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阴

      从外形上看,这只是一本普通的法师笔记,没有精致的银᳛边和能量流䂼动。当格里菲斯向黑色的封皮伸出手时……

      胩“䏏小心,”嘉拉迪雅瞪大了眼睛看看笔记又看瀈看见习骑士,“强大的法师在记录笔记时,他们的一部分精神力会灌注到书页上。长此以往,普通的书页也会成为蕴含亦神秘的物品,甚堇至会保存下作者的部分意识。”

      “这么䤣厉害?”见习骑士对魔法物品的了解并不多,他警惕地缩回了㘿手,“那我要不要做什么防护措施?”

      䤉 “嗯~这个法师实力不强,”嘉拉迪雅想了想,望着他眨眨眼睛又看看笔记:“另外,增援的法师和骑士随时会来的!”

      格里菲斯随即伸出手去,当他的手指触摸到冰凉的封皮的时候……

      什么都没有发生。

      “呼塔~”ꘊ漂亮的精灵松了口⊴气,松开了握紧腰间短刀的手,“刚才忘记和你说了,如果情况不妙,我可以帮你把手剁了。我动作超快的!”

      漂亮工整的文字简턾洁明快地书写在扉页㽘上,就像是在阅读笔友的通信一般。 ㍉

      “致百年后的₀你,

      “当你翻开这本笔记的时候,你所处璅的时代与我的时代有何区别呢?

      “让我来大胆地猜想一下。罖

      “在你的时代,魔法已经进入千家万户了吗?火첄球术取代了做饭取暖的煤炭?马车可以在天空飞行再不会撞上行人?人类有没有登上月亮?精灵解除对我们的入境限制了吗?世界上是否已经消除了贫穷、战乱和病痛?”

      “抱歉~一个都没有……百年后的世界让你失望了!”嘉拉迪雅不知道什么时候蹭了过来,几乎是靠在格里菲斯的肩上,尖尖的耳朵和长长的黑发带来的微妙触感让格里菲斯的心里痒痒的。

      “在我ﶡ的时代,魔法学习是十分危险的事。”笔记的作者继续写道, 庀

      튧“年轻的魔法学徒们不时地因为魔力的失控而致残,或者触及了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危险意识而陷入疯狂。在最开始的时候䔲,我的朋友们在狂乱的痛苦中撕碎自己的身体,长出无数肉芽和眼睛的场面让我噩梦不断。

      “但是,霍蒙沃茨的学习让我逐步认识到魔法的本质,我被这种强大而神秘的力量所深深吸引。虽然魔法充斥着危险,但是我坚信这种力量将改变这个世界,最终使我们得以脱离这副皮囊的束缚,前往无垠的星辰之海。

      “ৢ这本笔记记录着我求学的种种心得,以及我ࢫ经历了种种可怕景象后的感悟。

      “虽然我一度濒临崩溃,但是在教授和我的好友的帮助篡下我重新站了起来。焕然一瀀新而充满力量。我决定在未来的几年里继续前进并将无法对别人述说的所见所闻记录下来,当你与这本笔记相处一段时间以后,笔记上的魔法将逐步会解除阅读的禁制。

      “愿想象力改变世界。”

      嘉拉迪雅微微抬起身来,翻了翻后面的笔记:“能够翻阅的地方是魔法学习中的心得体﷎会,大部分页面无法显示。鲁迪亚斯在调᧣制怪物的同时还把笔记放在书桌上,很可能是从中获得了灵感。天呐~我无法想象在扉页上写下这样一番话的人会干出这么可怕的事情。”

      “总而言之,这东西归我了。”格里菲斯把笔记装进背包,“我駣们去地下室馽看看。”

      重整旗鼓的两人打开砸开法师塔的一个又一个房间,最终向着地下室摸索过去。

      一路上他们几乎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物쵩资。

      “小心,”嘉拉迪雅一把抓住格里菲斯的胳膊,几乎是贴在他的背上小声说道,“ᤑ前面的房间是最后一个。”爆

      格里菲斯一手持剑,一手举着火把,砸开ꂲ面前的木门冲了进去。嘉拉迪雅张开长弓紧跟其后。

      这个地下室非常干燥,收拾得比想象中要整洁许多。室内摆放着几个石柜和桌椅。在冰冷的石墙边,两人看到一个浑身赤裸的女性被锁在墙脚边。

      “她是精灵!”嘉拉迪雅一眼看到了受害者的尖耳朵。

      格里菲斯从桌上找到了一把钥匙,将被囚禁的精灵解救出来。

      嘉拉迪雅观察了一下被解救下来的精灵的状态,发现她已经虚弱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勉强죟吞咽喂给她的药水。

      格풃里菲斯打开石柜,借着火把的亮光向里面观察。巨大的石柜中满是风干的肢体和骨头,就像是存放了数百年一般枯朽苍白。

      “这里有人类、兽人쵁和哥布林的遗骸,”格里菲斯粗略地辨识了一下便关上石柜,“应该是鲁迪亚斯之前提到的实验品,以及失踪的旅行댞者。”

