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韩漫

      助六自然是要帮忠右卫门来助威的,不仅自己准备一道去,还问他哥借了两个在寺社奉行衙门办事的老公人撑虎皮。至于两人手下的目明,也颇有几个乐意在新上司面前卖好,跟着一道去庙里耀武扬威的。

      带足了十来个帮手,忠右卫门这也算是“衣锦还乡”?或者是赘婿三年之期已到,龙王归位,四方同拜?

      哈哈哈哈哈哈,玩的好花……

      寺院全称为妙严寺丰川稻荷神社(今存),很具有日本风格的名字,神佛合习嘛。庙里供奉着丰川稻荷神以及普贤菩萨,普贤菩萨不需要多说了吧,基本上大伙儿都认识。丰川稻荷则是日本三大稻荷之一,属于农业神。

      总本山在丰川附近,就是德川家康老家的三河国那一块,因为这个缘故,丰川稻荷作为祈求生意繁盛、福德开运、丰产丰收的神明,得到了德川家一定程度的重视。这座妙严寺丰川稻荷神社(以下简称妙严寺)现在香火也不错,信众也不少,还是许多三河出身的武士的菩提寺。

      整个寺院最著名的施主,巧了,是忠右卫门和助六十分熟悉的一位老相识——大冈越前守忠相。谁叫大冈忠相是三河国西大平藩的藩主呢,他本身就是丰川稻荷的信仰者之一,既然这座妙严寺是供奉丰川稻荷的,那么索性就做大冈家的菩提寺得了。

      江户幕府诸侯大名的绝大部分人生,或者说从出生到死亡,几乎都是在江户渡过的。严厉的参勤交代制度,使得绝大部分诸侯都不存在什么落叶归根,死于本藩的可能性。在江户拥有菩提寺实在是正常不过,像是幕府大老井伊氏的菩提寺就在江户城内的豪德寺。

      如果历史不被改变,未来的大老井伊直弼遇害之后,就埋葬在豪德寺。如果有兴趣,可以专门赶去瞧一眼,整个葬所很小,要细细的找,几乎湮没在墓园之中。

      妙严寺不算小也不算大,走过表参道,里面的知客僧见有官差上门,立刻迎了上来。等发现时忠右卫门和助六之后,那嘴几乎就合不拢了。

      小一年前离开寺院的两个沙弥,现在居然鲜衣怒马的回到了妙严寺。尤其助六还骑着马,身后带着寺社奉行属下的公人,而忠右卫门虽然没有骑马的资格,却也坐着轿子。

      人家听说是江户川忠右卫门大人要坐轿,原本要一百五十个钱的,现在是分文不取,还说愿意在妙严寺门口等大人上完香,再把大人给送回去。

      忠右卫门怎么肯占这种苦力轿夫的便宜,掏出了一枚一分的小金币,说是把他们今天给包了下来。两个人千恩万谢的跪在地上给忠右卫门磕头,盛赞忠右卫门果然是和大冈越前守一样,清如水明如镜的好官。

      咱也不是啥真好官,就是不想做那贪小便宜的人!

      知客僧中有一人跑回去报信,其余两个引着忠右卫门和助六进寺。自然有嘴快的告诉他们这就是近来在江户威名赫赫的江户盗贼火消与力金丸邦义大人,与江户盗贼火消改方江户川忠右卫门大人。

      望着一脸惊愕的知客僧,助六上去就是一拍肩。你小子当年大冬天派我去抱柴火的事情还记得不,小爷我现在发达了,你说说怎么赔礼道歉吧,直把那个知客僧吓得面无人色。

      别看与力和改方不是现管,且不是什么大官,但是实权不小。弄垮一间寺院可能有点难,但是把个把和尚弄个半死还不是一句话的事!遑论咱们助六的爸爸,那可就是寺社奉行下面的现管。

      把那知客僧一阵吓唬,助六的心情大好,开怀大笑!

      不过今儿好像不止忠右卫门这一拨人来寺里,两个进入之后,许多商人和町民模样的人接二连三的进入寺院。忠右卫门问了问,才知道,今儿除开是已经圆寂的慈爱和尚的三百日大祭之外,也是妙严寺的春夏拍卖会举行的日子。

      这会子当然不叫拍卖会,叫做“唱卖会”。

      毕竟做法事的和尚,要是不会唱,那还玩个锤子的法事啊。这个唱卖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和拍卖一个样子,寺里会拿出一些物品,一边唱着介绍这是个啥玩意儿,一边请下面的顾客开价,价高者得。

      出售的东西,一般都是去世僧众的遗物。出售所得的款项,则一般用以赡养寺院内年老贫穷的僧人,或者用以赈济贫困百姓。按照道理来说,和尚嘛,都应该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所以遗物拿来拍卖筹钱,帮助有需要的人,是最合适的处置方法。

      “请大人放心,此番唱卖的是先住职大法师的外物。”一名知客僧见忠右卫门眉头微皱,知道忠右卫门在怀疑什么。

      慈爱和尚今儿三百天大祭,你们就在这儿卖去世和尚的遗物,谁知道卖的是哪个和尚的。听了那个知客僧说的,忠右卫门就明白了。

      日本的和尚,虽然像是本愿寺已经变成了彻底的子孙庙,但是有些宗门还是衣钵传承,并非父子间传递。所以一位住职,在他担任住职的时候,他是寺院的管理者,却不是拥有者。拥有者是整个寺院的僧众。

      所以这种住职和尚,就有完全属于他私人的财产物品,也有利用寺院公产,购买的用于生活和佛事法事的用具。这些东西就是和尚的外物,在他死后,就重新归属于寺院,由寺院方面处置。或者保留继续使用,或者就像今天一样,拿出来唱卖变现。

      一点儿没猜错,这帮人还是没敢破门拆锁,夺了慈爱老和尚的遗产!

      “大祭法会开始了嘛?”忠右卫门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诸位师兄已经准备好了。”去世的慈爱和尚既是忠右卫门的师傅,也是许多和尚的师傅,就算忠右卫门不来,他们也是要办好三百日大祭的,这是他们的本分。

      “好!”忠右卫门暂且先不管别的,给咱们原主和半个爹一样的慈爱和尚念段经文还是需要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