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肉体棚拍艺术

      “好的,老板。”

      罗成国出去了。

      打了一个电话。

      而这一幕,看的陈䔜年河▸有些心慌,看着宁天林,“若没事的话ᾛ,我就走了,那三百万,ꧪ是我透漏栏消息的报酬,你可不能再找我要。”

      说完,就要离开。

      嚺 但打完电话的罗成国,却直接梕拦下了他的去路,“急什么!”

      껱 “钱,我老板不ࡘ会䨐要,但有样鹗东西,我老板可要씦从你身上拿走。”

      “东西?”陈年河更感到不妙,“什么东西?”

      “ᖳ你的自由。”罗成国胸有成竹。

      他ᴠ可知道在网上上传那种带色的片子,要判多少年。

      流传广,最少三年起步。

      “自由?”

      “什么自由?굚”陈年河心一慌。

      ۚ但这次,罗成国只是呵呵一笑,没有解释,“等会你就知道了。”

      “等会?我还有事,现在就走。”陈年河要往外冲,但被罗成国直接一个ꂞ反手,摁在地上。ࣸ

      认他怎么挣扎,都不松手。

       六分钟后。

      警察来了。

      罗姭成国解释一下情况,地上的陈年河脸都白了。

      完了。

      这人竟然知道自己拍男女床片的事! 醬

      还知道自己的知名外号“陈先生”!

       陈先生出品,必属精品!

      邲 爢 这家伙,看过自己的片子。

      你个臭똰流氓,竟然上不良网站!

      可每Ꝥ次上传,都给自己脸上打码了啊,这家伙怎么认͐出来的?

      他哪知道,罗成国有꥔个爱好,欣赏男女艺术片,从不看打码的,若是遇到精品,他会花钱找人把码消掉再欣赏的,无非就是一点钱的事。

      三分钟后。

      陈年河被带走了。

      ჶ 这次等他的,将是数年牢狱之灾。

      뿘 “不错。”

      랫 “ဩ这次你干的很好。” 췝

      离开恒隆大厦,坐在车中,宁天林夸奖罗成国,让对方浑身都有些激动。

      老板夸奖自己了。

      Ẹ 这是和老板搞好关系的第一步!

      鍀“看来机会,还是留给准叄备的人。”

      縜 罗成国心中给自己点赞。

      要是平日自己不看爱情艺术床片,哪能有今日的战果?

      自己以后还得要再接再厉,多看佳片。

      更要继续坚决抵制马赛克!

      “罗经理,你手上,有没有侦探的资源?”

      闲聊⤦一会,㷚宁天林突然眼睛一眯。

      “有的。”

      罗成国也猜到了某事,“老板,我曾经和一位侦探打过交道,他不仅在商业方面,颇有本事꠪,身杀破案方面,也有经验。”ዴ

      “要랮不,我帮你安排下?”

      他猜的很对。

      宁天林就是为了父母车祸之事。藇

      “好。”

      宁天林点头。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先调查清楚,当年到底是谁害的父母。

      有仇人。

      那定然就是有过节椰的仇家!

      㿵从这方面,慢慢来就탾是。

      当天晚上。

      宁天林就᧨在一个无人餐馆,见到了这侦探。

      精瘦。

      两人详谈了一个小时左右,宁天林付了二十万定金,就离开了。

      对方保证,一个月内有结果。

       。。。

      而这一夜。

      东海市。 쬂

      Ѡ 睡在棺좝材铺的沈依依,再次被四个纸扎人,给抬进了棺材中。

      但与ᙳ前几日不㴎同。

      她这次,手里藏了一根针,在自己快要睡着的时候,就扎手指一下,逼迫自己清醒。她很想知道琹,䫶到底是有人搞鬼,和她恶作剧,还是瘉真有鬼怪作祟。

      她是害怕,但更想知道原因。

      两点整。

      半睡的她,清清楚楚听到,外面开始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

      멶 不似人的脚步。

      像纸张揉捏。

      졙尤其她没听到开门的声音,说明不是外来人进入。

      “咯吱。”

      “咯吱。”

      斺棺材盖被推动了。

      ˓ 同时纸张揉捏的声音,离她原来越近了。

      她吓的浑身都在哆嗦。

      眼睛更是嗡嗡直跳。

      但强忍着,闭着眼,不敢睁开。

      ➕“咔。”

      屋外和里屋中间隔着的帘子,被掀开了。

      怪异的声音更近了。

      近在咫尺!

      沈依依的浑身都﹵极尽紧绷。

      “哒。”

      四双手,同时겲搭在了她的身上。

      两处肩膀。

      两处ﲖ小腿。

      沈依依只感觉她的身子,缓缓升起,开始腾空,而﨏她却没感到任何呼吸和人体温度!

      她想睁开眼。

      但理智压下了恐惧。

      终紧紧闭着。

      直到她清楚感到,她的身子被放在棺材里,棺材盖被缓缓合上,有声音离去的时候,她猛然鼓起勇气,睁开了眼,但下一秒,她的眼睛猛地睁的老大,尽是惊恐之色。

      棺材盖没有完全合拢,她透过缝隙看到,一张白色的脸,黄色鼻子,脸上涂着腮红,带着个帽子,୪睁着比黑夜还黑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她。

      “纸。。。纸。。。”

      沈依依惊恐。

      想喊出声音。

      但过度的惊悸,让她头一歪。一时没喘过气来,直接晕䅛了过去。

      等醒来时。

       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慌慌张张的从棺材里萺爬起,急忙跑出屋外。

      褛 “纸扎人!”

      “昨晚是纸扎人,在搬我身咹体!”

      “是纸扎䫰人!”

      站在店铺外。

      回想傿昨晚种种,沈依依仍是心跳的厉害。

      这几日,竟然是纸扎人在作祟!

      它们。。。

      是鬼吗?

      看向棺材铺,沈依依觉得,黑暗的如一个૒鬼屋一般。

      与此同时。

      汯大清早。

      十几天前,宁天林从导航中,找到的那家花圈寿衣店内,店主老头,弯着腰,正槙要按以往惯例,给香台上的黑色大蚕画像上香。

      却发现香台的香炉里,除过香灰,还多了一个东西。

      ⤿一根蚕丝。

      诡异的是。

      这根蚕丝,不是无规律的躺在香炉里,而是缠匔成一圈,围成了一双很小的眼睛。

      ￷ 不是人。

      彷若蚕的眼睛。

      ꧩ “呵?”

      “终于发现了?”

      榓 흒“可真能沉住气的。”

      老人看着香炉里的诡异场面,没⹨多大波动聘,反而呵呵一笑,想起了当日宁天林来他店里,全ۺ包쫞商品,要开棺材铺的事情。

      쮅  “原以为你会早早来的,没想到这么坚持。”

      蹲 “被我纸人抬了那蚻么多天,现在才发现。”

      “我就不相信,你都这样了,还不来找我!”

      他觉得,宁天林肯定会来的。

      都这样了,不解决,你是想被吓死?

      棺材铺这一行험,哪是那么容易进的。

      尤其你还是从我蚕尸࿂门进的货。 㯳

      进潃了我门,打过交道,想要摆脱,可不容易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