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烈的kiss与交缠的肉体

      肖勇坐上小叔的北京吉普,一路上不停的问着问题。

      肖勇问“小叔,老爷子有什么特别的爱好,我这样就拿一包茶叶会不会很失礼”

      小叔回答道“老爷子刚退二线,平常喜欢看书,这包茶叶我建议你就放车上,老爷子特意交代过不让你带什么礼物”

      肖勇问“刚退二线?那都看些什么书呢,那方面的,你讲讲我好有个准备嘛”

      小叔说“老爷子书房我是从来都不进去的,我那知道什么书,我只能说都是很厚很厚的那种,你知道我从不看书的”

      肖勇心想,很厚很厚的,这不白说了吗,想问问老爷子退二线前什么工作吧,又怕小叔误会,不由有些纠结,关心则乱啊。

      这时,车停在一个四合院的门口,小叔下车后小声说“老爷子很好说话的,不像我哥,你放心好了”

      肖勇打开门下车,看见胡同门口站岗的二个兵哥哥,心想老爷子应该级别不低吧。

      肖勇心想既来之,则安之,拿着茶叶跟着小叔走进胡同。

      胡同进门是个院子,院子里有几颗大树和一口水井,树梢上传来一阵一阵的知了叫声。

      小叔走到一颗很大的槐树下,向坐在槐树树荫下的一个头发花白但很整齐的老爷子说“爸,我可是帮您把人接来了,我去泡茶”

      肖勇连忙走上前去恭恭敬敬的说“爷爷您好”

      老爷子的眼神很锐利,看到肖勇手提着一包茶叶,扬了扬手中的蒲扇说“把茶叶就放着吧,来坐”

      肖勇顺从的把茶叶放在老爷子面前的石桌上,这才看到石桌上摆放的围棋残局,心里有点惊喜但又不敢表露出来,坐下后双手放在膝盖上。

      老爷子看着坐的一股正经的肖勇说“小伙子,来了就轻松点,老头子不是老虎不吃人”

      肖勇微微一笑说“爷爷,您这是在解残局吗”

      老爷子摇了摇手里蒲扇说“也不是解残局,没事摆摆棋谱,你会下棋吗,来陪老头子下一盘”

      肖勇说“会是会一点,只是”

      话还没说完,老爷子边清棋子边说“会就先来一盘,没有可是”

      肖勇急忙帮着把棋子清理好,老爷子拿着白棋说“你先下,不要紧张随意些”

      肖勇心想不紧张才怪,就随手用黑棋下在了右边的上星位,这在围棋中叫做敬手,老爷子也应在了星位。

      小叔端了二杯茶过来,老爷子说“看来你们二个很熟,一般可喝不到这家伙的茶”

      小叔汕汕的说“不熟不熟,你们喝茶,我去厨房看看”

      随着棋局的展开,由于肖勇上辈子学围棋都是在网络上看棋,下意识的都是一些AI的招数,俗称狗着。

      这不,老爷子看到肖勇第三手就点在自己的三三位,就随着定式应了几手。

      大约下了六七十手后老爷子说“小伙子你棋风很稳啊”

      肖勇心想,我倒是想不稳啊,您杀气这么重。就说“您攻击的太强,我这是疲于招架”

      老爷子又说“听说你在北大读经济系,在哪个专业啊”

      肖勇答到“国际经济与贸易”

      老爷子说“你这是在设套呢还是在让我呀”

      原来当时棋局在打一个胜负劫,肖勇找的那个劫才不大,如果没有后手的话这棋就输了。

      老爷子见肖勇没有搭话又说“老头子可不需要你来让我”说完把那个劫才应了。

      过了一会,老爷子见回天无力就投子认负了。说“小伙子棋力不错,但是没有年轻人的朝气,你下棋几年了”

      肖勇心想坏事了,急忙说“有十年左右,我下棋偏好实地,让您老见笑了”

      老爷子说“这次叫老二找你过来呢,就是想见见你,没别的意思,你喝点茶,不要那么紧张”

      肖勇这才仔细观察了老爷子一下,头发一丝不苟,眉毛很长略带灰白,戴着一副老花镜,眼睛微微眯着很有神。

      老爷子又问“听许晴说你喜欢看书,最近都看些什么书,给老头子说说”

      肖勇答到“都是些经济类的书,最近在看《经济增长的迷雾》”

      接着二人就聊了一些经济类的话题。

      老爷子问“许晴说你大二的课程都学完了,你为什么要这么急呢”

      肖勇肯定不敢说那些不想跟许晴离的太远那些鬼话,只能实说到“我觉得随着国家经济和世界经济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中国经济走出去的步伐会越来越快,今年成立的世界经合组织也会起到很大作用,我想快点把大学的课程读完后能参与进去”

      老爷子听了这话,眉头皱了一下又随即松开后问“那你将来有什么打算吗,或者说毕业后准备找个什么样的部门”

      肖勇说“我想自己做点事,暂时没有从事国家部门或者企业的打算”

      老爷子说“嗯,那我明白了,你是要从商”

      这时小叔过来说“饭已经摆好了,是现在吃饭吗”

      老爷子起身说“也到饭点了,吃饭吧”

      在饭桌上老爷子没有说什么,肖勇也没见到许晴当然也不好问,私下给小叔打眼色也没有回应只好老老实实的吃饭。

      简简单单的四个菜一个汤,老爷子吃的很慢。

      过一会老爷子吃完后说“老二,你一会把肖勇送回去,我先回屋了”

