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sm电影

      待李根天走出福园客栈已是正午时分,离开了福园客栈后,其乘着马车往寿张城南方向赶去。

      绛 삂 两刻时⸋间后,李根天径直来到了醊寿张城南有名的医馆“寿仁堂”,进入店内,李根天径直往柜쇨台走去。

      眼尖的柜台账房看到是李根天,连忙上前问道:“员外是抓药还是看诊!”

      “我要看诊,麻烦小哥给我找一间静室,我的病不方퉍便给别人知道!”李根天回道。

      “员外请跟小的来,餒我让主家给您诊断。”账房听后,ܠ连忙回道。

      峉 说完,吩咐伙计打理店铺,自己引着李根天往后院走去。

      进到后院,才发现其是二进房,走过院落、仓库,账房领着李根天来到了最后一进的一间厢房门口,上前敲了敲门,对门内拱手道:“主家,李员外求诊!”

      片刻,门从里面打开,偐只见里面出来了一个小童,对着两人道:“檞老师请两位进来!”

      说完,让出门口,引两人入内,只见里面有一仙风道骨的老者盘坐在胡床上。껳

      李根天见此,连忙上前跪拜道:“属下李根天见过舵主大人。”

      “李护法,你有何事找本座,䷁不知道此时是特殊时期吗?”老者皱眉道,一操双凌厉的眼神盯着后者。

      摼 见识过老者心狠手辣的李根天,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连忙道:“启禀舵主大人,属下是奉命来找您的!”␒

      说完,急忙把徐供奉找到自췼己已经吩咐自己办理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给老者交代清楚Х。 졷

      老者听闻,喜色道:“这么说,供奉大人已经抓到齐国太孙了,好,太好了!天助我朝啊!ࢶ”

      老者笑了一噦会,接着道:“供奉大人还有其他吩咐吗?”

      梴“᩺没有了,舵主大人!”

      “好!你告诉供奉大人,此事我即刻上报总舵主大人。供奉郬大人安全就交给你了,如果大人有何闪失,你明ﳻ白本座的手段!”老者说到最后,语气变得阴恻恻起来。

      李根天想到什么,脸色一白,连忙蘝回道:“请舵主大人放心,属下明白!”

      ᔚ“下去吧!”

      李根天以及账房瀡两人连忙躬身拜别。㩅

      出来院落,李根天此时后背已쫒被汗水打湿콘,如果有⫵可能,其宁愿面对齐国眲锦衣卫,也不想畉面对老者。

      ᐺ 老者初来上任东平分舵舵主,虐杀分舵不服者时场景,李根天想想就不寒而栗ᱧ。

      出⥬了寿仁堂,李根天急忙往李家村赶,向徐供奉汇报情况……

      再说许英等人自地洞兵分四路后,另外三组大内都遇到了死胡同,急忙往洞中大厅撤去,率先出来的一组大内,刚好遇到了来到大厅的王言,连忙上前行礼。朓

      ᵈ后씾者了解到四个洞口中有死胡同,便打消了进入其中的想法,先暂且等待其他人的消ୋ息。

      果然,没有等太久,另外两组也撤出了洞口,王言当即率众灸大内进入许英所去的洞口,前去与许英汇合。

      众人出了洞口,就看到一片树林,此时许英等人已不见踪迹,王言连忙让众人四处搜甈寻。 鹓 

      随着一众大内搜查下,众人发现了许英留下的大内标记,只见标记直指北方,王言连忙下令揙让人发信号弹,留下两人接应,当即率其余人向北而ㅧ去。

      三日后,王言等人一路顺着标记来到运城,在城郊找到了正在⽁歇息的许英三人。

      远远看到许英三人在歇込息,王言一脸阴刱沉的走了过去殥,许英听到动静,连忙睁眼抽刀,向王言方向望去。

      看到是王풗言,许英三人连忙弃刀跪拜道:“卑职参见督公!”

      本来㝪刚想发火的王言,看到三人此时一身狼狈以及满脸的疲惫,不由压下怒火,板着脸问道:“许英,你有何发现?”

      “启禀督公,属下三人经过三天追踪,发现此人一直在往北走,但是我们来到运城附近时,发现没有了此人的踪迹,就好像此人是故意引我们来此一样!”许英凝重道。

      听闻此言,王言瞳孔收缩⃗,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阴恻恻的笑道:“你的⸟意思是,辛苦追了三天,只是被人牵着鼻子走吗?”

      感受到空气中的寒意,许英眼皮跳了跳,硬着头皮回话:“是的,督公!”呃

      “一群废物!”王言厉喝道,声音仿佛从九幽传来。

      一众大内纷纷下跪,一脸的惊惧。

      良久,王言无奈道:“看来玄镜司连后撤都想好了,打架咱们大内还行,但是面对追踪还得靠锦衣卫啊!不知道边关有没有封禁了。”

      说道此处,王言脸色一正,冷声道:“既然是北赵,那么能墸去的也就那几条路,立刻发信号通知锦衣卫和其他大内,我们即刻赶往边关,另外派人通知陛下,让军方帮忙接应!”

      “是!”

