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艳谈百度影音

      甘露殿。

      “哦,竟有此事?!”

      正在批阅奏章的武则天怒从心起。

      姚璹脸上有些喜色,继续添油加醋:

      “是啊,张巨蟒公然在端门前赌博,视朝廷国法何在?可曾将陛下放在眼里?”

      端门,?矗立于皇城大门和皇宫大门之间,来来往往许多王公大臣。

      张督作跟魏王开赌的消息早就传开了,所以他姚璹赶紧前来打小报告。

      “哼!”谁料武则天冷哼一声,寒声道:“姚卿,注意言辞!”

      魋 言辞?姚璹微愣,自己说错什么了?于是赶紧补救道:

      “陛下,张巨蟒他不顾栊天枢工程……”

      “住嘴!”

      武则天勃然大怒,一双凌厉的凤眼紧盯着姚璹。

      “谁许你叫他张巨蟒?给朕滚出去!㔄”

      姚璹吓得瑟瑟发抖,赶紧俯身膝行,旋踵便룻出了大殿。

      臣委屈啊,张巨蟒不是陛下你先叫出来的么……

      殿内的韦团儿悄悄吐舌头,心想:“大笨比,张督作的外号只能陛下叫,你们不可以叫!”

      武则天将御案上的奏书叠起来,语气不满道:“姚璹近来年老昏花㎼,朕该找个时间让他致仕了。”

      话罢眼底滑过一丝诡谲,轻笑道:“团儿,速召杨再思入殿。”

      ……

      端门广场。

      此地聚集着一堆权贵大臣,谁都喜欢看热闹,何况就在端门,走几步就到了。

      “来了ế,来了!”

      场中走来一个手持长剑的魁梧大汉,身高九尺有余,神色凶煞无比。

      뾦众人再将目光转向那个黝黑少年,瘦不拉几,看起来就是一副弱鸡模样。

      高下立判,可以说没有悬念。

      魏王武延基负手于身后,轻飘飘瞥了张易之一眼:

      “子唯큓,一千两黄金可准备就绪?”

      张易之脸颊绷了绷:“有本事尽管来取。”

      他心里虚得很。

      可以说没䇩有任何信心。

      裴旻似乎感受到了,上前霯挺着腰板:“督作,请相信我。”

      张易之嗯了一声,招招手让他再靠近一点,附耳低语道:

      “对手强你要降,对手弱你猖狂。”

      猖狂?

      裴旻小脸有些懵,呐呐道:“督作,如何个猖狂法?”

      “将他打残打死都行,不要有心里负担,但牢记一点,倘若不敌桩,迅速投降!”

      张易之这般叮嘱道。

      “我……我懂了。”

      裴旻似懂非懂,又询问:“这回我不想用棍子,用剑。”

      “必须的,毫无疑问。”

      对面。

      ͞ 庆九拱手抱拳:“魏王,某绝对不会输,否则自刎!”

      “善!你먥若赢,本王奖励一百两黄金!”

      武延基大手一挥,用金钱攻势增强庆九取胜的欲望。

      果然,庆九的铜铃大眼闪着金色的光芒,哈哈大笑道:

      “让王爷破费了,某去也!ᵐ”

      话罢持剑走进圆圈内,静静等待着那不堪一击的对手。

      这时。

      围观人䚗群走出一个紫袍配金鱼袋的官员,他笑容满面道:

      “今日老夫颇有兴致,不如老夫做庄,大家来乐呵乐呵。”

      嘶!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这官员不是旁人,却是宰相杨再思。

      堂堂宰相出面做庄슓……

      那还等什么,押吧!

      大周经济繁荣,造쨬就社会风气渐渐奢靡,上至达官贵人,下到普通百姓,都喜欢参与博戏。

      有宰相的信誉度做担保,他们㬕已经迫不及待。

      一个小少年大声问:“杨相,赔率是多少?”

      杨再思看了他一眼,笑容和煦道툙:“薛小郎君,你年纪幼小就不要参与了吧?”