      在回来的路上肖勇问小叔“怎么没见许晴”

      小叔说“许晴去我哥哪里了,我哥不住这里,你也别想太多,就当认个门”

      老爷子回房就给许晴打了电话说“今天见着人了,小伙子不错,但有点不太适合我们这种家庭,你还小不用那么早下决定,再看看吧”

      挂完电话又拨了一个电话说“许平啊,我是爸爸,那个小伙子我今天见了,我的意见是不干涉不支持,你看呢”

      肖勇回到寝室,打开电话,想了想又把电话放下,心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今天一盘棋可能也耗掉不少精神就早早睡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还在床上的肖勇听到电话响接通就听到许晴的声音。

      许晴说“你昨天就不知道让着点爷爷吗,小叔说你下棋赢了爷爷一盘”

      肖勇说“你爷爷不许我让啊,再说我这水平要让的你爷爷看不出来做不到啊,是你爷爷不支持我俩的事吗”

      许晴说“也没有反对,只是说还早,反正情况不是很乐观,老人家思想很老套”

      肖勇说“你实习的事情定下来了吗,你怎么想的,要不你去北大三和吧”

      许晴说“实习还没定,我爸想让我去西北他那里,说那边很需要人才也好就近照顾我,我妈也是这个意见”

      肖勇说“你学的工商管理,西北没有用武之地啊,要不你想办法去南方,我争取早点毕业也去南方”

      许晴说“我考虑考虑吧,你也别太急,看书不要太晚,好好照顾自己”

      下午,还在图书馆看书的肖勇接到小叔电话,小叔说“晚上出来吃饭,老莫吃西餐”

      肖勇说“西餐有什么意思,那红酒牛排什么的吃不惯,还是吃火锅吧,就着啤酒多好”

      小叔说“主要是想介绍几个哥们你认识,都是些手眼通天的人物,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肖勇想了想说“我可不想跟那些公子哥打交道,有那时间还不如多看点书呢”

      小叔说“你一个人在北京,老闷在图书馆也不是事啊,只当是出来散散心,给小叔个面子”

      在北京爷们面前,面子这个东西可是了不得的,丢什么不能丢面子。

      想到这里肖勇说“那行,你说时间吧”

      小叔说“我现在过来接你,你十五分钟到西校门吧,就在你附近”

      肖勇拿起没看完的书去管理员哪里办好借书手续,慢腾腾的往西校门走去。

      老莫西餐厅,位于北京西直门展览馆,是北京最高档的西餐厅。

      肖勇走过老莫西餐厅的旋转门,看着七八米高的大厅,四跟高大的柱子,心想“小叔介绍哥们认识,也不能泼了小叔面子,敷衍敷衍得了”

      小叔带路,走到落地窗旁的一个桌子,已经有二个二十六七岁的年轻人坐在那里,小叔介绍说“这是肖勇,这位是周斌,这位是侯子君”

      肖勇说“大哥们好”

      那个叫周斌的年轻人有点微胖,手里夹着支烟说“来了,既然是许安的兄弟,那就是都是兄弟,坐坐坐”

      当时桌上已经上了二瓶红酒,周斌叫来穿布拉吉连衣裙的女服务员点菜,小叔拿过菜单唰唰的点了几个菜。

      肖勇这时往四周望了一圈,宽大的玻璃窗,墨绿色的大理石墙,桌上铺的明黄色的桌布。

      酒过三巡,周斌说“既然是哥们,也不瞒你,这次找你呢有点事”

      小叔见状刚准备说些什么,侯子君就起身把小叔拉旁边去了。

      肖勇说“有什么事吗”

      周斌说“姜前进你认识吧”

      肖勇说“我们学生会副主席,中文系学长,有什么事周哥你直说”

      周斌说“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要不要哥们说个话调解一下,当然,你也要帮哥们一个小忙”

      肖勇想了想说“虽然我不觉得我和他之间有什么误会可言,但周哥的忙我能帮上肯定没二话”

      肖勇心想,哪是什么误会,耽误我追老婆就是敌人。

      周斌皱了皱眉说“那既然这样,这件事就算了,你就当我没说”

      这时小叔也过来了对周斌说“肖勇可是我兄弟,你丫的说话前想想清楚”

      说完就拉起肖勇走出了老莫餐厅。

      二人回到游戏厅办公室,小叔说“那小子没说什么恶心话吧,吗的给他面子了,有什么你也别往心里去,我也没想到他丫的上他当了”

      肖勇说“应该是姜前进搞得鬼,他说让我帮他一个什么忙,我还没说答应还是不答应呢你就过来了”

      小叔说“能有什么好事,他丫的就仗着他爸是北京领导,我也不怕他,没事的。酒没喝好再去整二口去,红酒喝的不爽快”

      肖勇说“小叔改天吧,天也不早了,学校晚了该关门了”说完想了想又说“您打听下他找我是什么事,无关紧要的事能帮也就帮了,毕竟也是您朋友”

      小叔想了想说“行吧,过二天我问下侯子君是什么事,周斌那小子最鬼,心也黑,主要是侯子君的面子”

      肖勇回到寝室也没了看书的心情,想了想打个电话老三刘海峰说“老三,在家呢,跟你打听个人,叫周斌个子跟我差不多高,微胖,应该是个顽主,行有消息打电话给我”

      老三刘海峰是老北京了,他哥也是个顽主,只是不是小叔他们那个圈子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