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思敏电影

      贾雨村和刘泉次日就告别参将和覃建业,离开了关城,一起向神京顺天府归去。

      贾雨村一路看刘泉顺畅得很,一些小官只有被欺负的份,看来有体꼰面的豪奴这一身份是肯定的了。

      贾雨村就想厚着脸皮,问问刘泉有什么办法复职꒑。不过刘泉没有明确答复,只说进京再说。

      贾雨村心情忐忑不定地和刘泉到了神京樥。神京古죢代就是燕京,又刚刚连任两个重要王朝的首都,可谓是“王气正盛”̝了。

      雄伟恢宏城市就压在辽쌋阔浑厚的华北平原上,仿청佛天地间的巨人一般,灰色朴质的城墙往延伸到人目力不到的远方。刘泉和贾雨村来到城门,神京还有ﳱ很有盛世景象的,别尸的不说,獷人就挺多,川流不息。

      一条远方萰而来的大官道接入城门。高大的箭楼上旌旗招展,一些士兵在站岗。쀮城门处在排队,毕竟是商队,城门税还是要交的。

      天子脚下抗税可不꜔是小事,就是背后的主子也得顾着点嗹天子颜面,提防政敌,反正也就那几个钱,几个小吏还敢讹银子不成。

      进了城,贾雨村无处可去,没脸借住同年家,也没什ﮏ么钱投宿旅店,찒他经常䂨是到庙歲里蹭༙一蹭,也不管破不破。刘泉已经知道他囊中羞涩,就邀请贾雨村到商铺去住,贾雨村自然喜不自禁。

      神京城庌相当大,四四方方,南北长14里,东ꣀ西宽1宆2里,是诸国城市之中第一大城市,人口何止百万。皇城在中间,南城多是朝廷官署,西城是达官贵人们聚居地。 楥

      东城是商贸繁荣之地,自然要去东城。到了商铺,自有人处理货潎物,刘泉交代一二就去安排贾雨村。

      閏 斓走去了后院,让贾雨村住了一间客房。贾雨村当下感激不尽,刘泉连道客气。两人各自落座,伙计进皣来上了茶,两人都饮茶没说话。

      刘泉看贾雨㣊村看似深浸茶香,实则心不在焉的两眼不停胡乱地转ꬌ,就把茶放下,对贾雨村道:“雨村兄啊。”

      “刘兄,何事?”贾雨村连忙“哐”地放下茶,双眼直直地看着刘泉。

      刘泉不想见他这幅样子,望㉿着问口道:“想来雨村兄是个有才的,只是没有机缘。也罢,既然沅你我相识一场,我在主子那里没有功劳,苦劳还是有几分的怪,过几日逮着空见过主子,也给雨村ᶢ兄说道一二,看能不能引荐雨村兄。”

      贾雨村一听,又惊又喜,腾地站뗄起来拱手道谢:“多谢刘兄,大恩不知如何感激。”刘泉也起来扶住他的双臂,说道:“还不知道能不能成。”他仍是道谢不止。

      信 刘泉看他眼中喜色满满ꮁ,但并没有多少感激之意,也不甚在意。就让他在뤱神京等候消息。

      而早在他们进关之前,就有一张小条子在一个猎人的携带下,쯭被送到了滦阳县밭某处院子。院中一人接了条子,将其归类,连同其他条子整理成一封信,一个信使验看了密封良好,就揣怀里ᨈ,牵了马,뤴打马朝东而去。

      信使出了滦阳县城,一路奔驰到泽州州城神山,换了马,吃饭休息后又出发,过和众县鬏,就到了大宁省省城大定府。由于不是什么加急传递,就休息一晚。

      쿚次日经建州、兴中府,赶往鯂义州休息。次日经过渤海省省城广宁府,就奔往南京辽阳府,终于在日落前赶Ĺ到。

      城中禁止奔马,况且人多,信使于是慢慢走到一座规格甚高的府邸前,当即有一个着黑色皮甲的士兵上来查问,信使递交腰牌。

      찓勘验合格,进了角门,马夫牵走马,信使来到旁边一座院子。还要盘查㯔一番,信使拿出另一个腰牌,勘验过了才进去。

      进了正房,行了礼,把信封交幼了,才坐下喝茶。上官看密封完好,点点头,拆开看,并Ṻ一揑边归类一边对信懩使说:“你小子办的不错,过几天主子就北归了,不然你得追去帝都喽。”信使连称应该。

      虭“行了,你也累了,领了赏休息几天,就回滦阳吧,好好办差。”信使行礼退下。这官吏把信归档,就呼出一口⁀气ޢ,将큽几张纸捧着,走出ޯ院子。

      一路过了几道门,穿过穿堂,左边就是碧瓦顶的景和门,进入景和门大院,往左走。穿过景和门旁边的角门䥟,就看见仪门,走到쩀仪门前,对门口的一个卫士说道:“请这位ꓳ兄弟通禀,小的情报处劳源康有事求见。”

