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架空历史>

      看着被举在空中的韩树ꚫ东,杨开灯暗自计算:这应该不是这人最大的力量吧!看他随脣随便便的样子!那他实际的力量该有多ꁂ大呢?

      镙 花脸男子就这么举着韩树东,原地转了一圈,独眼扫视着每一个人,没有一个人敢与之对视。

      깊 韩树东此时手脚都发软了,体重一直是他的骄傲,单论角力,搄哪怕是班븆上最喜ഇ欢锻炼的刘文ꞎ斗和他也就在伯仲之诡间。

      然而此时韩㫻树东发现,自己这点体重瑊完全就是不够看。

      㩧花脸傭男子“啪貵”的一下将举起的韩树东给敦在了课桌上,韩树东随即ꄕ就如同一团巨大ේ的面团一般往下滑,随后直ᴇ到扶着桌子回到了魞自己那庝专属的大椅子上,浑身都还在韗颤抖。

      韩䆌树东双腿紧紧的ᴈ夹샟着,把那蓬勃的尿意给使劲的憋住了,嘴角还在哆嗦着。

      花脸男子再次把手收回了袖管里面,走回了讲台之上:“有谁不服吗?”

      ཱི 声音嘶哑而퉋且有些刺耳,听得大多数人都头皮发麻。

      见得没有人吱声,花脸男子继续说道:“以后你们的生物课将由我来Ɩ教授……”

      “为什么?李老师她不是教的好瓶好的吗?”

      䧬“就是就是,我们只要李老师教。”

      “对,我们去找校导。”

      在从众思想作用之下,有人开了头,其他人也渐渐地胆ꄆ子大了起来。 骪

      花脸男子没有说话,而是缓缓的将右手从袖管里面伸了出来䣥,分明可以看见,这男子的右手大拇指居然是被削掉了,而那余下的四指也是不完整。

      花脸男子用右手剩下的手指在讲桌上夹起了一节粉笔,随后一挥手,那节粉笔就这么看似随意的被他抛了出去,直接的飞向了最先出声的那个同学。

      隊 㟒 粉笔飞得有些慢,轻飘飘的样子,那位同学看着飞来的粉笔㰿,目光轻蔑:“就这!”

      然而杨开灯在看见这粉笔之后,却是有些头皮发麻,因为刚刚他简短的进入织梦空间,想要分析这节粉笔的状态,却是惊讶的发现,这看似轻ꈴ飘嬰飘的鴄粉笔竟然蕴含着极大的能量!

      “砰”的一声巨响伴䉔随着“嘶啊!”的声音响彻了整铔间教鵣室。

      那位男生举起来想要扇飞那节粉橵笔ꉼ的书本,在和那段粉笔接触的时候居然发生了爆䞅炸,粉笔炸成的白雾和书本的碎屑扩散开来,引起四周同学的不适,咳嗽不止。

      那位男生举起的右手被震得裂开,从指缝间流出了潺潺的鲜血。

      看着站在讲台上경的男子,一种莫名的惊惧在所有人的心头产生。

      最关键的쪿是,大家都还没有搞清楚现在这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 륨

      听着那位男生的哀嚎,花脸男子似乎是有労些不耐,再次拿起了一段粉笔扔了过去。

      那位男生吓得赶紧闭上了嘴巴,然后飞速的离开了自己的位置。

      而后那节粉笔继续向后飞去,下一个同学继续ရ离开⯈躲避,就这样,粉笔所꠲过之处,所有的人皆在回避窭。

      鹝 直到飞到第五个同学녌的位置时媛,那人却是没有闪躲,而是表情凝重的伸出了一只手,抓向了那段粉⤟笔!

      见到这一幕,终于有那女生的声쮊音响起:“不要,㶳快躲啊!”

      蝻 那个男生却是没有理会,左手压在了课桌上,右手在㆜抓住了那飞过来的粉笔之时,只听的一个沉闷的吱嘎声从男生坐着的椅子上发出。

      随后那个男生抓住那粉笔的手如同是被烫到一般,剧烈的在空中极有规律的甩动起来。

      压在课桌上的左手榻也再次使劲的向ᨳ下一按,伴随着哗啦的一阵响。

      那男生前面的课桌和坐着的椅子已经是彻底的碎裂开来,散落成了一地的木渣,男生扎了ꌘ一鯊个马步站在那俨里。

      湋 甩动的右手停了下来,徐徐的摊开,三段粉笔就쬞这么躺在了他的手心。

      同学们都惊讶不已,这名男生在班上的存在感太低了,只记得他是一个插班生,因为平时几乎不和班上的同学来往,所以很多人此时都还叫不出他뙿的名字。 柯

      “没想到他这么厉害……”徦

      有那嘴巴张成“O”型的女生此时此时看着那位男生,如同看见什么宝贝一般。

      “这人是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叫吕凤阳是吧!”

      “我荈为什么没有早点认识他呢ꍃ?”

      “以䗇前我怎么没有注意到他呢詉?”

      孽 青春期的女生,往往就是容易被打动。

      此时吕凤阳的身姿无疑是打먻动了极大多数人的心。

      ブ花脸男子嘶哑的声音响起:“ᅣ不错!你叫什么名字?”

      뒿 “覘吕凤阳!”⊤

      吕凤阳将手中的粉笔丢在了地上,落地之时,已经是变成了一滩粉末。

      “姓吕么?难怪僳!”

      花脸男子看了看吕凤阳,小声的嘀咕着什么。

      站直了身体,吕凤阳双手虚窺握成拳,看⟲着讲台上的花脸躄男子,跃跃ፋ欲试。

      杨开灯在吕凤阳接那粉ਂ笔之时,一双眼睛就在飞速的眨动着。

      “怎么回事?这个吕凤阳怎么突然间生命强度变得这么大?”

      “就算还比不馭上那花脸人,但是也最少有李芙蕖的五倍以上了吧。”

      杨开灯眼睛飞速眨动,借助着织梦空间的能力飞速的分析着这一瞬间的变化。

      因为变化太快,很多细节他都还不能Ṏ分辨出来。

      花脸男킗子没有理会吕凤阳的挑衅,而是眉头紧皱的再次看了看掄杨开灯。

      ꆝ以他的见识,在先前先前的一番观察之下,这班上学生的状况基本上就已经完全了解了。

      所以才一时手痒的试探了一下这勉强能螋入眼的吕凤阳。

      但是对于杨开灯,花脸男子竟然发现有些看不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