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争幻想>

      正在僵持,外面传来㽀一声马嘶声。叶雨凡眼神一亮。赶紧拉开门貲。

      果然看见杨革勇牵着马正站在门外。叶缾雨凡럟大为激动,用祈求的小眼神看着哥哥。

      两世为人,叶雨泽哪里还拒绝的了。忙拉着他出门,叫杨革勇把他抱到马背上!

      五쇌岁的小人,哪里敢让他自己骑聞。只能给他牵着缰绳。

      这时候魏玉翠也走出家门,满眼羡慕的看着马背上的叶雨凡。

      “二哥,骑马舒ኢ服吗?”

      㴇叶雨凡却把头高高扬起,对她的话根本不屑一顾。

      叶雨泽照着他屁股就枳拍了一下。

      “你这样说话以后还泡的到妞吗?”

      几个人看着他发愣。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光只有银花似乎反应过来了。皱着眉头白了他一眼。“坏人!”⾖

      叶雨泽这才想起来这话有些超前。赶紧低뾙头装鸵鸟。

      “⥳走吧雨泽,咱们去收套子。”

      叶雨泽这才想起来,那马尾ϰ套还在山上呢。赶忙穿上外須套就要走。结果银花不干了。

      那漂亮的小脸蛋皱的跟包子一样嘟囔着:

      “你ೌ那手伤成那样不知道吗?还这么不知ᒑ死活要去爬山!”

      䇠杨革勇扬扬自己的手。“没事╳,我的伤᛿的比他重,都能去。他那点伤怕啥ꚗ?”

      银花白他一眼。“你壮的跟熊瞎子一样。鬁谁能跟你比?”

      叶雨泽一听这话不乐意了。男人可不能在女人面前说不行。闓特别是自己喜欢的女人! 䕑

      他马上扬ﵨ扬手。“我没事!这点伤算个啥!”罜

      奉命监视自己릻的弟弟此刻正眉开眼笑。早忘记了自己的使命。 傄

      署 “䝈哥,快走!男人轻伤不下火线!”

      银花看看无法阻止。撅起小嘴道:“那我也去!不让我去我就说去找阿姨!”Ṑ

      叶雨泽叹口气。无奈道:“走吧走吧。”

      㱽 说完,也帮着银花爬上马背!

      说实话,他舍不得这个丫头跟他走那么远!

      因为放完假第一天上班。大੘人们都去电站的水渠砸冰。

      뺏 水电站并没有直接修建在河道里。因为坡度不够톡。

      而是沿着山坡修了条渠。把水引到高出。再利用落差在渠的下面安৅装的㎯发电机组。

      三天假期,水渠内的冰层已经很厚了。所以必须砸掉。不然水流就不够了。电量不足。

      这条渠叶雨泽一直没能看到,还不知道啥ౠ样。깩 㐻

      觐兵团人不爱养狗,因为都没有院子。经常连家门都不锁。所以也不需ㄋ要看家护院的。죏

      加上孩子们都在门口玩。北疆的狗大部分都是牧羊嚾犬。一个个长得跟⪘牛犊子一样。怕伤到孩子。

      叶⫛雨泽看着远处的树林里一闪而过的野兔感叹道:

      “这么多猎物,要是有条狗该多好!”

      Ⓧ杨革勇看看他。“要不天暖和了我去要条牧羊犬。刀的翰家的狗每年都生小狗!”

      叶雨泽想了想。“还是算了吧ꖒ,别惹了麻胙烦!”

      叶雨凡挺胸叠肚的坐在马背上。听到这连忙插话:

      “杨哥,你去要一条呗。要来我养!”

      银花也是满眼放光。“弟弟,我跟你一起养!”

      叶雨凡点咽点头:“好吧,到时候你拿东西我来喂!你不许单独喂它!”

      那认真豜的表情,似乎那狗已经在家里一ᵛ样。

      银花似乎也是很少出来,表情显得也是极为开心。

      到了山脚下,马自然是不能骑了。

      不过欧杨革勇看看叶雨霠凡那小身板。“算了,让你弟弟骑着吧。要不这山他爬上去累!”

      银花到是不怕爬山,而且上山的速度很快。不愧是山里长大的孩子。

      本来叶雨泽还想时不时樫拉ᶌ人家一把。结果事情给弄反了。到是银花不停的转过身拉他。

      ᛕ每当爬上一个小坡,还不停的欢呼跳跃一下。那漂亮的小脸蛋激动的就像熟透了的水蜜桃。

      韀叶雨泽有些痴迷的看着。偷偷吐槽,攼都说爱情是感情。可是为啥我看见这个串妞就那么喜欢呢?ୖ

      若不是怕回家挨揍。这样的妞就得直接娶回家当媳妇。晚了就轮甉不到自己了。

      到了山顶,욞运气又不错。竟然套到了戉两只雪鸡。

      这东西看着傻乎乎叽的。垂着头站在那里。看见人也不知道ʢ惊慌了。

      也可譯能是挣䍳扎的累了吧。任凭杨革勇解开套子把它们抓在手里。

      这次杨革勇干脆换个地方䔬重新把套子布置好。然后就下山了。

      这䭵次没敢在外面多耽搁。不然被太后发现自己跑出来。一顿鸡毛掸子肯定是免⺈不了的。

      跟杨革勇分开后,抓着一只野鸡。带着银花和弟弟就回了家。

      回到家自然得张罗饭。不过叶雨泽是肯定做不了了。银花没急着回家。

      帮着弟弟ဋ把雪鸡清理好,然后又帮着做好饭才走。走的时寵候,把好看的雪鸡羽毛都捡走了。

      老妈回来后又吃了一惊。“谁做的饭?这雪鸡哪里来的?”

      䀍 “山上套来的?垣刚才大哥和杨哥带着我们去收的套子。我帮着拔的毛!”

      弟弟因为急于表功,早把自己的职责忘了个一干二净!

      看着老妈又要晴转多云的脸。¨叶雨泽赶紧表白。

      糾 “杨革勇下了套子,说雪鸡好吃。我这不就打算跟着去跟他一只回来给你炖汤喝吗?人家都说女ᨅ人喝了下奶。”

      老妈转身就抄起鸡毛掸子。“你看我还需要下奶吗?” 뀭

      叶雨泽这才明白自己马屁没拍好。赶紧补救。

      “这个不光蔺下奶,还能美容。让老妈更加漂亮。”

      听到这句话。老妈的脸终于开始多云转晴。把鸡띮毛掸子扔到床上。

      这时候父亲也回来Ϡ了。也是阴沉着脸。זּ

      叶퇼雨泽偷偷咂舌,今天这是什么了。家里天气这么不好?

      “今天的会开的不顺利吗?簲”

      똴老妈ͺ关切的问道。

      潏 老爸叹口气,쇎然后点点头。“马洪奎暂停排长职务迍。具体处理意见要报团部批准。”

      老妈笑了起樋来。“这样你还有c啥不开心ફ的,那家伙早就该被撤职。一点⧏工作能力都没有。就知道耍横拍马屁!”骈

      “是老吴,马全义叫老吴自己全天候负责水渠破冰࢞。” 吧

      老爸说癈出了不开心的原因。然后指着叶雨泽说道:

      滻 늺 “就这个小兔崽子。非要去老吴那里喝酒。结果我开的㴜病假条都没用了。能喝酒不能劳动。这不虡就ᲂ是对抗组织쯄吗?”

      新书期间,欢迎大家收藏推荐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