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龙传奇

      在未来战士天野爱梁眼中危疋机四伏,哦错了应该是生死一线的场景,对于巨蛋LIVE现场那些一直在全心⽗投入甚至应援的观众们来说,根本就没多少人关注。

      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水泽翼在表演飞空演唱的话,这些人或许连天花板漏了都没有发现。

      就连之前的天顶闭合,也只会当做演出需要。

      毕竟水泽翼᣿翼酱要表演懱空中动作的,不关天顶万一风太大造成安全事故咋办?

      至于wings的某名成员突然凌空而降,身边还带着一个五彩斑斓黑色怪球什么的,这肯定是节目效果啊,给大家带来个惊喜嘛,有些眼尖手快的人还准备鼓掌喝彩嘞。

      可以说偌大的巨蛋体育场范围内,只有两个w嘁ings人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如果正在坠落的老任不算在内的话,也就只夫有表面上在专心演唱,㘘实际上也只能从耳返中听到间接转播的水泽翼能大致掌握目前状况了。 唥

      但她现在真的还在半空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带球下坠的老任先前无聊的时候也曾经反复调查过,确定了整个位面的民用演唱会科技水准应该还没到达macross-F的层돈次。没有能一键换装的粒子特效,也没有椎小型单人飞行器的伴飞,更加没有歌姬—䤉—后来甚至在Δ里普及到偶像组合们——的反重力喷射裙子。

      所以wings的首场巨蛋LIVE,演出安排里就只有钢索牵引这个程度。

      倒不是怕砸了同行的饭碗,主要是从某种意义上讲,形成制式的演出方案虽然不见得是最火爆的,但理论上肯定是最安全稳妥的。

      ∉ 为∑了观众们的人身安全考虑,降低一下相关技术含量并没有什么不好。

      未来战士天野爱完全未曾听闻过的天降怪物,对于wings以及整个巨蛋LIVE演出团队来说Ⓓ可酪一点都不陌生。

      雍 Ꞣ 甚至现在连爱酱都能看得出来,总控室这边醁不但早有防备,而且恐怕LIVE本身都与怪物登场多多少少有些关联。

      所以天道霞一人就ࡦ能在总控室里完美控场,普通NPC们伤亡数字是零,怪物突击造成的损失还没有弦姐的反击搞出来的쫒代价大。

      Ⳡ是的,这是个很反常识但肉眼可见的事实——

      焍 天道霞比爱酱抢先一步成功援助到了弦姐,而未来战士稍晚也抵达那局部战场的时候,到底瓟还是有一两头分裂怪遭了弦姐的毒手……

      “这些没有研究뜰价值的垃圾货色为什么不能让我出手?”明显有些意犹未尽,但已经被天道霞奋不顾身死死拦住的弦姐还带点愤愤地抱怨道。

      “总控室的삏设备也是我銼出的钱。”一直都保持着标准以上的天道霞微笑,这时似乎也略有崩盘的样子。

      “谈钱多伤感情啊。”

      “你还想伤人是怎么地?”

      既然大家还有空杠,那看来是没任何问题了。

      未来少女略有些安心地想着,但又鰂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浐是哪里呢?

      不知道第多少次环顾,被怪物腐蚀出几个大洞的玻璃墙之后,地面上那个醒目的大洞提醒了爱酱。

      ꒘糟!

      任务目标!!

      昢而且我刚才明明一直有盯着他那边,甚至还从监控腔里看到了那坠到LIVꃽE现场的半球,✬可⸓为什么突然间就断片儿完全忘记了呢?!

      “又是我干的~”天道霞在发向老任的心灵信息里得意道。

      “别在无聊的事情上浪费时间了,你到底还想让我被水泽抱多久?”半空中被水泽翼公主抱的老任于脑海中愤怒回复,表面上Ṏ还得给观韰众们装出一副喜笑䴛颜开的表情。

      Ẫ“不干涉一下,万一她冲动了跟⢵着你跳下去咋办?”

      “那你想好怎么跟她解释了吗?”

      “啊下一首该我唱了,换演出服先騫。”

      “有本事别逃!”

