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爱

      盛情难却下,昨晚王莽身不由已的也喝多了䵇,寯大醉而归,醒来已是近中午。

      母亲曹氏昨天提前从王舜、王邑口中得知王莽陪皇上赴阳春酒哜楼宴,说可能要晚归,半夜才从富平侯府张总管处得知后来都去יִ了君侯府。

      见王莽大醉,曹氏拿热水布给儿子擦了擦脸,陪了儿子喝了点开튕水,看着儿子鍅呼呼睡去。

      曹氏今天醒来去看过王莽几次,见他依然呼呼大睡着,就跟王小眉说얹了说:

      “你二哥昨天见了皇帝哥哥,与皇帝哥哥喝醉了,让他多睡一会䊏,你别去吵醒他。”

      쑬王小眉已九岁多了⻶,小大궉人一个,点头道:

      “阿母放心,我不会吵醒二哥的,熠我会小心进来看他醒不ꭈ醒,再来告知阿母的⹶。”

      又道:“阿母,什么时䕴候我也见见皇帝哥哥呀?”

      ᗣ“会有机会的,只要你听母亲和哥哥的话。”曹氏顺口答道。

      “真的呀?”

      “去见皇帝哥哥喽!”

      王小眉轻快地笑喊着,往前庭跑去。

      这几年随着王莽在太学造纸试验的推广,附近郡县有邀请王Ꞅ莽等太学生过去指导,也有各地来京学习的,一批批的,或多或少给藱了一些茶水费和指导薪酬,加上皇上的赏金,王莽家里渐渐宽裕起来。

      ฑ每年逢年过节王莽又去叔伯긩家礼爐拜,推不掉的又带回来一些,生活不再窘迫。

      릧王莽几次让母亲曹氏卖掉织햜布机,去布庄买些布回来用用好了,曹氏总是不肯,非要让子女穿自已织制的布둸衣,濡自缝的布鞋舸。

      搞得几个叔伯和堂兄弟们实在看不下去了,有的送了几件쵅淘汰下来䱿的旧衣衫,有的送了几件朴素些的新衣服,王永、王莽、王小眉他们三兄妹✘才有了新衣服穿。

      王莽对穿着不是很讲究,干净整洁就行,勤洗澡,沐浴一番后要么去太䔤学,要么去太学长陈参府上,曡要么和王舜、王邑、甄丰他们在家练练金刚伏魔棍和龙爪手。

      如看家里需要,狦就一起从附近捡一些柴木回来。

      犙 “西汉时期就三点特好,一是空气新鲜。就是不知怎么的,短命的还是多,可能没有医疗条件吧。

      ⳯ 二是水质没有污染,特别甜,做西汉矿泉水的话,估计䈳农夫山泉没人喝꺚了,不过卖在西汉的话没人要,娎他们宁可到外城河里去喝几口算了。

      滇哈哈,王大新想到这点,开口就笑。

      哦,现在叫王莽了,哈哈,捂嘴笑。

      三是树木多,京都人口再多,房子鿢与房子之间有各种树木,房子内也都种有好几棵树木,想糯捡拾些柴火,只要勤快就行。”

      王莽酒醉醒来,不知怎么的想梨到这三点,觉得活在西汉也挺不错,还混了个皇亲国戚的身份。

      “现ᵵ在已初长成,仗着太后是姑姑,皇帝是表哥,出去到处潇洒走一回,荎看看美女喝喝花酒㙴,欺行霸市也可以了,顺手还苛可以来一次’王老虎抢亲’,抱个美娇娘回来…”

      腍“嗯哼,那个赵宜主真不错,不知道现在长成如何了?”

      不知怎么的,王莽突然想到了햦赵宜主,也就是所㕡谓史书上的赵飞燕,她无非身轻如燕,擅长舞蹈ַ而已嘛。

      为了好记,以后我们就꡹叫她赵飞燕吧。

      “嘿!嘿!嘿!嘿!”王莽放肆地耭自我꺡暗暗圪笑道着,随后骂了声自已:

      㼱“呸呸呸!佮贱!贱骨头又犯痒了是吧?”

      “不管身处何时,何地,何处,何人物,流淌着同⿂样的血,死板的灵魂,看来还是被命运无形的牵制着啊!”

      王莽无奈地笑笑,坐起身쳏来。

      “前世对父母、兄妹照顾不太到,这一次既然有机会,那得设法去改变,王莽呀,这几年来干什么了呀,还是这么糟?!”

      “王莽呀,王莽!你太软弱了!太差劲了!太不是个男人了!”

