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一区国产一区

      “父亲你们谈正事,孩儿告退了。”在一老一少两个不正经的面前,魏玉珍实在是呆不下去了。

      “师妹,你慢走哦。”董书恒也不敢多说啥,要是让老魏知道女儿是跟自己ᦽ约会的时候被人掳走,这老头说不定会拿刀砍自己。

      “书恒,这事你怎么看?”魏源问道。

      “我想,这个事应该不是太平军所为。目前扬州飶的太平军,防守尚ﶔ且不足,根本没有能力出击,而且高邮也不在扬州和天京的必经之路上,太平军也没有必要把兵力耗在高邮。”

      “所以,我觉得这是ꫨ一伙水匪的自发行为。太平军的节节胜利,让很多盗匪看到了清军的虚弱,想出来浑水摸鱼,也说不定。”董书恒分析道。

      其实董书恒也想到了揂这些人可能本来就是针对自己人而来。只是ᬌ恰巧碰到了知州小姐,临时起意发生了今天这件事情。

      “报告知州垮大人,人犯已经醒了,郎中做过处理,现在没有生命危险。”这时一个问题30出头的差役来报。䱫

      “哦,张捕头,那人犯可曾招供?”魏源问道。 抚

      “人犯醒后,不肯开口说话,因为他现在身体虚弱,我们暂时还不敢用大刑。”张捕头回道。

      魏源偏过头看了董书恒一眼道:“书됑恒,随老夫一起去看一下吧!”

      ꃽ 一行人来到了知州府的牢房之中,远远的,董书恒就闻到了一股骚臭之味。

      这名水匪被关在单独的一间牢房,门外有两个差役看守。进入牢房,就看到那名水匪闭着眼睛躺在一张草席之上,连有人进来了都不为所动。

      “看样子,这个匪徒还有些骨气。小子有个温ꨱ柔点ﮨ的办法,保准让他开口。”监房内,董书恒对魏源说道。听到董书恒的话,那水匪的眼角明显不屑地抽了眙两下。

      董书恒请张捕头带人搞了一张木床进来,把人싱犯移到木床之上,把他的四盢肢、腰部、脖子都用绳子固定在木床上,又让人准备了几张黄纸和一盆水。

      张捕头久在官衙做事,却也看得摸不⍾着头脑。不过看在董书恒是知州大人学生的份上,嘴上也不敢多说什么。

      “张大哥,谢了啊,改天请你喝酒!”董书恒客气地对张捕头说道。张捕头也很识趣,嘴上连说不敢。

      “张大哥⑵,还请带兄弟们下去休息一会儿,𧻓我陪老师在这儿就成了。”董书恒又道。

      张捕头带人离开后,㨃董书恒先是在那名水匪⺰的躱脸上盖上了一张黄纸,然后慢慢往上面滴水ꐋ,水浸湿了ℱ黄纸,那水匪的呼吸逐渐困难,不一会儿就把黄纸给吸破了,董书恒又放了一张上去,龨如此循环往复。

      水匪心中暗道:“就给爷贴张黄纸,就想让爷招供,还真把自己当大仙啊。”可是很快䪾他就后悔了,随着黄纸一层层地增厚,那水匪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恐惧在他的心底慢慢滋生,这比被人装上了绞刑架还要恐惧。这时候水匪宁愿董书恒直接把自己杀了。此时,水匪心中想的是:“莫不是黄纸上有什么符咒,为啥我不能유呼吸,䕃卧槽,这家伙在给爷施法!”现在大部分还是很迷信的,有些人不怕死,但怕鬼神,因为他们害怕死后还受折磨。

      按阠着床上的水匪挣扎的力度越来㗻越弱董书恒坏笑一下,差不多了。

      ይ㪲魏源在旁边静静ꭷ地看着,他知道董书恒这小子坏点子很多。

      黄纸渐渐揭开,那水匪像是匿了水的鱼一样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安静瞪得大大地,像看恶鬼一样地看着董书恒。

      “姓名?”

      “赵水狗。”

      噌 “籍贯?”

      “安徽天水。”

      ……

      ……

      水匪赵水娞狗再也헕不敢装大尾巴狼了。一股脑地撶把知道的事情都招了。他和另外一名水匪奉乔家佂尖水匪赖大当家的┖命令,过来探查董家团练什么时候到高邮。没想到跟踪董书恒的时候,意外发现了知州小姐。想着숦如果能虏回去定时大功一件……

      果然如此……董书恒心中一阵了然。

      “哼!一帮水匪野心不小,你们有多少人马?”魏源对着那水堼匪问道。

      “回大人,有老营人马一千多,另外有新加入的青壮三四千人。我们赖大当家计划是拿下高邮城,顺便再녺把那队团练干掉。大当家的说那群团练都是没见过血的泥土子,不足为惧。到时候就可以以此加入太平军래,到时候大家都能够做大官。”

      董书恒笑了,魏源看着董书恒也笑了。

      “书恒,你来写好口供,叫他画押。要写上长毛⤵水军携五千之众欲攻打高邮城。”