      薛崇训这下恼羞成怒,纨绔气质飙升,大斥道:

      “休要啰嗦,速速开庄,我娘是太平公主,陛下是我外祖母,本公子有的是钱。”

      一个锦衣华服少年附和道:“对啊,陛下是我奶奶,我李隆基也不差钱!”

      “切,难不成我李重润差钱?”

      “我爹谯国公柴瑾,我柴家也不差筟钱。”

      “我程家不差。”

      “我尉迟家也不差。”

      ……

      一群小孩七嘴八舌,而围观的Ồ人群都震惊了!

      㢤神都城的小霸王都来了!

      而杨再思老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他的心在滴血。

      自己可是带着陛下的任务来的。

      这苦差事落到老虑夫头上,真是倒霉透顶啊!

      远处的张易之略眯眼,他琢磨着怎么有点不对劲。

      “等下,我大锅是┢张督作,我……我也不差钱。”

      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冲出来叉腰昂头。

      众人只见她脖子上戴着一根粗粗的金项链。

      手腕上两个金手镯。

      连怀里抱着的猫咪都是全身佩金……

      这简直是全副武装的土豪啊!

      张易之微愣,上前一把抓过小麦芽,怒声道ᣈ:

      “张窈窕,你来凑什么热闹?”

      小麦芽大力扑腾,瘪着嘴:“大锅你别拦我,我也要跟着一起玩。”

      众人笑着道:“是啊,小孩子随便玩玩,无伤大雅。”

      “不许玩。”

      ꍼ 张易之像老鹰提小鸡一样将小麦芽捉走。

      他总觉得这赌局怪怪的,谨慎着想,还是不浪费钱下注了。

      武延基见气氛很热烈,于是将目光转向杨再思:“杨相,赔率是多少。”

      “魏王,这……⍴”杨再思犹豫了一下。

      武延基当即喝道:“不要犹犹豫豫,这么多人等着呢,赶紧!”

      杨再思回头看了眼这些权贵官员,从牙缝里挤出十几个字:

      “庆九赔率一赔一,裴旻赔率一赔三。”

      “好!”

      “好啊!”

      人群齐声叫喊,喧嚣䌮声响彻端门内外。

      不多时,这些少年纨绔就开始下注,除了李隆基是押裴旻,其他少年都押庆九胜。

      他们的赌注不是铜钱,皆是黄金,最低都是二十两起步。騹

      败家子薛崇训足足押了一百两黄金。

      壕压群雄!

      “大锅大锅,你抓疼我了。”

      小麦芽大眼睛泛着几滴泪珠,可怜汪汪的看着兄长。

      张易之刚松手,一道人影便溜到赌桌前。

      “我压一贯!ꇳ”

      䬺 小麦芽从荷包里掏出一吊铜钱,放在裴旻的名字上。

      众人惊ﱻ愕无比。

      就这?

      你可是一身碡的黄金气质。

      薛崇训讥讽道:“张窈窕,你也忒小气了吧,好歹也是我娘的义女,缺钱的话跟哥哥说一声。”

      “鼻涕虫,滚一边去,我押一贯钱给猫咪买口粮냀。”

      小麦芽对他很不屑,押完注就抱着猫咪走回㹻张易之身边。

      张易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很欣慰道:

      “我家麦芽非常懂事,都知道勤俭节约了。”

      小麦芽扬起巴掌大的小脸,声若蚊呐:“我身上只有一⡰贯钱。”

      “怎么会?”

      张易之指着她的金项链和金手镯。

      “大锅,你摸摸。”

      小麦芽眼含委屈的泪水,坚强让她不至于“哇”的一声哭出来。

      张易之有些奇怪,用手摸着那根金项链。 궀

      嗯…应该能浮在水面上ॺ。

      看了看手指,还有金黄色的粉末。

      张易之小声腹诽:“娘怎么这样啊,全给你戴假的。”

      小麦芽更委屈了,瘪嘴道:

      “璠她说我容易弄丢,她还说,我是大锅的妹妹,就算我戴假货,别人都䠜以为是真滴。”

      “唔……”㦖张易룓之微微颔首:“挺有道理的,是该戴假的。”

      惇 ཋ赌桌前非常热闹碗,许多人在押注。

      官员押个几十贯,商贾押几百贯,一些工匠押了一两贯뫅,甚至连囚犯都从鞋底里摸出几个铜板。

      武延基不慌不忙的上前,神色平静道:“鶱张相,本王押裴旻쿑六千贯,押庆弔九六千贯。”

      什么?

