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都市重生>

      塄阳乃揉了揉隐隐发胀的太阳穴,伏案的时间太长了,身体有一些僵硬。

      眺望着远方山林中的雪景,心里想着已经过去了五天。

      一旁跪坐着的雪乃正在小心保养着自己的佩刀,仔细的用一小块鹿皮擦拭着刀身,一副全神贯注不为外物所动的样子。

      “雪乃,不要每天就知道抱着刀,家里的事你也要来帮忙干一些吧?쯬”

      “恩,杀㶶谁?”

      雪乃沉默的看着阳乃,仿佛在等候命令,阳乃为之气结。

      “杀杀杀,就知道杀。发晝放粮食,整理武备,训练轻足,治安巡逻这么多事可以帮忙。

      你怎么就知道杀,哪有那么多叛逆?村子里的村妇早被你弹压씲怕了。”

      涚阳乃是恨铁不成钢,素义银大人将家里的事物交给她们两姐妹,她又是高兴又是担心。

      能为主家ꞣ分忧自然是粆好事,可如果做不好让主家失望了呢?她是如履薄冰。

      而雪乃呢?她只关心领地里有没有叛逆,罔顾家中的命ꄗ令,杀。背后诋毁义银,杀。做事敷衍糊弄,杀。

      这守护府,溪村上下都被她杀的战战兢兢,家里稍有吩咐,一个个都不敢懈怠,唯恐惹出这尊杀神。

      虽然也是✧帮忙,但鋟你能不能除了练剑盺杀人也帮姐姐做点别的,我快累吐⦨血了!

      看着雪乃握剑听令쩣的专注样,阳乃有些无力,叹了口气。义银大人不知道怎么样了,前田利益你个王嬱八蛋。。

      “啊切。。”

        利益摸摸鼻子。

      “感冒了?”

      “没呢,可能是有人在背后说我。”

      义银和利益观察着远处的营地,那晚以后他们又端掉了一个恶党的窝点,现在这个应该是附近䚏最后的恶党集团了。

      毕竟尾张富ꮯ庶,岮当地村人艰难但还活的下去,这些恶党大多来自外国,数量不会太多。

      榗义银用洞察模式看了整整十五秒,最禦后失望琀的摇摇头,浪费挗了十五点杀戮值。也许用的不是地方,下次到战场上再试试吧。

      䉄 现在的他基本搞懂了杀戮模式,但是洞察模式完全没有头绪。

      打开以后看不出什么区别,电子音除了提示打开关闭뵜,也不像杀戮模式那样带一句解释。

      不过他对杀戮模式还是比较满意的,以他现在膸的战力,大㠇概相当于一个常备足轻,即便是依靠武士装备的优势,他也很难对付两个常备足轻。

      在杀戮模式的致死攻击下,只要他砍到人就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杀死她,极大提高了他的攻击性。

      而杀戮模式内不受致残致死的说法,他还没有尝试,从字面풴上来看,以后他遇到强大的敌人,完全可以䷻使用以命换命的打法。

      比照致死攻击的表现,应该是重伤致命伤都会转化成一般皮肉伤。不过他不会去主动尝试,等遇到没法躲避的恶战再说。

      还是不能掉以轻心,这世界的合战除了特殊的情况,一般都是吃完早饭开始打,如果分不出胜负,能从天亮可以打到天黑逄才会结束回去吃饭。

      打个几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他现在手上有150쪛点杀戮值,一个恶党的杀戮值只有10,再加上开启模式消耗掉的,攒的很是艰难。

      真到战场上,时间太短暂,要好好规划利用,果然还是不能浪,要苟ർ住。

      “那么正面叫阵吧?夜袭和突袭你⁒都经历过了,这次就正面试试魝吧?”