      董书恒立即会意,这个事情最后要是能够坐实,那可是一件大功。到时候自己和老师都能够更进一步。

      拿到口供,董书恒赶紧跟着魏源离开了监房,这地方臭烘烘的,真不是嫊人呆짾的地方。离开时的时候,魏源意鞐味深长地看着张捕头说道:“张德邦,这个人已经没窾有用了。”

      “是,大人,卑职明白该怎么做。”张德邦也是个老油子,赶忙会意道。

      “揾书恒,你手下现在有多少人马?”回去的路上魏源对董书恒问道。

      “这次出来带了1300多人,两个步兵营还有教导营的三个连。哦,这个营连是我自己仿照西方列强制定的编制。所有士兵都装备火枪。” 쬸

      “哦……听说你还请了洋人教官,改日有空老夫定要去你营中看上一看。”魏源说道,他知道这个徒弟颇通洋务,但是练兵并不是嘴上说说的事,걂也不仅仅是花钱买装备就一定能出强军。

      “如퇥果让你单独对抗这伙水匪묳,你有几成的把握㝲?”魏源继续问道。 鋧

      “回师傅,本来只有五成把握,但现在我们知道了他们的计划,我有九成䉷把握。”董书恒自信满满地说道。

      魏源对比不甚了了,他自认不通兵事,也许这次正好可以考验一下董书恒的能力。杏

      “报,瞌知州大人,外面有十位高邮士绅代表求Ꞑ见。”这是一个差役报告道。

      二人相视一笑,心说:“来得好快!”

      쨠“这帮铁公鸡这么⻖快就坐不住了。”魏源戏谑道,“你先回避一下,我去见见他们。”说着往中堂而去,董书恒则去往后花园。

      不一会儿Ƶ,十名锦衣华服的士绅代表被领了过来。为首的是盐商何家的家主꠨何章成。见魏源过来,众人齐齐起身相拜:“参놅加知州大人。”

      “众뽋位都▅是我高邮德高望重之人,不知一起来找本官有何事相商啊?”魏源问道。

      “知州大⟟人,我等听说发匪要攻打高邮,ﳕ不知此事是否当真。”何章成问道。

      “确实如此。”魏源说着还把那张口供拿了出来䔇给众人一一传看。这张口供其实有一方勀面就是专门ᐎ为了给他们看的。

      “这……这可如何是好啊?五千贼匪啊!知州邏大人啊,您是高邮父母官,一定要为我等做主啊。”众人看了之后,脸都白了。他们人能跑,但是产业都在高邮城中跑不掉的。而且大家都听说了发匪在扬州城所作所为,干的就他们这帮有钱人啊。

      “众位放心,我已经快马送信给琦善大人还有巡抚杨大人,相信他们很快就会来救我高邮。贼匪来了,本官誓与高邮城共存亡!”魏源安定地说道。

      看着魏源老神自在的样子,众人ែ愈加觉得不靠谱。指望清军怕是黄花菜都凉了。谁要你跟城共存亡啊?你个中二老头,官服都打补丁,家里也没啥财产啊!

      “知州௯大人啊!远水解不了近渴啊,这时候还是要组织团练뉚上城协防啊。”何章成道,“大人,我等小民愿意出资募请团丁。”这是他们事先说好的,所谓破财消灾,反正这笔钱是各家商量好的分摊。这时候也没时间再㍳跟知州虚以逶迤了。

      쳂“可是,短时间内让我去哪里募得团丁呢?再说了团丁没有训练,缺乏兵器也无甚战力啊!” 뵪

      “这可如何是好뢧呀?”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低声交头接耳禵。

      这时一个老丈说道:“谁说无Ө兵可用?”众人一起望来,只见是卸甲镇的镇长胡乃康躲在人群ij里说道。

      “我们卸甲镇东面现在正有一只团练大军驻扎,经老朽多日观察此军操练勤勉,每日都要跑步五公里,操练半日以上;器械精良,所有人全部装备火枪;纪律严明,在我卸甲镇外驻扎多日,对我镇民秋毫无犯,还帮着镇上铺路修桥。”

      众人一听皆是一脸不信地看着老胡。这大清的兵都是啥样子的,埸没点逼数吗?

      老胡,你这又是在胡侃吧!

      “咳……”一声轻咳,魏源打断道:“你说的这只团练是从东台开拔过来的,엚准备去巡抚杨大人账下缴匪的뱥,只是过路而已,如何可用呢?”

      众人又是一阵失望。

      “不̙过,你说的此乃݆精兵,确实不错。幊哎뾂……关键是人家不会听从本官调动啊!”

      众人的心情简直跟坐过怋山车一般。这年头要是能找到一支能保护自己而且还能守规矩的军队着实縪不☘容易礶。

      “不行,留,一定要把这支军队留下,这可关系到自己的솜身家性命!”众人相视一眼,在心中想道。

      “这样㑊,老夫就舍下面子与诸君一同前往说服对方领军之人,看对方能不能在高邮停留几日。惾”魏源说道。

      众人立时有了主心骨,相约下午一起去卸甲镇兵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