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片快播

      天禄一听新居所还挺高兴,颠儿颠儿地跑到张观澜面前。但是她只往箱子里看了一眼就冷着脸回到原来位置坐下来。

      白泽更直接,抱着肩膀看向沙发上的太白金星,ᓬ“你下来!睡地上!”

      太白委屈,向张观澜求救뉩,“主播~”

      张观澜听得牙疼训,拿眼神示델意太白让他稍安勿躁,ួ然后对白泽道:“白泽你至少过来先看看吧,万一喜欢呢!”

      “不⼗用!”白泽道:წ“我看过묃了톸。”

      “看过了?”张观澜一脸茫然。

      “意念感㘭知!”白泽指着自己的脑门。

      这时天禄道:“主播我跟你说,我们不会睡在那里面的。”

      说这话的时候天禄的眼神异常坚定。゗

      张观澜道:“你们不喜欢吗?这两间宠物房不好看吗?”

      “不是好看不盳好看的问题,睡在里面我们还是人吗?”天禄义愤填膺。

      뜰 ♤ “你们本来就不是人啊!”张观䘌澜㱰觉得白泽和天禄是不是对自我的认知屸程度不够啊,连自己的物种分类都搞不清楚吗?

      Ꞅ “你!”天禄“噌”得一声站起来,恼羞成怒地冲到张观澜面前一把将箱子里的猫猫宠物房抱ପ出来就要往地上摔。

      张观澜刚要大喊艿“不要”,没想到天禄的表情汲突然变得平和,她歪着⚱头看着手中的猫猫宠物房,“这个……摸起来好舒服呀。”

      “哈?”张观澜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知道女孩纸善变,可不能善变到这种程度吧。

      别说张观澜,就连太白金星、白泽⾟都有些大跌眼镜。

      白泽起身道:“竌有多舒服。”

      说着话白泽来到天禄身边,伸手往猫猫宠物房上摸去。摸了半天白泽丝輈毫没裍有舒服的感觉,“天禄,这东西哪儿舒服啊?”

      天禄立即给了白泽一个大白眼,“别碰我的房子!”

      圓白泽ꈉ:“……”

      䙻这就是真香定律吗?

      张观澜柰赶忙把狗狗宠物房从箱子里抱出来举到白ꛠ泽面前,“这个是你的,你摸它试试ᨅ!”

      白泽瞧着᣾天‐禄那奇怪的模样,心说那就摸呗。

      白泽伸手往狗狗儴宠物房上摸去,顿时一股触电般的感觉袭上他的心头。

      “这……”白泽大惊,心᝭知宠物房上被人施了法。他急忙收手,与此同时运转体内的法力要与这股力量对抗,可随着他眼神当中红芒一闪,当他再看着面前的狗狗宠物房时却也涌出一种对它的喜ꑕ爱之情。

      “白泽你没事吧?”张观澜觉得白泽刚才有点奇앛怪。

      谁知白泽一把从张৚观㼟澜手矠中将狗狗ꒊ宠物房抢过来,“给我,我芁的!”

      张观澜更无语了,男孩纸也这么善变吗?

      太白金星不管那么多,他见白泽、天禄接受了宠物房咧嘴一笑,“白泽帝君㦴、天禄大神,我能安心睡在沙发上了吧?”

      “睡你的,谁要跟你抢,破沙发!”天禄喝道。

      太白金星没脸没皮道:“对挤,对,我这是破沙⛞发。我睡我的破沙发,你们睡你们的宠物房。”

      ѝ张观澜虽然不明白白泽、天禄怎么就突然接受宠物房了,但也没多问,就只是道:“宠物房安置在哪里,你们≠自己找地吧辋。”

      太白金星睡觉的沙发后面是飘窗,䔄地儿挺大,位置高,视野好,白泽、天禄把宠物房安置到了飘窗那⎤里。

      “行了,大家睡觉吧!”张观澜转身进了自己卧室。

      躺在床上,张艈观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在鎡揪心封神这件事。攘现如今诸祏神都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那么接下来的封神计划将举步维艰。这也就罢了,还偏偏来Ԯ了一个西方教,简直内忧外患。一想到这儿张观澜就气得牙根痒痒,要怪就怪太白金星、白泽和天禄非瞒着自己西方教的事,否则自己完全可以把面基策划得更好,步步为营、小心谨慎,避免西方教ᜲ捣乱。

      “妈的,烦死了!”

      睡觉之前不能ᩐ想太多事,尤其是烦心事,否则更难以入眠。张观澜现在深切体会到了这点。

      偏偏太白金星睡在沙发上挺Ꝉ滋儿,小呼噜都打起来了,虽然隔着门但张观澜还是能听到,这叫他更睡不着了。心烦意乱之下张观澜拿起手机。他刷了会微博,又逛了逛贴吧,最终还是点开了͂微信。

      说实话,张观澜现在不敢看微信,最主要的是他怕“封神前泄传之上古洪荒”群聊里蹦出什么对他不利的消息。但是张䝜观澜也明白这纯粹就是掩耳盗铃,反正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群聊里乱成一锅粥这不是迟早的事嘛。别说乱,有可能现在大片的听友都꙾退群了也说不定。

      鼓足勇气,张观澜看向“封神前传寺之上古洪荒”群聊。出乎他的预料,群聊里居然没有任何一ڀ条新消息。

      “诸神这么冷静吗?”张观澜有些难以置信。

      ⱪ 赵公明、吕岳、余元,哪៎个不是暴脾气葕的主,怎么就没发作呢?

      ꩳ张观碀澜哪里知道,现在诸神都在玉龙居胡吃海塞,庆祝难得的欢聚呢。

      萧臻、邓华在贡献了一㇡碗碗的刀削面之后现在又兼职当了烧烤师₭,忙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俩人甚至商量着要不回去把面馆改成烧烤店算了,ऋ好像更有赚头。

      秾 “好像也没有退群的。”张观澜打开群成员名单,见大伙一个一个的都㺈在,的确没退出的。

      亠 但是很快纣王名字的前缀引起了䠌张观澜的注意,黑框里面四个字,殷商联盟!

      除了纣王,张观澜发现比干、闻仲、殷破败、雷开、余化、风林都改名了,清一色的【殷商联盟】比干、【殷商联盟】闻仲、【殷商譝联盟】殷破败、【殷商联盟】雷ヺ开ﺢ、【殷商联盟】余化、鈚【殷商联盟】퐵风林。

      “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小细节引起了张观澜的注意,他很确定“殷商联盟”这个前缀之前是没有的,现在突然有了,一定是新加的,所㈜以组萧成联盟的目的㌶是什么?

      “起床,开会了!”ꥡ

      张观澜掀被子起床,蹿出自己的卧室来到客厅大喊大叫。

      白泽、天禄産“唰唰”两搪声从宠物房里冲出来,化为人身站到张观澜面前,然后太白金星才悠悠转醒㛘,躺在沙发上抬舨头看着三人道:“出什么事了?” 嶌

      嘭!

      쁶 天禄一脚踩在太白脸上,“起햛来!”

      太白金星被踩着脸呜呜咽咽毒,“你倒是把脚拿开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