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小队花木兰被捅

      东门市工业区码头,一艘船正在卸货,蒸汽动力的吊机从船舱里抓取一堆灰白色的石头,然后把它们放进旁边停着的轨道车上,待轨道车装满这种石头后,便拉着它往附近的一座工厂而去。

      在那座工厂里面,这座工厂的总经理正陪着农业部部长傅文翰视察生产线,只见一群人都带着口罩,以抵御工厂内灰蒙蒙的粉尘。

      工厂的总经理名叫莫华生,他是现任陆军司令鲍小军的亲戚,此时正眉飞色舞的向傅文翰介绍。

      “部长先生,我们把从海外进口来的寒石用粉碎机粉碎了,然后按照配方配比出成品,这就是我们目前的拳头产品:浓肥91#,经农业口的专家测试,对作物增产效果非常明显,目前我们的产品已经在美河地区一炮打响。”莫华生介绍道。

      “别的我不关心,只是工厂的保密工作布置得怎样?要知道,这个产品未来是要出口到欧洲。”傅文翰问道。

      “报告部长,我们的保密工作是层层把控,一环控制一环,我们工厂只是负责检验进口的原材料、加工、包装环节,至于原材料采购和销售,都有专门的部门来负责,我这个工厂总经理都不知道这寒石是从哪里采购过来的。”莫华生很自信的回答道。

      “这是国家经贸委指名的项目,是一个高新技术产业,将来出口赚白人的钱,就指着它了。”傅文翰开心的说道。

      这个项目哪是什么高新技术产业,其实就是社团基金会牵头投资的一个农用肥料项目,这帮人也是非常猴精,肥料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料是鸟粪石,他们为了混淆视听,把这个鸟粪石命名为寒石,因为鸟粪石都产在热带,让那些打探消息的人顾名思义都去北极或者南极找吧。

      鸟粪石也叫做鸟兽积粪,是热带或亚热带一些地区,聚集的鸟类、海豹或蝙蝠产生了大量的粪便,还有这些动物的尸体堆积在一起,经历漫长的时日过后,在自然环境和微生物的作用下,生成的一种矿石,颜色灰白或淡黄,富含丰富的氮磷元素,在没有化肥的今天,这可是一种优质的氮磷肥料。

      鸟粪石在整个太平洋的热区分布极广,在秘鲁海外岛,南太平洋地区的群岛都大量分布,而东门市复合肥有限公司使用的鸟粪石却来自于本土圣迪亚哥以南的半岛地区。

      既然是复合肥,那除了鸟粪石肯定还有别的原材料了,其中最大宗的辅料就是草木灰,要知道,草木灰中富含大量的钾元素,正好和鸟粪石中丰富的氮磷元素互补。

      不过草木灰在作为辅料前也经过了提纯,提纯过后的草木灰是结晶状的灰白色,含钾量相对提高不少。

      另外还有一种辅料,就是通过硝田积硝的过程中,提取纯净的硝石后剩下的副产品,这个副产品仍然含有丰富的氮元素。

      今天傅文翰是和即将赴任东海岸大区行政长官的李仁军一起过来视察的,李仁军穿越后跟傅文翰从事过一段时间的农业工作,傅文翰为了推销肥料,把李仁军一块找来了。

      在查看一台大型混合设备的时候询问道,“小莫,浓肥91#配方和美河流域的土壤契合度能达到一个什么程度?”

      “这个配方并不能全盘通杀,不过跟美河上游的土壤大部分契合,浓肥91#用于玉米种植会收到很好的效果,我们已经在那一块做过实验了。”莫华生回答道。

      “现在你们公司的生产能力怎么样?”傅文翰继续问道。

      “报告部长,现在我们每天能够生产三十吨,基本上没有库存,生产出来就被装火车走了,供不应求啊。”莫华生说道。“这一段时间正是玉米施肥的旺季,农田都等着呢!”

      “哈哈,看来这个产业还要大扩张啊,金湾的那个公司现在也是忙得很,产能连金谷州都满足不了,别说出口西岸了。”傅文翰大笑道,眼里一片金光闪闪。。。

      六月份的圣迪亚哥,阳光分外刺眼,一阵阵的热风炙烤着大地,让人只想找一个阴凉的地方呆着,什么也不想干。

      圣迪亚哥海军基地的门口,一辆敞篷马车从圣迪亚哥城驶来,停靠在等候区,一名貌似助理的人给门口值哨的士兵递过去一个名帖,应该是来探望什么人。

      马车里坐着的就是复合肥企业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徐秀多,这哥们刚进社团的时候就得到一个主持硝田的工作,如今多年的发展,竟然成为一个社有集团的大老板。