      王莽暗暗骂着自已,咬牙轻声对自已说:

      “决定了,再也不能这样过,再也不能这样活了!”

      “先让身边家人好起来吧,这是首㸛先要做的事情。”

      “另外,太学生里史皇亲国戚高官子弟多,得再섓摸摸底,团结一批人进来,以♦免穷困潦倒都没人帮。”

      王莽觉得自已想通了,昨晚这顿酒没白喝醉。

      “值了!”

      戦 王莽大叫一声,拍了拍大腿,把推门进来的王小眉吓了一跳。

      “干嘛呢?啥直了?我看你还一直直不了!”

      王小蚇眉笑嘻嘻的说道。

      “来!小眉,哥哥抱抱你!”

      王莽逗着小眉。

      娴“我才不䓎要你抱呢,你͎去外面抱똜个嫂嫂回来吧!”

      王小眉站在门内笑嘻嘻地说着。 绲

      王小眉过了要缠着抱的年龄,她对王莽的反常有点困惑,不过对这哥哥经常冒出来稀奇八古怪的东西已经历过多次了,也就没有了太惊讶皋的感觉了。

      “二哥,阿母说你醒过来了的话,让我喊你去大厅喝粥吃馒头呢。”

      王小眉说着过来拉了王莽的手。

      王莽跟着王小眉来到了大厅,只见正正方方的方桌上已摆了三碟宅小菜,一大碗白馒头,四方各放有一双筷子,一碗大米粥。

      想必来喊王莽之前,王小眉已经摆放整齐了。 ㍙ ᾮ 母亲曹氏已上首落座,见王莽进来,对王小眉说道:

      ᆱ“小劭眉,去把你大哥叫来絏,就等他了,叫他ሂ別看书了,赶紧过来一起吃饭。”

      “得啦!母后大人,小的马上就去!긂”

      王小眉笑嘻嘻应答道。

      “这孩子,真不知道像谁的,不是为娘亲自生的话,肯定要怀疑是不是抱错了。喍”

      曹氏笑着念叨着,像是对王莽说,又像是对自已说䞕。

      王莽微笑着没有搭声,坐到了曹氏右边。

      不一会功夫,大哥王永和小眉都来到落座了。

      읫“开吃!”

      王小眉调皮的抢先一喊,堵住了母亲曹氏刚要腐说的话。

      三人听到见着,相互笑笑。

      王小眉嘻嘻地笑着。

      等롱吃完收拾完碗筷,王莽开口道:

      “阿䧱母,大哥,小妹,我有事相熈商!”

      自王曼去世后,王莽一直是王家主心骨,母亲曹氏见儿子有事쟣说,就招手让王永、臷王小眉坐下,示意王莽接着说。

      ᑡ 王莽道:

      “阿母,大哥,小妹,昨日巨ῼ君见了皇帝哥哥宻,他又对巨君有了赏赐,黄金三十斤。”

      “我想提议母亲不要织布缝衣服了뇤,太辛苦,收入也少。有了这笔黄金,我们即使不劳作也能过几年。”

      “二来ꈃ我们家附近来往퀍小商人较䳯多,周边贫民百姓,书生较多,离闹市也不远,我最近找了几个古方,想把我们家朝路口的厢房打通开个粥铺,卖各种各样的营养粥,既可以饱食,也可以理气养神,还可以外卖稍高价的品种给ᤳ周边的小官ᬸ吏们。”

      “三来嘛,大哥通过这段时间训练,身体已渐渐恢复元气,可以干些轻便活帮着母亲做些事,平时也可薼以继续教导妹妹识文学字两不误。如以后另有୹事干,离开也不会妨碍粥铺生意。”

      “还有嘛,妹妹也懂事了可以帮着干些活,给工钱,让你爱吃什么买什么去,可好?” 䵚

      “好!”

      缍ᖱ王小眉一声叫好!䂷

      “不要打断,让你哥哥继续说!”

      母亲曹氏道。

      “我们邻居那几个,如张妈,赵妈,李妈家庭条件不大好,可以到我们粥铺打下手,一来帮母亲解舝决劳力问题,二来也能尽已所能帮到点她们。”

      “还有嘛,我们日子稍微好过了,不要忘了穷苦的泈日子,每天早上、中午枪、晚上各三十碗,定时每人施一碗白米粥和一个白馒头,救济几个是几个,但张贴写明人数要限制,体力强壮者要限制,只施粥给年老的人和幼小儿童。多了我们也施舍不起。”

      王莽缓缓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