      “嗯,”嘉拉迪雅点点头,帮助女精灵在地上躺下,“我需要一些毛毯和衣服。”

      格里菲斯正要点头,地下室的上方突然传来房门打开的响动声,伴随着毫不遮掩的沉重脚步声。

      “我们是驻防骑士,嘉拉迪雅小姐,你在吗?”一个宏亮的声音响彻整个建筑,“和我们同行的是维洛诺斯法师大人。”

      强大的威压紧随而至。格里菲斯感觉到强大的气息顺着台阶步步向下。读一个穿着淡蓝色焀法袍的年轻法师面带庄重的气质出现在两人面前。

      作为一名施法者,他的身边旋转着晶莹的护盾光芒,毫不在意地ﶠ作为先锋走在两名身披重甲的战士前方。目光移转,他发现了精灵和见习骑士,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大法师,好久不见。这位是我的同륜伴,格里菲斯·布兰顿见习骑士,多亏了他鲁迪亚斯的阴谋才没能得逞。”裹着毛毯的嘉拉迪雅带着毫不惊讶的表情向着大法师微微行礼。 酽

      “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接下来交给我们,等你抵达拜耶兰以后,大使馆将会收到我们的详尽报告,”维洛诺斯客客气气地和精灵说着话,然后向紧跟在后的骑士和随从们点点头,“彻底搜索这里,我们要为这起丑闻给精灵一个交代!”

      大法师是施法者途径序列7的尊称,想不到这样的人物和援军来的如ཀ此之快……格里菲斯向着维洛诺斯恭敬地行礼。

      “真是令人作呕的家伙,”一位跟随在萨洛里安身边的随从厌恶地检查着地下室的情况,“我原以为鲁迪亚斯只是比较孤僻,想瀸不到他竟然堕落如斯。”

      “在探寻真理的道路上,稍不注意就会误入歧途,”维洛诺斯轻轻挑开装满骸骨的石棺,然后慢慢合上,“我们要引以为戒。”

      跟随维洛诺斯的非凡者们一丝不苟地调查着。他们所到之处当真像是狗舔过一样,一处处隐藏的暗格和密室被先后发现。

      嘉拉迪雅在一边睁大眼睛看着。她原以为自己和格里菲斯已经搜刮的很彻底了,没想到法师塔上上⊰下下还是被非凡者们翻出了许多隐藏的文件和物品,不由得歪歪头叹了口諜气。

      维洛诺斯突然转过身来对格里菲斯说道,“格里菲斯·布兰顿,你是拉莫尔伯爵的封臣?”

      “是的,大法师阁下,我是拉莫尔家族的修托拉尔,”格里菲斯没想到这样的人物竟然会有兴趣和自己说话,急忙回答道。

      “那你可得好好准备魔药学这门课程,”维洛诺斯微笑着轻声说냚道,“你是要去霍蒙沃茨入学吧?我的导师,至尊法师萨洛里安大人偶尔会来给你们授课的,他可是非常严格的……好好期待吧!”

      嶺……

      祏在第二纪元之初,拜耶兰的先祖们用条石建起城墙,在破碎海和䊷宁静海之间的半岛上以大理石营造世界之都。在海峡的落日余晖下,无边无际的巨城被金色的光芒包裹。由此向西,穿过广阔的田野和森林,可以容쏷纳四辆马车并排驱驰的大道通向无垠的山地;向东则是广袤的东方行省、皑皑雪山和矮人的王国。

      内城墙高度超过12米,厚达5米,以䍏精细切割的大块石灰岩堆砌表面,内部则是石灰和碎砖压制而成的灰泥,哪怕以利剑劈砍都只能留下浅浅的痕迹。蚀城墙上分布着上百座向外凸起的城楼,底层可以直通环城的道路,上层则连通城墙。

      在内墙外20米是稍矮一些的外墙。外墙高9米,底部厚2米,同样有着上百座城楼护卫。

      这座城市巍峨的城墙、塔楼、马面在阳澲光下犹如黄金铸就。从间海海峡望去,城墙后的七座仿佛是紫色的山巅上挂满了大理石的梦境,流淌着圣白的光芒。

      “这就是我在保卫的城市吗……”

      离开了鲁迪亚斯的法师塔以后,格里菲斯和精灵被饢官方一路护送抵达了海边,在那里乘船,只用了半天时间就横渡海峡。

      头一次来到这个城市前的格里菲斯在海平面上看见这座巨城的第一时霌间就被震撼得无以复加。在他的身边,好几个从远方来的旅客直接匍匐在甲板上,向着夕阳下金色的王城痛哭流垣涕。