      逃是肯定要逃縒的,毕竟有些事情根本不需要解释,解释了反而麻烦,啥都不说留着当事人自己迪化ᢛ才是最省心省力的选项。

      就是到现在才隐约反应过来,大概又中了天道霞技能的爱酱略有些可怜罢了。

      ……

      ……

      总之,脱离了“心灵震颤”效果的天野爱第一时间去找能重播的监视器鍖。

      刚才的战斗中虽然她没有实际帮到任何人,但“自己人”的身份好歹坐实了,Ờ所以在弦姐的点头示意之下,距离最近的工作人员直接帮她调出了回放录像——

      镜头一:

      ……

      被怪物腐蚀的天花板上开始出现小片痕迹。

      不同区域的摄像角度显示出,除了水泽翼略微向上扫一眼有注意到这个情况之外,观众席上的所有人全都没有察觉。

      保安等工作人员们有注意到,不过这个情况显然有事前通知和多项预案,所以这批“自己人”一直都保持着不动声色的状态。

      镜头二:

      近圆形的大片区域彻底腐朽打通,t整个过程中并没有残渣碎片落下,且无声无息。

      䌅依然只有水泽翼和工作人员们注意到,各种场内照明灯光巧妙地避开了相关位置,观众们依然一无所知。

      镜头씫三:

      ……

      包围着老任的怪物半球开始缓坠,刚开始嫐速度显然是蛮慢的,加上一部分不合群的怪物还在扒着大洞边缘,所以人先落,半球后面压扁跟上。

      看起来仿佛是老任在头顶挂了个降落喇伞一般。

      这个时候眼尖的观众开始有注意到这个情况的了,不过就像总控室里未来少Ⲥ女脑筋高速运转,想了很多实际时间压根没过几秒一样,哪怕几十上百人看到,实际也就最多零点几秒。

      也就是说,老任加半球下落距离最多也就不到五米。

      葧 而뇜且能看到这边的观众,还是原本集中在水泽翼身上那几台彩色“探照灯”齐齐转投过去的结果。

      而且的而且,既然水泽翼身㛀上没有大灯了,从观众角度看过去便一片웥模糊。

      安保人员们开始默默走位,观众中原本标定过的几个,大概是化妆后的气氛组成员开始喊“特效”,“华丽”,“阿人”,“长颈鹿”什么的。

      隁 最后那个词啥意思,爱酱有点看不太懂,甚至怀疑自己看错了口型。

      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观众们的情绪正在被引导的同时,几个专门盯着水항泽翼的分镜❞头里出现了一个不算太亮的球形光斑,大约直径两米左右,基本可以찁算作一闪即逝。

      水泽翼在变身,这个爱酱倒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不过全场观众基本都被转移了视线,即使看到水泽这边也以为又是一个演出效果,毕竟演唱会上陡光速换服装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很多时候压根不用脱,把上身翻到下面就好㮳。

      这方面连穿越前的老任都知道,比如某个多人组合里的偶像在宣传片㙉里,能原地不动一口气换七套衣服……

      镜头四:

      …✊…

      空中的老任和怪物球被彩色探照灯刷成了星첻闪粉色系,这个未来少女也懂,就是什么pink+wink之类让人严肃不起来的东西。

      虽然可能有几个数学螠好的观众估算出这个下降速度不太对,好像是伞完全没生效的自由落体,但绝大部分观众依然觉得这是戕惊喜节目。 ε

      变身完成的水泽翼身上终于也重新出现了两三盏灯,正似慢实快地划了个弧度,朝着老任那边下落轨迹猛切过去。

      比较贴近观众席的镜头里,她身上隐约能看到两根钢索,但爱酱换几个近景高清后立刻发现,那些钢索都是弯的,在垂直方向根本就没受力。

      镜爑头五:

      ……

      水泽准确地接住了老任,全场探照灯也集中打在了他们和怪物半球上。

      气氛组开始引导欢呼与喝彩声。

      观众们开始有节奏地兴奋不已,场中间头顶一台大屏幕甚至开始玩起了观众席扫描抽奖。

      最令未来少女疑惑的是,仿佛自从被“打光”后,那个怪物半球就一直没有什么明显的动作。

      椻当然硬说的话,边缘部位的扭຅曲是有的,但甭管什么东西自由落体也都会被空气吹皱칑——所以观众们看了毫无意外——但这个聚合物一直就没空中解体是怎么回事?

      单纯的录像回放是无法回答问题的,只能显示水泽翼身上的钢索依然未受力,观众视角上却变成了wings男女组合一起乘降落伞飘落。

      偶尔园有人注意到,降䚴落伞加了人以后,反而降下速度比刚才还慢了。

      这样一来,牛顿他老人家大概会很不愉快地揭棺而起吧?ꔚ

      ㎤就连未来战士看到这一幕时也如上述那样想着。髇

      水泽翼变身后具备飞行能力,所以接住自由落体的老任时磴速度会降,可他们头顶上的怪物半球呢?

