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神拳 第一季

      艳红的回庄加重了晓莲的苦难生活괎,艳红日日组来欺辱晓莲,并暗地里和鲍世仁苟且,联合鲍世仁一起摧残她,晓莲在这样的折磨下变得焦虑憔悴,还没出月蝙子奶水就已经不够小茹吃,某天晓莲在昏睡中听刘妈和郎中的谈话,若调理不好뽫就要抱走小茹另想其他的喂养方法。晓莲突然意识⿍到自己若不坚强쾚,小茹就真的完了,还是要再想想有⨝什么方法,能让小茹好好的活下去,心里下定决心若没有稳妥뮞的方法,就算是掐死死小茹,也不能让小茹成为魔鬼Ố一样的人。

      又⭨一日的夜鲦晚,晓佫莲已想䯆了自己认为能想到的所有出路,但都一一㏉被自己否定了,她望着摇篮里툾幼小的小茹,自言自语道:“⯨小茹,若母亲掐死你둃,你可知道母亲也是为了你好?”

      一个还是孩子的年轻母亲,望着一个依靠她活的婴儿有多䂁走投无路,晓莲缓缓的站起身,她얳现在完全体会出杨姐儿当年的心情,欲求逃离魔掌,如无法逃离也要整齐,端庄的死ꡂ去。她也为自己很认真的收拾了下,穿上自己最好的衣服,带上能有的几件首饰䝄,放下盘发,重新梳起双麻花辫,系上红㺰头绳,最后摸了下父母留给她的唯一想念,那块系在脖子里的玛瑙壁,轻声的说:“爸爸,妈妈,晓莲带着您们的外⨇孙女找你们去了。”

      晓莲抱起熟睡的小茹,一滴⦆滴泪水落在了小茹的脸蛋上,小茹嘟了嘟小嘴,表示被뗞这滴泪打扰了好睡眠。晓莲连忙轻拍小茹,一手捂屜住自己⧚欲哭出声音的嘴巴。

      “小茹,不要怪妈妈,妈妈不能让你成为魔障似的人。”晓莲说吧,举起了枕头。

      “嗵!”

      先是一声巨响,漫天的䨄礼花照亮了整个夜空,接着传来仆役们齐声恭贺夫人老爷新春吉⎪祥如意的声音。

      小茹也被这声巨响惊醒,哭声阵阵,๽晓莲连忙扔下枕头抱起小茹摇晃着安抚,“除夕了,”晓莲嘴里念叨着,“小茹,妈妈是不是很心硬,都不让小茹过䵥了春节就……”晓莲忍不住又涌出更多的眼泪。晓莲咬了咬嘴唇,低头亲了下又入睡的小茹说:“孩子,来世投胎投个好人家吧。”晓莲再次举起枕头。

      賥“不好了!走水了!走水了!”一通嘈杂声䣡响起。

      “莫非刚才的礼花引起火灾了?”쾘晓莲思考中快ፈ速扔掉手中的枕头,跑到窗前探看,果然庄里内宅深处红彤彤的,也许,也许还有其他的办法。晓莲默默的对自己说。她快速回到小茹身边,为小英包裹起厚厚的蜡烛包,又从内床上拉䷪起两层单子把小英包背在身后,ᐢ ꈐ ꪹ

      ▹ “小英,咱们再试试。”话落,晓莲就冲出了屋子,翻出院墙,朝着杨姐儿曾住的地方飞奔。边跑边想勛:河道是堵住了,小茹咱们就先通过隧道到孤楼,然后从地面上寻到河道口。小茹,你要乖乖的,一定不好大声哭出来,等到了孤楼咱们就安全了。

      晓莲是幸运的,杨姐儿늹处的隧道依然畅通,㨨她快速趴出隧道,望了眼孤楼知道此刻已没时间管杨姐ⱴ儿了,她闭眼深吸了口鰄气,努力回想隧道内騵通往河道的走向。刚过深冬,冷硬的田地上岑差不齐的干枝层层割破晓莲的下衣裤,她顾不上偶尔刺穿棉裤双腿的疼痛,她必须乘乱争取时间找到河道逃出金家大院。若不成ᣆ,就⊰和小茹一起死。

      不知过了多久,晓莲似乎能鲝闻到雒河水独有气息,她心中一㿐阵惊喜,或许这次她和她的小茹真的可以有一线生机。但就在此时妜她听到身后传来隐约的人声嘈杂,扭头望见身后远处火光闏点点,那是来找寻她们母女回去的人吧。火把窜动,看起来人不少。晓莲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上,她得再快点,她不能就这样让刚出生的小茹这样短命。她狂奔着,冷风搜搜从晓莲的耳边呼啸而过,此时因颠簸小英也被惊吓,嘤嘤的哭声比晓莲割伤的双腿还揪心。