      “确实……非 常壮㏓观,”嘉ᥗ拉迪雅低声说道,“虽说有些粗糙,但你们人类的建筑水平也还算过得去嘛~如果以后ﰽ有机会,我要㰫带你看一下我的家乡。”녤

      莯 跨海的帆船在城墙下的港口边停靠。巨大的港口和不远处史诗般的城墙有些格格不入。这里已经被忙碌的人群挤得水泄不通,码头的臭鱼味挥之不去,鸽子在白色或红色的屋顶间飞来飞去。

      港口后面狭窄弯曲的街道深处盘踞着凝重的黑暗,仿佛有远古的巨兽栖잢息在高墙之下,给人一鑩种神秘而阴沉的感觉。

      嫹 格里菲斯凝视着码头后面黑暗中的街道,仿佛被其中的黑暗一点点吞吸进去。在那片黑暗中,他微弱的灵感似乎有所触动,总觉得隐藏着神秘,但是又说不清是什么。

      “跟我来,”嘉拉迪雅一把抓住发呆的见习骑士,“你需要换一套新衣服。你这身皮甲已经不能再穿了,会被那些势利的拜耶兰人当作猴子对待的。”

      精灵熟门熟路地拉着格里菲斯穿过人群,来到港区外的广场上叫住一辆轻便马车:“去上城区圣罗慕努斯百货。”

      车夫挥动马鞭,载왢着两人冲进车水马龙的댴环城大道。

      格里菲斯发现自己的眼睛根本看不过来。离开港口以后,平缓的斜坡上到处都是漂亮䯒的住宅髙和热闹的店铺,可以容纳16辆马﷛车并行的大道ﰐ上每时每刻都有马车和骏马在川流不息,以至于行人凌想要穿过大道时只能从半空中䁯的天桥通过。在上坡的时候,阱格里菲斯甚至看到远处有成百上千的家猪和牛羊被驱赶着,向潮水一样沿着专用的道路往市区移动。

      ῏马车载着两人穿过港区和下城쮿,进入建筑在丘陵中的上城区。这里立刻又变成了羁另外一幅景象。刚才还喧闹拥挤的道路眨眼间消失不见。葡萄藤从街边小楼的露台上低垂下来,悠闲的行人在高大的梧桐树下漫步,和之前的人完全不是一个世ㆄ界。

      洁白的大理石砌成的圣罗穆努斯百货比格里费斯见过的要塞还要巨大。一个个衣着精美的顾客神色怡然地穿行其中。

      㓜“这里是上城区,你效力的拉莫尔家就住这里,”嘉拉迪雅带着格里菲斯跳下马车呌,“我们先去把你的皮换了。”

      “我自己就行,不麻烦你了。”初来乍到的见习骑士觉得自己分外地不适应这个地㇦方。

      “那憛不行,”嘉拉迪雅一口拒绝了格里菲斯的舴想法,推着他向一家店铺走去,“我不在的话他们会欺负你的。”

      几个相貌十分漂亮的年轻男女恭敬地站在店门内外,当他们看到衣着朴素的格里菲斯的嗢时候,不由得都皱起了眉头。就在这时᲎,嘉拉迪雅从见习骑士宽阔的肩膀后面走了出来。

      店员们立刻容光焕发满脸殷勤地迎了上来,向美貌的精灵致以十二分的礼貌。

      “给他找一身正装外套、靴子、衬衣和袖钉,配色以红色和黑色为主,”嘉拉迪雅随意地说道,“不用在意他的意见,价格在10个金弗罗林左右。”

      룱200银郎!

      格里费斯被吓了一大跳,这可是他两个月的薪水。

      店员们立刻抓住了见习骑士,两个高大的先生拖着他走进试衣间,眨眼间就把他脱个精光。

      嘉拉迪雅优雅地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店员们不断给见习衣架换上新衣服推出试衣间,然后又推回去。

      “他是修托拉尔,不用太浮夸的款式,”嘉拉迪雅抱着胳膊欣垉赏着퍧被推来推去的格里菲斯,“衬衣要两套,先裁剪一套给他穿上,另一套明天送到拉莫尔㍎府。”

      这个名字得到了店员们万分的敬ᜃ意。他们看格里菲斯的表情都亲切了一些。

      最后选定的套装是白色的笔挺衬衣,银色袖钉、黑色的长裤、皮靴和修身长外套,式样庄严又不显得闷热。红色的精쯌致纹饰在外套上勾勒出让人舒适的线条,又恰好地展现出见习骑士的体魄和力量。

      “这个不错,”嘉拉迪雅站了起来,绕着转了一圈,“就这个吧。这样我就不担心他们不让你一起吃晚餐了。” 㘧

      格里菲斯感觉自己就像是在云里⸄翻腾了一圈,花光了所有的钱才틁被放走。

      “那我们在此告别吧!”嘉拉迪雅招招手,轻盈地转身独自向别的商店走去,“我要买东西೧然后去大使馆报到。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再会!”

      哼 “不久的将来是精灵的时间维度吗?”格里菲斯急忙问道。

      “不是不是,真的不久的将来,”精灵女孩摆摆手,“这是了不起的预言术告诉我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