      片刻,王言留下两人接应后续锦衣卫以及大内后,连忙率其余人䂖往聊城一线赶去。

      得到消息的锦衣卫,在五百名锦衣卫两名都统杨东升、王大成的带领下,往北方聊城而去。

      随后一百名大内也在文帝捍旨意下,由都统潘国然率领,与王言汇合;与之行动的还有聊城一线驻扎大军中的三万齐军。

      果然,三日后,玄镜司一位宗师率领数十Ȯ人从乐平城郊越境而去,正好遇到巡查的锦衣卫。

      虽然巡查锦衣卫被击杀,但是临死前锦衣卫已经发出信号。附近的锦衣卫都统王大成急忙赶来,一路顺着踪迹,终于在一片树林追上了被军队围堵的玄镜司等人。

      虽然军队人数多于数倍玄镜司,奈何对方最少都是化劲以上高手,其中还有一名宗师,等锦衣卫赶到时,五百人的齐騖军,只剩下百余人苦苦挣扎。

      见此,ꢁ王大成大喝一뱌声,纵身冲上前去,玄境司宗师急忙回身阻挡,为了㏖避免误伤,王大成收拢气劲于周身十米以内,然而对面玄境司宗师却不管不籁顾,也不在意是否会误伤自己人,一时气势大开,压得王大成后退。

      王大成急홚忙命ﭘ众人閚后撤,玄境司宗师趁机假装使出绝招,试图将王大成逼退。看到对手将要使出绝招,王大成不敢分心,急忙全力应付。綨

      屆见此,玄境司宗师突然虚晃一招,撤力,运功硬接了王大成一招。借力往后撤去,路过一棵树,向下抄起一个黑布袋,急驰而去。

      见到玄境司宗师所为,王大成下意识就反应过来,袋中肯定是太孙殿下,急忙让人清剿此地玄境司众人,随后率数名锦衣卫统领急追而去……

      与此同时,在漯水码头坐镇的王言看到乐平方向的信号弹,刚要下令支援时,就看到对岸大内发出信0号。

      王言大惊,急忙运功横穿数十丈漯水,来到对岸,赶到信号时,只见二十홷余瓓玄境司正在与三十几名大内对打,其中玄境司宗师与七名大内统领激战。

      虽然玄境司宗师被七名抱丹巅峰大内统领交뾡手,但是宗师就是왘宗师,七名大内被压着打,险象迭生,落败只是时间的事。

      パ 除此之外,王言还看到ʹ玄境司众人将一个布袋围在其中,看布袋中身形,可以判断是一个幼童。

      王言大喜㢝,施展身法,鬼魅的来到布俧袋附近的两名玄境犆司身后,也不见任何动作,两名玄镜司就头颅落地,原来王言经过时,二人头颅已被割断,只是王言速度太快,来到身后,头颅才落地。

      突然的变故,引起了众人的注意,玄境司宗师见此,重伤了身前的大内,急忙突围逃去。

      王言见此也不拦,迫切的来到布袋面前,突然感应到什么욜,脸色突变,快步上前,打开布袋,只见里面是一个死去多时的农家幼童。

      王言大怒,厉喝道:“混蛋,安敢欺吾!找死”

      浑身气劲崩出,四周玄境司个个倒地,逃跑的玄境司宗师大骇,急忙运转功法急速盾去。

      王言纵身追去,只见紫影一闪,其已跃出数丈距离。两人一追一逃,大概追出五里,王言㙋追上玄境司宗师。

      王言当即将手中拂尘向玄境司宗师击去,后者见此,咬牙上前迎击。

      刚一交手,玄境司宗师就不敌,只能被动防守。王言抓住机会,猛攻对方,数十招后,玄境司宗师被王言一击击中腹部,被王言生擒。

      王言一把抓住其脖颈,右手轻点了几下,本来就重伤的玄境司宗师身体抽搐了几下,狂喷了几口鲜血,咬牙切齿地道:“你废了我的武功!”

      “哼!从你进入齐国的那一天起,你就要做好这个准备,你以为齐国是你北赵的后花园吗?”王言噙着冷笑道。

      祘 玄ቯ境司宗师眼神一滞,随即嘴角抽搐,良久才面若死灰地道:“本来以为选ᇫ了一条捷径,谁知会遇上宗师巅峰的高手,也怪老夫倒霉,老天要亡我啊!”

      “告诉咱家太孙现在在何处,我念你是宗师,给你体面的死法。否则,你作为玄境司,你应该明白锦衣卫的手段。”王言不耐烦的说道。

      “呵呵,你个阉人,没有子孙根的妖人,想从老夫嘴里问ީ出什么,你休想!”玄境司宗师冷哼道。

      听到对方骂自己,王言也不ꡟ气,冷笑道:“哼噖哼,阉人又如何,作为弱者的你,此刻不也被咱家踩于脚下。等把你交给둻锦衣卫䤙,咱家看你的嘴还硬不硬!”☋

      䔂 这时,一众大内也纷纷赶来,王言当即让人将其送往聊城,交给杨东升审讯。

      正当众人来到漯水边时,聊城方向⎬也出现了信号。䞺见此,王言不敢在随意支援了,害怕有贼子携带真的太孙从此处逃去,赶紧命人前去聊城黄策营,找到镇北大将军汪宗正,让其下令军队支援。

      洨 收到王言消息的汪宗正,急忙让传令全军‮,十万黄策营随令出动;此外又命驻守聊城一线的其余十七万大军出动。

      ᷷ 在大军配合下,大内、锦衣卫横⛡扫了几路试图突破的齐㷅国防线的蠟玄镜司,面对成千上万的军队,纵是宗师修为,一旦被围,除了降,就只剩下死帘。

      一路擒获了众多玄镜司密探,有宗师带队的,有抱丹境带队的,都身背一个黑布袋,但都不见太孙身影,见到的都是一具具齐国幼童尸体。

      这让文帝大怒,对北赵上下恨之入骨,同时对太孙的安危担心不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