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色坊

      ᠔丑蛇摇摇头,认真的模样让阿恩斯瞬间就ゾ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两件装备原本的主人其实并不是我,而是贝利尔大人!”

      说到这,駊丑蛇有짖那么一瞬间的失神蕲,望着天边不断移动的云彩,丑蛇晃了晃脑袋,好像要甩掉曾经的过往。

      不过发现阿恩斯还在耐心的等待着自己,丑蛇扇动了一下翅膀后又接着道:

      “让您久等了,我的主人!”

      阿恩斯挥挥手,毫不在意ꏽ道:

      “没关⢍系,虽然你长得丑,但我看的出:你是条有故事的ィ蛇!”

      “呃,譜好吧!我也看得出,虽然您表达的方式有些...“说到这,丑蛇也是之间也不知道该秲如ꔤ何形容。

      “另类?”

      “是的,不过,ꙭ我这样说,您不生气吗?”

      “不生气啊,这有什么?更难听的我都听过!”ꖁ

      틑“那您还.ꄁ..”丑蛇没有继续往下说,只是低头看了一眼身下的骡子。

      阿恩斯领会到对方的意思,也没介意,微微笑了笑才解释ႊ道:

      “没办法,这家伙儿实在是太没眼力见儿了。我只是个凡人,大早上的,这家伙也不知道打哪冒出来的,跟个神经病似的在我面前‘神亇’啊,‘魔’啊的一阵叨B叨!”

      “你不知道,当时我那个腻歪啊!唉,想想就来气!”

       阿恩斯越说越气,好不容易逮到个沉稳的,阿恩斯不自觉的就把心中的怨念全部发泄了出来:

      “也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有作死的天赋,没事就撩拨老子,害的老子一看见它,就有抽死它的冲动!”

      说到这,阿恩斯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然后才继续讲下去:

      “还有,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当大ⶡ哥的,但是在我们那儿,做大哥的必须要能服众,不然手下的那帮小兔崽子还不得到处惹是生非。真那样的话,大哥啥都不用干了,每天还不够给他们擦屁股的!”

      说完,阿恩斯Ҙ似乎想到了什么,狠狠地在骡子背上踹了一脚,툹愤愤不平道:

      “所以,要想当好大哥,立威是肯定少不了的!更何况我〸面对的可是你们这帮来自地狱的魔神!”

      看着始终沉默的丑蛇,阿恩斯无奈的笑笑,然后伸手攭一指骡ẛ子,不屑道:

      “我ꫫ也是今早才认识的这货,虽然时间不长,Ȉ但这家伙已经挨了不少揍了粒!”回忆着今天的经历,阿恩斯无켖奈的笑道哩:

      “我知道你怎么廯想的,不过蕶你以为挨了打,这货就能变老实了?”阿恩斯䌞苦笑了一声,摇摇头后接着道:

      “你错了,这家伙鸡贼着呢,我还记得在梦里的时候,才刚把他打的鼻青脸肿,这货就뿙跟我玩套路!”

      说僢到这,阿恩斯再一次狠狠的踹了一脚骡子,骡子也不吭声,继续迈着稳健的步伐往前走去!

      “什么意思?”丑蛇确实࣎是个很好的倾听者,只是问了一句,就牘又默默的等待䴋着下文。

      “哼!少爷我虽然不宏是特别聪明,但也不是谁都能骗的!”

      “我承认,刚开始虽然觉得不对劲,但也确实没发现他的圈套。不过事后少爷我仔细回想了一下梦中的经历,再结合管☈家的话,终于让我发騃现了问题的所在。”

      “是什么?”丑蛇追问道。

      “是什么?呵呵!”阿恩斯冷笑两声,眼睛微微眯起,看着骡子的眼神立刻就多了几分杀意:

      “问题应该是‘当时的他,到底骗了我几次’?”说到这珜,面无表情的阿恩斯轻轻的抚顺着骡子背脊上的毛发,ⵓ然后眼神一冷,五指瞬间用力,狠狠的薅了一把!

      “是吧?骡子!”

      霅骡子吃痛,惨嚎了一声后,立刻就闭上了嘴巴,脚下的步伐丝毫未乱。而他头上的丑蛇只是静静看着两人,继续保持着沉默的姿态。

      䞠阿恩斯的眼中丝毫没有同情它的意思,对着右手吹了一口气,屇看着渐渐坠落的黑色毛发,这才轻描淡写道:

      “看!这就是做贼心虚的表现!呵呵!说实话,虽然我不知道它到底骗了我几次,不过我猜测:

      “如果没有我的允许,你们应该无法进行灵魂交易吧?甚至于献祭可能也只有我才可以!至于和你们做交易的灵魂和被献祭的,下场应该也没什么差别才对!”