      远处的火把队伍,似乎也听见参杂在风中的音둡讯,队形就由一纵队,转换成平鮈行拉网似的队形,逐渐收网集中起来朝晓莲这边奔来。晓莲见状,她把背上的小茹解开,将其重新系在胸前,小茹挨着母亲的胸膛立刻安静下来,晓莲对小茹说,宝拻宝坚持住,乖乖的不敢再哭了,再哭咱们娘俩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小茹似乎听懂了似的,渐渐止住了哭声。晓莲紧了紧包悥裹小茹的床单继续狂奔,雒河水的气息越来越能听的清晰,铄终于她跑到庄子的边缘,却和雒河水隔着高高的院墙。

      ἦ“怎么办,怎么办。“晓莲焦棂急的想。”河道该是在这院墙外面,挖开土地从墙下穿过是不可能了,怎么办,怎么办?对了,郝哥说河道上曾有个捳可出船的码头,要是沿着院墙跑一圈,横竖是可能找到码头,就看上天给不给找到的时间。晓莲向围墙的左边望望,再向右边望望,

      醽 “该沿着那边寻找呢?”晓莲问自己,老졳天保佑吧,晓莲选择了左边,紧贴着围墙՝狂奔。晓莲时不时的痶望望身后的搜寻的火把,ㄶ猫着腰沿着院墙按自己认判断的方向摸索着前进,此时搜索晓莲的火把变成了两队。一对重新멿拉开一字型队伍朝院墙包围过来,另外一小队朝庄内返回。

      上天这次正真的眷顾了一次多灾多难的晓莲,她找到了郝哥说的码头,样貌果然和郝哥说的一样,只是出船的口被无数根,两根凝成一股,每股都树立着倒刺的諌钢⸗丝封着。晓莲再次将小茹放下,将被单撤下两块布做手部的保护用,又扯下两大块用来包裹增厚已刺穿棉裤。剩下的搓成绳子,固定胸前叠加增厚得챍床单,以及将小㮦英牢固的系在背上,然后鼓足勇气爬了上去。借着月᰿光,晓莲尽可能找着可攀爬的落脚点,一点一点的向外爬。

      㱫 俗话说,为母则钢!曾经的小䴃女孩儿,如今的母亲完全不顾身体被倒刺刺穿的疼痛,艰难的一步步的爬向庄外的生ᕪ活,每趴一步,血就从手上,胳膊上,腿上等等,一切接触倒刺的地方渗出。晓莲额头冒着冷汗,嘴中哼唱着小茹爱听的歌谣,她,小茹母亲,要将她的孩子,在她临死前带离这个人害人,剥人皮的地方。她晓莲,死也要死在,曾经充满她所有快乐的雒河水里。

      凤鸾இ华庭内,折趂回庄子的火把队领头儿在院内高声的向刘ﰻ妈汇报着晓莲出逃的情况。

      “挺有眼里见儿的,趁着大火就想逃出庄子了,把这庄子当뺪成什么地方了,想出去就出去了吗。”刘妈的罗刹样子,若晓莲看到定会更加坚跄定出逃的念头,“等我回了夫人,打开庄子大门,你们再带一队人在码头外等着那贱人爬下来。”

      “传夫人的话,”此时徐婶子从内堂走出,“晓莲已死,大家都散了吧。”

      刘妈还欲进屋申辩爯,徐婶子用身子뾺拦住了去路道:“夫人说,刘妈辛苦,新年里衦就不必来凤鸾华庭伺候了。”

      ㌒刘妈闻讯脸色大变,怒目瞪着徐婶子,仿佛要把对晓莲出逃的恨转嫁给徐婶儿,又仿佛如今的失宠都是徐婶儿蒙蔽了她的小金金。刘妈大怒,弹跳着蹦起,欲用双手去卡徐婶ꇳ儿的脖颈㧅,徐婶儿避过刘妈,挥手让婆子们按住刘妈,转身回了内堂。刘妈果真是魔障了,几个婆子似乎都按她不住,嘴里还骂骂咧咧。徐婶儿很快回来,道:“刘妈病緀了,送㜍去孤楼吧,刘妈女儿艳红仁孝,愿意一同搬去孤陋,赁照顾刘妈在孤楼里的一日三餐和起居。徐婶儿还冲火把队的领头说:돨”辛苦你护送פ一成。”此人会意就和一众婆子扭送着刘妈前往孤楼。

      凤鸾华庭顶楼,金氏凝望向孤楼移动的火把队的亮光,想比此刻刘妈妈已좀彻底疯癫ⴜ。一个乳母,一时的恩养,就要一世숽作威瞶作福,也是太把自己当会事了,真把自己当成了金家大院的二当家了?那队还在拉网式搜索的晓莲的人,想必还没能近晓莲的身,很快也会接到‘莲小姐已死的命令’也该掉头会庄子了葍。䠦金氏拨着佛珠,嘴里念叨着:“晓莲壤你若运气,就逃的远一点吧“这是义母送你的新年礼物,你可喜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