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软件分享蓝奏云

      四月三十日,早上。

      剽 糟糕的四月即将过去。

      饱受创伤的三山市内,一ⓡ切都在变得更好。

       在自家高楼的楼顶上,东平站在八天前相同的位仄置,借着清晨的柔光,望向逐渐苏醒的城市。

      街道上如蚂蚁一般的行人,뚺看起来比昨天又多了些,更多封闭的店铺大门被打开了,一些口碑好的店铺门口甚至排起了队。

      公共交通也彻底恢复了。

      东平看着一辆电车超过早起的行人和私家车辆,从楼下经过,驶向大爆炸范围外,已᜗经清理好的地区的街道。

      拭 一切都好像跟二十二号之前没什么两样。

      只要不抬眼远望。

      当他看远一些时,就发现,在城市中那巨大的灰黑色疮疤的最黑处,那些被大爆炸彻底摧毁的地区,还是处于愁云惨淡之中。

      Ї 中心新光研究所以及周围建筑的废墟还在紧张的清理中,在大型工程器械旁,众多志愿者也在专业人士的指挥下出着力气,这些志愿者中,有不少都是在此次灾䈡难中的失踪者的亲属,所以每当清理出人体残骸,都预示着一出生离死别即将上演,看得人心痛。

      好在,在外듾围部分地方,工人们已经开始了重建工作,那些受损轻的,直接修修补补,很快恢复如初,那些受损重的,就只能彻底拆ỿ除,再建新的苽了,想来,未来很长时间,三山市甚至连同周边的施工队都会忙的不可开交。

      拉着建筑废料的卡车不断出蕎城,拉着建材的卡车不断进城,它们混裥入进城线和出城线的滚滚车얀流中,促进着这湋座城市的新陈代谢。

      东平看到这些,心情轻松ⴝ了些,只대听他喃喃煿道:“祝你早日康ꯂ复。”

      说起来,这次爆炸造成爣的物质的损失,目前还没估量出来,而伤亡至今也没有完全统计完毕,倒是失踪、死亡人数之和,已经积累到了惊人的十五万人,他们绝大部分都是处于爆炸发生的中心的几平方公里范围内,所以说,基本可以确定是死定了。

      十五万人,这对于人口九百二十万的三山市来说,已经是很大的数字了,而对市中心的人来说,意义更是不同——东平他们几乎是家家户户都有亲朋在此次惨案中פ丧生。

      㯲像遥,就已经参加了好几个朋友的追思会了,而东平和阿姆斯也送走了一个共同长大的ꇌ弟弟,在他的员工里,也有一个女孩因弟弟死亡,而辞职回家照顾父母,至于邻居、客户、点头之交的熟人,更是没了好些。

      人是适应性很强的☠生物,在东平因糔被boss各种摧残后,竟然渐渐适应了伤痛时술,就明白了这个道理。锸

      肉体如此,精๧神也是如此。

      因灾难失去亲人的人们,在这嶟几穲天后,终究还是渐渐走出了阴霾,他们有的璃回킟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有的离开了三山市这个伤心地,有的则加入了志愿者的行列;他们都在试图重启生活。

      对了,还有那些追逐被童铁掀起的风浪的人们,此刻他们也或是心满意足,或是意犹未尽地ꛊ,消退了折腾的热情,特别是被推出悾来的罪魁祸줈首‘历史짐真相’完蛋뵓的差不多了之后。

      至少此刻东平已没有看到任何游行的人群了。

      至于趁火打ๆ劫的犯罪分子,以及那些噳从‘魔鬼街’里跑出来的黑恶势力们,则在众多军警的协同下提前结束了他们的狂欢,于昨二十八号被干净利落地包了饺子。

      东平也终于明白了在二十七号下午,卡拉警长为什么会突然开会。

      这次灾难过后,想必整个王国都会干净许多。

      太阳升高,撕破雷暴乌云,向东平这栋楼投下一柱金光,晃得他不得不得虚着眼睛。

      他看了看时间,此刻离开业只剩二十多分钟,于是ᕅ转身下楼。

      之前由于大爆炸的缘故,东平店里一直都没生意,毕竟有钱人都惜命,谁肯平在局势混乱时出来浪呢。

      ʼ 不过今天不一样了,今天一定会很热闹。

      果不其然,当东平走下直楼来,发现原来自家店铺也成了开始排队的旺铺之一,只不过᪂跟旁边的勇者厨房不同,这ʘ里不卖早点,排队的人还都身上带伤。

      抅 他们都是来祛疤的人。

      궈 这次,东平妭终于在本地电视频道上投放了广告,广告没任何花俏,就是一段话而已,大意是说,大爆炸中的一度和二度烧伤的病人可凭借医鸐院治疗的单据,在预约后,来丽人美人院这里免费祛除疤痕。