      一时间话说的太多,阿恩斯不得不停下,清了清有些沙哑的嗓子,然后才继续往下讲道:

      “你们是魔神,可以不在乎人命,可少爷我不行。我是人,那些死㥜了的也是人,我可没打算成为你们之前主人那样的杀人狂魔。”

      “呸,恶心!

      ⍮ 擦擦嘴角,阿恩斯不露神色的扫了一眼前面的魔神小弟,淡淡的开口道:

      “不管你们以前是什么身份,既然现在跟了我,那以后就必ワ须以我马首是瞻。狛之前的事,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可如果还有哪位自认为很牛B的‘魔神大人’再敢骗我的话,嘿嘿...”

      뤮“手下不敢!”说完这眓话,丑蛇迅速的低下头,竖起的小翅膀也飞快的垂落在它那丑陋的三즘角脸两侧!

      㿤 阿恩斯很满意㮀对方的表现,但这不重要。

      ꣥ 重要的是:自己都讲完半天了,而他故事里的主人公竟然到现在都无动于衷!

      阿恩斯很生气,可他又不能生气!

      为什么呢?因为他才刚说过既往不咎!

      所以阿恩斯只好强忍着弄死ܒ对方的冲动,慢慢的附在骡子耳边,淡淡道:

      “明白了吗㝉?魔神大人!”

      “明白,明白!手下明白...“骡子内心慌得一批,四腿一软,直接跪了!

      虽然知道阿恩斯话中뚻有话,但此时的骡子哪里嘎还敢较真儿,始终保持跪伏在地的姿态,颤抖着身体,等待命运降临的时刻!

      敕“行了,少爷我不是说过了湢吗,之前的事都过去了,少爷我就当没发生过!”

      阿恩斯撇撇嘴,在心里骂了厕一句‘怂蛋’后,轻轻地在骡子背上拍了两下,然后才퀡微笑着道:

      “起来吧!少爷我뺏没那么记仇!”

      ‘没那么记仇不还是记仇吗!’这样的话,骡子搤也只敢在心๑里想想,但嘴上还是对阿恩斯千恩万谢:

      “比天空宽广的肯定是主人您的胸ꋑ怀...”

      “哈哈哈...虽然你说的有点夸张,但意思到了就行!少爷我勉勉强强接受了!走走走,咱们继续前进...哈哈哈...”

      燘都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句话着实不错,反正阿恩斯是被骡子这阵马屁给拍爽了!

      不过现场还有第三者——丑蛇。

      作为见证者,丑蛇不仅经历了一궼人一骡间的恩怨情仇,还听到了这个世界േ最恶心的马屁。此时的它仍旧保持着沉默,继续关注着二人间的畸形主仆关系。

      然而命运无常,有些事物注定不可能被别人닰忽视,就比如阿恩斯眼前的丑蛇。

      蚽 为什么呢? ׵ 因为它——벑实在是,太丑了!

      笑归笑,阿恩斯还是注意到了骡子头上的丑蛇,毕竟,像它这么ב丑的东西,真不是一般人可以忽略的。

      当然,这也只팧是两个原因中的一个;另一个则是:自从来到这个世界,阿݁恩斯还是第一次这么想说话,同时也是第一次发现原黑来魔神并不是都像骡子那样令人讨厌。 𤋮

      或许是对方的稳重,让自己感觉找到了倾诉对象у!

      “谢谢你,丑㬻蛇!”阿恩斯一脸诚恳的看着对方,似乎觉得还不够,阿恩斯又接着道:

      “谢谢你,跟你⏁说了这么多,我感觉心情好多了!谢谢!”

      说完阿恩斯还点了一下头,以此证明自己的感谢确实是真心实意的!

      ِ“这是我应该做的,我的主人!”作为回礼,丑蛇同样低下了头鷚!

      就在这时⌋,㛲一个声音突然打断了两人之前融洽的气氛餤:

      㕽 “不用谢他,我的主人!”

      “怎么?是不是皮又痒了?”

      说实话,阿恩斯很不高兴,这才一会儿的功ꂭ夫,这货作死的老毛病溜就又犯了。

      ȉ“不不不㼥!我最忠诚的主㜃人!”骡子听出阿恩斯语气里的不善,赶紧解释道:

      “那是他的天赋神通?”

      “棨什么意思?”

      “Ⱥ他的天赋在分辨᰹敌我的同时,还可以不知不觉间增加别人的好感度!”

      “卧槽,你TM不早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