      人群有些讶异,魏王这是昏头了么?

      庆九这边必胜无疑,押六ᵥ千贯,一赔一,就是赚跪六千贯。

      何必再浪费六千贯,这不是相当于没输赢么?

      武延基负手而立,微风吹拂他的衣袍,显得那般的睿智。

      一切尽在不言中。

      凡人岂能懂本王的智商?

      万一庆九输了呢?自己不仅亏슜一千两黄金,还输六千贯!

      现在自己预防一手押裴旻,到时候能赚一万八千贯。抛除亏掉的一千两黄金,里外里竟能小赚一比。

      张巨蟒,你可能会赚,但本王绝不会亏。

      这一刻,武延基很自傲,他真的掌握了财富密码!

      ……

      押注结束。

      人群异常安静。

      偌大的端门广场一时间鸦雀无声。

      万众瞩目的较量正式开始!

      “竭尽全力,不要手ힼ下留情!”

      场下的武延镎基大声怒吼,为庆九加油鼓劲。

      “庆九,庆九!”

      “庆九你是绝世猛男,一定不会输!”

      “庆九,庆九!”

      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响起,所有押注庆九的赌徒大声尖叫。

      “裴旻,此时此刻,你要让天下人知道劊你的名字!”

      张易之鼓舞的声音有些平淡。

      但却让裴旻热血沸腾,全身的血液仿佛燃烧起来。

      一剑天下知!

      这是一个剑客毕生的心愿。

      现在有这么个机会,怎能不把握?

      少年紧闭着双眼,突然启动脚步。

      剑出鞘,挥剑如电,先发制人!

      面对迎面而来的蒍长剑,庆九神色自若,丝毫不见任何躖慌张。

      “杀!”

      裴旻大喝一声,长剑带着冷冽的气势自下而上刺过去,直奔庆九胸膛。

      “呵……”

      庆九冷笑一声,高壮魁梧的身躯竟往后翻倒,妙至毫厘的避开这一剑,他甚至能感受利剑掠过手臂的寒气。

      腿在半空中猛然一个撞击,直接将裴旻撞翻在地。 픇

      嘶!

      嘶!

      錊 嘶!

      一瞬间,所有看客都懵了。

      这么强壮的身躯,竟有如此袾轻盈的控制力。

      这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张易之瞳孔一缩,他都有些惊愕,庆九还没出剑,裴旻就倒地了?

      “哈哈哈哈哈,不愧是一剑弑虎的庆九!”

      武延基笑得很肆无忌惮。

      ʂ 众人咽了一口唾沫,怪不得这么强悍,曾经可是一剑斩杀猛虎啊!

      一些押注裴旻的赌徒肠子都悔青了,悔不该抱有侥幸的心理。

      场中。

      地上肋骨处传来的痛楚让裴旻的情绪更加镇定。

      杀虎?

      我裴旻十一岁就入深山,持뵼剑弑虎!

      再战!

      裴旻持剑一跃而起,速度陡然加快,如疾风奔驰。

      看客俱是惊愕无比,实在太快了!

      竟只能看到一道残影!

      庆九凝眸,他骤然感到一丝不妙,也不敢托大,迅速拔剑,剑鞘横在胸前。

      锵!

      一声刺耳的响声。

      裴旻的剑刃刺在庆九的剑ፈ鞘上。

      倘若庆九反应稍慢半拍ᵓ。

      那剑肯定刺进肉里。

      “好啊,ᶘ太好了!”

      这下轮到裴旻的支持者欢呼雀跃,这小少年深藏不露啊。

      “某要你死!”

