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都市重生>

      许念念萝莉脸上满是不解:咱家大人?哪来的大人啊?

      除了对面那十个骷髅山的筑基修士能勉强算得蔙上“大人”,在场哪还有修为超过໣筑基境的?

      然而单千那自信而又迷人的笑容却又让她心里有一股莫名的平静。

      仿佛只要站在这道挺拔俊逸的身聯影之后,世间一切的危难就都与自己无关了……

      뵼 单千话语一出,骷髅山那暂时以瘦子为首的十个执事当即面色一凛。

      他们能对黑旋风的死既往不咎,就已ꄡ经很给天煞宫和这小白脸儿的面子了。

      可对方居然敬쓹酒不吃吃罚酒,还想讨要个说法。

      瘦子再抬头看看风云色变葠的夜空,星月无光,夜色晦暗,丛林之中血雾再次弥漫。

      一片肃杀的气息令人胆寒。

      事出反常必有妖,还是先别轻举妄动。Դ

      ⦳ 只见他抬手一记巴掌,直接将那冲动上前的骷髅山新人弟子给抽得倒飞出去。

      一派热血青年都是万分不解,为何自家执事要打自家的新人? 蚆

      被拍进尘土的弟子更是嘴角鲜血直流,发出愤怒不甘的嘶嚎。

      Ꜫ“呃啊!”

      ᑧ 就这一巴掌,便打断了那新人的三根肋骨。

      魔道联盟的试炼只怕与他无缘了。

       䆣随即,单千头顶的骷髅手印也是烟消云散,化为乌쭨有。

      䆽 瘦子面色不善맨,皮笑肉不笑道:“小兄弟,我家这后辈不懂事儿,你想要个怎样的说法,不巤妨说来听听!”

      单千爽朗一笑,语不졔惊人死不休。

      “很简单,你们骷髅山的컳人不敬我天煞宫在先,又不敬我大师姐和我身后的小师侄,那你们所有人,就都勌以死谢罪,哦!可以ﻏ考虑留全尸。”

      这些话怎么好像是我们骷髅山的台词啊!一般不都是长得奇形怪状的反派才有资格说这种话吗?

      瘦子见那小白脸儿长得一脸主角相,不禁䩐动了真火:㋮

      你有什么资格抢走㠶我们装B的情节?!

      还有单千那云淡风轻的语气,以及轻蔑无比的态度。

      珬直让骷髅山一众人等怀疑,这白发少年莫不是在开玩笑。

      以死谢罪?

      就凭你?!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那瘦子此时已是怒不可遏,当即散发出周身的魔气,쌱筑基境强者的气势一览无余。

      “既然你执意自寻死路,那就别怪咱们大欺小,心狠手辣了!”

      脋 骷髅山虽说不是什么太꟏靠前的魔道门派,但行事作风向来狠毒果决。

      只见瘦子魔修咧脈嘴一笑,整个身体竟是变得细长无比,在四肢周围又生出好几条分不清穴是手臂还是腿脚的肢体。

      而⯚后一头遁入土里。

      在他身后又有三人驾驭飞剑,摆出诛杀剑阵。 駧

      凌厉的剑鸣呼啸不已,震荡起漫天狂风尘土,吹得一干人等无不眯起眼睛。

      剑阵所向,死死锁定单千和许念念。

      其他几名筑基修士也是纷纷祭出各色法宝,完全不再顾及单千刚才祭起十二把血剑时,所引起的那番恐怖的天地色变。

      犹豫就会败北!

      魔道规矩向来如此멚,既然要做,那就必须做绝!

      “单千,我先去挡住那三人的ꡦ剑阵꥿,你……你多小心!”

      许念念贝齿一咬,白皙的额头上沁出一滴冷汗。

      她没有丝㢳毫犹豫,“苍啷”一声拔出一名弟子的佩炆剑,在这关键时刻就要冲出去,抗下那威力极强的诛杀䙗剑阵。

      单千大袖一挥,直接拎着许念念那雪白的脖颈,把她给逮了回来。

      她本就体态娇小,此刻像个小픮鸡崽似的双脚离地,悬空一顿胡乱踢蹬:“你放开我,我能争取时间……”

      “谁允许你去送死了?”

      单千语气淡漠,却是不容有一丝质疑。

      强势的庇护往往比懦弱的建议更能撼动人心,许念念只觉得心底涌起一阵暖流,冲击着她那颗早就向往长宫主的心。

      这世上真的桶有人愿意为了保护我而不顾自己么?

      竍 许念᪕念扪心自问。

      下一秒,只见一头白发在她面前随风乱舞,单千一步上前,俯身蹲地,大喝一声:“至强通灵秘术——召唤䂐大师姐之术!”

      话音一落,帗那钻进土里的瘦子猛然冲出,露出嘴里一口锋利尖牙,舌根之下一根森寒的三尺骨刺对准单千心脏袭杀而ꟿ来。

      “小心!”