      哪怕是水泽翼一并撑起来,但反作用力明显也该让她和老任加速下落,动量守恒。

      镜头六:

      ……

      抱着老任的水泽翼再度减速,踏足舞台时轻飘飘的,仿佛牵着她的钢缆一直在受力的样子。

      而原本同速下坠的怪物半球却没有继续下行,反而是直接꞉延相反方向弹射了咿出去⿊。

      然后,在场中所有观众的注释下,砰地一声散落为漫天星光。

      (物理)。

      ꄰ 这ン场LIVE真棒,若干分镜头里的观众们都在私下嘀咕着。

      “哼!肮脏的烟火。”

      天道霞䐻在ᨲ爱酱的心中又灌注了些奇怪的姿势。

      未来少女虽然蛮热爱古代娱乐作品的,但也没有达到宅的程度,所以便不可能像老任一样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这是傲娇蔬菜王子的经典台词。

      ⏬但她至少能猜出来,这种쀗语式风格跟水泽翼是相当不搭的。

      再仔੗细放大一蒿些高清摄像头传送图像的话,分明能看到还没来得及貲放下神崎人的水泽翼耳后那些红晕。

      “那没准是累的。”

      “才怪,她一只手再撑半小时都不会累。”

      前面一句爱4酱听得到,后面一句听不墿到。

      她现在已经有点熟悉天道霞的无聊精神攻击了,甚至还觉得力度不够,导致自己下意识的对应吐槽也徒有其形。

      所以她也能多少能进一步地察觉到,天道霞的传话并不是目的,除了开点无伤大雅的玩笑外,可能还有着“替水泽翼掩饰加转移话题”的用意。

      如果未来少女能听到老任反杠回去那一句的话,没准便能ﵶ更专注于另外一个细节——

      如ㆢ果空中自쩕行飞行的水泽翼等于拖着两根以上钢索,公主抱着一米八几的彪形大汉还要正面对敌的话,她볱到底是用什么手段把怪物半球直接一招秒的?

      答案应该是歌声。

      天道霞在总控室里首度发动,效果惊人的那招。

      但当卓时那些被ͪ定住的落单怪物们加起来也没多少,现在冒充降落伞的这一坨才是怪物主……

      主什么力啊,明明是两个大的稍微分裂出来再聚的一小部分而已。

      对啊!

      头上那原本一直往里钻的怪物又哪里去了?

      爱酱的视线暂离播放录像的监控,审慎地抬头望去。

      两个大洞确实在,但不知道挤进来多少,在外面又堆着几成的两大坨怪物仿佛从来就没出现过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么,天道霞到底对我放了几次精神震撼系的技能?”

      未来战士的脸色开始变得有些不好看,毕竟任谁也呚不想自己的记忆被他人随意干涉。

      再说了,明明当时是怪物来袭的致命场景。就算wings再怎么有把握再怎么事先准备,自己在战斗中突然失神终归还是会有很大危险的吧?

      “原本以为并肩作战之后,多多少少能冒出ࡱ来点认同嘞。”

      想到这里的时候,爱酱多少还是有点失望,剩菝下的监控视频也懒得再认真看下去了。

      好在女色狼哦不弦姐并非那种只会板着脸双手拄头闷声坐着的中年男人,看到爱酱明显情绪有些不高后,她还专门找了个女工作人员过来稍微嘘寒问暖了一番。

      至于为什么不是她自己过来嘛,弦姐倒是想,只不过她刚往天野爱方向走上一两步,后者就明确摆出了警惕鰂姿势,仿佛吃过亏的野猫一般。

      那自然就要适当尊重一下刚刚结成战友情谊的小姑娘喽,反正总控室里的工具人多得是,大部分퉄相貌外形都在水准之上——原本也是披着娱乐公司招募进来的,硬件必须强大——很快便有个看起来年纪并没有比wings两人年纪大上多少的美女接下了任务。

      踷这位其实还能算得上是wings的经纪人之一,或者说其实是生活助理。

      之前那保姆车的司机分工大约是外勤,这位对应的就是内务了。“您好,我是指南,wings她们接下来还要继续演出,能麻烦您在这楖里稍微坐……”

      ඵ礼仪和语气上是没任何问题的,而且可能因为猜得到爱酱有点委屈于受冷落,所以上来就大方地自报了姓名。

      只不过现场环境,或者说刚才弦姐到底还是没被彻底按住,结果就是想顺势找个给天䚯野爱坐下的完整椅子都没有。

      不过态度到了,未来少女自然也不是矫情找事的人。

      帮着整理一下总控室,也顺便就在这里等吧。

      不然还能去哪里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