      츰卫士进去后,一会儿就出来了,道ȧ:“进去吧。”劳源康拱手谢过,就进了仪门。抬头就看见前面是五间大正房,碧謣瓦庑殿大顶,这就是存低恭堂了,两边厢房,鹿顶耳门钻山,四通八达,轩昂壮丽。

      뽄 走到存恭堂前,拱手垂首。门边一个淄衣太监看了劳源康一眼,喊道:“劳源康觐见!䷎”劳源康才进入。

      놛 进到了堂屋,上面有“永嘉延荣”的描金大匾,一层基座,大紫檀雕螭案上设着两尺多高铜鼎,悬着前蚍代大书家的壁书大作。一边是錾金玉彝,一边是水晶铭盆。桌案后面是金丝楠木宝座。他没有在这里停留,转身走向旁边的暖阁。

      进了暖阁,就拱手道:“情报处劳源康参见王爷。”

      “免礼。”“谢王爷。”

      劳源康抬头,面前这位端坐于桌案后面看书的白面少年,就是武帝国皇帝的亲侄子,贝贞亲王寺灏之子,寺潭叶。劳源康看这位亲王显得白净,面如美玉,一双杏眼出茟自先王后;两眉厚薄一般,不甚出奇;粉红的小口上有珍珠般可爱的唇珠;퀔双眼皮的杏眼一抬,似有情不必言说蝛地瞅着,很有女子种种风情,看来还是比较肖母的。只是那额头和眼角的黄豆大小的疤痕告诉你,这是武勋之后,从小在老贝亲王严格要求下练武的⏼武士。

      “你有何事?”显得稚嫩的声音传了过来。

      ᬼ“启禀王爷,薔南朝的情报过来了。请王爷过目。”

      “噢?呈过来﫶。”王爷似乎有些欣喜。旁边的一个宫女过来将那几张情报呈给㉴了贝王爷。

      早些年双方要和议的时候,周王朝对武帝国的皇家情报监十分不满,它对周王朝的渗透、情报搜集太厉害,难以防范,所以坚决要求停止皇家情报监在周王朝的活动,否则不能和议。 쥏

      当时朝廷缺少棉和粮食,为了大局考虑,朝廷停止了ᚗ除了滳隐秘暗子之外的쌤情报搜集。但密令各王公以商贸走私等途径进行常规情报搜集,并以各自王公的名义渗透,免得被周王朝发现,惹人口舌。

      这就是贝杠王府的情报搜集了,一般搜集后䲆汇总到皇家情报监,各自的主子当然也鈬可以看,贝王府的是老贝亲王时奉旨搞的,寺潭叶坐享其成了。

      一뻄开始寺潭叶对于这些东西不太重视,毕竟年纪小,重视了也没用。不过飖,当寺潭叶知道了周王朝贵族中有宁荣两国頬公府之后,兴趣大增。

      后来确认了宁荣两府的情况后,寺潭叶着实兴奋了。此后,寺潭叶给王府的情报处下令,加派一组情鲆报探子专门对两府打探情况,同时也进行渗透,该探子小队直接对他负责!

      힟那时他的便宜老爹老贝亲王刚打下乐浪府一带,没空댺理这点小事,之后便宜老爹由于战争时过度劳累,病倒了。在缺医少药的年代这可不是小事,很多人就不治了。

      果然,老爹挺了䈃一年多,就一边握着寺潭叶的手,一边贪婪地看着他,到最后还是不ᑽ舍地离开了人间。寺潭叶照顾竕了老爹一年多,最后还要守孝三个月。

      堌之后贝王府就归他自己做主了,不过,按老爹的遗嘱,托付舅舅碖兴国公娄师敬照顾自己。而且他伯父,当今天子也答应照顾他。

      舅舅在西方都督府偳担任大定卫大使,领精兵┦7000驻军大定府,不能常来管照他,但时时写信来,不停嘱咐寺潭叶的生活。

      尤其是要他多读书皸,娄师敬发现他喜欢读史书,诗词什么的,就是不喜欢读儒Ⳉ家经书,对于经义更是看都不看,还说什么不求പ甚解。

      当然,他最主要的事情就是习武,懂得像老贝亲王一样领兵作战,不是当教书育人的博士。呵这一点娄师敬很是欣慰,因为寺潭叶虽然不喜欢经义,但是对于嬛以后征战生涯颇有兴趣,嫐对于战争的方方面面都有独到见解。

      要不是年纪小盞,他都想带他到战场现场观摩了。至于读书,那是英年早逝的妹妹的要求,他也一样希望外甥文武双全。

      “嗯,不错,办的好!”

      “谢ᥟ王爷夸奖,这是卑职应该的。”

      “你告틚诉刘泉䃢,让他指点贾雨村去扬州,呆上个一年这样,就有大机缘。”寺㧍潭叶微笑道。

      劳源康听了很是疑惑,不过这并不是超ꉱ出能力的命令,饱他只需要执行就是了。“是,卑职这就去办。”劳源康躬身退了出去,院子悌外面虽然太阳在下山,但是没有冰鉴,还是挺热的。

      劳源康对太监点头表示问候,太监面无表情也微微点头,示意他快去办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