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直播间发飙

      “你......你젶怎么回ȫ来了?”

      漊 管甜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声音有些发颤。

      侯兴锋看着她这副有些陌生的模样,开口问道:“为什么?”

      语气有些沙哑、有些卑微、有些可怜。

      管甜勉强笑了笑:﷏“什么为什么,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这呢,你该不会是逃出来的吧?”

      听到这话,侯兴锋只觉一股怒火从胸口涌起,不自觉地露出凶狠的神情,把管甜樧吓得再次退后两步,甚至挓险些摔倒。

      最终,他还是强压住怒火낶说道:力“为什么你跟那个男人那么亲密?”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你的意思。”

      管甜脸上浮现难看的笑容,目光左右张望,似乎在寻找离开的白衣男子。

      “你如果不爱我了可以梜说,我会选择放手。”

      侯兴锋难受道:浛“可你为什么要背着我和别人在一起?”

      听到这话,管甜突然变得激动起来。

      她不再畏惧,反而带着火气地吼道:“我跟你提过分手,是你不同意!”

      “什么时候的事?”

      侯兴锋一愣,他完全不记得有这回事。

      管甜冷哼一声:“半年前,希望日的第二天。”

      侯兴锋想起来了:“壏那天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吗?”

      那时她只是随口一说,也没再提过第二遍,他只以为她是一时气话。 ꤕ

      管甜冷冷셠转过头,没有说话。

      侯兴锋深吸一口气,问道:“好,就算是这样,那请问刚才那个男人是怎么回事?”

      “我就跟你直说了吧。”ꛢ

      管甜双手抱在胸前,再也不复轵刚才的秀丽端庄,反而充满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我和他早在半年前就在一起ㄨ了,펔你不同意分手,我们只好用其他手段让你离开我的生活。”

      侯兴锋气笑了,指着自己道:“就因为这个原因,联合设计我,让坐二十年牢?”

      講 䫺管甜无所谓道:“本᝗来是五十年的,看在ꗞ我们十多年的情份上,在我的执意要ู求下,才定到二十年。魇”

      “这么说来,我还要感谢你喽?”

      Ꙥ ༟侯兴锋感觉眼前的女人很陌䊝生。

      陌生到让他怀疑这是不是他女友的双胞胎姐妹,否则又为何会如此突变、如此绝情、如此残忍……

      “管캨甜,这不是你前男友吗?”

      白衣男子从拍卖行走出,微笑着来到管甜身旁,抱住她的细腰,并且向侯兴锋伸出手:“差䃩点忘了自衜我介绍,我叫范程,管甜的男朋友,现任!”喕

      最后两个字,他加重了语气。

      実看着对方嚣张䞳的面孔,侯兴锋双手不自觉地握成拳头,他有种想让这张脸开花的冲动。

      “对了,我忘记向你道谢了。”

      忽然,白衣男子语气夸ᙕ张道:“谢谢你把管甜的第一次镸留给我,你这种大善人现在可是녫很难见了。”

      “你找死!핵”

      瞬间,侯兴锋挥出了拳头。

      此刻的他只有一个想法,打倒这个一再挑战自己底线的小白脸,打得他生活不能自理……

      䔨 嘭!

      可比起他的拳头,范程的拳头更快。

      只是一拳,侯兴锋㼔就因腹部的剧烈疼痛▞倒在地上,恶心得想要呕吐。

      这时,一只脚踩在他脸粴上。

      “啊!”

      侯兴锋暴怒地想要挣脱,却发现这只脚的力道出奇地얱大。

      范程并非表面㺶上看上去那么瘦弱,他起码有着二阶职业者的实力。

      “长姱得这么壮,竟然这么不中用,难怪管甜不喜欢你。”

      范程摇了摇头,皮鞋在侯兴锋脸上扭了扭,然后威胁道:“以后不要让我再ꆦ看到你出现在п管甜面ʡ前,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他带着管甜上了马车,扬长而去。

      周围路过的人群,也因为这边突发意外,而停下了脚步。

      看着狼狈不堪的侯兴锋,他们指指点点,不时轻笑几声,好似这样能更开蕨心些。

      侯兴锋静静躺在冰冷的地面쩇,丝毫没有起身的想法。

      ᐫ 除了腹部有些痛,脸上有些擦伤外,海他身上并没有其他伤势。

      但接二连三的打東击和羞辱,已经让他心中䁅再也ℷ没有半点来时的高兴,反而充满绝望。

      这种感觉,比之肉体上的伤势,还要痛苦难受百十倍。

      곀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ꅭ 最后,连侯兴锋也不知自己怎么起身,又怎么回到需要两个小时脚程的家。

      他浑浑ᗥ噩噩地上楼,浑浑噩噩地掏出钥匙,浑浑噩噩地打开房门,浑浑康噩噩地开灯,浑浑噩噩……

      侯兴锋身体羙突然僵硬起来,转头看向客厅中的座位。

      那上面正坐着一个人,好像是殄……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古辰看着负能量爆棚的侯兴锋,不由询问道。

      早在分别前,侯兴锋就阦告诉他自己的家庭住址,并且诚邀他来做客。

      古辰想到自己现在也没有家,于是决定到他这里来看看銈,谁想到⇱不只人不在,还从邻居那里听到他女鲒友失踪的事情。

      于⣧是,本已准备离开的他,决定进屋等待,看看可不可以帮上什么忙。

      怎么说,对方也是他的一号工具人。

      稍微帮点忙,让对方更心甘情愿地做工具人恵,这点心古辰还是有的。

      跢 “我……我……”

      侯兴锋突然跪倒在地,抬头时,脸上已满是泪水▫。

      ꞝ他颤抖着说出自킁己与管甜的故事,以及今天所经历的种种。 雊

      古辰听完后၆,看辉着已经痛䪑苦到不能自已的侯兴锋,켿也没在这时候开口询问。

      “如果侯兴锋没有夸返大其词,管甜应该是真心爱他,可为什么短短半年多又会出现|这么大的变化?”

      ⍞“难道,是受到什么奇怪的影响?”

      类“或者妫是我想多了,管甜只是在见识到叞繁华世界后,被迷失了心志,看不起原来穷苦的青梅竹马男友?”

      古辰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些。

      毕竟他虽然只有身为人类时的记忆,而且还有些残缺,但也在记忆中找到好几例同样的事情。옒

      这是时代发展的必然,在各种诱惑中,能够保持本性的人少鐧之又少。

      看着似乎已禚经好些的侯兴锋,古辰仂开口道:“想报仇吗?”

      “报仇?”

      侯兴锋身体⠾一震텰。

      古辰┧说道:“既然他们先不仁,那你也可以后梣不义,又或者你觉哼得他们做得很对,︻想要祝福他们?”

      侯兴锋顿时握紧拳头,一根根青筋从额ت头上暴起:“我要把那个小白脸﷚揍得生活不能自理!”

      “这就对了。”

      汎古辰面露微笑,如果侯兴锋真的在经历了这种事情后,还选择祝福他们,那他只能考虑换个工具人了。

      毕竟这种人,不是太过圣母,就是太过虚伪。

      ⊧ 而他,只想要一个单纯的,任劳任怨的工具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