      如今的徐秀多早就不复当初的瘦弱,踏入中年的他发福得严重,本身就矮,现在看上去就象一个球一样,如今坐在带棚子的马车里,手摇着扇子,一副大汗淋漓的样子。

      这一次他是来看望在海军基地锻炼的宋小康,宋小康是李文山的继子,在大学毕业以后就被他父亲给塞进了军营,如今在圣迪亚哥海军基地挂了一个参谋的职位。

      徐秀多这一次过来圣迪亚哥也是公事,他刚从南面的圣南半岛回来,也是受宋小康的母亲哈墩的请托给宋小康送一些日常用品。

      军营里面管得严,所以徐秀多只能亲自到海军基地,递上名帖求见,可能还得海军基地的主官批准才能放宋小康出来。

      在圣南半岛的南部,最近又探明大量的鸟粪石矿藏,徐秀多也就是来查看这个项目的,随着国内农业开发的升级,对农用肥的需求是越来越大,社团对鸟粪石系列的开发已经有五年之久,从去年开始才进入大规模的应用阶段。

      国内虽然有大量的土地,而且土地的肥力也挺高的,但是各地土壤含的各种元素也不均衡,导致各种作物的单产始终也不高。

      农业是一个重体力活,虽然如今有牲畜的帮忙,但是单个农民种植的土地还是有限,所以农民的收入便受到了制约。

      但是这个复合肥可就大大的解决了问题,经过试验证明,施用复合肥的作物单产能提高百分之一百二十,也就是说,原来单产二百公斤的土地,如今能收到四百四十公斤的作物,农民的收成一下子就提高一截。

      这一下复合肥立刻就打开市场,工厂加班加点还满足不了需求,原来在圣南半岛上开辟的那个鸟粪石矿场就应付不过来了,所以又新开了一个矿场,徐秀多刚从那个新开的矿场回来。

      等了大概半个多小时,一个穿着笔挺军装的身影出现在营门口,这个人正是宋小康。

      “徐叔叔,麻烦您大老远来看我,不好意思,军营里面管得严,我也不能请您进去做客,还请您包涵。”宋小康看见熟人,立马绽开灿烂的笑容。

      “哎呀小康啊,让太阳给晒黑了,不过比以前英武帅气,看来军营就是锻炼人啊。”徐秀多看见宋小康出来,很开心的大喊道。

      “军营是军事禁地,我们当然要守规矩了,来来小康,外面太阳晒,你上马车上坐一会,先喝口水。”

      宋小康很自然的就上了马车,端起徐秀多助理给他倒的水一饮而尽,可怜的助理只能站在阳光下晒着太阳。

      “徐叔叔这一次到圣迪亚哥来公干?”宋小康喝完水,便问起徐秀多来。

      “嗯,我们集团在圣南半岛新开一个矿场,我过来看看,顺便把你母亲让我带给你的东西给捎过来了,呵呵,你母亲可真疼你啊,带了一大箱子,一会啊让小刘帮你送到营门口,一大箱子沉得很。”徐秀多笑着说道。

      “我妈就会麻烦人,让您带这么重的东西,”宋小康礼貌的说道,“徐叔叔,圣南半岛那是一片鸟不拉屎的地方,您公司在那边还有矿场?”

      “谁说那边鸟不拉屎的啊?”徐秀多笑着说道,“这个矿场出产的东西就跟鸟屎有关呢!对了,最近秘鲁那边的西班牙人有什么动静没?我们计划在秘鲁沿海的几个岛上开一些矿场,就怕那边形势不稳。”

      “现在整个太平洋都是我们海军控制下,哪里还有什么不稳的地方!西班牙人这几年一直闷声发大财,只要我们不去动他们的银矿就万事大吉了。”宋小康说道,“徐叔叔不会想去那边开银矿吧?”

      “没有,没有,我们企业你还不知道嘛,徐叔叔不是吹,社团现在一半的火药都是我们企业做出来的,哪里能腾出空跑去开银矿呢,再说,金银矿那是国家控制的,开采企业也非常多,需要的手续很繁琐。”徐秀多说道。

      “不去开银矿就好说了,你们干什么事西班牙人也会装作看不见的,要知道,这几年因为我们卖给他们海量的商品,他们的矿工生活水平提高了一大截,连带着他们的银矿开采量也增加不少,如今靠着白银就赚的腰包鼓鼓,其他什么赚钱买卖都不如挖银子赚的多啊。”宋小康说着自己打听来的小道消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