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乖一点再做一次

      “王族的礼仪,是外交的基础,更何况女王陛下即将ॸ登基,ሔ所以无论是礼仪还是气势都绝不能弱上一丝过来......” 蕶

      早间的希卡利王宫之中,身着一身洁白衣裙礼服的莉安,难得一遇的把头发扎盘了起来,其面前一个女仆服饰的女人㛛,用숔着十分严格的پ目光看릗着她。 ⭁

      莉安那般无奈的脸庞上,只有是跟着她说出的话语,端正自己的态度,习惯着这繁琐的礼仪。

      “哎鱎呀~莉安真惨呢,从一大早开始就是这样..ヱ....내” ﭴ

      身在不远处餐桌上的劳伦,在是吃下一整块美味的牛排后,⸺一脸得意的说着。

      “没办法啊~,毕竟莉安现在可是女王陛下了,皇室的礼仪外交的用词都很是重要才是,这也是必需要掌握的。”

      对于身旁劳伦的话语,小雪依旧是自在横吃着⹣餐盘中的食物,显然,莉安这样在她的眼里,完全是必要经历的。妒

      麼 릈“话说希尔,这个女人......里安特先生在哪里找来΍的?怎么这么严格?”

      对于莉安表达同情的同ꭅ时,劳伦随即对着面前的希尔问去≉。从昨天晚上里安特就是说找到了一位好瞯的礼仪老师。结果今天一早就开始训练了。

      “嗯?鞣你ᡲ是说纱夏老师吗?里安特先生在昨天检查王宫的时候发现的。她好像是亚奇先生家里的人,那天被关押在了王宫的一个房풻间里......”

      细细想着昨天其和里安特一同是发现的小阁间,以及㷌是亚奇见到纱夏那流泪的样子,希尔的嘴角也是随后微微一笑。

      녻纱夏一直都是亚奇家的仆人,和别人不一样的是,她在很小的时候,就是㎎一直照顾着亚奇公銝爵,ᤨ对于亚奇来说纱夏不仅仅是쉢一个⹁仆人,띶更是奺把她当成了亲䋑人龸一㷐般。当得亚奇的父母相继因病去世的时候,纱夏成쵠为了䗱他仅存的䫯唯一亲人。

       所以先前的亚奇为什么会佼来到康特王国寻找莉安,全然是因为上一ꦯ任的国王将得纱夏幽禁起来,逼迫他这般。而这一计策的教唆者,和希卡利的国王一同死在裯了蓝色火焰的灼烧下......

      倗 “里安特先生,今天你有什么事댯情要做的吗?”

      吃完自己餐盘中的食物,希尔随后是对着身旁的里安特问去。

      “要做的事情吗?除去王都外的反叛军都是威慑过。㾾而王都内的这慑些大臣们好像并不知道什么ў.......”

      䥵手掌扶着下巴的里安特,在听到希尔的话语后,随后是细细想着。

      自己先前儑典书中记载着对于其余城市中反叛军的威慑已经是足够了。可ﰤ是到了王都却好像并没有如此,想着那些手中握有众多反叛军的大臣们,里安特必须要是干涉一下才形。

      “希尔,跟我一起去个地方吧。”

      ᳣ “嗯,好的。”

      想到这的里安特,随即走了出去,券希尔也是快步跟来上去。当得他们俩从莉安的面前走过去的时候,希尔微微转头对其点了点。

      而莉安在僵直着保持住身体的时候,看着这两个身影同样是微微笑了笑。

      眼前的两人,如此的强大,如此的温柔。能够让七年流离在外的她重新夺回属于她的一切,这份恩情,她会牢牢记在솲自己的心里.....

      쥡 ੵ  “里安特先生,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去那些大臣的府上坐坐,顺便喝喝茶.....”

      塪“嗯?喝喝...茶?”

      走出王宫的希尔,随即对着面前的里安特问去,而里安特并没有多说些什么,那⊣脑海中的路线,便是向着最为接近他们的一个大臣的住址行动了过去。

      “欢迎欢迎,里安特大人。听说您是女王陛下的朋友,还请不要拘谨。”

      一间大厅很是宽敞的府上뉓,桠在里安特和希尔的到来之下,其那般一身土黄衣袍的大臣十分热情的邀请他们过匞来。

      ❘这个人里安特记得他롉,昨晚之中五分之妠一的反叛军都是他召来的。这个数䮱量,是当时十几位大臣之中,反叛军数目最多的一个。鷖同时....也是最为危险的一个人。

      爸ᖧ“我来只是喝喝茶而已,顺便就是想看看你是怎么培养这些反叛军的。毕竟安崇德公爵大人,可是那晚最大的“功臣”才是......” ᘑ

      待到筩里安特的身子坐下后,其在端起桌上驏的茶杯微微抿上一口的时候,随即问了过去。而坐在一旁的希尔,一脸的迷茫,显然听不出什么言外之빯意。

      “不,不。哪里哪里。功臣应该说的是里安特大人这样的才是。护送女王陛下回来,一路上̌肯定吃尽了苦头才是。这份决心才是对女王陛下最好的东西。

      说起军队的话......其实里安特大人,你也知道反叛밨军之所ㅄ以出现全然是因为暴政的原因,而现如今女王陛下㐶执政,绝对是最为正确的选择。所以当天晚꺾上我就是将的手中的反叛军自行解散,让他们都回家了.......”

      物里安特故意的话语下,那般的安德公爵依旧是一脸微笑模样,并且优先夸奖着里安特等人,再是说出自己已经将反叛军解散的消息。而至于其壬到底有没有这样螰做,却是谁也不知道。⚪

      縁“哦?这样吗?”

      ⚉ 쉯 对于男子的回话,里安特的声音突然变得饶有趣౾味,而他的瞳孔也是在环顾着这般的住处之时,微微闪耀着点点的光芒来。

      “既然安德公爵大人说没有,那一定是真的没有。毕竟那晚安德公爵大人可是最先到达㭮王宫的人了。想着囤积势力,在女王陛下王位未稳的时候谋权篡⥦位,一定是不可能的。鏓

      掝 那没什么事情,我们就不打扰安德⦊公爵,先走一步了.....”

      ж站起身子说出这样的话语,显然让得身后的安德冒了一身뱰的冷汗过来。╤其起身想要送上一程的动作也是变慢了下来。

      “哦,对了,还是给你看一样东西吧。”

      ʯ刚是没走两步袶的里安特⒏随即微微转身,其的左手缓缓抬起,最后点在了那첻安德的身子上。

      푫那一刻,凶在其瞳孔中泛着点点光亮的时候,顿时间全身木讷紧张了起来。

      “安德公爵大人再见,希望下次看到你时,你싯能够安然无恙......”

      对于这般完全惊住的潎身体,봄里安特的嘴角露出一抹邪笑,随后走了出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