      许念念惊呼一声,随即——

      单千身前华光一駌闪。

      “盀恶鲤咆哮,嗷呜~嗷,嗷,嗷呜~”

      硕大的五彩锦鲤横空出世,正是长큟澜山脉化形灵兽——虎头恶鲤。 隍

      “铛!”一声金㹚属撞击,但见那骨刺被小锦鲤的鱼鳞崩飞出去,连带瘦子也退回剑阵Ꝥ之后。

      (ᥠ ̄△ ̄;)卧槽……跟我想象中的有点不太一样啊。 £

      单千脸上挂着三条黑线,有点迷惑地看着小锦鲤:

      我明明㕧感受到了大师姐的气息,怎么把我这好胸弟给召唤出来了!

      隵 许念念也是满脸地不可置信,长澜山脉到十万大山这么远的距离,这虎头恶鲤是怎么过来的?

      天煞宫的一众新人更是萌生出一股绝望,饶是化形灵兽跟小师叔的关系不错,可也很难在十个筑基修士手里保下这么多人啊!ﶂ

      렳正当单千靓仔无奈╮(╯▽╰)╭之际。効

      只见小锦鲤变成了活泼可爱的小丫头,拍着单千肩头安慰道:“等着,好戏马上开场!”

      “轰!”

      一㑭声雷霆宛若银蛇狂舞,撕裂层层乌云密布的夜空,浩然降世。

      与此同时,比之方才还要强出数倍的狂风席卷而来。

      옌这风暴不仅能让草木枯折,更是引动八方雷云,降下一派灭世雷劫,将这丛林劈了个七零八落,大火四起。

      “天地异象,つ这竟真的是天地异象,跟刚才的程度完全不同!”

      礷 ൯“这哪里是剑气卷起的风暴,明明是魔劫境以上的修䪂士能卷起的罡风!”

      “这小子方才说了声大师姐,难道……这鲤鱼不过是障眼法,他大师姐是痄?”

      衣青莲!!!

      ﰹ 魔道,北境四州,乃至仙古九州上,人尽皆知的世间객浩劫!

      还是那袭冷艳不近人间烟火的黑딴纱长裙,三千青丝在狂乱的罡风中只是微微起伏。

      她喜怒不形于色,看不出内心波动,只是一双寒星般的爊美眸冷冷睥睨着骷髅山的人。

      霎时间,那以十名筑基修士为首的所有骷髅山门人,只觉得血液倒流,身体凝固。

      仿佛时空静止一般,就连脸上的表情也只ቄ能维持住쁖惊悚和恐怖。ᗆ

      不敢再有半分变化。

      “敢伤我小师弟……天煞宫门人者,死罪!”

      ⲗ ꫚ 冰冷的话语声既出,这蟷尊世人眼中的女魔头翻手间便是一大片雷霆天罚,灭世一般轰轰然砸向那十名筑基魔修。

      “咔、咔、咔!”

      ……

      ࠳ 杀戮滔天的漆黑之夜,银光乱舞,骷髅山十位护法执事尽数死于非命。

      不仅是骷髅山那边,就连天煞宫这边的新人弟子,髌在见识到衣青莲的盖世魔威后都是大气不敢㗉喘一下。

      㩕 唯有被抓在单千手中的许念念,抬起头来询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长宫主来保护我﮴们的?”

      单千洒然一笑,其实早在那于肥出事的时候,他就已然感受到了大师姐的ꍧ气息。

      因为此前不久,衣青莲外出时曾在单千身上留下了一道定位텤神识。

      这神识既然能够让大师姐确认自己的方位,㙉反之,当大师姐就在近前时,单千也能利掻用这道神识感受到她的存在。

      只不过没有那么精准的定位效应罢了。

      而且单千的五感异于ᡂ常人,又在方才祭起飞剑时,发现自己竟然还引发了风云色变……

      他就知道大师姐必然留有后手,且已经在附近了。

      否则以单샂千现在的筑基境修为,顶多刮起一阵剑气风暴,绝不可能引动这么大阵仗的天地异象。

      퀋同时,单千立刻分析出眼下턗的局豏势:

      大师姐不会真的让天煞宫的新人们在这十万大山外围,被那骷髅山的十只疯狗欺辱。

      于是他便将计就计,以不变应万变,诱导那帮骷髅山的老荫蔽们出手。

      以避免未来在魔道联盟里,对方怀恨在心,到那时在搞些小动作。

      可惜了那些骷髅山的筑基修士,他们只知道犹豫就会败北,却是不知这句俗语还有后半句:果断就会白给。

      罡风渐渐不再如方才那般凶猛,衣青莲周身㻘上下却依旧是魔焰滔天뛖。

      她那身黑纱长裙将风姿绰约的身材修饰得更加完美,冷酷无情的气质更是让她再次证ʍ实了自己女帝的风姿。

      许念念不禁看得一脸花痴相,险些把之前单千救下她的那一幕都给忘了。

      ⷺ “长宫主就是长宫主,太帅了,这就是女帝끯风采啊ؼ!我想给长宫主生猴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