      㚜考虑到这些日子美容院几乎没有收费客户,政府方面的病患最近띲也不往这儿送了,所以东平一狠心把大爆炸受伤病患的㶘免费名额定位每天五十个。

      希望祛除身上的疤后,能加快人们精神的恢复吧。

      ᑹⓤ大门打开,人们依次进入,东平퍾开始忙碌。

      别看东平把名额弄到了五十个,实际上他刷起怪来比过去还要轻松些。

      毕竟疤痕怪物这种东西,对东平这种已经用炸弹炸上瘾的家伙来说,是他在美容院所刷过的所有怪物里最简单的一种了。

      只需要埋炸弹、引怪、引爆炸弹,三步就搞定。

      栏当然,夜路走多终见鬼,由于东平在打广告时,没限定烧伤面륗积,预约时,也没认真筛选,所以在他轻松愉快地刷掉上一个怪物,⍈进入下一个单间后,脑子立刻就是一蒙。

      东平拿起手上的文件夹,翻到这里的预约记录,赫然看到上面只鎐有一个伤情鉴定,仔细再一瞧,好瞙家伙身体54%的皮肤深二度烧伤的病患……

      东平又抬头仔细观察床上的病人,随后头就更疼了,因为单从外面纱布包扎的业余样子就可以看出,这人的伤口恐怕也没有被专业处理!

      见东平走了过来,一个身材微胖,衣着朴素,看起来很疲惫妇女连忙站起身,表情忐ᝃ忑地问:“㴣医生,您可眑以给我孩子这种情况清创吗?” 爑

      东平看㯐了看躺在床上呻吟的半大少毱年,又看了看这女人,表㆕情哭笑不得,“大姐,这儿是美容院来着……不是医院啊췙!”

      왒这位女士眼眶一下就红了:“抱鎗歉,让您为难了……我其实也不想来贪您这个便宜,但这几天公立医院爆满,而去私立医院实在太贵了,我实在是快被逼上绝路了……孩子烧伤到现在,还没得到过正经的治疗,都是我自己按照好心护士的指挥自己摸索这弄得。”

      东平叹了口气。

      ᄀ 还能怎么办呢,来都来了쮉,就先给人隮家清创去死皮吧。

      ״然后在东平进入副本空间읁后,就痴痴地抬头仰望着,嘴里忍不住唱出了声:“亚拉索~”

      鬄这次,东平见到了迄今为止࢘所看到过的最ꇉ大的疤痕巨怪,它那百多米高的身躯就像是一座畸形的泞肉山。

      很显然,这体型太夸张,他根本搞不定,所以东平自杀退出,选择了五分之一大小的烧伤皮肤,再次进入。ॅ

      这次终于在他可以应付的范围了。莕

      췎 二三十多米高的疤痕怪物依然非常巨大,跟当初原版的癌症巨人差不多,但在东平估摸了一下它的体型后,依旧对搞定它信心十足。

      要知道,在对付喜妹那波雇佣兵时,他可是得到了O几十公斤各色爆炸物的,由于这都是军用武器的装药,爆炸反应快,爄药品纯度高,能量密度大,所以杀伤力自然就远大于他原先获得的民用炸药,再加上破片的伤害加强,即便炸不死这货,也会被炸到重伤失去抵抗能力吧?

      当然,这些军用武器也比民用炸要更敏感,更㴏不安全,㱮所以储藏和使用时,也得更小心才行。

      ⶦ 㖒 东平是直接拆掉了所有军用爆炸物的引爆装置,用原先的民用炸药来引爆。

      掏出一把手枪,东平枪口微微上扬,对远处的疤痕巨怪比划了半天后,连连开枪,飞快地打空了一个弹匣。

      十三颗子弹,滑过一两僖百米的距离后,好歹命中了两发。

      疤痕巨怪苏醒,在仰天嘶鸣一声后,它运用下半身如肉虫般的肌肉,像东平这边飞快蠕动了过来ᴉ。

      当疤痕膵巨怪被引到百米外的炸弹上后,东平一按引爆器,轰鑗然间,大地震荡,冲击波像一堵墙一样将他ಅ抛起,半空镁中,他看到那里有一个小型蘑菇云腾空而起。

      随后,就像是暴雨袭来,无数的血液和碎肉噼里啪啦落下,把东平染红。

      摸了摸脸,东平试图爬起身,但身上好几处地方发麻,使不上劲,起身失败,低头一看,好几处伤口在往外流血,没一会儿,疼痛泛起。

      弹片飞了这么远?!

      他忍着됺痛撕开衣服,撑开腹部的伤口一看,血太多,看不清,不过感觉疼痛的深度嘛……完蛋,怕킾是被弹片钻进了脏腑里!

      他用尽全力撑起身子,眺望远处㷍。

      只见那疤痕巨怪那丑陋的下半身已经彻쯯底消失了……

      东平松了口气,看来这玩意儿会先完蛋。

      果然,没过几十秒,在东平还没到濒死时刻时,他就回到了现实。

      军用炸药果然厉害,boss被一次性搞定……就是ᐴ有点太厉害了写,还差点连他一起带走。

      ⺬就这么重㍮复五次后,东平对鮭这炸药的威力也越来越得心应手时,这少年身上的烧伤伤口也终于全部清创。 缔

      随后东平出钱,让他们进他之前的一个客户家开的私人医院里,去接受治疗去了。

      将这母子送上车듳后,东平摇了摇头,又是出力,又是出钱,还出人脉,这好事做的…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