      恶党的战斗力比常备轻足弱,时常吃不上饭的她们也就比农兵战斗经验丰富一些而已。

      利益不担心义银会打不过,何况有自己压阵,这十几个恶党只够自己热身。

      义银点点头,提着刀走向营地。

      织田信长最近心情很糟糕,刚刚在会议厅的例行评议中憋了一肚子气,回到自己的书房就砸了心爱的一套颖茶具。

      虽然她的母亲信秀将织田家督之位传给了她,但这是乱世,性格乖张的她并没有得到家臣团的认可。

      特别是笔头家老林秀贞为首的林家坐拥知䬿行三万余石,带头质뭪疑她的能力,建议垗改换她的妹ႎ妹信行为家督。

      嵪这一倡议得到了家臣们的暗中支持,更有头号猛将柴田胜家明确支持。织田信行得意ꭵ洋洋,仿佛家督之位已经手到擒来。

      但是信长暂㺼时还不ሣ能撕破脸,暗中拉拢犹豫的家臣们,至少也要让她们中立,所以日子过得十分憋屈。

      ဋ “殿下消消气,我给殿下拿了清火凉茶来,请用。”

      䄆房间里,美艳的小姓爱智十阿弥奉上茶⫩水,然后乖똯巧的给信长捏着脚。 儢

      一般的小姓哪里敢在信셜长发怒的时候进来,只是她是信长的众道小姓,才这么大胆。哔

      什么禛是众道?那是同性縝之间的愉悦。。。

      ꄡ 礏生了一会儿气ᄆ,信长和十阿弥说起顚一些轻松的话题来调节情绪。

      “最近坊间有什么好玩的事吗睽?”

      “这大冬天的大家都忙着猫冬,城下町很多好玩的也都停了,没什么衕有趣的事物。不过呢,有个事挺有意替思곫的,还和殿下有些关系。”彛

      ᜨ “和我有关?”

      信长的好奇心被吊了起来。

      “说是斯波家的公子这些天正在冬狩,前后剿灭了三处恶党居所。姬武士们啧啧멗称奇,以为巴御前再世,都传出了斯波御前的混名僪,您说好玩不好玩。”

      信长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斯波义银ْ,玩了她一手的男人,反复横跳的手段可以,让她白白损失了1500石的直领。

      ⨋ 츚 岾她可不管这个就是斯波家的领地,只是痛心自己一时大意失荆州。别说知行1500石领地少,一年能收个600石也輴就是三百贯职禄。

      知行代表的不只是粮食和铜콙钱,最重要的是土地和人口。

      윬 掌握了知行的武家才算得上是武家,拿职禄的不过是卖力气的姬武士,哪天死了也就没了,传不了家。

      所以知行ᙸ三万石的林家才会让她如此忌惮,三万石就是有着一万人口的土地,可以动员近千常备轻机足的军队!

      越想越气,回忆起那一夜义银的风情,心里一股子邪火怎么都压不下去。

      十阿弥感觉到她的欲望,ػ咯咯笑个不停䲯,在信长怀里不安分的扭动。

      “쑇殿⌻下紪是不是翊想起那斯波御前的味道了,是他好,还是我好呢?

      要我说,不过就是一破落户,得到殿下的宠爱是他的福气。不如我让人传她过来,再侍쳲奉殿下就是了。”

      “好。”

      孕 信长几乎本能的回答,十阿弥䑫踏着小碎步走出去拉迿开门。

      “殿下有吩咐啜,传斯波家义银来见。”

      在门外᪮警戒的前田利家,脸色一僵。

      좝“不知殿下传他来有什么事?”

      “你话好多呀,前田大╬人。”

      十阿弥的语气略带嘲讽,她们两个以前都是信长的小姓。

      只是武艺高强的前田利家早已高升母衣众笔头,而磨镜子㏋的十阿弥只配在房中铕求取信长的宠爱,关系并不友善。

      /

      “明白了殿下的意思,才好办事。”噩

      前田利家一句话顶了回去,胲十阿弥心里不爽,但是利家漊的身份比她高许多,她只能压着火气뗓说。毥

      “殿下传他来侍寝。”

      “义银塑大人是家中给力国人众,而且斯波家家格高贵,这么做。。”

      ᇐ “叫你ᇻ去你就去!难ꀠ道你要违背殿下的意思吗!”

      十阿弥指着前田利家的鼻子尖声道。

      “我最后翡再说一次,让那斯波家的男表子来伺候殿下睡觉!你听懂了就给我滚!”

      譿 ᦵ 利家看着十阿弥身后的房间,黑暗中看不清信长的㯚样子,两人的说话声很大,但是房里一点反应都没有。。利家紧了紧拳头。。

      “领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