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热血青春>

      此刻,孟奎发现没有法禁横空,神态愈发随意,只是保留着一分作为武者的警惕。

      而今他以佛法迷踪幻术,行走于宫禁,只要不近先天武者十丈之内,为其武道灵觉所警,就可横渡整个宫禁。

      孟奎却没有想到,自己刚至宫禁,就被苏照暗中布置的符箓察觉,此刻他只是御风前行,放出佛识,遵循某种波动探索着赤髓宝树的所在。

      这是一门佛门密法,不仅可以寻找宝药,而且也可以寻找血气方刚,旺如炭炉……修佛的苗子。

      毕竟,赤髓宝树,分属武道大药,其内血气丰沛,同样可以被神识密法感知。

      孟奎佛识探索一圈,最终落在一座巍峨、壮丽的宫殿之上,正是甘露殿。

      愣怔一下,足下不停,就是向甘露殿遁去。

      此刻,殿中,苏照眸中冷光闪烁,若方才只是疑惑,那么这时就是百分之分确定……有人闯进来了!

      身形一闪,敛息匿迹之术被其发动,这是前世在元罡之境时,早已烂熟于心的手段。

      而这时,皎洁月光之下,明暗闪烁,宫灯烛火幽晃一下,殿中现出一个头陀的身形,其人放出佛识,就是向屏风后的内殿探查。

      感应到那如火的血气,心头就是一喜,身形一闪,架起遁光,就要前去取灵药。

      忽而,心头警兆大起,只觉一股生死危机的大恐怖,正在惊扰自己的灵觉,一滴冷汗自后背生出,“不好,有同道暗中窥伺……”

      孟奎身形连动,身形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向一旁横移出去。

      “轰!”

      火芒如深渊中闪烁,惊鸿一现,火焰成海,绵延不绝,引落在孟奎身上。

      “不好,这是三昧真火!?”

      感受着灼热的气息,孟奎面色大变,身上一层薄薄佛光闪烁着繁盛的光芒,可仅仅支撑了瞬息,这件广宁寺的宝器法衣就宣告崩灭,三昧真火再不受阻隔,火焰灼热肌肤,一股烧焦的味道伴随着撕心裂肺的惨叫。

      孟奎跌将出去,求生本能激发,手中扬起一物,金光闪烁,化而一线,却是一面金钵被其佛力催动,金钵高速震荡、切割虚空,发出刺耳、尖锐的嗡鸣,向苏照袭去。

      显然,打着迟滞苏照攻势,自己夺路而逃的主意。

      此刻孟奎的情形绝不能说是好,三昧真火加身,正在燃烧着他的血肉,纵是不时以佛力镇压,可仍有……

      正待夺路而逃,忽而一道剑光又是被苏照掷出。

      孟奎心头一凛,忍着焚灼之痛,再次抛出一物,细看,竟是一莲子。

      朵朵莲花幻影现出,如附骨之蛆的火海,倏然一顿,似乎法力不济,渐渐熄灭。

      刺刺……

      恰在这时,玄水剑光扫过,剑芒锐利,一下子就斩破宝器僧衣。

      哗啦啦……

      藏在宝衣内袋之中的褡裢,吧嗒落地,一些七零八碎的东西落在地上,都是孟奎收集的一些杂七杂八的宝贝。

      孟奎却顾不上关注这些,忍着身上剧痛,足下腾起一团金光,如脱缰野马一样,直奔甘露殿外遁逃而去。

      “抓刺客!”

      而甘露殿内的一番动静,却是引起了禁卫的注意,大队禁卫在曲楷的率领下,持强弩、硬矢,潮水一样源源不断包围而来。

      苏照此刻却在调息,恢复法力,虽以宝贝激发三昧真火制之,但他的法力消耗也是颇多。

      “三昧真火之伤,不是那么容易渡过,那佛门贼子,不会好受。”

      而此刻,殿外,嗖嗖破空之声响起不停。

      显然是曲楷所率侍卫司的禁卫,已经朝孟奎射出了一轮箭矢。

      好一个孟奎,掌中金光一闪,现出禅杖,在半空之中,虎虎生风扫过箭矢,就是跌跌撞撞向远处一座宫殿遁逃。

      “曲将,那刺客似是逃往宣乐宫了。”

      “他身受重伤,逃不远!”曲楷面色阴沉,道:“刘校尉,尔等先去宣乐宫,本将进去看看君上。”

      顿时哗啦啦声,甲叶刀兵之声响起,大队侍卫在一个青年校尉的率领下,向宣乐宫而去。

      宣乐宫中,一道人影跌跌撞撞,气息衰弱,避开侍卫,闯进宫内。

      刚刚跌入宫中,就给自己服了一颗丹药,这和先前的莲子佛宝一般无二,都是广宁寺内“莲花僧”一脉的手笔。

      “洒家大意了,没有防备……”

      此刻,孟奎额头汗如雨下,因为焚灼之痛,而颤抖不停,心头悔恨和愤怒交织一起,吊梢眉之下,三角眼凶光闪烁。

      他甚至连偷袭的人都没有看清,只是隐隐觉得,是一个年轻人!

      而就在这时,远处一声惊叫从床榻上响起,带着难以言说的恐惧。

      “大兄,不要杀我!”

      却是一个八九岁的孩童,猛然从床上惊醒,额头密布了汗水,显然是做了噩梦。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苏明……苏国国君苏照的弟弟。

      忽然一阵带着焦糊的味道,充斥苏明的鼻腔,就是轻咳了一声,继而借着月光,抬头看到一个面相凶恶的头陀。

      “你……你是什么人?”

      孟奎看清来人,三角眼闪过寒芒,冷声道:“小崽子,你是什么人!”

      虽然孟奎和卫夫人做过几次交易,但并没有带上自家的宝贝儿子,故而二人并不相识。

      “我……我是苏国国君之弟,你是何人,为何夜闯宫禁。”苏明先是慌乱地看了一眼孟奎,而后强行镇定道:“趁着侍卫没来,你快些离开吧。”

      孟奎此刻,三角眼光芒闪烁,若有所思地打量着苏明,也不知打着什么主意。

      就在这时,宫殿之外鼓噪声大起,脚步声、刀兵声响起。

      “贼子就在宫中,进去搜!”

      孟奎面色微变,暗道:“此地不宜久留。”

      探手道:“你既是苏国国君之弟,想来他们不敢放箭,随洒家走吧!”

      这时,经过丹药,暂且压下了伤势,能调动一些法力,再不耽搁,却是探手提溜住苏明后衣领,架起一道金光,就冲窗口腾跃而出。

      “放箭!”

      四方围定多时的禁卫,齐齐张开强弓、硬弩,就要朝头陀孟奎攒射而去。

      “不可放箭,那是小公子……”一个校尉看清半空之中的人影,忽然喊道。

      然而,却为时已晚,禁卫弓弩齐齐射出,虚空刺刺不休,破空穿梭,攒射在半空中的二人。

      噗呲入肉声此起彼伏,伴随着一声压抑的闷哼和幼童惨叫。

      孟奎几个起跃,随手扔下生死不知的苏明,几个起跃,踉跄着逃进仓惶的夜色。

      “尔等刚才聋了?那是小公子!”那校尉面色难看,怒声说着,颤颤巍巍走上前察看,见到苏明身中数箭,浑身浴血,竟已是气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