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cba总决赛

      凭借女人的第六感。

      周念卿知道她老ᏼ公昉忽然变得很悲伤,大概是想起了某个人。

      而导致艂这一切的原因。

      可能是她抱謩へ謩时做出的宠溺表情,与她老公过去某个片段重合形成画面,勾起她老公记忆深处的ぢ悸动。

      有时她也会遇到这种情况。

      工作室改图稿的刹那。

      ˎ总感觉那道身影同样在外面与客귙户交流,䡾彼此都在为美好的明天忙碌着。

      后来才发现,感觉有时仅是一种错觉。

      就像很多人㍫在经过某个路口,或看到某个人,内心莫名产鴋生一种悸动。

      쵟 仿佛来졄过。

      认识过。

      其实什么都没有。

      岠洗完澡回到房间,赵三两老婆躺在床上,怀里搂着正抱着平板电脑看小猪佩奇的謩謩,脑海中一直盘旋着她老公刚才的神色。

      骞 “出国留学过,会设计,为什么不求上进?过着要死不活的生活呢?”

      㜭一连串问题,顿时冒了出来。穇

      想了一会,周念卿还是没有得出任何结论。

      随即拿䦊起手机给她老同学兼好闺蜜拨一个电话。

      “卿,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你晚옌上不是要工作吗ꂘ?哦,差点忘了ꛅ你结婚了”接着电话那头传来调笑声,道࢞“估计现在已经把工作搬到床上堄做了,嘿嘿”

      周念卿很果断的将电话挂꒻断。

      “我的错,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不该与你这个冰美人说荤笑话”

      片䮨刻之后。

      徐芬芳主动瀢将电话打了过来,先是一连串先声夺人的道歉,然后才慢悠悠道“说吧!什么靶事?”

      “听说你老公和赵三两是同学,一起出国留过学,我想知道赵三两学的是什么专业?”

      “什么?”

      徐芬芳音调瞬间拔高⪈,震惊道“我家旺财留过学,什么箹时㜕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我来问问”。

      接着隔着手机周念೵卿就听到巴掌声。

      훒 声音很沉闷。

      ꍚ估计是拍在人体肉最厚的地方。

      “你烦不烦,都三次了,给我留条活路行不行”

      “……”

      周念卿一阵无语。

      现在才九点,櫼她的好闺蜜,居然已经做了好几次晚间操了。

      都三十岁的女人,还不稳重一点。 袆

      以她쐳对自己闺蜜的了解,但凡起了话题,接下来肯定要그和她⮌老公闹一阵。

      “卿,我们家旺财说他们确实出过国,也进过哈佛大学,但쁾只在人家学校门口卖烧饼,对了,我家旺财卖烧饼,你家那位是炸油条的,啧啧,烧饼油条绝䣖配啊!估计你家那位肯定用地沟油,柰所以自己不吃,涺硬是把我家旺财喂成沙皮狗了,这仇我记住了,你让你家那位小心点,出门记得买保险哦”

      馄 挂完电话。鷆

      周念卿莫名想笑。

      世界第一学府门口卖烧饼油条,她闺蜜老公随氉口编排的谎话倒是很幽默。

      关键他俩想摆,人家学校能允许吗!?

      徐芬芳的老公,人胖心眼不恝少,嘴里没一句实话。

      哈佛大学,世界第一学府啊!

      ……

      倚在床头。

      赵三两手ሮ里捧着《次第花开》慢慢翻阅着。

      这本书他已啰经翻쳄了好几遍,每一页都留下浅浅的指纹,但每次重新来⍺过,依旧会有全新的体悟,尤其喜欢里面一段话。

       “生活就是一边失⯩去,一边拥有,终有一天,你会笑着面쀈对曾让你痛哭过的伤口”

      仿佛说的就是他。

      ஡也意指现代社会上大多数伤了心,又强颜欢笑的痴情人。

      这时放在柜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赵三两拿起一看,是旺财来信嶷息了。

      ⓓ“小三,周念卿对你产生好奇了,注意点,千万不要被ِ她的美貌蒙蔽,我们都是有故事뉠的男人,一定要恪守己身”

      “怎么了?”

      赵三两问道。鸸

      “她씾打听我们毕业学校和学的专业,这明摆着打算了解你,然后慢慢爱上你,最后吃掉你”

      “你想多了”

      赵三两对旺财大脑结构很好奇。

      也许做过金ቮ融投资貲的人,脑回路都与一般人与众不同,想的特别多。

      “那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旺财紧接着又发来一条消息暃,没提赵三两和他老婆的问题,反而提及自己的现状,“亷小三,我完૶了,我可能与徐芬芳前两任丈夫一样英年早߅逝了”

      “你出门不是戴头盔了吗?”龇

      囈赵三两疑惑问道。

      “头盔只能保护㡅外在不受伤害,但无法保护内在,徐芬芳这段኱时间近乎于变态式对我身心发起猛烈攻击ῶ,这么说你可能不理解,我换了方式说吧!我这个月损耗גּ八瓶六味地黄丸,五瓶益气养生丸,外加七八斤生蚝,ᘏ现在你能理解了吗?”

      “去郊区转转,挑个自己看的顺眼的风水宝地,我出山䷫帮쩀你设计个陵园”

      赵三两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

      这傻帽随便找个富婆,还想吃软饭不干活,天下哪有这种好事。

      抬起头。

      ꔰ 望着白色镶ሕ花纹丝边⢰的吊顶,赵三两隐约明白了旺财老婆前两任老公的死因。

      很可能疲惫过度,导致精神萎靡,从而发生人间惨剧。

      샃不然何止与两个都是意外忊。

      “如果不想失去你最好的兄弟,赶紧帮我想个办法”

      “自己事情,自己搞定”

      赵三两手按着屏幕上,뻪拼命忍着笑。

      和旺财境遇一比,他现在所鼚处的环境完全可以用惬意来形容。

      植物店里。

      气质婉约的老板娘。

      家里。

      对他态度冷淡的老涚婆。

      两人都与他保持着很远距离,而这段距离恰恰是皌赵三两想要的。

      “给你三分钟时间,再不阭帮我想出办法,我就去你家告诉炮叔和三婶,他们宝贝大孙子,就因为你死的”

      쥃好话说尽没用,旺财⯏直接开始威胁起来。

      只是发完,瞬间就将信息删除,大概怕刺痛赵三两的敏感神经。

      但两鐰人都不是笨蛋,所以哪怕隔着屏幕,旺财也能感觉到赵三两肯定看到了。

      “兄弟,对不起,是民我多嘴了”。 毞

      “对不起的人是我ꌄ,抱歉了兄弟篏,欠你一尸两命”

      心里窒息的痛楚,一瞬间将赵三两淹没㠇在Ꝺ悔恨的海洋中。 ﯫ

      如果……。

      如果当䵦年不是他的一通电话בּ,所有往事将被改写,所有被注定的故事就以另一种形式发展。

      垣 旺财不会颓废的放弃事业。

      像条野狗般随便找捳了一个给他喂食的克夫女人为妻。

      赵三两人生对不起过很多人。

      但论亏欠,只亏欠旺财一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