是找死。先不说自身旋转给身体带来的负荷,就是单单从高空맞摔下来,估计不死也要瘫痪。

      然而一股狂风却将他推倒在地,只见那剑刃飓风狠狠砸进了地面,而六朲花此时正坐在五米深的大坑里,傻傻笑了起豱来。

      成功了,六花的恩赐解脱剑术终于阳再次脱变。如果说初舞琴音是位优雅的绅士,那这次舞回旋便是一只暴躁的野兽。

      “恭喜你,又强大了。”布姆趴在坑边,笑着伸出了双手。

      “嘻嘻,人家厉不厉됱害?呕...彆”爬上来的六花坉本想起身摆个帅气的造型,但却因旋转太扫久而呕吐不䖠断。

      “这招你才刚学会不久,看来还需要一点时间去完全掌握。”布姆駏轻轻의拍着六ᘀ花的后背,哭笑不得地说道。

      “是啦是啦,人家就是笨嘛,不过哥哥我这믥个招帅吧ʰ。”六花用布姆的长袍擦了擦嘴,抬头嬉皮笑脸道。

      춚 “太帅了,就像一只长了翅膀的穿山甲偰。”布姆㿝扯过了自己的袍子,再次检查起了六花的身体。

      通过交谈,布姆詽已经知晓了次舞回旋的原理。因此与其说这是种强大的招式,倒不如说只能是六花才会汃领悟的特殊战技。

      首先极少数人能像六花那般将身体百分之百控制,并且还显得随뤨心所欲,这祥要突破内心的胆怯与本能反应。

      其次就算有人真能做到,但又缺少了六花那棕褐ᔪ色的皮肤。估计施展的后果,定会粉身碎骨。늷

      因此布姆给这招最后的总结便是,别人“伤敌八百,自损一千”,而六花却是“伤敌一千,自己屁事没有”。

      “냄真的没事?说实话我看着都疼。”布姆摩挲着脸ᘶ,不放心的问道。

      “真的真的没事,哥哥又不是不知道人家的能力,斗气魔法都不怕,难道还会摔死不成?”六花ﳛ大咧咧地喝着酸梅汤,无所谓的回道。

      ශ 鏫往后的三◂天里,六花每天꽾都要施展无数遍次舞回旋。密林外的芦苇丛被清除殆尽,而那种眩晕感则几乎不再出现靻。

      正午的阳光十分刺眼Ꮰ,暴虐的剑刃飓风时而出现。一切接触的有벜形之物被瞬间搅碎,甚至连光线也变得越来越扭曲。

      轻轻擦拭掉脸上的汗水,额头处的花瓣魔纹褪去了荧光。六花转身走入密林,思考着晚上该给布姆做些什么饭菜。

      她越来越不喜欢ꕂ自己的᳝陨铁双剑,这就像野兽被人套上了项圈。但为了隐瞒契约兽的身份,却不得不强行降低恩赐解脱剑术的威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