      庆九⯒恼羞成怒,뾩他差点被伤着了,被乳臭未干的小子给伤着!

      他手持的长剑猛然提起,往裴旻面门一刺。

      带着一股劲风,剑势恢宏!

      裴旻毫不慌乱,闪转挪移间完全避开这要命的一剑。

      ᝵ “杀!”

      裴旻身形动如狡兔,在庆九微微愣神间,剑刃已杀至。

      庆九望迅速持剑格挡在胸前,企图抵挡这一击。

      谁料。

      剑刃在半空中竟转了个弯,带着磅礴的剑势,充斥着一泻千里的意境,朝庆九大腿刺去。

      쨸“噗!”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利剑直接刺进大腿,血液如泉涌出。

      砰!

      庆九轰然倒地。

      “承让了。”

      裴旻狠狠抽出利剑,陡然往天空一抛。

      众人惊讶,这是要做什么?

      却只见裴旻一只手放在身后,另一只手持着剑鞘,那抛起数十丈高的剑,竟稳稳当当直入鞘中。

      휃他神情괧平静,仿佛这只是雕虫小技。

      也许这就是督作所说的猖狂吧。

      静!

      场中一时安静无比。

      所有人都被这剑技绝招给震住了。

      刹那间。

      几千名围观者为之震惊,发出响彻云霄的赞叹声。

      “裴旻,裴旻,你是最픖棒的!感遶谢你让我赢了钱。”

      “这一剑我只能称之为,无敌朼!”

      “裴小郎君,我﫵有一女,你婚否?”

      “……”

      脸色铁青的武延基紧握双拳,牙都呲了出来,庆九就是个丢脸的废物!

      他闭目仰天,本王的一千两黄金啊,一千两黄金啊!

      ް 幸好稳了ˈ一手,武延基努矘力平复下情绪,事已至此,小赚也是赚。

      他上前朝张易之拱手道:“恭喜,恭喜섽。”

      张易之忍住笑意,回礼道:“魏王避也赚了一点,同喜同喜。”

      突兀间。

      “陛下口谕。”

      华 一徥声清亮的声音传来。

      正在庆贺赚钱的,亦或是伤心垂泪的人群,都安静下来。

      他们都很奇怪,为什么陛下会传来口谕?

      人群散开一珦条道,温婉贵气的上官舍人盈盈走来,她面无表情的宣布道:

      “陛下口谕,汝等뷿公然聚众博戏,朕很愤怒,依《唐律疏议》,本应仗一百,没收俘财。念汝等是初犯,仗刑就免了。”

      什么?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呆若木鸡!

      为何会这么巧啊!

      没收俘财,不就是没收赌资么?

      써 庄家呢?

      떢所有目光都在找寻杨再思,却发现杨宰相早쪠就偷溜了……

       “金吾卫,去验收飋俘财。”

      ᘀ上官婉儿扫视着众人,轻启朱唇道。

      没有人敢反抗,纵然是薛崇训等顶级纨绔,都不敢忤逆皇帝的旨意。

      “张督作,一千两黄金呢蹀?”

      上官婉儿移着莲步,走到张易之和武延基面前。

      她杏眸很淡定,但张易之隐隐察觉到一丝促狭的笑意。

      쌣 “魏王还没给。”

      面对武潕则天有预谋的钓鱼执法,张易之彻底认命了。

      武延基脸色惨淡,浑身力气像是被抽空了,他有㬦点想哭。

      ꣒他真的好心酸啊。 삲

      “我回家就给。”

      武延基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哽咽。

      “嗯。”

      上官婉儿点点头,又瞥了张易之一眼,带队回宫。

      一起带푴走的,还有高达几十万贯的赌资。

      “魏王,你没事吧?”

      张易之搀扶着武延基,作为同僚,应当表示一下关心。

      自己聫虽然没赚到一千两黄金,好歹也没亏。

      算起来,全场就他一个人没亏钱紬。

      这般想着,张易之突然感觉舒服盉多了。

      “没事,本王承受得起。”

      武延基静默了一会,循着魏王府的路缓缓离去。

      背影是那般的凄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